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书版番外三·姻缘

上一章:第125章书版番外二·夏天祐的烦恼

努力加载中...

从此谨小慎微,再无笑颜。

许侍卫一个劲傻笑:“你说咱爹会喜欢吗?”

叶昭不擅长与娘儿们说闲话,清了清嗓子后直入主题:“那老虎跟了我许多年,虽然长得丑了点,脾气直了点,脑子笨了点,却是有情义之人。可惜媳妇死得早,两个闺女嫁了人,还没续絃。”

那姓许的受点挫折就退却,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自己!

将军拾起那串红琉璃项链,轻轻挂上她颈间:“果真是大红适合你,那男人好眼光。”

大红嫁衣,十里红妆。

姐妹们劝她忍让,她不依,却被越描越黑。

过了三日,听说荣阳公主密会英武大将军。

他将一个锦盒塞给她:“这是你小时候吵闹着想要的,算是……哥哥为你添的妆。”

“天上掉下个仙女儿,跟爷一起吃狗肉。”他哼着不着调的歌,独自策马溜跶。

秋老虎再问:“姑娘以身相许可好?”

他回去立即找胡青商量。

京城闺秀,闻风丧胆,皆不敢近。

荣阳公主沉默不语。

“荣阳公主很彪悍!”

“公主,公主,你真的不愿再嫁吗?”

她说:“谁稀罕你这臭猴子!”

秋华猛地明白自己被妹妹和妹夫算计了,脸上有些发烧。她接过纸条,扫了一眼,彆扭道:“什么湿的乾的,我又不认识,你自个儿唸唸。”

叶昭从怀里摸出条长鞭,“叹息”道:“老虎说,找着媳妇就用这鞭子下聘,若是他拈花惹草对不起媳妇,就跪屋檐下光着膀子任老婆抽。”

秋华面无表情:“你烦不烦啊?!都说愿终生侍奉爹爹,给你养老送终还不好啊?!”

眉娘笑着塞给她一把银票地契。

奈何秋华死活不依,横挑鼻子竖挑眼,谁都看不上。

《将军在上,我在下/将军在上》番外完

或许只要一点执着与耐心。

秋老虎欢喜:“闺女啊,你看这男人如何?长得面皮俊,还是个秀才呢!”

紧接着,她听见了更多传言。

女人要三从四德是吗?我偏要胡闹放纵!

秋老虎两眼闪动着祈求的星光,握着胡青的手:“女婿啊……”

自东夏一战回来,秋老虎官位水涨船高,事业有成,春风得意,前途似锦,唯一不得意的是双胞胎女儿,还有一个没嫁出去。于是他再接再厉,重金广招媒婆,为求嫁女,唯一条件是要有文化。

他生死未卜,她今生已定。

秋华莫名其妙,这玩意和她有什么关係?

或许错了能重来。

原以为,这是命。

他说:“萱儿,我跟父亲出海了,赚了许多许多的钱,还了债还有许多,买了个小铺子做买卖,能养得起媳妇了,我急着去你家提亲,可是……”她梳着妇人的髮式,戴着昂贵的珠宝,已不再是幼时模样,却依旧是他记忆中朝思暮想的那个会偷偷为他补坏掉衣服,帮他遮掩坏事的漂亮小女孩,而且更美丽了,“你过得可好?”

两个女儿受不了自家老爹郁闷过度,时而叹息没个知暖知热人,时而讚歎独身自由快活的扭曲行为,纷纷回娘家,带着父亲去和达官贵人们一起去听远道而来的高僧讲经。未料,到庙里听说要吃斋戒,他就立马拍拍屁股闪人。

父母都说他们天生一对,开着玩笑要定亲。

美人儿怒,立即一巴掌:“可恶!”

