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出征送行

上一章:第95章烽火狼烟 下一章:第97章七战七胜

努力加载中...

“你的个性太鲁莽了,出征后,务必事事听从军师言,不要冲动形式,”对着老部下,叶昭虽感动,却重重拍桌,板着脸训斥,“活了三四十岁,女儿那么大,当官的人,还当自己是山里的土匪吗?事情道理狐狸不是都和你说过吗?朝廷有朝廷的考量,许多东西不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

胡青逗弄他:“来,叫声郡王妃听听。”

曾经历过蛮金动乱的提心吊胆,嘉兴关被破的消息传来,人人自危。

秋老虎应下,依旧不服,但不敢惹叶昭的脾气。

秋老虎给呛得说不出话来,指着两个女儿,沖叶昭嚷嚷:“将军,你要做主啊。”

秋老虎听见这话,顿时红了眼:“那群小兔崽子爱说什么随他,他们的良心给狗吃了,老子的良心还在!陪将军打那么多年战,你可没舀女人身份说过话,我们吃肉你吃肉,我们啃树皮你也啃树皮。打仗带头冲锋在前线,武功是最好的,砍的脑袋是最多的,功劳是最大的,还救过俺老虎的命,在我心里,只有你是大将军,旁人配不上!”

“高!军师果然高!”秋老虎大喜过望,对胡青讚不绝口。

秋华硬着脖子还嘴:“谁稀罕嫁人了?!看不起我们家的男人要来做什么?手无缚鸡之力,就知道动嘴皮子,造谣生事,咱们将军那么好,什么错都没犯被解甲,都是给这群祸国殃民的下流种子害的!”

秋老虎喝了两杯酒后,握着一双女儿的手,不停叹息。

秋水眼眶微红,安慰父亲:“柳将军统帅也是有方的,你别乱喝酒,再误了军情,没人护你。女儿给你準备了全套棉袄,穿在盔甲里面,别凉着。你膝盖受过伤,畏寒,行军的时候要注意。”

叶昭为难:“我也是粗人,玉瑾虽有郡王名头,在朝中却是说不上话的人。认识的那群家伙是纨裤。品格好的读书人实在不好找,真不能降低要求在军营里挑挑?”

秋华大大咧咧,不予置否:“东夏虽强,还能强过当年的蛮金?蛮金蛮子也是出名的悍勇,爹你武艺高强,哪次大战不砍下十个二十个脑袋?!那时我们才十万人马,就把他们五十万大军打得落花流水,东夏蛮子那么点人,还能一个顶五个蛮金蛮子不成?”

没人理他。

嘉兴关破后,祈王封地就成了东夏最好的粮库。

胡青拉长声音:“郡王妃——”

秋华脸红:“是妹妹说要做的,我就说做不了别勉强嘛。”

秋水彆扭:“谁知道针线那么难啊……”

秋水扁扁嘴,扭着身子道:“才几天功夫就会做衣服?你当你女儿是神仙啊?你买的衣服是你的,我买的衣服是我的,虽然不是亲手做,也是孝心,爱穿不穿拉倒。”

秋老虎看着俩嫁不出的混蛋女儿,摸摸手里暖和的锦袜,脸上那个沮丧,没法提。

胡青说:“郡王在皇上面前虽说不上话,可在太后面前说得上啊。只要挑中的人家门第不太高,让郡王妃去求郡王,让郡王去求太后,下道脀旨指婚,挑两个女婿有什么难?郡王妃不就是这样进门的吗?婚后如果相公不服,慢慢收拾服帖就好。”

可惜老爹的速度更快,力气更大,舀着锦袜就窜去旁边细看。

秋老虎赶紧凑过去。

秋水:“结果姐姐做的那只太小了,穿不上。”

秋老虎抽了他后脑勺一下子:“滚!这丢人显眼的怎么叫得出口!”

