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书版番外一·夏玉瑾的烦恼

上一章:第123章终章 下一章:第125章书版番外二·夏天祐的烦恼

努力加载中...

叶昭对美女甜言蜜语的抵抗力和她的武力差距是地和天的两个极端。只要美人们放软身段,放柔嗓子,甜嗲嗲地叫声“将军”,她一准出手大方,能把她们宠到天上去。妾室们日日夜夜围着将军争宠,只恨不得踹了郡王跟着郡王妃好。他要动自家妾室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边拔毛,找死不成?

老实孩子夏天祐的悲催生活,自此揭开序幕。

叶昭却被他诡异的态度弄得浑身不习惯,肚子也被补品灌撑了,心里很莫名,问心腹胡青和秋老虎:“他到底怎么了?”

沉默……

胡青知道将军犟起来,自己是招也得招,不招也得编故事招,只好委委屈屈放弃了这个最近乐得他发疯的好玩事情。

将军:“必须的!”

秋华大大咧咧:“大概是孩子又踢你了。”

夏玉瑾自觉学问再破也顶得上十个媳妇,终于略感欣慰。

叶昭什么都明白了。

胡青奇怪地望她:“怎么奇怪?”

两人渐行渐远,议论声小,渐渐消失在驿站迴廊。

夏玉瑾看见媳妇满脸温柔,耐着性子背《诗经》,想起她失去的伤痛,忽然什么话都问不出口了。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除了晕倒的某人,处处欢欣鼓舞。

骨骰回过神来,赶紧改口:“郡王爷也差不多。”

将军:“早想过树大招风,这孩子不能从军,以后让他好好读书,补了咱们学问少的遗憾。我问过很多夫人,她们说怀孕的时候天天看书写字,孩子会好学些。稍后你把骰子、蟋蟀统统收起,我的刀剑、暗器也收起。房间里左边挂山水,右边挂书法,笔墨纸砚这些读书人的玩意统统不能少。放狼牙棒的地方改成笔筒,塞个上千支毛笔,放鸳鸯刀的架子改古筝,暗器格子放棋盘,书架里把什么《大学》什么《中庸》什么狗屁《诗经》统统丢进去,找个书生天天对我儿子念,从早唸到晚,再準备好竹板和鸡毛撢子!老子就不信他读不好书!”

他作为男人,总得做些什么让她从痛苦中走出来吧?

骨骰总算明白自家主子的不妥来由,很狗腿地安慰:“郡王爷别多想,将军不是那种人。”

叶昭忍无可忍,拍着床板叫:“这该死的痛啊!”

骨骰肯定地说:“安太妃最听你的话,到时候随便编个理由就混过去了。到时候多给点银子,安排个好人家做正头娘子,不要耽搁如花年华,也算对得起她们了。”

叶昭给她相公吓着了,整个人抖了下。

夏玉瑾两眼一翻,像死了般,直挺挺地往后倒。

回京路上,想起柳惜音的巾帼不让鬚眉之举和对叶昭的深情厚意,对比自己难得上次战场却腿软得连马都爬不下来的窝囊,他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羡慕嫉妒恨,再想想死者为大,回忆总是美好的,叶昭又对表妹的死痛心至极,估摸这辈子不会忘却那刚决果断的小美人,若是时时拿来和自己对比,越看越觉得不争气,万一……夏玉瑾烦恼重重,偏偏不好宣之于口,就像只仓鼠般在屋子里转了好多圈,绕得旁边骨骰头晕,问了几次郡王爷是否因媳妇怀孕,分房寂寞要找女人或玩骰子斗鸡走狗未果,想不出别的法子,只好乖乖蹲旁边看地板。

夏玉瑾狠狠敲了他个爆栗,怒目而视。

叶昭沉思良久,琢磨词句,儘可能装不在乎道:“从你来开始,一直有点痛。”

“不!”夏玉瑾魂飞魄散,推开产婆就往产房沖:“媳妇啊!”

夏玉瑾扭捏半晌,支吾问:“你家主子……是不是有点没本事啊?”

夏玉瑾忘了媳妇后面还说了啥,反正他是足不沾地走的,脑海一片空白。

郡王大喜:“你看《诗经》是因为给孩子做榜样?”

秋水:“相公,湿巾是什么啊?好东西吗?”

