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取捨之间

上一章:第108章万人唾骂 下一章:第110章夏大忽悠

努力加载中...

老王军医迟疑片刻,最终没有开口,歎息而去。

“好,晚上就去揍。”

“我呸!”

白使节哑言。

偷偷聊天的巡逻兵看见远处行来几辆马车,立即停下说话,站直身形,走上前喝道:“哪里人?做什么去?”

叶昭下定决心,肃穆道:“柳姑娘之事关係军情机密,洩露半点便按通敌叛国治罪,你可明白?”

马车带队的时个圆脸小伙,长相敦厚,看了就讨喜,他笑瞇瞇地说,“是南平郡王府送些吃食和衣服给叶将军。”巡逻兵检查货物,却见都是些寻常药物,还有厚实皮毛大衣,依旧心存疑惑,不肯放行,盘问不已。

太多的牵挂,太多的不捨,让她失去了勇敢。

她为她扫平通往胜利的障碍,她在东夏看似坚固的地基上撬出一道小小的裂缝,只等最后一声雷动,天崩地裂的洪水捲来,冲垮堤坝。

叶昭是个懦夫,数次攻城,她没有向以前那样身先士卒,想的居然是如何保住孩子。

话音未落,巡逻兵已掀开车帘,往里面看了眼。

就连老天都觉得这样的家伙不配得到幸福吧?

叶昭有时会一遍遍地回忆起,杨柳树下,那个旋转跳舞的小姑娘,她柔软的身躯里有比蒲草更坚韧的意志,包裹在温婉的外表下,她骨子里是不逊色与自己的自尊、叛逆和刚烈,她将美丽化作出鞘的宝剑,双刃开锋,没有妥协,没有迴旋,受伤后便疯狂捅向敌人,捅伤自己。

待众人退去,心下阵阵凄然。曾侥倖想过,大秦与东夏可能会陷入持久战,她还有一线希望可以瞒天过海,撑过七个月,将孩子生下。

惊鸿一现,车中是被白狐裘包裹着的瘦削美人,长长的睫毛,忧郁的眼神,在母猪都是奇缺货的军营,更是美得人神共愤。

她比谁都清楚,柳惜音看似柔弱,骨子里最是顽强,她长得美貌,聪明伶俐,舅舅手握兵权,表姐夫地位高贵,表姐权倾天下,只要她愿意放下身段,勾心斗角去争斗,珠宝首饰,权势地位,统统唾手可得。

叶昭沉默良久,痛彻心扉,一声歎息:“莫非大秦的江山,真要用弱女子的牺牲来换么?”

她早已知道柳惜音身陷东夏王族,成为东夏王的妃子,故一直联络旧部,想趁战乱动荡之际,找机会将她救出。卡是暗探传来的消息却是柳惜音紧紧贴着东夏王,寸步不离,百般讨好,根本找不到机会靠近,更有不堪的谣言说她与东夏大皇子私通……

“信号?什么信号?”叶昭起身踱步,皱眉苦思。

她犹豫,她迟疑,她畏惧,她退缩。

叶昭是个混账,在胜利唾手可得的局面下,她竟因无法忍耐腹中剧痛,射偏了箭支。

白使节问:“柳姑娘到底要做什么?”

她简直太可耻了。

白使节低声道:“柳姑娘将它密呈给将军,上面写的东西,下官不知道。”

江东山多地广,通阳城易守难攻,几次出击,无法重创敌人,陷入僵持。叶将军最近深居简出,甚少在人前露面,老王军医和小王一天三顿饭朝她住的屋子跑,有时路过,还能闻到药香,难免让人呼吸乱想,想过后忧心忡忡。

父亲能牺牲,母亲能牺牲,兄弟能牺牲,表妹能牺牲,成千上万的将士能牺牲,她能牺牲,她的孩子也能牺牲。为守护家园,死在沙场上,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对不起,对不起,这不是你做的决定,也不是我想做的决定……”一滴从未落过的泪,轻飘飘划过眼角,那不是将军,而是伤心地母亲为从未出生便天人永隔的孩子流下的泪,鸭爪低声呢喃,“至少请明白,你短暂得生命里,不会没有一个人为你心痛。恨也好,怨也好,夺走你生命,所有罪孽在我……”

叶昭将所有情报翻来覆去琢磨了几次,脑中灵光一现,再问:“东夏王和大皇子已率部来到通阳城与伊诺皇子会合?”

