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人不畏死

上一章:第111章谁入地狱 下一章:第113章李代桃僵

努力加载中...

其余祈王府士兵看着他们的目光,充满鄙夷。

胡青立即上前,施礼道:“此人是祈王的食客,武勇过人,素有侠义之名,颇受倚重,此行是护卫,只是生性暴躁放蕩了些,得罪大汗,望大汗恕罪。”

伊诺皇子反对:“祈王熟知江北事务,积威厚重,又有江东江北几个世家支持,我们也需要傀儡来暂时控制局面,眼前战局受制,在和谈中轻率将他交出,也换不到什么好处,不是杀他的好时机。”

于是,东夏阵营,众将看见了一位对蛮夷之地傲慢轻蔑,充满迂腐名士作风的胡先生,虽说礼数齐全,可说话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刺耳,表情噁心得让人恨不得立刻拖出去揍。胡先生却似乎看不见这群蛮子厌恶的目光,大刺刺地将用大秦与东夏文字书写的信件递上。

东夏王大怒,将信件摔落地面,拂袖而起:“什么狗屁东西,祈王癔症吗?粮食不足如何攻入上京?!”

秋老虎想起那把蓄了多年,代表着威严的宝贝鬍子,阵阵心碎,唾道,“秃狐狸,自己长不出几根鬍子,心生嫉妒,到处挤兑人……”他骂了几句,见胡青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收女婿的野心还没死,万一得逞,哪有岳父骂女婿丑的道理?他思前想后,终于甩开手去,眼睛却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次,琢磨着能不能走将军的门道,弄个什么赐婚回来,把两个女儿一块塞过去。

胡青再道:“此人举止荒诞,回去后必让祈王重重罚之。”

入夜,柳惜音步入胡青的帐篷,遣开众人,盯着看了半晌,冷道:“迅速离开,去该去的地方,别胡乱插手我的事。”

祈王得知消息,略有焦虑,字里行间里有些迫切,前面的书信写得还算客气妥帖,信件结尾处,他却叮嘱:“大汗所托军粮由孙小将军押运,因筹备不及,暂付三成。”

他知道柳惜音漂亮的皮相下是比火还烈的执拗性子。

胡青聪明,猜透她的打算,暗自心惊:“明明还有生机,你何苦要将自己置入万劫不复之地?”

江北富饶,东夏军粮食皆由祈王府募集,如今隐隐有挟军粮威迫停止和谈之势。

秋老虎练得是硬功夫,浑身金刚护体,他挨完鞭子,不痛不痒地拍拍破损的衣服,还用不太熟练的东夏话嘲笑执刑士兵:“还说是东夏勇士,看你们这两下子,不过如此。”

虽然东夏不重礼仪,但在大秦使者来访时喧哗,很削东夏王的面子,他召亲卫吩咐:“去看看发生何事。”

大皇子耻笑:“弟弟菩萨心肠,任由废物放肆。”

伊诺皇子怒:“怎可轻率行事?!”

柳惜音在旁奉酒,急忙靠近东夏王,捏着他肩膀,笑道:“举兵事关身家性命,祈王也是害怕,大汗只要去信,和他说清楚便好。”

胡青轻飘飘地岔开话题:“你身为姬妾,夜半私赴男人,不怕被人看见?”

胡青笑道:“大汗是豪迈之人,应知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何况同盟乎?”

胡青留在原地,看着一闪一晃的烛火,摇头歎息。

人不畏死,天下无敌。

江北有带巾帻的习俗。

胡青狐疑地看着她。

柳惜音笑得阴森,没有月色的夜晚,摇晃的烛光照耀下,他就好像地狱里回来索命的魂魄,她一语双关道:“什么生机?我已在万劫不复之地。”

东夏王看着两个武勇能干的儿子争执不休,隐忍不发。

冒牌使者队伍走了数日,途径洛商城郊时,胡青派人进去买了些假髮和巾帻,再小心改良,细细贴在大家的后脑勺和鬓角,穿戴起来,其余冒充祈王府士兵的武将们则带着头盔,看起来也似模似样。

大秦开出的和谈条件里包括将祈王交出。

东夏王哑言,又不好当众说出缓兵之计,脸色变了几变,颇为难看。

说完,她决然而去。

只是没想到,此女的图谋,比他想的更狠,更绝,更毒。

胡青皱眉,知是自己的布置开始运转了。

东夏王重重哼了声:“敢在东夏地盘闹事,就不怕死了吗?”