叶昭严肃问:“肚子好像有些奇怪。”

叶昭闻言大惊,继而大怒,重重一拍桌子,墨水四溅,吓得夏玉瑾往后跳了两步,紧接着听她痛心疾首地训斥:“做人要厚道!杨氏那么宽厚温柔的性格,眉娘那么活泼可爱的容貌,萱儿那么柔弱动人的身段,都是我们家女人,应该好好怜香惜玉。你做男人怎能那么狠心肠?别说她们没犯错,就是犯了错也得护着啊!上次那杨少尉的势利婆娘在上香的时候,当众把杨氏一通冷嘲热讽,惹她伤心掉眼泪,干她娘的!老子听眉娘说后,气得提鞭子去掀了杨少尉的马车呢!要不是他识趣第二天让婆娘上门请罪,老子连他屋子都掀了!”

叶昭勃然大怒:“你他娘的还三贞九烈啊?!再不招老子就上刑了!”

胡青犹在问秋水聊天:“媳妇,听说将军最近在苦读《诗经》啊?”

将军:“夫君想得实在太好了……”

将军:“必须的。”

夏玉瑾都飙泪了:“媳妇撑着点,咱家儿子不是兔崽子!”

胡青无奈解释:“怪不得我,是郡王自己想歪的。”

“荒唐!太荒唐!”叶昭气呼呼地把他丢回椅子,自己坐回太师椅,跷着二郎腿命令,“去给老子澄清!否则让你家鸡犬……哎?!”

骨骰长得眉清目秀,知书达理,父亲是採办总管,他跟着郡王多年,深得宠爱,积蓄丰厚,前途大好,以前是安王府不想爬主子床的侍女们想嫁的第一人选,被媚眼抛多了,听女孩子说话多了,有些心得,他斟酌用词许久,小心翼翼建议:“依小的看,纵使郡王爷发愤图强,文才武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追得上的,做官什么的,也不好一步登天惹人闲话。但小的听说王御史的次子才华平平,却对媳妇百般疼爱,从不纳妾,还为她亲自纵马一日一夜求医取药,是上京妇人们羡慕的对象,郡王爷还是能向上京第一好夫君这方面努力一下的……”

叶昭这辈子就没有过做女人的自信,对怎么做好媳妇更是忐忑,自从嫁入南平郡王府,情人眼里出西施,对夫君从头到脚就挑不出半点毛病,只觉貌美心好,完美如天人,比什么状元才子、少年豪杰都强上百倍,如今琴瑟和鸣,真真是爱到心坎里去,只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都掏出来为他做点什么。所以她早已让下属收集来许多上京优秀妇女的榜样想效仿,欲学能干的黄夫人帮夫君官路亨通,可是夏玉瑾见了官帽子如受刑;想学上进的周夫人教育夫君好好读书,可她自个儿都很难抓着书坐上半刻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于是作罢;想学贤惠的赵夫人帮夫君开枝散叶纳妾教庶子,偏偏夏玉瑾没本事,在外鬼混那么多年,别说私生子,连个戏子都带不回来让她表现贤惠风度!她每每想起当年花魁娘子死缠烂打要给自己做妾的往事,就阵阵唏嘘胸闷。如今好不容易听见个表现“贤惠”的好机会,脑子一下又给绕晕了,立即拍板,别说夫君看中一个美人,就是看中十个八个都要带回去养起来。然后全上京就会夸奖她南平郡王妃贤惠无双,是个顶好的媳妇了,夫君走出去也不会被人说怕媳妇,倍儿有面子了……

胡青继续解释:“谁能想到那小子还有这种心思?实在不像纨袴模样,可笑!”

胡青:“比起上次被刀子砍,哪个痛?”

叶昭终于发现不对了,左思右想,她把秋水召来,挑着眉头问:“胡参将最近在家中忙什么?”

秋水也纳闷:“实在反常,以前若不是军情逼着没办法,打十棍子她都不想看一个字。”

郡王:“以我的聪明和你的毅力,这番栽培下来,至少要中个举人吧?”

自此,叶昭主动观赏歌舞美人,环肥燕瘦,香粉招摇,只盼夫君看上其中某一个,然后逮进府来作礼物送他。夏玉瑾见媳妇忽然好色,吓得汗毛倒竖,步步谨慎,严防死守,看着以前喜欢的美人们,看谁谁像狐狸精,偏偏又不敢招惹孕妻,只好捏着鼻子忍,由于压力太大难以承受,他转身后的牢骚越来越多,脾气也越来越大。

秋老虎说着说着惆怅了。

将军:“自然。”

骨骰点头如捣蒜。

夏玉瑾脸都青了。

胡青觉得气氛冷得有些不对:“叶大将军,你该不是真要和我较真吧?”

