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无耻混蛋

上一章:第80章鱼雁来信 下一章:第82章混蛋无耻

努力加载中...

夏玉瑾大喜,忙命人去通知他们家人。

这两个不要脸的无耻混蛋!该天杀的畜牲!

万事俱备,确认夏玉瑾掘地三尺都找不出粮食后,放心出战。

他虚心求教,半个字都没提粮食。

“干!老子是你男人,也那么狠?!”

“来了?本王腿脚不好,不方便起身相迎,”夏玉瑾停下棋局,笑容亲切温和,就像三月春风,拂过每个人的心田,他让眉娘奉上香茶,客客气气道,“是皇上赏赐的君山毛尖,配上岫水特产的好泉水,味道比我在上京吃的还香了几分,大家尝尝。”

他一瘸一拐地往五穀轮迴所跑了,留下满堂木雕和虎视眈眈的叶昭。

“发公告,稳定民心,就说粮食已在路上,十日内运到,让大家心里有个指望,可以多拖延几天。”

若说他嫉恶如仇,怎轻轻放过辅助章县令做恶的蒲师爷,还委以重任?

赵掌柜“唉声叹气”:“我家小妾都饿得瘦了圈,儿子哭着要吃肉,真是可怜。”

若说他脾气不好,怎会和乞丐流氓都能攀谈,看对眼还乱丢银子?

“怎敢当?”胡老太爷急忙去扶。

当他们培养好忧国忧民的感情,眼眶挤出几点热泪,做足应战準备,红光满面地从县衙门鱼贯而入,準备见到南平郡王的瞬间,集体扑过去哭穷时,未料……

一杯下肚,口齿余香,果然好茶。

胡老太爷很有经验地摸着鬍子:“以前有个姓卫的钦差,也是设宴召见各大盐商,然后席间给大家喝下催吐药物,以吐出来的污物来判断对方家是否还有余粮,你们可都记得?”

笑容满面,精神焕发,嘴角似乎还泛着油光……

叶昭头也不抬道:“没事,我最有义气,定与夫君共进退!反正行军途中,饿个三天三夜也算不得什么,照样提刀砍人。”

“断!”

如说他是个好官,怎会除吃喝玩乐,收集土特产外,每天偷懒耍滑,什么正事都不愿干?

若说他善良仁慈,怎会用几近儿戏的恶毒方式处置罪行较轻的管家和狗腿?

他们拿不準南平郡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岫水所有大户人家都追随胡老太爷,静静等待南平郡王出招。

未料,夏玉瑾大义凛然地拂袖道:“狗奴才!也不知道看看时机!江北到处都没有粮食,百姓都在挨饿!稍微忧国忧民点的人怎吃得下饭?!本王要与岫水百姓同甘共苦!在想出好的赈灾方案前,把饭菜都撤下去!”

钱掌柜看向叶昭:“将军,你也劝劝郡王吧,他受不了。”

当家们都擅长应付钦差,见招拆招,有得是化解手段,偏偏夏玉瑾是胡踹乱打的疯子,任凭你武功再高,也不能破解无招。

若说他不是好官,怎懂得乔装改扮来岫水赈灾,派遣手下逛青楼查案?

大家喝了许多茶的肚子咕咕作响。 `

“哼,我还有后手。”

眉娘立即跪下,磕头道:“婢妾无知,也懂悲天悯人,断学不得那些铁石心肠的混蛋,大鱼大肉看灾民受苦。愿与郡王爷一起为灾民祈福,直到想出办法为止。”

夏玉瑾叹息:“我自幼生活体弱,不学无术,在上京做了二十年纨裤,头次出远门,却是被派赈灾。路上看见灾民们面黄肌肉,肉也没得吃,糕点也没得吃,真是可怜。偏偏我从未办过要紧差事,没读过多少书,怎懂如何赈灾?手下的海主事见道路受阻,粮食运不进来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简直废物至极。本王逼于无奈,只好找你们这群有经验,有本事的能人,共同商讨赈灾大计,说不準人多势众,还能想出个好点子来。”

夏玉瑾决然:“我意已决。”

夏玉瑾:“阿昭,你要更衣吗?”

海主事拱手:“下官无能,下官绝食赎罪。”

“道路受阻,可以向漠北购粮。”

众人面面相窥,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胡老爷子急道:“郡王爷,万万不可啊,饿坏了身子怎么办?”

夏玉瑾谈到兴起,瘸着腿站起来,慢悠悠走到胡老太爷面前,握着他的手:“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太爷才智过人,实在让本王佩服,今晚可否留下来,多指点一二?”

钦差怎么看都不像在吃苦,倒像是享福。

众人也不好主动哭穷,只好乱出主意。

“棋场无夫妻。”

丫鬟们继续奉茶。

香茶美人,相谈甚欢,时间如流沙,缓缓过去。

若说他脾气很好,怎会放任叶将军罔顾律法,随意腰斩章县令父子,发配所有女眷?

夏玉瑾连声附和,夸奖不断,让海主事提笔将他们的提案一一记录。说得口渴,自有美人们奉茶,气氛融洽,就连正坐在旁边研究棋谱的叶昭,脸上表情也没往日严肃,看起来不太吓人。

他视金钱如粪土,他公然索贿,他风流好色,到处看美人,偶尔还调戏小媳妇,却不接受任何美人入门。他的存在就是个该死的矛盾!是天地间的废物!是乱七八糟!是难以预测!

敌不动,我不动。

包盐商笑嘻嘻地拍着肚子:“放心,咱家那有钱粮?昨晚喝了稀粥,早上吃的是两个窝头。”

“提高收粮价钱,说不準还有些散户家有余粮。”

斜阳西落,有丫鬟来报:“郡王爷,是否用膳?”

夏玉瑾穿着光鲜亮丽的锦缎华服,盘坐在席间,笑吟吟地和叶昭下棋。桌上放着碗汝窑官瓷,盛的是毛尖茶,香气远远闻着,便知是不是凡品。旁边站着位美貌侍婢,身上穿的是七里丝裙,头上带的是上百颗粉色珍珠串成的蝶戏牡丹簪,腰间白玉珮,腕缠七宝黄金圈,颗颗宝石晶莹透彻,都有拇指大小,璀璨夺目,价值不下万金,统统随意戴着。衬得他们送的宝石、黄金、珊瑚等物,黯然失色。

洪当家道:“现在正逢国难,我们不好太吝啬,一起勒紧裤腰带,再吃多几碗红薯叶,看看能不能给郡王爷凑个几百斤粮食,以解燃眉之急。”

待他按捺不住宣召时,终于鬆了口气,纷纷提着礼物上门试探。

钦差受伤,开口要慰问品,就算是公开索贿,碍于南平郡王身份,谁也不好意思不送……

大家连声称是。

“向户部求助。”

叶昭:“嗯。”

胡老太爷大喜:“郡王爷还是吃饭吧。”

过了两刻钟,他又一瘸一拐地回来了。

当家们饿得眼角都在抽搐。

大户人家的当家们看见这个不要命的阵势,张口结舌,虽猜到他的用意,却说不出半句要吃饭的话来。他们转念一想,南平郡王体弱,也饿不得多久,于是硬着头皮撑,继续喝茶谈天。

其余丫鬟侍卫们也跪下高呼:“愿与郡王同甘共苦!

夏玉瑾兴致勃勃地聊了几句岫水美女真好看,忽然抱着肚子哎呦哎呦地叫起来。

大户当家们心里都有点忐忑不安。

夏玉瑾白了他一眼,跳起来:“肚子不舒服,哪吃得下饭?眉娘扶我去更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