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回家吃饭

上一章:第76章升堂断案 下一章:第78章大好机会

努力加载中...

满地血腥,惨不忍睹,哀号不绝耳。

章县令道:“前几年,有个大盐商全家迁居别地,临行前将院子租借给我,每年都收五六十两银子的租金呢。而且知县四年一换,我迟早要走,怎会花大价钱去买院子呢?至于那个杯子……杯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华儿几年前在街边摊子随手买的,才花了五十文。”

章县令“莫名其妙”问:“谁是桃红?我……我不认识什么叫桃红的姑娘啊。”

娇杏眼泪都出来了,直接在公堂上开骂:“无耻畜生!你不得好死!”

娇杏发出比见鬼还凄厉的惨叫,陈阿狗从地上跳起,扑去她怀里,瑟瑟发抖。

美人只要不是骂自己,都是好听的。

身上不留半点血污。

蒲师爷虽畏惧将军,可是和章县令同污合流不少事,拔出萝蔔带着泥,若是招供,怕章县令也将自己供出,到时候更讨不了好,只好硬着头皮,低头哈腰道,“在下在章县令手下做事,对他私下的所作所为并不敢打听得那么清楚。”他见叶昭眉毛一挑,赶紧补充,“历届知县都会收些火耗银子什么的,章知县也没有例外……这……这也是罪行。”

海捕头及众捕快手中杀威棒落地,蒲师爷尿了裤子,直念“阿弥陀佛”。

蒲师爷悄悄走到她身边,观颜察色,压低嗓子,谨慎问:“将军大人,此女咆哮公堂,是否要掌嘴?”

叶昭重重地咳了声,制止他不要命的发言。

他趴在地上,狠狠磕了几个头。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

没有钱,赈灾粮食不足。

叶昭走到门口,停住脚步,回头,手中铁鞭电光火石捲起,像毒蛇般凌厉抽去。

叶昭凌厉地扫了眼蒲师爷,彷彿什么都知道。

“污衊啊,”章县令苦着脸,委屈道,“下官在岫水为官多年,清正廉明,挡了不少人的财路,娇杏姑娘的遭遇确实可怜,说话有理有据,不是信口齿黄,可那李衙役却不是好人!他横行霸市,鱼肉乡里,下官欲将其罢免,他为洩愤,四处到处散布谣言,诋毁下官名声,所幸老天有眼,让他前阵子喝醉落入水沟淹死,死后还留下恶语,诱骗娇杏姑娘,望叶大将军详查啊!”

他让人抬着银子,气急败坏地来报。

待娇杏被扶去旁边坐下后,她又问蒲师爷:“章狗官真没贪赃枉法的事蹟?”

侥倖逃生的蒲师爷夜夜噩梦,梦里都是叶昭临走前那一眼,从今往后,纵使陞官进爵,都战战慄栗,不敢贪污分毫,得万民敬爱,称蒲青天。娇杏在海主事仗义相助下,用郡王的银子赎身出来,与吓得洗心革面的陈阿狗同病相怜,互生好感,成就一对,此乃后话。

夏玉瑾黑着脸,把银子踢得到处乱滚,他怒问:“那么肥的贪官,怎会没钱?搜清楚了吗?!”

叶昭无聊地将惊堂木转到第九百九十九个圈时。

叶昭单手玩着惊堂木,觉得比平日用的惊虎胆轻些,颇不习惯。

“原来那姑娘叫桃红啊,”章县令“恍然大悟”,羞愧道,“下官是有点好色的坏毛病,总管不住去那些地方的腿,媳妇为此经常倒葡萄架,下官知错,下官认罪,望将军降罪,以后万万不敢了。”

饭桌上。

“掌什么?”叶昭从神游中醒来,看眼娇杏年纪幼小,哭得梨花带雨,心生怜惜,大度道,“小女孩子跪那么久,怕是腿也酸了,找张凳子给她坐旁边说话。”然后看向堂下跪着的章县令父子,章南华眼观鼻鼻观心,不发一言,章有德满脸老实巴交,就好像受了委屈的老黄牛,眼角泛出泪光涟漪,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这是在场所有人今生今世都不敢忘记的恐怖景象。

海主事早已安排好人证。

章县令腰间一凉,叶昭鞭势不收,捲向章南华腰间,又是一凉。

叶昭已绝尘而去。

没有钱,杀人师出无名。

叶昭对文绉绉的审案很不在行,她鬆了口气,揉揉发疼的耳朵,从椅子上站起,三步并两步走下大堂,急着要回去和夫君吃饭。

“你胡说!胡说!”娇杏被他无耻的话语气得浑身发抖,尖叫道,“桃红姐姐也是给你害死的!”

