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东夏盛宴

上一章:第118章两两依偎 下一章:第120章谁披战甲

努力加载中...

东夏王一时想不通其间关节,他想唤人,可是喉咙发出的声音就像醉酒后的呻吟,他只能挣扎着看着柳惜音站起身,取下他随身携带的弯刀。

金壶落地,酒水浸湿羊皮毯子。

刀刃划过,割破咽喉,鲜血喷涌而出。

“柳儿啊,”快活不知时日过,缠绵半宵,东夏王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他的眼皮很沉很沉,神智恍惚,彷彿整个人飘上云霄,看见星星在身边盘旋,处处都是说不出的快活,可是却连动动手指都嫌累,“我好舒服,就像在做醒不来的梦。”

悔之已晚。

众首领见两位皇子闹不愉快,东夏王心情转坏,也不想久留,纷纷很有眼色地站起来告退,回营再喝,柳惜音扶着大汗,回去内帐,放下帷幕,宽衣解带,遣开侍女。

伊诺皇子忍无可忍:“我敬你是兄长,一忍再忍,你何曾当我是弟弟?!”

柳惜音温柔摸着他花白的头髮,含笑道:“传说有草名醉仙,闻之忘忧,开花结果,果如酒香,喝下如登极乐,十日方醒,大汗,你是醉了。”

“阿昭,进攻的时候到了。”

她呆呆地站着,双目含泪,喃喃道:“皇子恕罪。”

美人吐气如兰,每个字都带着诱惑,那双白玉般的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走。小狐狸般漂亮的眼睛,凝视着他的双眼,似乎在传递着无边情意。

夜已深,歌已毕,酒已尽,东夏王觉得小腹阵阵发烫,是该回房安歇的时候了。

伊诺皇子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随后想了想,再次坐下,他隐忍不发,面色如常,唯一双拳头攥得青筋暴起。

东夏王死,新君是谁?

他不但喝了,还命柳惜音:“给众将献酒!”

五月初五,朝圣节,远在他乡的东夏将士,纵不能放鬆戒备与担子,但依旧要畅饮一杯。

“够了!再吵就赏你们一人几鞭子!”东夏王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喝止这对无时无刻都在相争的兄弟,忽觉自己醉得更厉害了,招手唤回柳惜音服侍,扶着额头,倚在榻上,过了一会,柳惜音在他耳边吹着气,轻轻道,“大汗,不如回房休息吧。”

弯刀从堆满宝石的刀鞘里徐徐滑出,银色刃身,映在少女美丽的胴体上,散发着最华丽的光晕。

东夏王忽然有点不妙的感觉,他迟疑看向旁边的美人。

“为……为什么?杀了我,你也……”东夏王不明白,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要做那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大皇子耻笑道:“东夏男儿,端起酒杯喝酒,放下酒杯杀人,父皇当年醉酒率军攻入布鲁克部族,杀敌三千,何等英伟?!怎生出你这孬种?!”

“喝好酒,呀哟呀,喝好酒,酒一杯,情千里,来吧来吧,姑娘们,跳起舞来劝酒饮,来吧来吧,兄弟们,举起酒杯来共饮,来吧来吧,羊儿满满似白云,不及情谊长,长悠悠,哎哟呀--”豪迈嘹亮的歌儿在清冷的空气中飘蕩,不当值的东夏人聚在火堆旁,牛角杯,大块肉,杯到酒尽,尽情庆祝自己的节日。

金顶大帐内,东夏王设宴招待部族首领们,柳惜音带面纱,着长袖舞衣,露着一截雪白蛮腰,裙摆繫着十八个金铃,赤足舞动,铃声清脆,回眸浅笑处,如春花盛开,大地回暖。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人恨不得将眼睛挖下来留在她的身上。

东夏将亡。

不加遮掩的杀意,铺天而至。

柳惜音手持利刃,在帐幔中快乐地笑着,笑声得意而绝望。

柳惜音奉命,捧酒一壶,唱着酒歌,逐桌献上,众将看着美人白皙的双手,心蕩神摇,只恨不得多喝两杯,唯伊诺皇子对她明目张胆支持大皇子的行为,心里存疑,不愿喝她的酒,待酒壶送到面前,想了想,终于放下,摇头道:“大秦虎视眈眈,不可醉。”

大皇子与伊诺皇子之争越发白热化,两人势成水火,是柳惜音献计,让东夏王将军权统统收归自己手上,以他的号令为尊,终于压下不合的两个人,让局势稳定。他见柳惜音处处为他着想,为东夏着想,对她的宠爱有增无减,如今喝得面红耳赤,听闻美人劝酒,怎能不乾?

“人美,舞美,身段美。”东夏王见首领们个个为他的美人丢了魂魄的模样,心里更添三分得意。

可随着东夏王的去世,争储将在最不堪的时段提前降临。

是哈尔墩?是伊诺?

为何祈王的人要杀自己?

梨花海棠,娇吟阵阵,香汗淋漓。

“何罪之有?!”大皇子见状更怒,“他打胜战不行,欺负女人,倒是好本事。”

“大汗啊,你忘了吗?”柳惜音露出最妩媚的笑容,举起弯刀,放在他颈旁,用最谦卑的语气询问,“你有两个好儿子,一个忠勇厚道,旧部支持,一个天资聪敏,新部拥戴,他们都是你的心头肉,可是你要死了,遗诏未立,究竟该将宝座传给谁呢?哎哟哟,真是愁死了我们的好大汗。”

帐内春光旖旎,不敢外洩。

比死更恐怖的危机闪过,东夏王眼中透出阵阵绝望。

柳惜音舞罢一曲,转身端起旁边放着的金壶,长袖搭上壶盖,轻轻摇了摇,然后柳腰轻摆,步步生莲,众目睽睽下,缓步走向王座,来到东夏王面前,敬上满杯,用出谷黄鹂般的声音,娇柔讚道:“满天神佛庇佑,祝最英明的大汗如清晨的朝阳,永远普照在东夏儿女身上,愿最伟大的大汗早日踏破羊圈,带领东夏儿女过上好日子”

柳惜音轻轻抚上他赤裸的胸腔,附耳问:“是不是轻飘飘的,从头到脚,就连指尖都是舒畅的。”

他们之间的裂缝,已大到容不下彼此的存在。

旗鼓相当的两个儿子,互相憎恨的两个儿子,撕破脸皮的两个儿子。

烛光下,那是一双如毒蛇的眼睛,似乎在吐着红色的信子。

大皇子冷笑:“我怎会不爱护弟弟?我每年还给巴音弟弟上几柱香,祈祷来世幸福。”

柳惜音上前再劝,却被他轻轻一挡。

“然!”众将击掌大笑,“大汗!喝下美人劝酒,定要把那群绵羊赶走!”

原本还有时间去慢慢磨合,慢慢开解。

东夏王的双眼涣散,无意识地答:“是啊,柳儿,你怎么知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