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与君同行

上一章:第69章命犯桃花 下一章:第71章齐声痛骂

努力加载中...

玉公子真是尤物啊。

“叫你不听话!叫你惹起爷的火!”

章少爷大喜过望,嚥了下口水。

章少爷看着那张不解世事的美丽面孔,越看越欢喜,哈哈大笑:“现在江北粮价飞涨,一日三变,已经高出数十倍了,你只要能将粮食平安带去,直接卖给当地粮商,绝对是万无一失的暴利。”

玉公子:“靠!你又想在上面!次次都是,给点面子好不好?!让我上一回!”

若能你情我愿勾搭成功是最好。

夏玉瑾豪爽道:“说!”

章少爷死劲地听,拚命地听,彷彿已看见墙壁那头的景色,听见身体相接的激烈碰撞声。觉得浑身都冒起邪火,赶紧拖过清俊随从发洩,他满脑子都想着玉公子的模样,蛮力狂发,干起活来毫不怜香惜玉,直干得随从鬼哭狼嚎,连连求饶。

“男人”粗鲁打断:“啰嗦!旅途劳累,你还浪费体力?想明天起不了床让大家看笑话吗?这等粗活让我做就好。”

原本就是同路货色,没什么节操可言。

“最近锻鍊不足,那么点就受不?”对方却变本加厉的加速,“上次在书房不是更激烈吗?”

玉公子拍案而起:“老子就喜欢你无耻!来战!”

叶昭漫不经心地附和:“嗯,不老实的家伙揍几顿就老实了。”

章少爷叹息道:“水患过后,多有流寇作乱,兇恶残忍,到处抢劫钱粮,万一遇上,说不準要将小命交代。我原本在松山书院唸书,等待两年后的春闱,不应涉险回去。奈何家父身处江北岫水县做县令,那里受灾最严重,情况凶险,也不知朝廷什么时候才派人来赈灾,许多人都逃了。他趁现在还没有大乱,让我赶紧回去将家人接走,自己留下来坚守。”

“男人”挑逗道:“这里?”

“慢点,你个混蛋,不知道爷在腰酸骨痛吗?”玉公子似乎承欢不住,低呼一声,轻轻求饶。

接近三百人的队伍太过庞大,大部分随行人员的住宿都要自行搭帐篷解决,并轮流看守粮食。唯夏玉瑾怀念床的滋味,带着媳妇、通房、官员、随身僕人们去镇上唯一一家客栈里居住。

过了不知多久,夜深人静,精疲力尽,两下无语。

夏玉瑾好奇:“嗤嗤,隔壁哭得那么惨,他在揍人吗?”

夏玉瑾听出话中藏锋,困惑问:“平安带去?莫非一路不太平?”

次日,百鸟啼鸣,夏玉瑾神清气爽地走出院门,伸了两个懒腰,想起昨夜新鲜刺激的旅途激情,很是惬意,心情也愉快了许多。

夏玉瑾点头:“这么说来,章县令是个好官?”

“不过绕一两天道罢了,”章少爷大力鼓吹,“江北州府虽好,但岫水受灾最严重,粮价飞昇也是最厉害的,而且我父亲在那里做官,你可以住在县衙门,不必担心人身安全,我在当地也有许多好朋友,认识不少粮商,可以帮忙穿针引线,让你的粮食轻鬆卖出个好价钱,剩下的时间再去江北州府游山玩水,岂不更好?”

章少爷知是玉公子与他“男人”回屋,迅速在床铺上翻了几个滚,将耳朵贴在板壁上,认真偷听。

“混账!”玉公子在低吼,欲拒还迎的声音甚是勾人,“你不是在鎚骨吗?碰的是哪里?!”

接着是重物倒在床上的声音,小物件落地的声音。

夏玉瑾想起岫水县在受灾最严重的名单上,好感顿生,安慰道:“漠河经常发大水,虽然这般兇猛的确实少见,但毕竟是天灾,不是人为的过错。只要章县令认真勘察灾情,妥善处理,上头看在眼里,说不準还得连升几级呢。”

玉公子:“闭嘴!”

夏玉瑾很专业地点头:“那跋扈的奴才确实欠教训!免得奴大欺主。”

章少爷打听到情况,先下手为强,立即让人去客栈里,掏银子和店小二确认玉公子的房间,然后连哄带骗,付了十倍价钱,和住在他隔壁的丝绸商人调了房间。

章少爷想起父亲的敛财术,心里也有些自豪,含笑点头道:“他的努力被上头看在眼里,原本打算晋陞,可惜天不从人愿,离任前竟爆发那么大的水灾,他都快急疯了。”

若是不行,硬上几场,他在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也没法子到处嚷嚷。

章少爷道:“你要去江北贩粮,我也要回岫水县,也算同路。我势单力薄,担心路上流寇,见你的车队人强马壮,希望能跟着一起走,有个照应。”

“男人”笑道:“你第一天发现我无耻?”

夏玉瑾想起要微服私访的任务,越是受灾严重的地方越应该跑,去岫水见见这个清正廉明的章县令也不错,若真是个好官,万万不能被埋没了,应该上报朝廷,好好嘉奖,以作江北官场表率,于是应了下来。

……

“承你贵言了。”章少爷拱手谢道,“其实我有一事相求。”

“少爷!我再不敢了!”

不知是桌子还是椅子被碰倒了,跌落地上,重重地响了声,然后安静了一会。

玉公子闷哼了声:“无耻!”

压抑着的低吟声传来,带着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春色无边,玉公子的“男人”很听话地闭嘴了,似乎在埋头狠干,只剩下玉公子在喘息和微微呻吟,还有床铺的剧烈摇动声。

薄木板墙壁那头,隐约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欠教训!”

夏玉瑾喜好交结朋友,从不讨厌和陌生人说话,便笑瞇瞇地随口答,“是啊,父亲说现在运粮食去江北,有利可图,让我别天天在家鬼混,出门历练一番。”说到这里,他有点郁闷,碎碎念道,“这趟生意,赚了算是他的,亏了……大概从我零花钱里扣……那老狐狸真不是东西,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出远门做生意,还那么狠!”

……

强龙不压地头蛇,若肥肉到了自己的地盘,官兵镇压着,还怕他跑得脱?

连续赶了几天的路,侍卫僕役们很疲惫,就连每天趴车上睡觉的夏玉瑾,屁股也痛得撑不住了,于是决定在这座美丽的江南小镇休息一晚,重整队伍,待次日清晨再出发。

“早啊。”章少爷推开房门,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温和地搭讪,“你们运着那么多粮食,是去江北吧?”

叶昭不在意:“大概吧。”

“少爷,好痛!饶了我吧!”

章县令是个好官?

夏玉瑾有些犹豫:“我要去江北州府贩粮,怕是不经岫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