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报喜报忧

上一章:第104章忍痛撤退 下一章:第106章东夏内讧

努力加载中...

“不,将军是有……”大战在即,主帅有孕,老王军医哭丧着脸,实在不知该报喜还是报忧,“有,有了。”

叶昭井井有条地安排完所有事项,进入帐篷,斜斜坐下,发现亵裤染上血水,不太像往日癸水来时的情景,心下存疑,本想忍忍再看,忽想起临行前玉瑾千叮万嘱,说她体寒,为了早日康复怀上孩子,不准睡雪地,不准喝凉水,对这种事更要谨慎对待。她犹豫片刻,终于唤来秋水,吩咐:“叫军医来。”

秋水给吓得失神。

叶昭:“晕船。”

“有喜!”秋水尖叫一声,迅速摀住嘴,不敢吱声。

“我呸!”秋水鄙夷道,“还老二呢!”

老王军医还在支吾:“有,有……”

老王军医:“将军最近胃口是否有变化?”

叶昭不敢置信地伸出手,摸摸小腹。

小小的生命在腹中孕育,用强烈的呕吐感向母亲证明自己的存在。

叶昭还在茫然:“有了什么?”

“啊?”军医张大嘴,“没听说啊。”全军队都知道,叶将军打仗从不看军医,小毛病自己胡乱上点药调理,唯一一次伤到背部严重了,也是军师加两个亲兵处理的。如今找上门来,说明……

叶昭,“没来。”过了一会,她又补充道,“以前打仗的时候也时不时会停一两个月不来。”

秋水给她瞪得一激灵,急忙溜去军医蹲的帐篷。

大胜之后,陷入绝望困境。

所有将士都在讨论叶将军武功盖世,打仗虎虎生威,别说受伤,半点油皮都没刮破,真乃天人。可怜的军医想了想召见理由,哭了:“姑奶奶饶命啊!上次偷偷赌钱是李家老四带的头……”

叶昭愣愣地看着兴奋的两人,又愣愣地将视线转回老王军医身上,不说话。

她曾无数次和夏玉瑾私下商量过他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要怎么教养孩子,也预想怀孕生子会是什么情景,可真到了得到的那一天,她还是觉得整个人就好像在云中漫步,飘飘然的,周围所有东西都如梦般虚幻,不太真实。

两个大夫都是这种古怪表情,莫非真是要死了?

“好!好!好!”能给叶将军看病,是难得一遇的荣耀,将来好说嘴!年轻军医亢奋得浑身颤抖。他磨掌擦拳,抱起药箱,一马当先冲出门外,边跑边拍胸脯对小姑娘炫耀,“别看我年轻,我父亲可是大名鼎鼎的王一手,我八岁就跟他学医,在军营长大,最擅长皮肉伤诊治,砍腿断手,无所不能!军里大夫的医术,他认了老大,我就是老二!”

叶昭不耐烦打断他的话:“有话只管说,少婆婆妈妈!还像个当兵的吗?!不管是什么问题,老子受得住,只要能再让身体撑几个月,把仗打完,什么都好。”

满城骁勇,她却孤独无助。

老王军医气喘呼呼跑来,骂了两句自家的小兔崽子,然后伸手探脉。探了一会,他不敢置信地看看将军的脸,视线滑落,看看她的胸,再慢慢往下滑,死死盯着肚子,又按着脉重新探了一番,然后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神情诡异得就好像见鬼了。

可是,幸福来的时机不对。

秋水听见他的乌鸦嘴,只恨不得再揍两巴掌。

秋水更神秘地说,“暗伤!”然后又自作聪明分析道:“肯定问题大了!我看见将军换下来的裤子上都是血呢!咱们偷偷来,偷偷治,千万别给人知道,免得影响军心。”

她真的有孩子了?

天不怕地不拍的叶昭,生平首次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这一切,会比做梦还要幸福。

老王军医:“将军最近是否胸口胀痛……”

叶昭:“给杨氏她们惯出来的。”

秋水收起染血的亵裤,竖起耳朵在旁边听。

秋水也是个傻的,愣愣地上下打量:“将军,你受伤了?伤在哪?”