“那娇滴滴的脸蛋,比馒头还白,捏一把都能滴出水来。”

圆脸小伙迟疑:“这个,是郡王派来的……”

白使节谨慎道,“国色天香,一见难忘。”他想了想,又将出使东夏的经过,事无鉅细,统统描述一番,总结,“那位姑娘大概是想托我送信,却找不到机会,只好兵行险招,故意激怒我,然后动手打人,肢体接触间,将布条塞入怀中,众目睽睽之下,倒不易银器注意,真是智勇双全的奇女子。可是信号到底是什么?”

是做出决断的时候了。

“谁去将军那里当值?艳福不浅啊!”

叶昭正在密见白使节,看他带回来的布条,心下震惊,问:“送信的姑娘,长得什么模样。”

车帘忽然掀开,厚厚的狐皮裘里伸出两根白玉般的指头,夹着块黄金雕成的令牌和淡青色花笺,黄金令牌灼灼生辉,花笺散发着淡淡清香,圆脸小伙急忙接过东西,塞给巡逻兵道:“这是南平郡王府的令牌和信件,你也知道南平郡王和你家将军是什么关係吧?快快放行!”

“是服侍将军的丫鬟吧?毕竟将军是女人,只有秋水一个亲兵不够用啊。”

叶昭满意:“你先去找小王大夫疗伤,顺便唤老王大夫来。

这是她一生中,闻过最噁心的味道。

当老王军医小跑步出现在门口时,叶昭的泪痕已随着这些天来所有的软弱消失不见,她站起身,再次恢复了初见面时的杀戈果断,说出的每个字都坚定不移:“给我堕胎药。”

“看不上,说说话也是好的!”

这样的女子,怎可能为了地位去做一个快进棺材的老头的妾室?

白使节点头:“正是。”

柳惜音算到了这点,她拼上性命求的是速战速决。

巡逻兵半信半疑,确认无误,正欲放行,看见一辆车被护得特别严实,又问:“车中何人?要检查。”

黑乎乎的药汁,散发着刺鼻的气息。

“多转几趟,说不準没人见我勇猛看上我了……”

“叶将军病了吧?”

“老王军医什么也不肯说也罢了,小王军医故意做个高深莫测的神棍模样,让人看了就想揍。”

明明知道,很多很多的不应该……

叶昭也难以置信。

明明知道,主帅肩上挑着几十万将士的性命。

她依依不捨地抚过略略隆起的小腹,里面生命的跳动强烈存在着,像不可思议的乐曲。她曾无数次想过孩子的模样,想亲手摸摸他的小脸,拉着他学走路, 这份强烈的渴望让她失去判断的能力,险些做出错误的决策。柳惜音的绝命信唤醒了她骨子里的根深蒂固的血脉,不管是柳家还是叶家,还有许许多多的将士们,他们驻守边关,不畏牺牲,用鲜血筑成城墙,守护着一方净土。

“郡王爷派了个天仙美人给将军。”

明明知道,主帅不能上战场,对士气影响是致命的。

暗探的言辞里满是失望和不屑。

柳惜音已捨弃了自尊,接下来的时玉石俱焚的报复。

表妹是英雄。

正欲入口,门外喧哗阵阵,有条毛茸茸的人影冲进来,差点被门槛绊倒,连滚带爬扑到她面前,挂着幸福的傻笑,一双眼睛亮得好像天上星辰,快乐地问:“阿昭!我的儿子呢?!”

巡逻兵整个人都酥了半边,放行后,正值换班,赶紧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讨论。

可是她也知道,战事拖长,会给百姓带来沉重负担,造成更多牺牲,大秦国库撑不起那么久的消耗战。

“莫非,莫非……”叶昭为柳惜音的胆大妄为暗暗心惊,额上沁出两滴冷汗,她坐在软榻上,推算几番,脸色隐情难辨,忽然苦笑起来,“兵行险招,是我小瞧了她的刚绝果断,若是能成,东夏大乱,战事很快就能结束。”

“不知呢,秋水姑娘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