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初见

上一章:第2章唐家三少与考拉 下一章:第4章旱冰场的暧昧

努力加载中...

“一米七一点八。”考拉回答的数字非常精确。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长弓深刻地记住了,一米七二左右的身高,刚好到自己嘴的位置。

大家相互介绍,网络与现实的融合,让每个人都充满谈兴。黑鹰就是黑鹰聊天室的创办者,居然是个只有十五岁的中学生,喜欢编程,得到了一家公司赞助的服务器,这才有了黑鹰聊天室,也算是天才少年了。小胖是个身材不高但很魁梧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长弓总觉得他对自己隐有敌意。其他人长弓就没什么印象了,毕竟,他昨天才进聊天室。

李松道:“当然有道理了,哥可是过来人。今天你先别表白啊,毕竟第一次见面。等回去之后在网上多聊聊,找机会说。在网上说,比当面直接说容易多了,这就是网络的妙用。”

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谁心中没有对另一半的畅想?而坐在对面,正和身边另一位女网友猜盘子里米粒数量是单是双,玩得不亦乐乎的女孩,似乎正和他心中幻想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身影重合。

考拉嘻嘻一笑:“算你聪明!我确实很胖啊,以后恐怕要长到九十公斤的。倒是你,真的有一米九哇!”她不算瘦,但也绝对说不上胖,身材高挑、匀称,全身洋溢着青春少女的活力。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长弓身边,用手比了比自己和他的身高。

木子哧哧笑着:“讨厌!”她也穿好了轮滑鞋,有些摇晃地站起来。

“有点。”长弓同样压低声音,说完,喝了口手上的扎啤。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谁心中没有对另一半的畅想?而坐在对面,正和身边另一位女网友猜盘子里米粒数量是单是双,玩得不亦乐乎的女孩,似乎正和他心中幻想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身影重合。

听了他的自我介绍,个子最高的女孩跳出来,“你猜,我们谁是考拉?”女孩身材高挑,起码有一米七,短髮娃娃头,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穿着黑色牛仔裤、黑色小靴子、白色高领毛衣、黑色外套。

“好啊!”长弓心头热热的,当然不会拒绝这个提议。

一九九九年三月六日。栗正酒吧。这家早年在北京十分着名的酒吧坐落于北京图书馆对面,一楼是旱冰场,二楼是酒吧。

这年代,能用上移动通信设备的人还是极少数,一群在网上相识、既熟悉又陌生的人想聚会还是需要技巧的。很快,长弓就看到一群同样戴着白手套的人走过来,有男有女,大多年轻。李松向他们挥了挥手,那群人顿时迎了上来。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看上去聊得很开心的样子。李松走在前面,长弓跟在后面。

“心动不如行动。”李松低声笑道。李松是有女朋友的,是他的同学。

脱了皮夹克寄存,略微挽起毛衣袖子,长弓脚掌微微发力,蹬地滑出,右脚在前,带着身体绕出一道弧线,到了木子身前时自然转身,刚好停在她面前。

“三少,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对面传来悦耳的声音。

聊天室聚会永远都是AA制,简餐的味道也就那样,长弓却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考拉吃得津津有味。

“寒羽良。”李松笑着说道。

李松道:“现在这世界,手快有,手慢无。想要追到喜欢的姑娘,胆大、心细、脸皮厚,一个都不能少。尤其是脸皮厚。只要你敢表白,至少就有一半的机会,不然的话,成功率就是零。”

“咳咳,那哥教你两招怎么样?直接告白或间接告白,你选一个吧。”李松一脸坏笑。

“我是唐家三少。”长弓跟上去,主动打了个招呼,目光却往人群中瞟,一共八九个人,女孩只有三个,但没有一个符合九十公斤级标準的。

长弓微笑道:“你也不矮啊,不过小心你那九十公斤的体重踩坏了轮滑鞋。”

“好像也有点道理。”长弓挠了挠头。

“啊!”木子突然惊呼一声,脚下一滑,跌向长弓的方向。

长弓犹豫了一下,心中的腼腆令他略微迟疑,但男人的绅士风度还是让他伸出手去扶她。

一楼就是旱冰场。这里长弓还是第一次来,租了单排轮滑鞋换上,他顿时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一米九的身高,加上轮滑鞋的高度,足以让他傲视全场了。

“我是黑鹰。”黑鹰顿时也笑了。

“你是?”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瘦小男子迎了上来,在长弓眼中,称他为男孩更合适一些。

“我们去吃东西吧!”考拉在向大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长弓从侧面正好看到她明显变得发亮的眼睛。

蓝色牛仔裤、灰色高领毛衣、黑色皮夹克、黑色皮鞋,普通的衣着穿在身高一米九的长弓身上,显得腿长人俊。长弓偏瘦,不过身高一米九,体重七十公斤是事实。只有一米七出头的李松很嫌弃地和他保持着距离。

“你多高?”长弓问。

木子在另一边换鞋,她弯着腰,从长弓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够看到她有着完美弧线的腰臀和修长的腿,无处不充满着青春的气息。

“会一点。”长弓道。

“心动了?”李松凑过来,在长弓耳边低声说道。

“太快了吧。”长弓没谈过恋爱,这才第一次见面,就算一见锺情,也不能吓到人家啊!

长弓严肃地道:“我是个诚实的少年!”说完,两人都不禁笑了起来。

长弓笑道:“你都这么问了,我要是还猜不到是你,岂不是显得我智商很低?说好的九十公斤呢?”

长弓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我不会。”

“你会滑轮滑吗?”木子问道。

长弓看向不远处的两层楼建筑,“就是这儿吧?不知道他们到了没有。”

“那我们一起去滑轮滑吧,大家刚刚商量的。”木子一脸的欢欣,满是小女孩那种特别容易满足的快乐。

黑鹰数了数人数,大家都已经到齐了。

木子惊讶地抬头,看到双手插在兜里的长弓,“哇!你真的好高哦。”

“当然可以。”长弓赶忙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木子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她的睫毛长长的,可能是因为吃饱了,白皙的面庞上多了一抹健康的粉色,那巧笑嫣然的样子,看得长弓心头一颤。

李松从容地从兜里摸出一副白手套戴上,“你昨天尽顾着跟考拉聊天了,都没看我们的聚会要求吧。白手套,这是接头暗号。”

长弓生在双职工家庭,父母在长弓很小的时候就很忙,当长弓能认字的时候,他们就扔给他一些长篇小说让他阅读。喜欢看小说的人都喜欢幻想,他也不例外,往往会在每天睡前给自己讲个故事。每天的故事都不太一样,隐约中,却总有个长髮飘飘、身穿白色长裙、纯洁无瑕的女主角。有美好的期待,当然也不无青春少年特有的性幻想。

“你说你要匀我十釐米该多好!”李松毫不掩饰自己对长弓身高的嫉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