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九十九朵玫瑰

上一章:第11章值得託付终身的男人 下一章:第13章我发誓,我爱你,一生一世

努力加载中...

木子哼了一声:“去就去,有什么不敢的?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坐会儿吧。”长弓拉着木子在石墩上坐下。木子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这里虽然幽静,但好像也不是适合亲热的地方吧。

“什么?”木子眼波流转。

木子最喜欢吃蛋糕了,顿时双眼发亮,但她很快就发现,长弓的右手是背在身后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侧若隐若现。

“我们刚在黑鹰聊天室认识的时候,你用的字体就是紫色的,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紫色,所以我选用紫色来做这最后一朵花。加上这九十九朵玫瑰,刚好是一百朵。用蛋糕来代表你,是因为你带给我如同蛋糕一般的甜蜜,也意味着百里挑一。”

木子俏脸微红,警惕地看着他:“钻小树林?你是不是没想好事啊?”

原来九十九朵玫瑰有这么多,这么重。木子呆呆地看着长弓:“可是,我们不是在一起一百天了吗?为什么是九十九朵?你还差我一朵。”

“你等等。”长弓笑着说道。

木子的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一百天。是啊,他们在一起已经整整一百天了!九十九朵玫瑰,这不是只有电视剧里才有的吗?

长弓笑道:“你不用那么替我省钱的。明天我们去公园吧,就去玉渊潭好不好?”

长弓和木子交往三个月后,他终于转正了,工资也从原来的四百五十元,增加到基本工资八百元加上奖金和加班费,总数破千元。在一九九九年时,这已经算是中等收入水平。

“等下就知道了。”长弓一边说着,一边跑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摸出三个信封,递给木子:“这是今天的信,写得太多,一个信封装不下了,所以就装了三个。”

“我用了一百天的时间,让自己完全明白了一件事。”长弓继续说道。

长弓藏在身后的右手缓缓转过来,当木子看清他手中拿的是什么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长弓重新在木子身前蹲下,握住她的一只手。“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起,我就知道我喜欢你。而我一直认为,爱是深深的喜欢。一百天的时间,早已让我积累到足够。所以……”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异常坚定的语气道,“木子,我爱你。”

长弓笑道:“我想的都是好事。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呢?”

“怎么了你这是?”木子奇怪地看着他,带着几分狡黠地道,“对了,今天该给我信了哦。你不会没写吧?”

树荫下明显凉爽了许多,穿过几棵大树,一张石桌、四个石墩出现在两人面前。

“干吗?”木子奇怪地看着他。

木子愣了愣,疑惑地看着他,摇摇头:“快告诉我嘛!你右手拿的什么?快给我看看。”她一向好奇心十足。

看着木子堆了足有三十釐米高的沙拉塔,长弓惊叹不已。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这里吃饭了,能够把沙拉堆到这么高的人并不是没有,但难得的是还能全部吃掉。木子当然是有这个实力的。

那是一束鲜花,一束火红的玫瑰。这并不是长弓第一次送她花,但木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花。大大的一捧,巨大的花头由无数朵红玫瑰拼成,里面夹着白色的满天星、淡紫色的勿忘我,外面包裹着洁白的花纸。

电视台第一版网站也在长弓和同事们的努力下正式上线,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影响力和广泛好评。

“嗯。”长弓答应着。

长弓把蛋糕放在桌子上:“你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木子喜欢吃蔬菜和水果,她并不怎么加沙拉酱,也能吃得香甜。她并不挑食,什么都可以吃得开开心心。长弓最喜欢看木子吃东西时的样子,看着她变得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她眼神中的幸福感,他也会觉得特别幸福。

长弓微微一笑:“当然写了,不过现在还不能给你。走啦!”

长弓笑了:“不差的。”他站起来,打开桌子上的蛋糕盒子,蛋糕是一朵盛放的玫瑰模样,但不是红色的,而是紫色的。

长弓拉着她站起来,紧紧地抱着她。

玉渊潭就在木子家附近。

“我们去湖边走走。”木子拉着长弓的手走向湖畔。这里她太熟悉了,小时候就经常来,但这还是第一次和长弓来这里。

长弓将花递到她面前,在她身前蹲了下来,看着有些发呆的她,轻声道:“傻瓜,今天是我们交往一百天纪念日啊!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能忘?这是九十九朵玫瑰,代表着天长地久。”

“我们去那边吧。”长弓指着湖边一片茂密的树林。

长弓重新在木子身前蹲下,握住她的一只手。“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起,我就知道我喜欢你。而我一直认为,爱是深深的喜欢。一百天的时间,早已让我积累到足够。所以……”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异常坚定的语气道,“木子,我爱你。”

“好啊,在玉渊潭讲故事也行。嘻嘻。”

“明天週末,想去哪里玩?”长弓问道。

天气有点热,木子穿了一条墨绿色的连衣裙,裙襬到膝,露着白皙的小腿,走在公园的路上,蹦蹦跳跳的,就像是森林中的精灵。长弓穿着白色长裤,天蓝色的长袖衬衫,袖子挽起,天气有点热,他额头已经见汗,目光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木子。

木子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哪儿都不想去,你给我讲故事吧。”

木子呆呆地看着长弓,看着他眼神中那份无与伦比的真挚,晶莹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顺着两颊滚落。

长弓和木子的感情也渐渐稳定,长弓的爱是炽热的,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半分冷却。信一封接一封地写着,从最初的一週一封,渐渐变成了每次见面一封。

拉着木子的手,向公园的方向走去。二十分钟后,他们进了玉渊潭。现在是六月底,正是一年中植被生长最旺盛的时候。

木子好奇地看着他,当长弓从树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左手上已经多了一样东西,那分明是一个蛋糕盒子。

“今天不是我生日啊,你怎么买蛋糕?”木子好奇地问道。她的生日在一个多月前,长弓刚为她庆贺过。她是五月三日的生日,金牛座。长弓是一月的生日,摩羯座。两人都是土象星座,而且是非常合拍的那种。

第二天一早,长弓早早地就来到木子家楼下等她。木子惊讶地发现,平时一向穿得比较随意的长弓,今天居然刻意穿了衬衫,显得很正式,头髮也梳得一丝不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