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四处调查

上一章:第72章古旧茶杯 下一章:第74章夜半小贼

努力加载中...

木桌连同上面的汝窑茶杯统统被拳头砸得粉碎。

夏玉瑾安慰他们:“放心去吧,责任统统推我身上,天大事我替你们扛着。”

海主事一个踉跄,差点磕死在门槛上。

海主事过了好久,醒悟过来,结结巴巴问:“你……你不去?”

夏玉瑾的敏感心灵受到强烈打击,他咬牙切齿道:“姓章的,给老子洗乾净脖子等着!老子要……”

约莫过了三个时辰,骨骰和蟋蟀兴致勃勃地从外面跑回来了,两人围在主子身边,较着劲儿赛忠心能干。

叶昭的手背青筋暴起,脸色堪比锅底,杀气四溢,危机四伏,看得人头皮发麻,心惊胆颤。她一字一句地低吼:“格老子!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兔崽子!也敢动老子的男人?!他最好从现在开始忏悔不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笨蛋!泡茶以泉水为上,没有泉水就用井水,院子里没有井就出去找,才出来几天,一个个就变成呆子了吗?”夏玉瑾将杯子递给愁眉苦脸服侍的小厮,轻轻扫了眼正坐的众人,安慰,“这些日子苦了大家。”

夏玉瑾则郁闷地思考:为何他媳妇对女人勾搭他不生气,却对男人勾搭他生气呢?

夏玉瑾站起,负手忧郁道:“我现在的角色是善良可爱有钱正直的商人儿子,不方便去青楼鬼混,由于主子无知,你们这群扮演管家的,要奴大欺主,上下其手一点才像话!去青楼鬼混正合适。何况……何况将军说为了人身安全,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叶昭那不要脸的混球,进青楼叫姑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到时无论是他媳妇勾搭花姑娘,还是花姑娘勾搭他媳妇……这种人伦惨事,他统统不想看!

海主事都快老泪纵横了:“郡王,这里的姑娘比咱们上京差多了,回去再嫖……不,再欣赏吧。”

临出门前,夏玉瑾好心叮嘱:“出手要大方些!钱不够找我要!海主事啊,机会难得,你要老当益壮啊!多叫几个!”

骨骰赶紧凑过去道:“那是,满上京谁不知大爷你一双眼睛最毒辣,看古玩看字画看人统统万无一失,那个『髒』少爷还想在你面前演戏,简直不自量力。”

夏玉瑾却说出更石破天惊的话,“岫水的歌馆茶肆,花街柳巷还开门吗?”

夏玉瑾漫不经心地听着,嘲讽道:“我看人的眼光果然不会错的。”

“你在想什么呢?”夏玉瑾给他磕得莫名其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被卖去青楼的都是受灾最严重最贫穷地方的女子,现在还逛得起上等青楼的也是岫水有钱家里的蠢货败家子,”说到这里,他奸诈地笑了两声,很有经验道,“男人一起逛窑子的时候,感情最容易沟通,而且谁都想不到钦差会去窑子鬼混,有心人千防万防也防不到那里去,你们装客人去和姑娘们谈谈心,和有钱纨裤套套近乎,调查一下岫水县的灾情真相、粮食储备和章县令往日的所作所为,越详细越好。”

跟着海主事的年轻笔帖式,没有上司的迂腐,比较机灵,会拍马钻营,立即拱手道,“自古江北出美人,听说这里的下人说,莺啼胡同里的馆子有不错的姑娘,价钱也便宜,若是郡王有性致……”然后他见海主事正凶神恶煞地瞪自己,心里一个激灵,讪讪笑道,“不少新来姑娘都是附近的灾民,没饭吃,被父母卖进去,很可怜的。”

话未说完,重重一声巨响。

骨骰踹完他后,不停安慰:“咱们爷长得英俊神武,半点都不像兔儿爷,他的眼睛肯定是斜了,看错了,呵呵,爷不要迁怒啊,和我们没关係……”

海主事连哭都没眼泪了,赶紧跪下磕头,拚死规劝:“郡王!这等昏庸之举万万不可!望你念及皇恩和江北百姓啊!”

夏玉瑾还在把玩那只漂亮的汝窑杯子,示意众人坐下,头也不抬问:“一路旅途劳累了吧?”

叶昭在长长的沉默中开口了:“读书人?”

蟋蟀笑道:“章少爷只好男色的事情,不是秘密,岫水县人人皆知。”

大家都很有干劲地齐声道:“为君分忧,这点累算不得什么。”

蟋蟀果断:“肯定不安好心!哎唷——为何踹我?”

“开门就好,”夏玉瑾大喜,拍板吩咐道,“你们这几天好好去逛逛,要去最具盛名,最高等的青楼!”

夏玉瑾:“少年?”

赈灾还要享受?

骨骰、蟋蟀齐齐打了个寒颤。

夏玉瑾呆呆地问:“他一路上对我百般讨好,是……”

海主事和众笔贴面对他的奇思妙想,宛若雷击,个个张口结舌。

叶昭坐在花厅内,擦着剑,面无表情,纹丝不动,好像一尊佛似的。

赈灾还想着找姑娘玩?

蟋蟀得意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倒是打听到个苦主,传闻他孩子被章少爷逼姦不成,悬樑自尽了。后来给了大笔银子,封口就没再说什么了,可惜了好好一个读书人。”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有人扛罪名的前提下,众官员终于欢快地同意去花街柳巷打听情报,就连百般不愿的海主事,也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蟋蟀见状,抢着表现:“是啊!是个俊秀的少年。”

夏玉瑾优哉游哉地继续喝新泡的香茶,欣赏窗外假山,打了几个哈欠。

夏玉瑾也回味来:“读书的不是男人吗?”

大家表面恭敬,心里都在暗暗腹诽这个乱七八糟的主子。

夏玉瑾面若冰霜,敲击着桌子不言语,似乎很不高兴。

夏玉瑾带来协助管事的官员有五个,为首的姓海,原是翰林院修撰,,一肚子学问,因不会说话,不擅长拍马屁,性格又刚正耿直,经常得罪人,所以先帝在位其间,混到六十多岁还混不上去。今上看中他胆大勤奋,升做吏部六品主事。跟着夏玉瑾这个史上最不靠谱的钦差出使,也不怕他会跟着乱七八糟的主子欺上瞒下,胡作非为。

纵使立场不同,也不自觉为章少爷掬一把同情之泪。

他听见赈灾钦差召唤时,立即叫齐手下们,小跑步来到正院,兴奋地等待命令,恨不得立刻就冲去发粮放米,解救灾民与水火,为自己前途铺路。

蟋蟀拍马屁功夫不如他,在旁边乾瞪眼。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海主事难得有露脸晋陞的机会,正要摩拳擦掌,报效皇恩,大干一场。

骨骰:“院子里果然被主人叮嘱过了,那些下人都不敢说主子坏话。无论怎么打听,都说章少爷是个怜贫惜老的好人,不过我看他们的神色都不以为然。不过他表面功夫做得确实不错,坏事大概做得隐蔽,在外头的名声也不太差。”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他不但自己要找姑娘玩,还要带着所有手下一起找姑娘玩?

有些问题,还是别问为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