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踏上征途

上一章:第99章再披战袍 下一章:第101章东夏秘史

努力加载中...

“放心,”夏玉瑾脸色难看,“两口子,分什么你的我的。”反正,媳妇杀上前线,他也只能像个娘们在后方呆着,做娘们的事,像窝囊废般等她回来,这种感觉就憋屈得让人痛不欲生。

叶昭沙哑着开口:“你们父亲委託我,为你们找到幸福。这是他请求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我必须执行。”

“马上,”叶昭紧紧抓住他肩膀,叮嘱,“我家太爷爷脑子不好使,嫂子守寡,侄儿年幼,我要出征,无法照料,只能交付与你。东夏入侵的时候,大舅母正好带着族人在赴京路上,侥倖逃过一劫,皇上仁厚,大舅舅已经战死,料想不会罪及他的家属,但他们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请你多多费心。”

比所有男人都强悍的她,心里有块最柔软的地方还是女人。

“抓阄!”

夏玉瑾感到她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他反手握过她的手,紧紧攥在掌心,然后重重吻上她的双唇,缠绕许久,忽然停下,在她耳边肯定地说:“虽然我从小到大的运气不太靠得住,但也可以分给你,你会平平安安回来的,我还要等你生健健康康的小叶昭,小玉瑾。”

夏玉瑾呆滞许久,问:“为何?”

蛮金兇猛,漠北打了八年战,东夏彪悍,江东又要打多少年?

今生今世,夏玉瑾的妻子,唯一人耳。

背水一战,退即是死。

秋水:“呸!姐姐做事不稳重,还是留在后方,别给将军添麻烦好。”

秋华:“长幼尊卑的道理,你没听狐狸说过啊?!”

秋华叫道:“父仇不共盖天!”

秋华:“我是姐姐,你该让我!”

叶昭彷彿看穿他的心思,轻轻道,“因为你是男人,我才能将这些事情放心交给你,比起在后院不能随意行动的女人们,有你看顾着我娘家亲眷们的生活会更妥当,而且……我侄儿们都很喜欢你。”而且她相信这个男人善良正直,有些事,他会做得比自己更好。

两姐妹一左一右拉着她的袖子放声大哭:“求求你,让我们去吧。父亲惨死,还留在后方乖乖嫁人,我们做不到。就算你不让我们去,我们也会跟着去!哪怕被将军打瘸腿,打断手,爬也要爬去江东!”

秋华:“我武功比你强!”

……

秋华秋水姐妹,带着包裹,穿着战甲,一前一后闯进来,红肿着双眼,坚毅道:“将军,这次出征,带上我们!”

大秦国运,皇恩厚望,几十万将士性命,她肩上压力,非漠北之战可比拟。

叶昭苦笑道:“当年漠北被破,我凭着满腔恨意,带三千将士出征,生生死死,了无牵挂。如今江东之战,损耗极大,将士士气低落,皇上孤注一掷,力排众议,将所有希望寄託,我只能胜,不能退。”

叶昭扶着他的肩,细细看着他那张白皙秀气而没有血色的脸,忍不住踮起脚尖,在他额上烙上一吻,抱着他的颈窝,沙哑道:“此去一别,遥遥无期,只盼嫁给你,还没有耗尽我一生好运。”

秋水低声:“将军你是过来人,明白的。”

夏玉瑾重重点点头,鼻子里给什么塞住,难受得要命,他咬牙道:“别胡说八道惹我担心。东夏蛮子的本事比蛮金蛮子差远了,伊诺狗熊不过是你的手下败将,你会很快回来的。”

叶昭拍掌笑道:“如此甚好,甚好。”

叶昭似乎难以启齿,她伸手整好他鬓边吹乱的青丝,看着那双暗如深潭水的眸子,美丽得彷彿呼吸都要停顿,深吸一口气,认真自然地说:“战场上,将军不能怕死,可是有你在,我会分心,会怕死。”

“玉瑾,给我一个无牵挂。”她说,“让我别想你。”

“抽籤!”

她做她应做的事,他做他想做的事。

秋水:“我脑子比你好!”

她转身,带上银盔,配上重剑,骑上马,奔赴军营,再不回头。

“不,”叶昭狠下心肠,告诉他在心头反覆斟酌许久的决定,“你与我,和离另娶吧。”

女人重情。

今日快马直赴江东,何年归?

眉娘红着眼收拾好行囊,萱儿往里面装了好几件厚厚棉衣鞋垫,杨氏含泪将大把大把银票往里面塞,骨骰愁眉来报:“将军踏雪已经备鞍,随时都可以出发。”

叶昭轻轻地摇摇头。

“好,”夏玉瑾想了又想,重重点头,嘴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意,彷彿没心没肺地说,“如果你三年两载回不来,我就把你以前写过的和离书拿出来再娶,保证娶房温柔贤惠的新媳妇进门,再纳七八个漂亮的妾室,生上一窝小兔崽子,个个活泼健康,然后把你忘光光。”

叶昭静静坐在花厅内,身着镶银兽面锁子甲,羽饰九曲银盔整整齐齐放在案上,她正一遍又一遍擦拭锐利的宝剑,动作缓慢稳重,彷彿在保养最精细的古董。

秋水:“他说的话算个屁!你也不过比我大一刻钟,咱们长得一样,说不準娘亲记错了呢!”

秋华秋水擦乾眼泪,互相对瞪片刻,吵嚷起来。

她还要等待一个人。

她不能在战场上因思念他的容颜,回首南方,不自觉放慢了马儿的速度,她不能举刀砍人的时候,因为后方的牵挂放慢了速度,她更不能因为想平安回家而不敢冒险,不敢冲锋,不敢拚命,耽误了众多大秦大好儿郎性命。

文死谏,武死战。

叶昭看看她们脸上不容置疑的决心,叹了口气:“只准去一个,另一个留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必须听郡王的话,留在上京,安分嫁人,为你爹完成心愿。”

夏玉瑾的身影出现在花厅门外,步伐迟缓,脑袋低垂,他不安地看了眼叶昭,千言万语彙于喉间,却不知该挑那句说出口,最后憋出的竟是:“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他留在原地,呆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最后从怀里将像护身符般藏着的和离书拿出来,三下两下,狠狠撕成碎片,重重往后一抛,纷纷扬扬,随风飘去……

少年夫妻两地分离,膝下无一儿半女,寂寞长夜,何堪相思?

叶昭走出大门,倚着门栏,远远眺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