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忍痛撤退

上一章:第103章奇兵突围 下一章:第105章报喜报忧

努力加载中...

大秦皇帝在收到战败情报的一天内,竟排除众议,毫不犹豫地启用争议极大的叶昭,让她十天内奔赴战场,当夜开始进攻。大秦的官职就像个废物,用完就丢,丢了再捡回来用,朝令夕改,言而无信,视朝廷颜面于无物。

伊诺皇子抬头,看见敌群中闪过银色身影,耀眼的铠甲被鲜血浸透,盔顶红缨红得刺眼,几缕捲曲的长髮散下,混合着汗水,手中一把厚重长刀,乘着骏马的步伐舞动,轮成半圆,厉风刮过,周围尸骸一地,方圆数丈,无人敢近半步。

击败大秦军至今不过二十余天,依上京那群官员的作风,从商讨接任将领到召集将领出征,算上路途,至少需要一个多月。何况叶昭刚刚被百官集体上书,皇帝亲自罢职,他们怎会自打耳光,那么快将她召回来,丢回战场?

叶昭善用突袭,叶昭善用奇兵,叶昭善用速攻。

“和她拼了!”察尔托次气得脸都红了,拍马向对方主将冲去。

伊诺皇子策马,冲向前方,看见边砍杀边也用东夏话“撤退”口号来助威的大秦士兵,和混在自家队伍中,巧言令色,怂恿大家撤退的陌生骑兵,心下了然,可是已经晚了,

叶昭愣愣地坐着马上,看看手上的弓,摸摸阵阵作痛的小腹,迟钝如她,也发现有些不对了。

东夏以轻骑兵为主的部队,习惯了抢劫时打一枪就跑,如今看见队友在往后撤,心里就乱了。见大家都在跑,都觉得法不责众,伊诺皇子再狠也没种杀死所有人,东夏部落那么多,凭啥不让别的部落先去送死?而让自己去?

这是他记在皮革上背了无数遍,提防了无数次的要诀。

孙副将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跟在后面大喊:“切赫贪功冒进!”

叶昭斩杀完察尔托次,正欲趁胜追击,却见东夏将士的逃跑渐渐变得井井有序,远远看见伊诺皇子的身影,知道是他在组织撤退,取捨果断地用小败,捨弃部分资源来尽可能保留实力,换取东山再起,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小兵年轻,给主将的怒容吓得慌神,没听命令,依旧往后退了两步。

“敌军主帅可能是叶昭。”当前锋探子报上西方突围部队只是群老弱病残的骡子和数百士兵后,正在赶往包抄途中的伊诺皇子心里冒出不好的预感。

叶昭抬头,见敌军大将奔来,催马迎上,喝一声,“来得好!”

逃到附近的骑兵们总算给吓唬住,停在原地,心虚地直打转。

叶昭的腹部传来剧痛,勾动五腹六髒,她的脑子里忽然有了种从未有过奇妙感觉,让素不畏死畏痛的她弓了弓腰,下意识地想护住小腹,于是,箭支的準头略微偏了半分,慢了半分,竟未命中她想要的位置,而是从伊诺皇子的肩头险险划过,射入伊诺皇子的盔甲中。

图巴不服:“老子要去和她比试比试!”

伊诺皇子急忙喝止:“回来!”急功冒进,不是她的对手。

察尔托次目瞪口呆,反反覆覆只有两个字:“怎会,怎会……”

察尔托次斧如电,叶昭刀如神。马匹错身而过,刀刃交锋,电光火石间,快得眼睛都看不清,只觉黑影闪过,胜负已分。察尔托次的左肩喷出鲜血,摔落马下,继而被大秦将士围上,四五桿长枪乱刺,捅了个透心凉。

组织逃跑比组织进攻容易。

伊诺皇子命:“年纪轻轻,称个屁的老子?!莫图一时之利,通阳城易守难攻,暂退无妨,待重整旗鼓,再与她决一死战。”

伊诺皇子连杀了好几个逃兵,都拦不住混乱的大趋势,反而越演越烈,上万马匹的乱窜,踏死踏伤一片。

伊诺皇子忍痛,拔出箭,深深地了看她,準确而沉着地率部撤退。

他实在太小看大秦皇帝的脸皮厚度了!真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

箭支即将离弦的瞬间。

伊诺皇子摇头:“她不是普通女人!”

察尔托次手持双斧,朝她直奔而去。

小兵讪讪道:“大家都在叫撤退啊……”

场面陷入混乱,破坏了原有的阵型,大秦军的大部队已经冲杀进来,而且士气如虹,个个杀得双目赤红,短兵交接和小股集中冲杀截流下,阵型被破坏,他们的骑兵和人数不再具有太大的优势,战意全无,陷入被动。

伊诺皇子愤而拔刀,砍下他的头颅,以儆傚尤。

随行将士拔刀,叫嚣着要上前复仇。伊诺皇子损失大将,心痛如刀割。但他纵观大局,清楚败局难收,硬拚下去,会损失太多东夏勇士,权衡再三,他忍痛放弃,冷静下令,安抚众部,命其分头统帅,让全军有组织暂退至江东的通阳城。

叶昭抬手,又是连珠三箭,第一箭迷惑完对手后,她将第二箭的速度放慢了些,让第三箭后发先至。伊诺皇子受惊,险险拦下,叶昭快速的第四箭从最刁钻的角度射出,用最无法逃避的角度,指向他的心脏,指向胜利之路。

伊诺皇子给黄鼠狼的厚颜无耻给气疯了。他愤愤地蹬了下马刺,冲回去阵地,準备救援。却见自家将士在很努力地往后跑,他拔刀,拦下两个,指着脖子逼问:“为何撤退?”

察尔托次并不相信:“怎可能是她?”

伊诺皇子挥刀抽身,挡下前三支。锋利的箭头在坚硬刀身上留下三个浅浅的口子,接着迎上前去,挥开后三支。敌我主将,四目相对,这头战场上勇猛无双的母狼,那对琉璃色的眼珠子就好像有魔力般,勾着人的魂魄往里面摔进去,让伊诺皇子冷静下来的的心再次沸腾,就好像看见朝思暮想的猎物般狂跳不停。

伊诺皇子喝道:“谁叫撤退了?!”

那个被拦下的倒霉小兵硬着脖子反问:“不是前面将军叫撤退的吗?”

胜局已定,吴将军率队追杀,多杀几个是几个。

伊诺皇子咬牙切齿:“现在丢脸,是为了将来丢她的命!撤!立即撤!”

“他娘的!”伊诺皇子气急,破口大骂。

伊诺皇子怒极:“胡说八道!都是敌人的阴谋!给我回去!”

图巴处于亢奋中,根本不听:“堂堂男子汉,还怕个女人不成!”

孙副将在身边问:“追击吗?”

图巴:“你在女人面前,丢得起脸,我丢不起这个脸!”

“是她。”强烈的直觉让伊诺皇子做出判断,额上沁出大滴冷汗,“形势不妙,立即回北城门外!”没跑多远,后方将士来报,“叶昭率军攻破北军,阵势大乱。”

“擒贼先擒王。”叶昭冷笑一声,抽出强弓,从箭囊中拔出三根羽箭,一边策马疾奔,一边弯弓搭箭,抬手射出三支漂亮的连珠箭,继而抽箭,再射出三箭,连绵不绝,箭箭强劲,尾追尾,划破空气,朝伊诺皇子带着浓烈杀意而去。

严令禁止无用,你跑我也跑,我跑他也跑,越跑越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