海主事迅速带兵抄了章县令的家,却只得三四千两银子,和想像中差距甚大。

自家相公果然是向着自家的。

两父子牙尖嘴利,仗着做事甚少留下马脚,辩得娇杏与陈阿狗有口难言,面如死灰。

章县令不可能是好官,可是他的钱呢?

章南华嗤笑道:“在下虽好男风,却不代表身边朋友都是相好,更不会乱打不是同道中人的主意。在下仰慕郡王品行高洁,一路行来都是规规矩矩,以礼相待,何曾有半点越轨之处?你就算想污衊也应该打听清楚再说。”

章县令父子见将军雷声大雨点小,自觉巧言令色逃过一劫,赶紧从怀中掏出帕子,擦擦额上黄豆大的汗珠,準备欢送瘟神。

娇杏惊问:“将军?”

章南华不屑地扫了他眼,辩驳道:“在下不知郡王与将军身份,与他们一见如故,力邀来岫水做客,抵达后也极尽地主之谊,倾尽所能招待,与将军有何仇恨?要做栽赃陷害这等下作之事?陈阿狗却是惯偷,在大牢出入不下四五次,品行低劣,撒谎成性,道德败坏,被父亲打过板子,带过枷锁,心里深恶痛绝。现在水患连天,他又好吃懒做,日子难捱,便胆大包天去盗窃官银,又怕被人发现,便找个外地人住的屋子藏进去,若事情没被察觉,就等避过风头再取出融掉使用,若东窗事发,就插赃嫁祸,掩人耳目。”

如果章县令不罢官免职,他们就死定了。

陈阿狗紧张:“就怎样?”

陈阿狗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抱牢将军的大腿,伶牙俐齿道:“是章南华,章公子半夜将我从大牢里提出,给了三百两库银,让我藏去将军的屋子里,事成后不但免了我罪行,还给十两银子做酬劳,事不成就卖我老娘和妹妹去窑子。小人害怕,就应了,半夜偷偷潜入将军的房间,所幸将军慧眼如电,宽宏大量,及时制止,没让小人犯下滔天大错,以后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希望过后是比深渊还黑的绝望。

德宗十年,赈灾钦差南平郡王传令,岫水县县令章有德丧尽天良、贪赃枉法、玩忽职守,草菅人命、罪大滔天、罪无可赦,处腰斩;秀才章南华助纣为虐、鱼肉乡里、以下犯上、轻慢钦差,处腰斩。家财尽数抄没入官,家眷充军流放。

夏玉瑾会意:“好看和强壮的送去漠北军,难看和体弱的送去西南军。”

有对双胞胎姐妹花和门房通报后,闯了进来,大红衣衫英姿飒爽,脸上笑颜如花。秋华跑到将军身边,大大咧咧嚷道:“郡王爷说你办事太认真,稍微意思意思,表示这个案子有审过就差不多了,让你快点解决,回去吃饭。”

蒲师爷魂胆俱裂,晕倒在地。

岫水官场震惊,上上下下对钦差言听令从,不敢违抗。

叶昭问:“你的别院和汝窑杯子是怎么回事?”

叶昭不满:“充军?”

夏玉瑾最恨人家说他如花似玉。

叶昭满意了。

秋水揉了揉姐姐,抱怨:“明明让你私下和将军说的,怎么全嚷嚷出来了?”

陈阿狗和娇杏被带上堂来,娇杏看见地上跪着的章家父子,就恨不得扑上去抽筋剥皮,噬血吃肉,她声泪俱下,不管不顾就如竹筐倒豆子般,将堤坝之事说得清清楚楚。就连陈阿狗这种惯偷,都听得想踹两脚地上的昏官老爷。

避重就轻,法不责众,情节不太严重的贪污受贿顶多被降职罢官,够不上大罪。

娇杏怒道:“你这青楼常客,怎会不认识桃红?她还陪过你酒!全院子人都见过。”

章南华会意,跟着道:“将军是品味高雅的京城人,和在下这种乡下泥腿子不能同日而语。在下是看见漂亮朴素,价钱便宜才买的,哪懂什么汝窑宋窑?若是真货,纯属捡了大漏。意外之喜。”

章县令为蒲师爷的上道鬆了口气。

公堂审讯实在沉闷,她不耐烦和这两个家伙说话,示意让陈阿狗捲袖子扑咬,自己继续神游太虚去了。

陈阿狗扬起脖子,气急败坏顶撞道:“谁不知道你是兔儿爷?肯定看上人家郡王爷如花似玉,想搬掉将军这块绊脚石!”

陈阿狗:“你规矩?谁不知道赛家班的小青儿是为什么投河死的?!”

叶昭坦白:“我没品,也不懂汝窑宋窑。”

黑影掠空。

章南华鄙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