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万人唾骂

上一章:第107章排兵布阵 下一章:第109章取捨之间

努力加载中...

“那又如何?”柳惜音媚眼横扫全场,笑吟吟道,“大秦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软蛋,瞧瞧你那风吹就倒的小身板,个头还没我高,哪比得上东夏男儿英勇?大秦皇帝该不是找不到人,把孩子派来了吧?真是可怜见的。”

奈何随行人员害怕南平郡王脆弱的身子骨出个三长两短,自己九族都脱不了关係,纷纷哄着骗着,任凭他急得跳脚,使尽威逼利诱手段,个个铁骨铮铮,宁死不依。誓要将他治好,再祸水东引,丢给将军担责任。

白使节空有满腹学问,奈何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无论说什么书上大道理出来,除伊诺皇子还明白几分外,其他野蛮人统统听不懂,柳惜音牙尖嘴利,在旁边引经据典,字字诛心,句句毒蛇,不但帮腔嘲笑,还将他说的辩解用东夏话曲解给大家听,惹大家笑得更疯狂。

所幸他前些日子每天都有锻炼身体,身子骨和胆量都好了不少。为了媳妇和儿子,也颇有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特意骑上马赶路,结果骑不惯马的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马儿跑了没两天,遇上只狐狸窜过,受惊失蹄,他抓不稳缰绳,一个跟斗摔去烂泥地里,滚得和泥猴似地,青紫擦伤无数,幸好没动筋骨,趴着半天没动静。

东夏众将哄堂大笑。

他看完后,神色大变,不敢耽搁,带着满身伤势,飞奔军营,秘呈叶将军。

白使节拾起文书,忍痛含恨退去。

吵杂的场面瞬间寂静。

几番折腾,行程被耽搁。

路上,他困惑地揉揉身上皮肉伤,然后摸摸怀里,掏出刚刚下贱女子抓住他吐口水的时候,飞快塞入里面的小小的布条查看,布条上有红色凤仙花汁马虎写成,带着花草清香的潦草字迹。

他迈开腿走了两步,踩到衣角,再次扑倒,磕向旁边的石头,扭伤了……

送信使节姓白,礼部给事中,江北人,年纪轻轻,个头矮小,却胆量过人。

东夏王沉着脸看他,没有出言相阻拦。

东夏王略皱眉,不予计较。

有个没长眼的看主子神色要变差,赶紧奉承:“郡王吉人天相,幸好落马时没摔到石头上。”

夏玉瑾慢悠悠从髒臭泥坑里爬起,晕头转向半会,醒过神来,发现罪魁祸狐溜之大吉,马儿在乖乖吃草,想不到该抱怨谁,忍着伤痛,自觉往回走。

白使者自知失言,痛得咬牙切齿,悔恨不已,不敢还手,也不敢逃避,只能死死撑着。

可惜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夏玉瑾能吃苦,他娇贵的胃不肯吃苦,随着大家一起吃了几天乾粮,不知吃了什么不乾净的东西,立刻闹腾起来,不但上吐下泻,还发热。随行的吴大夫是上京鼎鼎有名的妇科圣手,帮他诊脉后,开了两个方子,要求原地休息,等退热。

夏玉瑾是个倒霉蛋。

“咦?”柳惜音歪歪头,在走近两步,细细打量了一番,“莫非认错人了?你不是白大爷吗?”她耸耸肩,不等对方否认,神情满是嘲弄,“大秦是没人了吗?这般道貌岸然之徒也派来和谈?”

骨骰都快哭了:“郡王爷,你还活着吗?”

白使节拚命忍着,不愿应声。

白使节定下心神,忽视美貌,细细看去,却见美人肤色白皙细腻,身形小巧,不似东夏女子高大粗壮,黝黑粗糙的模样,倒像是大秦人。她身穿珍贵的白狐裘,带着五色宝石头面,两颗硕大的夜明珠垂在耳边,熠熠生辉。脸上没半点被掳的愁苦之色,只有服侍东夏蛮子的欢喜,时不时软语讨好,比烟花之地出来的女子还下贱……

东夏王看够热闹,开口喝退爱妾,然后将和谈文书砸去他脸上,怒道:“这种破条件,当东夏是傻子吗?叶昭一介女流,不过侥倖胜两场战,还当东夏怕了她不成?让你家皇帝好好想,认真想,重新开条件来。”

众将看得兴致勃勃,笑声一片。

谁都看不起谁。

东夏王好奇:“柳儿,你在哪儿见过?”