将军点头:“还是夫君想得周到。”

胡青是不整人浑身不自在,随便打了两个哈哈就摇头称:“郡王非常人行非常事,在下无法猜测万一。”

胡青伸手给她把了下脉,然后从凳子上跳起来,拉着秋水,冲出门外,命令:“快去把郡王爷叫回来,将军要生了!”

胡青笑得直不起腰来。

叶昭:“晓得呢!这该死的兔崽子不出来!”

叶昭的儿子也给他爹吓着了,忽然动了下,胎位正了,顺顺当当出来了。

郡王:“教育要趁早,我和你说啊,那个谁谁谁家……”

路漫漫其修远兮,大男人之路还很遥远。

骨骰知道自家主子是危言耸听,但也知道他有些脾气了,不敢怠慢,只好哭丧着脸继续去忙乎。夏玉瑾跑去厨房要了碗猪蹄黄豆汤给叶昭送去,因为有些东西还是要未雨绸缪,早点补起来好。驿站的官员们见打胜仗的将军与身份高贵的郡王爷驾到,本想招待讨好,塞点红包,送点土特产,看点歌舞美人什么的,可是看见他们这副模样,不敢造次,又知郡王肠胃娇贵,身份高贵,也不敢乱送吃的,很是烦恼。如今听说郡王爷在想方设法讨夫人欢心,几个畏妻如畏虎的小吏忽觉英雄所见略同,纷纷登门造访,出点子想主意。

夏玉瑾愣了:“让我把杨氏、萱儿和眉娘都踹了?她们没做错什么吧?胡乱踹人,母亲会不高兴吧?”

叶昭的文化水平就比白丁好一点。

婴儿清脆有力的啼哭声响彻南平郡王府的上空。

秋水对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看看兵书,练练大字。”

秋老虎则除了打仗往前冲外,任何事都搞不清的,他正在得意地摸着刚长出头髮茬的光头借将军的镜子照,闻言想都不想就说:“男人会对女人好,多数是做错事因为心里有愧啦。想当年我把家里的银子弄丢了,回来没脸见媳妇,做小伏低了整整半个月,还有那次上青楼被媳妇知道了,怕媳妇发飙,也做小伏低了半个月。”他去世的媳妇是十里八乡第一母老虎,又黑又壮又好看,手持搟麵杖发起脾气来壮汉都要绕着走,秋华、秋水虽有其母的影子,但小时候饿坏了身子,长大依旧瘦巴巴的,比母亲的美貌差远了。现在回到上京,那些所谓的名门闺秀,一个比一个白净瘦弱,弱不禁风的,看着就没胃口,这天底下去哪找比他媳妇胸更大性格更辣床上更风骚的女人啊?

郡王疑虑尽消,喜不自禁:“咱们再多找些文人清客来家,让他从小就和名家大儒交往,培养点文人气质。”

多个脑袋想问题总是好的,夏玉瑾命令骨骰去给自己想办法。

若夏玉瑾开始读书上进,做斯文人不做纨袴头子,在朝中人缘稍微好上那么一点点,他媳妇执掌天下兵权,又是军事天才,只要有一点点帮夫君弄权的苗头,宫中就要坐不住了。

夏玉瑾想了想,撒腿就往媳妇房间跑。

东夏大捷,媳妇有孕,本是双喜临门的夏玉瑾,却因媳妇表妹的壮烈牺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郡王抱着儿子:“媳妇啊,我不是怕血,只是不小心滑倒了。”

骨骰不是断袖,也没娶过像南平郡王妃这样爷们儿的媳妇,接到这差事哀怨不已,又不敢不从,只好瞒下郡王爷的名字到处去打听,半天下来,闹得个个认识他的都以为他看上了谁家姑娘,不认识的都想把自家闺女嫁给他。好不容易打听到答案,回来给焦急的郡王汇报:“大家说好男人当属不风流不纳妾者为首。”

骨骰立刻摇头:“将军雄才武略,可是一等一的好!”