胡青长相平凡,地位低微,与东夏使团没什么交集,不必担忧。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有一定的游戏规矩,其中就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默认规则。除非双方已彻底撕破脸,绝无挽回余地,用斩杀来使来表达对抗决心,否则都不会杀死送信的人。祈王与东夏尚属同盟,东夏王还惦记着对方的粮食,就算要撕破脸,也不会在这时候做出杀鸡取卵的小事。何况被打的是个低贱小兵,不是部族首领,不值得为此闹翻。

柳惜音脸上没有表情:“机会将至,没时间了。”

“她?”柳惜音笑了,强硬的表情柔和下来,眼里流露出三分如水般温柔,她低下头,用最多情的声音道,“让她生生世世忘不了可怜的柳儿,时时刻刻念在心上,岂不更好?”

门外传来阵阵喧哗声。

上批军粮送出不久,下批军粮尚须月余才会送到。祈王原本书信根本没提此事,胡青笑瞇瞇:“虽是同盟,但前阵战事节节败退,东夏主动提出和谈,王爷难免忧心。”

胡青含笑谢过,离帐而出。

胡青脸色阴沉,看着南边,暗示:“你表姐会内疚的。”

秋老虎摸着脑袋,很不安:“伊诺狗贼是见过我的。”

胡青打了几个寒颤,继续做準备功课去了。

胡青是极聪明的人,脑子里瞬间转过几百个问题,转向一个最可怕的答案。

胡青早知柳惜音流落东夏人之手,叶昭担忧,此行除挑拨离间和刺探军情外,还想找机会看能不能将她救出。原以为柳惜音是聪明人,会趁机配合他演戏,没想到对方不但没装陌生人,还时不时用熟络的目光笑着看他,引起许多将士的注意。甚至开口为祈王找借口开脱,将东夏王的怒火生生压下来。

东夏王怒极,正欲发作。

亲卫出去,迅速转了个圈回报:“是祈王派来的使者带的人,与外头的小兵起了口角,那人气力好生了得,发起横来,竟揍了那小兵一巴掌,还骂骂咧咧的,幸好左右把他拦下。”

“看见又何妨?”柳惜音满不在乎,“我身为祈王府出来的女人,来看一眼祈王派来的使者,认识的老熟人,又有何妨?撒撒娇就过去了。”

柳惜音也在旁边帮腔笑道:“原来是个莽夫。”

东夏士兵气得脸红脖子粗,对祈王使者团的态度,又恶劣了三分。有东夏部族首领知道此事,勃然大怒,纷纷怂恿东夏王,直接去挑了那个不长眼的懦夫,把土地抢到手,不需受制于人。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纷纷附和,大皇子更是叫嚣:“把那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秦猪猡杀了,粮食都是我们的,还用得着看他脸色吗?威胁!我呸!”

“别担心,你蹲后面守卫就好,等我们查探完军情就回去见将军,”胡青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番,拍拍他肩膀,坏笑道:“嘿嘿,就凭你现在这幅尊容,就算伊诺皇子有断袖之癖也不会盯着你的看。何况那脸又黑又粗的大鬍子没了,沖天眉毛也没了,身材吃斋饿瘦了一圈,现在看起来敦厚又老实,回家怕是连女儿都认不出了。”

祈王与东夏勾结,是害死她舅舅的仇人,她为何不帮自己,而帮祈王?

东夏王犹豫片刻,吩咐:“去抽他十鞭子,让他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