白使节来到东夏阵营,他们特意安排了下马威,给对方颜色看。可是对方没有想像中的卑躬屈膝,讨好求饶,让他们很厌恶。柳惜音故意挑衅,给对方泼污水,毁掉他的尊严,倒是对了大家胃口,便在旁边跟着起哄,各种污言秽语蜂拥而至。

那厢,大秦皇帝和众臣上商议后,也觉得东夏和谈未必很有诚意,没派重臣,而是从翰林院里挑出个熟悉东夏文化的侍读,破格封了个太常寺少卿,带着四五个随行官员,比夏玉瑾后发先至,到了江东,先去军营见叶将军,了解清楚形式后,派使者送信去东夏军营。

柳惜音愣住了。

东夏暗调五十万大军将至,戒急用忍,切赫轻举妄动。派探子留意敌情,等待我发出信号,大举进攻。

白使节遍体鳞伤,终于忍不住倒下,低声呻吟。

白使节鄙夷地扭过头,不去看这自甘下贱的美丽女子,对东夏王行个大秦礼节,然后傲然送上和谈文书,站直身形,等待对方商议答覆。

蟋蟀期待地问:“要不,小的回去舀?”

上次赈灾出行,他是御史,前呼后拥上百人,身边还有悍妻美妾服侍,路上地方官员统统笑脸相迎,争相讨好,除了马车颠得屁股痛外,没吃半点苦。

他单嘴难敌众口,又不擅长骂粗话,很快落于下风。

未料,那下贱的女子低头对东夏王附耳几句,东夏王含笑点点头。下贱女子便走下软榻,忽然开口,故作疑惑道:“这位腰桿站得比枪直的公子,我好像见过呢。”

蟋蟀愁眉苦脸道:“没带板子。”

东夏将领嫌大秦人文弱装清高。

两军交战,不杀来使。

白使节忍气吞声:“姑娘也是大秦人。”

大皇子缓缓放回,带头鼓掌叫好。

“一个小小破使者,让你三分,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敢在东夏地盘放肆?”东夏王正欲怒斥,旁边大皇子见心上人受辱,勃然大怒,拔刀而起,也不管什么使者不使者,他要砍了这不知好歹的家伙。可是柳惜音动作更快,她退开两步,顺手取下帐帘上挂着的马鞭,劈头盖脸就往白使者身上抽去。

唯伊诺皇子皱眉摇头。

白使节自幼读圣贤书,品格清高,何曾去过花街柳巷?他气得脸都青了,指着柳惜音骂:“你莫血口喷人!”

大秦官员嫌东夏人野蛮不知礼。

夏玉瑾:“……”

所有人都愣住了。

夏玉瑾痛得直抽凉气,指着那不会说话的家伙骂道:“来人,上板子!”

柳惜音一把抓住他衣襟,从地上拖起,劈头盖脸又给了几巴掌,狠狠将口水吐回去,怒道:“姑奶奶最恨你这种道貌岸然的小人!“

白使节羞得满面通红,急怒攻心,终于顾不得书生风度,竟不管不顾地朝柳惜音脸上唾了一口:“你这无耻贱妇!长的是如花面孔,行的是毒蝎心肠,是大秦之辱!祖宗之辱!”

——惜音绝笔

这次去偷偷溜去江东,披星戴月,还要收起奢华做派,低调行事,不敢有半点张扬,衣食住行降了不止一两个层次。

他独身持信送至东夏军营,两边刀枪林立,寒光闪闪,东夏大将云集,杀气震天,有鬚髮皆白的王者斜卧白虎皮软榻上,身边有美人手持葡萄,细心服侍。美人抬头,淡淡朝他看了眼,秋波流转间,摄人心魄。

夏玉瑾念着北方,闹着要走。

众人七手八脚围上来,把不安分的伤员架上车,继续赶路。

昭:

她气力不小,抽个文弱书生不在话下,鞭鞭入肉,鞭鞭见血。

柳惜音漫不经心地道:“好像是伴香楼的豪客,不知今个儿怎如此正经?看着挺人模人样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