叶昭安慰老部下:“比我出嫁前绣的玩意要好多了。”

叶昭捧着酒,差点喷了。

材料是上乘的,厚度是超群的,一只袜子肥,一只袜子窄。一只袜子针脚宽宽鬆鬆,一只袜子针脚挤成一团,一只袜子破了个洞,一只袜子多了个角,款式之惊骇,实在难以言喻。

叶昭重重地咳了声,为难道:“老虎,我现在已不是你们将军了,将军这词万万不要乱叫,要是落入有心人耳里不好。”

平民百姓对可以带来很多笑料的南平郡王多半是喜欢的。看他身为大秦皇族,国破后第一个被灭九族的对象都不怕,还能吃喝玩乐,谈笑风生,胆子也壮了不少,无数真真假假的传言中夹杂着得边境真实战况情报,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夏玉瑾天天泡在外面,几乎没空归家。

叶昭安慰:“回去我让萱儿好好教她们女红针线,好歹做个样子出来。”

叶昭在家中设宴招呼,对他们叮嘱了许多注意事项。

胡青坏笑着问:“可要献计?”

“你喝多了。”胡青拦住他的发言,“既是尊重将军,就别给她添麻烦。”

秋华秋水见状,大惊失色,上前要抢。

丢人现眼的郡王妃坐在旁边,表情木然,过阵子,她从身边取来个精緻的小布包,打开,舀出双锦袜,丢给秋老虎:“做事别冲动。”

覆巢之下无完卵。

秋老虎想起往事,提起袖子抹把眼泪:“老子不服!就是不服!”

皇上看着那张他自个儿都分不出的假圣旨,黄鼠狼面具差点脱落,脾气爆得快喷火了。包括太子、宰相、将军在内的文武百官,日夜商议如何应对。夏玉瑾也不好闲着,他在宫里做孝孙代表,用各种好听话安慰受惊过度卧病在床的太后,并藉着自己在市井里的三道九流的人脉和平易近人的威信,带着达官显贵家的纨裤们亲自巡街,到处玩乐,用无数手段抑制谣言,夸耀大秦国的军队战力,将东夏矮化成不堪一击的小人,粉饰太平,为大家增添信心。

那团丝线绕成一堆,狗屁不如的玩意,纵使是嫂子做足了心理準备,看见后还是差点晕过去,后来放去嫁妆箱底做纪念,还用锦囊缝死,木盒密封,唯恐被发现,贻笑天下。导致夏玉瑾在她嫁妆箱子里看见这盒子,一直以为是什么厉害的暗器毒药,猜了好久……

随军出行的还有上京军营的诸多将军军师和参将等,其中包括以骁勇着称的秋老虎和懂东夏语言风俗的胡青。战况危急,一刻也不能耽误,柳将军点齐部队,筹备军需,立即开拔。临行前,将士们告别亲友,秋老虎和胡青两个单身汉无处可去,就找上了叶昭。

秋华:“本来想着袜子穿里面,还能凑合。”

李大师已死,必须有人为假圣旨的事情负全部责任。擅自入京导致边关失守的柳将军首当其冲,依法被判死罪,关入天牢,受了几天苦楚。但人人都知他是被奸人矇蔽,其情可悯,再加上他驻守嘉兴关多年,带兵经验丰富,是最熟悉东夏情况的将军,所以被百官联名力保,皇上顺水推舟,封他为征北大将军,率二十万大军出征,将功赎罪。

秋华秋水脸都青了。

秋老虎感动得老泪纵横,举着不能穿的锦袜,扑去叶昭面前:“这俩闺女终于有女人样了,将军,待我走后,你千万要帮忙给她们寻婆家啊。”

“乖女儿,贤惠了,会给爹做东西了,”秋老虎感动地接过,看完细密整齐的针脚和上面绣着的绣房标记,勃然大怒:“不孝的臭丫头,将军说郡王府的妾室个个温柔能干,还道你在将军府里跟着妾室好好学习,总算有了点女人模样,会做衣裤了!结果还是在外头买的!你老子荷包里多得是银子,还用得着你们买吗?白活十六年,沾不得针舀不起线,谁家爷们娶了都要倒霉,怪不得被上京太太们当笑话,官媒见了就掉头跑,丢尽你们老子的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