第69章命犯桃花

上一章:第68章漠北飞鹰 下一章:第70章与君同行

努力加载中...

黄鼠狼连一文的路费都没给,别人当差有油水,他当差不但要干活,还要自己掏腰包吃饭住客栈,甚至还包了随行的官员开销?

秋水笑瞇瞇地挽起袖子,给将军夹了块醋烧鱼肚子肉,慢悠悠道:“南平郡王高风亮节,全大秦贴俸禄干活的是只有你一个了。”

夏玉瑾愤慨道:“皇伯父居然没给我办案经费!”

随从愠怒:“到底是谁?好大的架子?我们章少爷……”

随从不甘心地嘀咕:“若这里是江北,非要打死这狗奴才……”

他在市井中混惯,骗人演戏样样精通,擅长模仿,又没有皇家架子,装成要去江北贩粮的大商人,丝毫不露破绽。叶昭见他玩得欢喜,顺其意,将侍卫扮成保镖,让随行官员装作管事,车伕与僕役照旧,车队里除了夏玉瑾的私人物品外,还有临时调去江北救急的三十车粮食,乍眼看去,也难识破真相。

眉娘给吓得拿筷子手一抖,把要夹给叶昭的红烧肉掉落地面,她悄悄看了眼郡王的脸色,立刻将功赎罪,重新夹了块肥腻腻的大肉放去他碗里。

“哟——不写情诗不写词,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接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这般心事有谁知?”嘹喨山歌隔水传来,歌声软糯,绵音悠长。

玉公子身边做了个插金带银的小娘子,似乎是他的夫人或妾室,正怯生生地试图讨好他,却被极度厌恶地甩开。还有两个浓眉大眼,顶多只能用过得去来形容的丫头,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却专心致志地粘在旁边冷酷英俊的“男子”身上,不停斗嘴,气氛暧昧,最后还……还悄悄握住了那“男子”的手,用力捏了两把,低声道:“今晚你给我放老实点。”

“咱们少爷身娇肉贵,若不是路上坏了车轮,耽误时辰,哪里看得上你这骯髒破店?!”随从见区区商人,佔了那么多的地方,心有不忿,还想争论。

店小二赶紧跑去门口,抹着脑袋上的汗珠,为难地对他们解释。“客官,不好意思,今天饭馆给京城来的大爷包下了。”

夏玉瑾听见门口吵闹,好奇看去,视线正与章少爷对个正着,见是个家境略好的普通青年,长相精神,斯文秀气,并不惹人讨厌,倒是旁边的漂亮随从气得脸色发红,知道是自己包饭馆害人家没饭吃发脾气,心里莫名觉得很爽,便邪恶坏笑了下,转回头去。

扭头那瞬间的含情秋波,更是勾得人心猿意马。

夏玉瑾想了想,回礼道:“姓玉。”

夏玉瑾满肚子牢骚,不敢回去找黄鼠狼要钱,只好吃下闷亏,双眼滴溜溜地转,四周乱看美景,补偿受伤的小心肝。

章少爷:“玉公子,我们主僕没赶上饭时,镇上又没什么能吃的好饭馆,腹中饥饿,实在难熬。不知可否行个方便,结个善缘,让我们在旁边搭张桌子?”

这边客栈旁酒肆的老闆娘身段娇小,面若芙蓉,倒酒的时候露出截莲藕般的玉臂,上面晃着两个绞丝银镯子,真让人恨不得摸上两把,中等。那边卖花的小媳妇媚眼如丝,腰细屁股大,走起来扭啊扭,头上的细银簪上的桃花坠轻轻晃,真是风骚动人,中上等。刚经过的那个俏寡妇,胸部丰满,容貌俊俏,难以言喻的感觉,中等……

夏玉瑾一边专心致志地看,一边在心里悄悄给美人评等级。

干!他媳妇看美人看得比他还专心致志!还好色!眼睛都快粘到人家小姑娘身上去了!

出行前,黄鼠狼千叮万嘱,一路上不要任性使小性子,驿站简陋,不要给地方官府添麻烦,可以住到舒服的客栈去。

章少爷手中扇子落地,愣愣地看着他。瘦削身材罩着宽大的白儒衫,腰间佩着块绿玉珮,微风吹过,几缕乱了的青丝被微微吹起,拂过吹弹可破的细腻皮肤,拂过精緻漂亮的五官,长长睫毛下那双比星星还明亮的双眸,含着笑意,微微弯了弯,衬着窗外碧波万顷,满湖荷花,将他以前见过的所有美人都比作了地上尘土。

夏玉瑾输人不输阵,继续把小美人往死里看。

他不看尚好,这一眼,差点被气疯。

黄昏余韵中,窗的那边摇来几只小舟,舟上站着数个採莲少女,嬉闹玩耍着,贫穷的装束掩不去青春娇艳的面孔,唱歌的少女更是鹤立鸡群的美,杏眼含情,皓齿如雪,乌髮似云,鬓边簪着朵茉莉花,穿简陋的蓝色碎花土布裙,收得窄窄的腰身,衬出高挑的身段,惹河边儿郎纷纷翘首相看。

章少爷大喜,只恨不得立刻勾搭到手,好好亲热亲热。

店小二道:“听说是去江北贩米的商人,出手大方,带着好多车马,别说本店,就连隔壁饭馆和隔壁隔壁的饭馆都包下了,要吃饭得等等,或者几位爷先去小摊吃碗馄饨?”

虽不如上京佳丽的国色天香,却有水样温柔在骨子里。

秋华自顾自地往嘴里扒饭:“国库穷,没办法,这醋烧鱼不错。”

眉娘轻轻捅捅他:“郡王爷……将军在看……”

夏玉瑾看得呆了,恨不得吹几声口哨来调戏小美人。

出发五天后,前行车队抵到江南,夏玉瑾渐渐回过味来。

只是不知……

只要给足面子,夏玉瑾是很好说话的人,他见对方软言相求,便拿捏着商人心态,带着笑容,拱手客气了几句,然后指着旁边唯一一张没坐满的桌子,请他们主僕过去。

原来这玉公子也是同道中人啊!

章少爷站在旁边,慢悠悠摇着扇子,笑道:“算了,这里不是江北,要与人为善,莫相争。”

门外铜铃被风吹响,青色马车徐徐停在路边,有个穿着华丽,长相俊美的少爷带着个清秀随从,在护院的陪同下,走到店门,稍稍皱眉,含笑对随从们道:“荒山野店,只好将就了。”

见惯了华贵美人,看看乡野美女,也是情趣。

由于开口说自己是郡王,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平头百姓个个吓得连话都说不完整,地方官员也争相来巴结钦差,夏玉瑾又不耐烦和官员打交道,烦不胜烦,想着戏中微服私访,为民除害的故事似乎很威风,便隐了身份,改了衣衫。

美人一笑桃花生。

自古江南美女多。

章少爷被他笑得心脏狂跳,赶紧坐去旁边,细细观察。

夏玉瑾想起媳妇在旁边,心头一惊,自觉不妥,赶紧收回纨裤视线,端正态度,将面部表情调整成正人君子,然后温柔看向媳妇,想背几句义正词严的柳下惠语录。

章少爷快步迎上,走到夏玉瑾身边,压着蠢蠢欲动的心思,用生平最温和的笑容,低声下气恳求:“在下姓章,是个秀才,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

“男子”宠溺地点了点头:“嗯。”

夏玉瑾拍案而起:“太可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