老王军医肯定地点头,长长歎了口气:“将军这胎有两个多月了,没注意保养,差点滑了,所幸老天保佑,还没出大问题,我给你开两个方子调理一下,还救得回来。但胎盘已经不稳,再剧烈运动就神仙老子都保不住了。”

老王军医问:“将军最近癸水可准?”

她想不顾一些,抓住这份幸福。

叶昭满脸茫然。

“谁和你说这个!”秋水一巴掌打去他脑袋上,神秘莫测道,“将军受伤了。”

叶昭伸出手腕,木然道:“大约是内伤,诊脉。”

怎么办?怎么办?

叶昭:“衣服做小了。”

自古以来,隐藏在每个女人骨子里的天性在慢慢甦醒,取而代之的深切期望。

小王军医看了她半晌,方伸出手去,放在脉上,左看看右看看,脸色变了又变,忽然跳起身,支支吾吾道:“这脉古古怪怪的,似乎大有问题,看不準,还是叫我爹来吧,他经验丰富些。”

小王军医放下药箱,匆忙问:“将军伤哪了?”

比起这梦幻的一刻,乱军围攻,在箭雨中穿梭,敌阵里强攻,和高手过招,刀斧加身算得了什么?无论任何绝境都能冷静的她,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所幸她肤色较黑,兼众人被胜利的喜悦沖晕头,敲锣打鼓地搬敌军丢下的军粮,救治伤员,并未注意主帅申请的不对劲。

老王军医:“将军最近是否……”

“原来是有喜了!”在旁伺候的小王军医醒悟过来,一蹦三尺高,他欢天喜地对秋水炫耀,“我就说那古怪脉象怎么从未见过!原来是应在这上面了!大妹子,这可不是我学艺不精,而是军中都只老爷们,什么时候有过孕妇啊?!嘿!多亏将军是女人,给咱们见到开天闢地头一遭……”

每逢战事结束后,都有大批大批的伤员,肠穿肚烂的,断手断脚的,多严重的都有。全部军医都忙的慌,他们说话是嚷的,走路都是带风的,眼神是不看人的,秋水谨记将军的吩咐,不敢高声叫喊,让别人知道主帅受伤,便在旁边左看看右看看,好不容易看见个略闲下来的年轻军医,便冲过去,摀住他的嘴,直接拖去旁边,严肃道:“收拾好东西,跟我去见主帅。”

夏玉瑾和她的孩子。

叶昭想了很久,想不出理由,板着脸说:“少废话,让你叫就叫,随便抓个就好,别惊动大家。”

残酷的战场上,他摇摇欲坠,彷彿转瞬即逝……

遇到大夫都判断不了的疾病,叶昭紧张起来,她终于放下面子,不再死撑,让秋水去将老王军医暗地请来。

老王军医再问:“将军最近是否时时作呕?”

两人冲进主帅帐,却见地上丢着个开封的小锦囊袋,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瑾”字。叶昭左手拿着个毯子,右拿着张写满字的小布条,一边看一边嘀咕:“先要保暖,再喝鸡蛋当归姜汤,喝红糖水,真麻烦……”

伊诺皇子毕竟是东夏难得的军事高手,他用最短的时间分析清利弊,做準确决断。虽然东夏军队折兵损将,损失惨重,幸未动刀根骨,在吴将军的追击下,又丢下两千多具尸体,含恨退至通阳城,闭门守城不出。叶昭逆转了攻守局势,大获全胜,却悄悄地捂了捂小腹,她咬紧牙关,白着脸,拳头紧了又紧,忍痛命孙副将带斥候队及前锋骑兵先行,自己带大军稍事整顿,驻扎青阳镇外。

小王军医想反驳又找不出理由,额上直冒冷汗,硬着头皮道:“我在军中多年,从没看过这样的脉象,太奇怪了,準是疑难杂症!”

她猛地意识到,自己不想失去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她渴望看见像夏玉瑾聪明美貌的孩子,想看见继承自己身强体壮的孩子,看着他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缓缓学跑,跟父亲学识字,跟母亲学习武,一天天健康长大。她渴望能重组像自己儿时的家庭,父母双全,儿女健在,家人团聚,每天回家,可以抱着宝宝,重享天伦之乐。

将军死于战场上也罢了,要是死于肚子痛就丢人丢大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