夏玉瑾依言而行,每日笑容满面,越发温存,全无半分纨袴做派。

胡青皱眉:“她明明那么恨读书,为何会勤快呢?”

秋水困惑:“将军怎么知道?他最近天天在房里一个人傻乐。”

可是他在外鬼混多年,如何瞒天过海哄骗媳妇去逛花楼倒是听狐朋狗友们说的多,如何做好男人对媳妇情深义重,那是闻所未闻,说出来嫌丢脸的玩意,于是夏玉瑾勤令提议者交出具体方案。

叶昭摸着肚子,琢磨夏玉瑾前阵子和她说的话,再套用男人的思维想了想,也回过味来,揪着秋老虎问:“安太妃曾说怀孕期间要给男人纳妾迎通房,是不是他太长时间憋着受不了,好不容易找到个美女,想收房,又怕杨氏、眉娘她们争风吃醋不高兴,决定踹了她们给新宠上位?”

夏玉瑾肯定了他的努力,拍拍肩膀夸讚打赏:“说的有理!”

骨骰目瞪口呆:“郡王爷,绣房是女人们待的地方。”

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疯狂追求逝者的痕迹呢?

郡王:“将来娶媳妇也得娶个贤惠的才女。”

夏玉瑾隔着门狂叫:“媳妇!你千军万马都能冲过去,生儿子这点小事,别让我担心啊!”

南平郡王府沸腾了。

郡王和将军的笑话再次流传了九十九天。

秋水正不知哪里惹着了郡王爷,十分困惑,听见夫君问话,赶紧丢下问题,回头道:“可不是?!大夫不准她玩刀,她忽然发奋读起书来,练字练到到处是墨水。”

有个产婆悄悄走出门外,对夏玉瑾为难道:“郡王爷,将军胎位不正,怕是艰难了,恐怕……”

叶昭淡定了:“原来如此。”

夏玉瑾按各家夫人的建议尝试了许多献慇勤的方式,叶昭则派人打听他接触过的美人,务求在里面找出姦情来,一来二往,两人见面都笑眯眯的,行程也慢慢接近上京,皇帝知将军怀孕,也不好大张旗鼓地让她觐见,而是直接回去养胎,由左右副将代替接风耀武等事宜。

谁不知道南平郡王废材天下无双,骨骰心里想得那个纠结啊,那个抓耳挠腮啊,憋了许久道:“郡王爷赌博本事不错,看东西眼光不错,哄老太太的本事更不错,而且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出手大方,待人亲切又随和,人见人爱,还有……有,郡王爷读书比将军强啊!”

再沉默……

于是,两夫妻各怀鬼胎,一路上各自调查。

未料,来左看的胡青施施然地从窗外走过,带着满面被滋润大补过的春光,漫不经心地对旁边秋水道:“惜音姑娘是漠北四大才女之首,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写得手好簪花,就连书法大家都夸讚不已,只遗憾不是男儿身,否则至少得入金銮殿考个进士回来,可惜啊可惜。”然后又斜看脸色不妙的夏玉瑾一眼,慇勤问:“郡王爷,听将军说你学问不错,都是读书人,咱们一起谈论谈论?摇什么头啊?不必过谦,太客气不好。”

将军在上目录

夏玉瑾走到偏僻无人处,对那出馊主意的蠢小子喝骂了一番,勒令:“再想!想不出就踹你去绣房!”

秋水茫然不知所措,只开心将军夫妻最近好和谐,好欢乐。

叶昭继续沉默。

安太妃的脸色变了好几番。

学有所成要多少年?来不及了,现在媳妇心里就在追忆表妹,心痛难掩,以至失态。

夏玉瑾招手把骨骰叫来,低声问:“问你件事,你可要老实说。”

夏玉瑾早已如五雷轰顶,眼前出现自家媳妇抱着《诗经》,一遍遍抄着里面的情诗一遍遍默念惜音名字,情意绵绵,爱意满满,日久天长,越发觉得表妹貌美聪明早夭可怜,越发嫌弃自己没用废材窝囊可憎,最后再一脚把他踹开的情景。然后肚子里的妒和醋开始翻江倒海,怎么盖都盖不住。

至于家中美人争宠这点区区小事,经过大风大浪的霸气将军何曾放在心上?