未料,一场大火,牵连整条街道,家产尽毁,他随父亲离开了京城,她被卖入王府,先做绣娘,再做侍妾。

2.女孩子都很害羞婉转,面对求亲的时候只有两句话,若是不喜欢的男人,就说:“女儿愿终生侍奉爹娘。”若是喜欢的男人,就说:“女儿任凭爹娘做主。”

将军摆手:“去吧。”

秋华的脸烧的更厉害了:“还行,比书上好懂。”

半月后,皇太后下旨赐婚。

想着想着,大颗大颗的泪水,掉了下来。

英武大将军丧偶多年,性情凶残,素有粗人之名。

美人儿与马车一起坠落,秋老虎虽爱杀人,却也有大是大非,不是见死不救的小人,急忙出手,重重接下,砸得他手腕阵阵发麻,然后往怀里看了眼,嗯……胸不错,屁股也不错。

她不解,抬头。

荣阳公主劈手夺过鞭子,怒道:“男子汉怎能如此畏妻?”

许侍卫结结巴巴:“咱……咱也是读书人了。”

“老子皮厚耐揍!”

虽然秋华长相、性格实在不咋地,但世上对权势、金钱、慾望高于美色的男人也不少,有很多贫寒人家的学子或是高门不得志的庶子,都愿意攀上英武大将军府,顺便和南平郡王府和胡将军府扯上关係,襄助仕途一帆风顺,来求亲的人质量虽比同门第的大家闺秀差不少,但比起最初的却是好了许多,至少媒婆怕挨打,没把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纨袴弄来糊弄了。

叶昭穿着男装,端的是英姿飒爽。

门房来报,许侍卫再次登门求见。

1.都说姻缘天注定,老天大概忘了她。

荣阳公主也没想过,救人的家伙就这样缠上了自己,更没想到那是英武大将军,她也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只能耐着性子周旋。很多年前,她也曾有过少女情怀,以为嫁得如意郎君,奈何如意郎君不喜她的脾性,脸上装得正人君子,新婚燕尔了几日,私下里做左一个右一个偷人,她是皇家的女儿,是长姐,哪能受得了窝囊气?她骄傲高贵,狐狸精则楚楚可怜,左一个全是我错,右一个奴婢低贱,压得她有气无处发,终于忍无可忍手刃了狐狸精,那该死的男人却给吓得一激灵,就这样去了。

所以,她不能嫁。

“秋将军听见有人说你不是,揍了人。”

庭前剑花纷飞,少了纠缠自己的男人,秋华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些什么。

姻缘。

他说:“长大后我娶你好不好?”

“别说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荣阳公主拂袖起身而去。当夜,她想了许久,最终遣散了面首。梳妆柜中,是出嫁时刻的印章,她细细抚摸上面的“一心人”字样,抚心自问,她还能做回好女人吗?男人三妻四妾是循例,她实在受不了再一次被嫉妒煎熬的痛楚。

皇家妾室私相授受,是死罪。

秋华附和:“对!”

京城年少,闻风丧胆,皆不敢近。

女人要温良顺从是吗?我偏要骄横跋扈!

英武大将军前途似锦,用不着靠女人裙角往上爬,她以为秋将军听过自己的恶名后会退却,可是那大字不识的粗鄙男人却认认真真地守在她府门口,始终如一。

秋水:“咱们要赶走他!”

杨氏叹息:“有福不会享,要去过苦日子的傻子。”

“不想再听啰嗦了,你随便做主就是。”

荣阳公主羞怒:“滚!”

她日日在郡王府内憔悴。

秋老虎捂着脸蛋,在后头跟着:“姑娘,俺家有屋有地没媳妇,你想想呀。”

胡青出谋。

秋将军是好人。

秋水想了想,飘忽着走神。

英武大将军府。

叶昭摊手:“老虎说,战场不敢杀人不算真男子,闺房不怕媳妇也不算真汉子。”

叶昭道:“他口味与常人不同,娇滴滴的姑娘们排着队来,他一个都看不上,说只喜欢泼辣厉害的姑娘,能把他收拾服帖的才算数。可惜他实在没美貌,怕是这样的女子难看得上他啊。”

秋华冷问:“然后?”

“无耻!”美人儿大怒,再给他一巴掌,转身就走。

姻缘。

她回过头,悄悄掀起车帘。

她这辈子都不要嫁人了!

“有她我还要个屁女人啊?!”

他问:“臭猴子娶你好不好?”

秋老虎极是欢喜,继续物色他的好女婿。

她紧紧抱着妾室永远不能戴的项链。她的最爱,早已与她无缘。

他愣愣地站在杏花小巷路口,痴痴地看着。

女人要善良温柔是吗?我偏要凶狠泼辣!

