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升堂断案

上一章:第75章逮捕归案 下一章:第77章回家吃饭

努力加载中...

章县令不嚎了,面如死灰。

许捕头正气凌然,任凭其挣扎怒骂,身子都如雄山峻岭,巍峨不动,双手似铁箍,几乎勒进对方骨头里,痛得章县令眼泪都快下来了。其余捕快则冲进内院,用宁滥勿缺的精神,兢兢业业,将章南华连同章县令的妻子、女儿、妾室、通房统统一股脑儿绑来,跪在堂下。

好像,担任赈灾钦差的南平郡王,就是娶了这位大将军为正妃?

叶昭初次断案,搞不清章县令的罪行要不要株连家人,也没兴趣对付泼妇和弱女子,听她们哭得凄厉,很不耐烦,也唯恐待会见了血更麻烦。便让人先拖下去,丢给海主事秉公处理,只留下章县令和章南华,慢慢教训。

“高见。”蒲师爷看着将军手上不知葬送多少亡魂的御赐玄铁鞭,玩命赔笑,只恨不得将嘴角裂去耳根,就连公堂昏暗的光线都不能阻挡他八颗大黄牙绽放出的光辉,他斩钉截铁道,“犯人就是要跪着的!”

叶昭淡淡吩咐:“那就跪着吧。”

蒲师爷讨好:“『明』字那撇是有点歪。”

活阎王凶名在外,无人不知。女眷们吓坏了,嚎啕不已,还昏厥了几个。

天塌了!

待他培养好升堂断案的情绪,整好官服,抖足威风,步入公堂大殿后,居然发现人犯正笔直地站在“正大光明”牌匾下,抬头眺望,手里提着条华贵的漆黑铁鞭,许捕头在旁边亲自作陪,而他素来倚重的蒲师爷背对着自己,似乎腿脚有些发麻,站立不稳,大家都没留意县老爷的到来。

叶昭不学无术:“字写得有些歪。”

章县令的正妻膝下只有两个长得不好看的赔钱女儿,宠溺的庶子却好男风,不近女色,让他很难不对断子绝孙的诅咒产生担忧,所以对这件荒唐案子兴趣缺缺,本想不碰。奈何章南华熟知父亲贪婪本性,唯恐他判案不够给力,便在后头添油加醋,狠狠夸了通玉公子的雄厚财力,终于勾得他胃口大开,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刻将剩下的十八车粮食搾得一乾二净,便应了下来。

十六岁征战沙场,杀人如麻活阎王,千古一绝女英雄,天下兵马大将军。

朝廷上姓叶的将军不多,最着名的只有一个。

许捕头与众衙役使尽吃奶气力,将“威武”喊得惊天动地。

哪有官差和犯人一起在堂下谈笑风生,把县令大老爷晾在旁边的道理?

“你们在干什么?!”章县令作威作福惯了,当场被眼前诡异景象气歪了鼻子,还没来得及深思就狠狠拍了下惊堂木,吼道:“堂下犯人,还不速速跪下?”

“该天杀的狗奴才!作死吗?!”章夫人养尊处优惯了,本在后院与闺中好友胡夫人赏花喝茶,商讨如何调教妾室,却莫名其妙被当着好友的面被抓走,重重推落公堂的青石板地面,膝盖磕青了大块,羞愤交加,痛骂不已。两个女儿在旁边嚎哭不已,本来就不甚标緻的脸蛋,如今披头散髮,金簪珠钗散落一地,看起来更加难看。其余美貌的妾室们,也不知发生什么事,双腿发抖,跪在那里面面相窥。

“这……”章县令琢磨半晌,觉得自己做事应该没留下多少证据,败家子虽对郡王爷有点不轨之心,并未挑明,插赃嫁祸尚未得手,有转圜余地,情况可能还没那么糟糕,便陪笑道,“岫水水灾,为了劝大户人家出粮赈灾,下官忙得脚不沾地,回府听闻库银被盗,心焦如焚,有人出首相告,线索直指微服出巡的钦差府中,心焦之下,轻举妄动。如今想来,应是小人陈阿狗盗窃库银,然后诬告,插赃嫁祸,望将军看在下官一片爱民之心份上,恕下官失察之罪。”

蒲师爷:“自古江东多才子,这牌匾是胡家老爷子写的,写得是极好的。胡家是岫水的名门世家,代代为官,现在出了个胡三爷,才高九斗,前途似锦,位居极品,在京做大丞相,所以岫水的大户人家,都以胡家马首是瞻。”

蒲师爷见她神色严厉,立即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笑道:“是小人鲁钝了,这等大奸大恶之徒,应该先打二十杀威棍再回话!”

“是!”许捕头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用吼声震得在场每个人都耳朵发麻。他以降龙伏虎的气势,带着弟兄,捲袖子奔上,一左一右,搀住章县令的两只胳膊,使劲往下拖。

“放肆!”蒲师爷听他质疑叶昭身份,立即露出愤恨表情,彷彿被侮辱了亲爹,他回身拱手道,“将军,犯人不恭,理应掌嘴。”

没有女人的尖叫,章县令也从惊慌中冷静下来,料想蒲师爷是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不会无缘无故讨好别人,堂上的叶大将军长得虽没女人味,举手投足却有军人的摄人气势,身份怕是不假。他对儿子引狼入室的愚蠢行为,暗暗叫苦,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咬牙硬顶,做出温顺老实的模样,磕头道:“叶将军大驾光临,未能远迎招待,恕罪。”

章南华也察觉事情不妙,可是想起玉公子的模样,怎么也不像高高在上的郡王爷,而花昭看起来也没半分女人模样,于是拚死一搏,硬嘴道:“他说是叶大将军,谁知道是真是假?!”

章县令手里还拿着惊堂木,有些呆滞,不知发生何事,直到被扯下来后,才愤怒咆哮:“你们这群蠢货,反了吗?”

蒲师爷先将章县令手中的惊堂木夺下,鄙视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将细细的腰弯成烧熟的大虾弧度,像西番哈巴狗般将惊堂木呈上,百般献媚:“叶将军,请,请上座。”

叶昭严肃地拍拍惊堂木:“你有何罪?”

叶昭只懂军法,不懂律法,皱眉问:“掌嘴?”

叶昭想了想,吩咐:“传人证。”

叶昭从难懂的字画鉴赏中慢慢回过神来,向蒲师爷求教:“断案的时候,犯人是要跪着的吧?”

叶将军?

叶昭接过惊堂木,慢悠悠走上公堂正座,缓缓坐下,军姿端正,脊背笔直,神情肃穆,她冷冷扫过下面一干人等,就好像在看死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