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一波三折

上一章:第82章混蛋无耻 下一章:第84章叶家小白

努力加载中...

他不管存粮,只看各家富贵,不问理由,随意定额定量,并扣下所有当家喝粥,继续“商讨”赈灾。再由叶昭带兵,拿着借据逼门,不是抄家更胜抄家。硬将各大家族粮仓搬空八成,凑不够的就逼他们高价去收。逼得所有大户人家勒紧裤腰带,清汤寡水度日,脸色难看直逼灾民,如花似玉的妾室饿出了杨柳细腰,下人还得偷偷去赈灾棚打秋风,换来个夏玉瑾不甚好的字体书写的“积善人家”牌匾奖励,挂在门口继续添堵。

拖……儘量拖……

战事初平,大家惊恐未定,对叶昭女扮男装为官,只是颇有微言,待稳定后,亲眼看见她不守妇德的种种爷们做派,既觉男子尊严被践踏,又恐家里媳妇女儿跟着学坏,于是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朝中欧时不时有痛骂的声音,只说是妇人当政,颠倒乾坤,必有大乱。而这种声音越演越烈,大有不到漠河不罢休的精神。

何况郡王爷虽狠,却留了三分余地,由始至终都是请他们喝茶,商讨赈灾,没有对外剥夺他们的面子。只要将钱粮交出,他们还算得上岫水的善人,英雄。

朝廷上,文武百官捲袖子,齐声开骂。

面对愤怒的官员,沸腾的社论,他觉得脑袋上头髮都在一缕缕掉。

那时候夏玉瑾的脸蛋长得比女娃娃还好看,粉雕玉琢,乖巧懂事,又兼身体柔弱到极点。所以当时的皇后,现在的太后对他格外怜惜,长期召来皇宫住着,让御医十二时辰跟随,名贵药物餵养。那时皇上还未登基,经常去给母亲请安,见雪团一般的小人儿,在暖和的春天里,还要病猫似地缩狐裘里,却从不悲秋伤月,喜欢笑,喜欢说话,声音好听,脾气软糯,上至太后皇后,下至宫女太监,真是人人喜欢,人人疼爱。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教坏的?!

钱没有命重要。

朝廷外,谣言四起,南平郡王的所作所为都被夸大了十倍去说。

直到江北出土战国时阴阳先生留下的预言石碑,赫然刻着“牝鸡司晨,天下大乱”八个大字。

宋贵妃掩唇一笑:“怕小郡王就等着你收拾呢。”

做官能做到人人喊打真不容易。

皇上在御书房对着半人高的奏摺,压力很大。

儿子远在万里,就算要救援也来不及,何况南平郡王虽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的窝囊废,却是皇太后疼爱的孙子,只要没谋反,就算再怎么荒唐胡闹,皇上也不会要他命,顶多就是训斥罚俸圈禁,

他连连下旨,催促远在江北的无赖玩够了就快快回来,待回来后按最初计画唱黑脸,将他削官免职,丢在家闭门思过,检讨罪行,做出个严厉样子,安抚所有官员百姓,也算是有个交代。

所有能想蒐罗到的罪名统统都有,就是没一个说好话的。

认了吧。

数百名官员顶着烈日,汗流浃背,跪在太平殿外死谏,中暑晕过去七八个。

官民同心,大户倾巢,灾民都知道就算打劫也捞不出几颗米后,岫水再无暴动。夏玉瑾见蒲师爷将各项事务主持得井井有条,全城上下再没有可以抄家打劫的地方,估摸存粮省着用,足够坚持到皇上调粮来,终于离开岫水,继续前往江北其他受灾的城镇。

荒唐郡王和活阎王的名声传遍江北,人人自危。不敢等南平郡王亲自下手抄家,全部团结起来,大撒银子,施粥捨药,务求用最小代价让所有灾民能坚持最长时间。结果夏玉瑾过境,官民齐心,共同抗灾,除了叶昭还出去砍几个地痞流氓,剿几团土匪恶霸外,其他事情都有海主事主持,没人敢劳他费心。

皇上再也拖不下了。

上京军营被叶昭收拾怕了,继任者就算资历差些,也容易得到拥戴。

皇上咬牙切齿,拍桌怒道:“都是那混球害的!等他回来!看我!看我……”

皇上最初置之不理。

雪片般的信件飞向上京,哭的有,骂的有,穿小鞋的有。

生活糜烂、不务正业、荒淫无道、残暴狠辣、游手好闲、戏耍刑法、滥杀无辜、豪取强夺、纵容手下上青楼、乱断糊涂案、不闻民间疾苦,日日美食美酒……

消息洩露出去后,全国恐慌,骂声震天。

南平郡王的剥皮,非一般狠。

“老天降罪大秦,以作警醒!”

一头打不怕骂不怕的死猪,能怎么收拾?

虽然会被活活剥层皮,只要家族的根骨尚在,纵一时低迷,仍能东山再起。

“从古至今,女人怎可当政?!”

胡老爷子醒过来,权衡利弊,一声长叹,抖着手,签下有生以来最高额的借据,然后捂着心脏躺在太师椅上,歇了很久才喘过气来。

皇上一直是这样想的。

临行前,他担心江北官场不听话,欺上瞒下,所以暗示夏玉瑾可以借媳妇的威风随便些,强硬些。这趟赈灾确实比计画中省了更多钱,可是他没想到强硬的叶昭镇不住那混小子,让他乱来到人神共愤的地步,虽然是自己让他大胆点做的,虽然他做的确实是好事,斩贪官就算了,哪有赈灾其间找媳妇喝花酒,还叫歌姬作陪的?钦差大臣底线在哪里?好歹也要顾及一下皇室脸面和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啊?

漠北军权太强,叶昭威名太盛,重整政务后又逢战乱,能人枯竭,军队交替出现断层,除几个驻边关老将尚能吃饭外,大多数将领都是年轻一辈,战功和声名难以与叶昭比肩。所以他乾脆借叶昭的凶名,让她做黑脸,辣手收拾混乱的上京军营,整顿军纪,再慢慢培养新的将领。待过个几年,局势稳定,可趁机施恩,让她回去做郡王妃,好好养胎生子,皆大欢喜。

皇上很想揍人。

那个乖巧可爱,会甜甜叫他“皇伯父”好娃娃怎么就变坏无赖了?!

皇上仰天长叹,满肚子气忽然洩了,他无比怀念夏玉瑾小时候的模样。

皇上担忧地问宋贵妃:“大秦开国先祖们,没有那么年轻就秃头的吧?”

可是另外一件事,也被逼上眉梢。

拖到最后皆大欢喜。

可是长大后……

南平郡王可以胡来,天下兵马大将军不能胡来。

宋贵妃揉着他的脑袋,温柔小意道:“是殿下忧国忧民,更有圣君的模样了。”

江北官场被得罪狠了,大户人家谁没有几个做官的亲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