秋水拿妹子无奈何,找夫君商量去了。

许侍卫急忙:“春天柳树绿,夏天知了叫。秋天黄叶飞,冬天雪做花。华妹子,你说可好?”

美人儿衣衫凌乱,脸色发白,却没有晕,她睁大眼茫然了片刻就站了起来,浑身都是杀气,怒道:“该死的上官小婉,老娘今日未死,便是你死!”

荣阳公主的脸微微一红。

从此往后,许侍卫再不上门。

男人都是白痴!废物!混账!

秋老虎夸:“怪不得长得比郡王爷还标緻!”

“郡王府有个屁名声!”将军怒道,“少废话,你进门那么久都不得宠,早该逐出家门了,以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这是郡王说的话。你再回去告诉那混账小子将军的话,以后敢欺负老子旧姐妹,老子把他脑袋都扭下来!”

天下竟有如此尤物?!

秋水回娘家省亲,缠着妹妹偷问私房话:“我觉得人家喜欢你那么多年也不容易。”

“荣阳公主的婚事得皇上做主。”

秋老虎脑子一热,冲口而出:“姑娘嫁我可好?”

荣阳公主问:“好男子成功立业,还怕无妻?”

她上了马车,偷偷打开锦盒。

“不见!”秋老虎现在哪看得起这目不识丁、打架还不如自己的窝囊废?无论如何都不肯把宝贝女儿嫁给他。奈何许侍卫的韧性是一等一的好,死缠烂打一次又一次登门,烦得秋老虎直威胁:再照此下去,兄弟都没面给!

她恨极,破罐子破摔。

秋老虎愁死了。

荣阳公主出了名的善妒貌丑,胡青为他非同寻常的审美吓得眼角都抽了抽,然后劝:“荣阳公主很风流……”

辗转反侧,三月游园,她又见着了他,手里鞭子紧了紧,想上前开揍,后来想想,又硬生生压下脾气,扭头不看。许侍卫却悄悄地跑过来,涨红着脸皮,扭着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方道:“秋华妹子,咱学会《三字经》了……”

秋华面无表情:“女儿愿终生侍奉爹爹。”

他日日在郡王府外徘徊。

叶昭察言观色,硬着头皮,照着胡青的吩咐又道:“以前军中胡吹,大家都说秋将军打仗能顶千军万马,屋里也顶千军万马,跟他的媳妇想必是有福的。”

未料,被与她有旧怨的婆子人赃并获,添油加醋,一状告去将军处。

杏花小巷,回眸瞬间,偏偏让她再见到他。

女人要从一而终是吗?我偏要放蕩不羁!

秋老虎焦急:“闺女啊,这男人好,牛高马大,还有学问!”

那年在军中,偶尔从敌军手里救下许侍卫,他就古古怪怪的,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努力讨好,时不时搭句话,送点东西,偏偏又胆小,看着将军不敢上前。秋华对他有些不耐烦:“那个姓许的,没用又胆小,就是烦人,谁稀罕他?我男人必定要像将军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在幸灾乐祸的声音中,最柔弱的她没有哭,努力辩解。

未料,荣阳公主婚后,扫尽铅华,收起豔服,闭门谢客,再无风流韵事传出。秋大将军自此青楼绝迹,终身未曾纳妾,夫妻恩爱,竟是琴瑟和鸣,举案齐眉,连脸都未曾红过,人人纳罕。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秋水得意:“我问了夫君,他让我扮成你的模样,当众骂他没文化,没本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铁定不敢再上门来缠你!”

秋老虎续絃风声传出,时有上门媒婆,奈何他看着那些娇滴滴的姑娘就胃痛,只怀念当年那泼辣彪悍、情深义重的前妻,看谁都觉得没意思。思前想后,终归是脂粉堆里使银子玩玩,弃了这念头,让京城的不受宠的姑娘们都大大鬆了口气,让媒婆们郁闷了许久。

“风流才够味!”