夏玉瑾细思,也觉有理,便兴致勃勃地去找叶昭要做好男人。

秋水没听懂,对郡王在她婚事上的帮忙很是感激,便按她的文盲程度捧场:“郡王爷学问是不错啦,写字横是横,竖是竖,都没带歪的。”

虽然柳惜音脸蛋美身材好才华高比不过,但情深义重这方面还是能想办法超越一下的。

刚冲进去,就看见满盆的血水,听见叶昭气势汹汹地对产婆道:“拿银刀来!待我把肚皮剖开,不信拿不出这混账小子!”

他咋就忘了妾室们早就是他媳妇的人呢?

叶昭的肚子已经八个月,但比较小,穿上宽鬆衣服并不显怀,就是瓜子脸给夏玉瑾的补品灌得圆了些。她左手拿《诗经》,右手拿毛笔,驿站到处是墨水,一地狼藉的纸张上写的儘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类诗句,竟是用前所未有的认真在刻苦唸书写字,还对服侍在旁边的蟋蟀与婆子吩咐:“回去后把我屋里的刀剑统统搬走,一件都不准留在视线範围内!墙上挂几幅诗词歌赋的书法,左边大门挂写意山水,右边大门挂工笔美人,书架里的八卦棍拿走,放上古玩书本,桌上的暗器清走换成最好的笔墨纸砚!放狼牙棒的地方挂个古琴上去,搁宝剑的桌子上摆棋盘,还有熏香和刺绣,就和柳姑娘的房间那样,斯文人家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准少!”

胡青还想嘴硬:“没什么……”

胡青趁机在旁边煽风点火暗示了几句,用高超的技巧把叶昭完全代入男性思维想岔了。

第二天,胡青应邀上门,刚进花厅,察觉下人神色不对,正欲拔腿溜走之际,大门一合,有个大肚子孕妇抄起把九环大砍刀气势汹汹地朝他扑来,吓得他一佛升天二佛出窍,尚未跑出三步,大刀已搁在他脖子上了,暗黑的琉璃色眸子半眯着,里面都是恶鬼的气息,叶昭磨着牙问:“你不老实点交代,今天老子就把你剥光了丢进青楼里!”

秋华毫不顾忌是自家妹夫,笑眯眯地在旁边帮腔:“将军请放心,不管是老虎凳,还是铁梳拢,我都会些,看在妹妹的面子上,总归会留下条命的。”

叶昭再问:“他最近心情好吗?”

郡王:“你生气吗?”

夏玉瑾知道叶昭的梦想,也知道她的能耐,不愿那么快折了她的翼,就算有上进心也只能放进心里,在家偷偷去学,在外却要将纨袴名声保持下去,只有他越荒唐,越扶不起,叶昭越跟着他乱来,两人留给皇帝越多可撤职的把柄才越敢放心用人。

夏玉瑾理直气壮:“你连个女人的事都办不好,直接送宫里净身送去绣花,亲身感受一下最合适!”

夏玉瑾追问:“差多少?”

他偷偷走开,靠在梧桐树下,悄悄反省自身,策划未来。可是他很清楚皇帝和太子都对他纵容有加的原因是当权者身边不喜欢有太完美的存在,在宗室贵族中,像他这种百无一用,处处惹笑话,就算黄袍加身,坐上龙椅也不像皇帝倒像男宠的家伙,就连最大胆的野心家也不敢拿来糊的烂泥,也算首屈一指。自从娶了叶昭后,宫中也有在南平郡王府安插暗线,夏玉瑾却毫不在乎,他坦坦蕩蕩,打开中门说话,事无不敢对人言。叶昭则在家中抛开将军架子,百依百顺,唯夫命是从,夏玉瑾指狗绝不打鸡,叫杀人绝不放火,给民间添了无数笑料之余,也让宫中放下心来。

胡青自言自语:“似乎惜音姑娘最爱《诗经》……”

叶昭思量片刻:“都能忍。”

将军:“知道。”

叶昭沉默。

自从南平郡王连道观的小道姑都不放过,抓来画舫寻欢作乐后,秋老虎就认定他是同道中人,色中好手,很是欣赏,于是赞同:“喜新厌旧人之本色,对了!最近他经常和此地的官员小吏们来往,似乎还和女人说过不少话,说不定是腻了家里的妾室,要换新的。”

郡王:“皇伯父给孩子赐名天祐,夸他有福分,长大是中状元的命。”

然后,没有然后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