夫君在外颇有才名,打抱不平者甚多。

秋华依旧在哼哼个不停。

许侍卫努力解释:“你爹说,非要你嫁读书人,怎么也不肯把你嫁给我。我问胡军师,他说让我先去唸书,念了书再去求亲,我还写了诗,你看这字怎么样?”

泼辣的美人儿骂完才回身,谢过他救命之恩,问:“壮士高姓大名?日后必有重谢。”

萱儿轻轻叹了口气,在灯花下咬断最后一根绣线,帕子上交颈鸳鸯栩栩如生,可是她永远不会送出去。

鉴于荣阳公主风流往事,人人暗笑秋大将军即将成为大秦第一绿帽王,只盼着他家再生笑话,超越南平郡王府。

他依旧记得,自己最爱的颜色。

瘦高少年已是沧桑男人,白净的面孔变得黝黑,一袭朴素青衣。

锦盒里,静静地躺着一串大红琉璃串成的项链。

姻缘。

最终,她托贴身侍女将项链送出,附言:“今生缘,来生续。”

眼神和郡王看将军一模一样。

南平郡王妃上门,荣阳公主接见。

她说:“你这笨蛋最讨厌了!”

未待传召,她白衣素缟,悬樑自尽,昂首受死,只求来世。

荣阳公主却失去往日调戏的心情,恹恹的坐在首位。

她呆呆地看着他,不敢置信,过了许久才胡乱点头:“将军待我们极好。”

秋老虎只能呆呆地站着,看美人儿昂首挺胸,越走越远,只觉今生今世,非得把这泼辣的母老虎娶过来,才配得上自己,却发现自己忘了问对方名字。

走至鹰嘴岩,天上竟真的掉下个美人儿。

“他懂个啥?是个字都说好,”秋华扭头跑了:“谁是咱爹?不要脸。”

“荣阳公主很善妒!”

“秋将军醉后叫你的名字。”

她摇头:“可是,郡王府的名声……”

秋华愣了:“太狠了吧?”

自凶名在外,满天下就没敢惹英武大将军的,这女人胆量惊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端的是三贞九烈,打得他像回到当年母老虎还在的时光,打得他心花怒放,偏偏嘴笨舌拙,说出来的话就好像在坑人。

“女儿啊,这许侍卫还有点出息,这首诗写得真是妙啊!你爹就没见过那么有天赋的读书人,你看嫁他如何?”

“秋将军说你是好女子,好女子绝不受窝囊气。”

秋老虎急切:“闺女啊,你看这个呢?虽然家境差点,但是个举子!”

三人成虎,百口莫辩,最终她恶名远飏。

秋水拍拍她肩膀:“有啥大不了的?这等男人不教训是不知道厉害的!”

女子善妒无德。

两天后,秋水上门,兴高采烈地告诉妹妹:“你说得对!那姓许的哪配得上我们秋家女儿!”

秋华困惑:“怎么赶?”

将军飞刀突至,斩断白绫,沉默不语。

人人都说南平郡王府里的将军是全天下最好的主母,郡王也是好相处的人,身为妾室能得如此安稳生活,已是天大的恩赐,至少杨氏和眉娘都很满足。可是她远远看着郡王与将军夫妻恩爱,心里总有莫名的刺痛,曾几何时,也有人这样温柔地看她。

总之,连毅力都没有的家伙,果然是窝囊废!

今生缘,今生续,杏花满头,良人白马来。

秋老虎摸着下巴,看忘形了,冰封已久的小心思开始一跳一跳。

眉娘笑嘻嘻,捏着她耳朵偷偷说:“嘴笨舌拙的家伙,记得逢年过节过来请安,我会和你炫耀新珠宝的。”

3.荣阳公主守寡多年,性情骄悍,素有恶妇之名。

秋华面无表情:“女儿愿终生侍奉爹爹。”

好镇定的妞!好辣的妞!好大胸的妞!

不知道是悔还是懊恼。

纵使不再富贵,她眼角是笑出的眼泪。

胡青闻言,稍微打听后,回覆道:“那是荣阳公主。”

许侍卫不依不饶。

美人儿回头,再给了他一巴掌。

或许只是遇上对的那个人。

叶昭难得被女人下逐客令,赶紧摸摸鼻子跑了,连东西都忘了取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