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男人的成长,永远都离不开女人

上一章:第28章就算放弃整个世界,也不放弃TA 下一章:第30章穷开心的日子

努力加载中...

木子每个月一千五百元的工资只够还房贷,他们的生活越来越拮据。但木子总是那么乐观,她总是鼓励长弓,从来都没有怨天尤人。为了省钱,她儘量在单位吃饭,还经常带回一些单位食堂的食物来贴补家里。

木子微笑道:“剩菜多好吃啊,更入味,我喜欢吃的。而且,总不能浪费嘛。我们小时候不是就学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嘛。”

木子太了解他了,对他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她走上前,抱住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哪。”木子点点头,向长弓笑笑。

木子正坐在厨房里吃早餐,盘子里是昨晚的剩菜,她手里拿着的也是昨晚剩下的馒头。

“对不起,木子,对不起。”这一刻的他觉醒了。他心中最后一丁点坚持也在瞬间放下,他再也不愿意这样下去,再也不愿意。他想和她有福同享,但绝不愿意让她和自己有难同当。

“嗯,昨天跟李松喝的。”一想起昨天的事,长弓心中就一阵剧烈的绞痛,眼神也变得黯淡。

木子看了他一眼:“对不起哦,你别不开心啊!”

长弓后来又一直没找到工作,就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没想到,木子今天竟然会主动搬过来。

“小猪,你这都拿的是什么啊?”长弓疑惑地问道。

长弓摇摇头:“我没有不开心,都怪我没本事,是我不好。”

信封有些厚度,长弓打开时,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信封里是一沓钱,看上去有三四千元的样子。

“长弓,长弓,快来帮帮我!”

“太好了。”总算有件开心的事,长弓喜笑颜开,赶忙帮木子收拾起东西来。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每天早上总有好吃的早点等着他,当他问起木子吃了没有的时候,木子总会告诉他,自己起得早,已经吃过了。可是,她吃的竟然就是这些剩菜吗?

长弓当然知道木子这番话是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是为了让他心里舒服一些。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总是让他的心暖暖的,无论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世态炎凉,每当在这爱的小屋里看到她,一切的阴霾似乎都会烟消云散。她就是他的太阳,总会带给他光和温暖。

放下了矜持,放下了对以前工作的所有记忆,长弓再次踏上他那只有铃不响的自行车冲入茫茫车流。

长弓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情,猛地一把搂住她。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消失了,因为自己的生命已经完全属于怀中的这个女孩。

木子的工作是总机的接线员,白班和夜班交替,她的声音那么动听,找到这份工作并不困难。或许是经济萧条的缘故,月薪一千五百元的工作依旧难找,不断地面试,不断地失败而归,长弓也越发消沉了。

长弓接过信封,笑道:“干嘛?你也给我写信吗?”

“木子,我向你保证,无论如何,我今天会找到工作。”

良久,木子鬆开长弓,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长弓。

“啊?”长弓看着木子,不禁有些发呆,“你爸妈同意了?”

只有拥她入怀的那一瞬间,他才有了充实感,就像是拥抱了整个世界。但伴随着那充实感而来的还有强烈的恐惧感,他好怕……

长弓紧紧地抱住她,他没有说什么。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连说什么的资格都没有了。他没法去保证什么,更没法像以前那样承诺什么,他不想说空话,他现在看不到前方的路。

他以前提过一次,希望木子搬过来住,但木子家人显然不太愿意他们这么早就住在一起,毕竟他们还没有名分。

“木子。”长弓推开厨房门,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滑落。

男人的成长,永远都离不开女人。

“长弓,这个给你。”

一个月一千五百元的最低工资要求重要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再这样寻觅下去。哪怕是一份最普通的工作,他也要去做,也要去尝试,绝不再等待。

开门声将宿醉后正处于梦中的长弓惊醒。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客厅,他看到木子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大堆东西,正在往屋里搬。

木子搂住他的手臂:“我前几个月找了份工作,是早晚班的,我没敢跟你说。每个月工资一千五百元,这是我攒的钱,正好给我们还房贷。”

她很喜欢吃,吃东西的时候总是特别投入,现在也是如此,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厨房外的长弓。

“你还没洗漱呢,快,先去洗漱。”木子有些嗔怪地道。

长弓没有拒绝木子的钱,他没办法拒绝,现实是残酷的。他开始更加努力地去找工作,一千五百元,这是他给自己制定的工资标準,相比之前再次降低。只要有一份月薪是一千五百元的工作,他就愿意去尝试。

木子微笑不语。

“一起吃。”

长弓早就不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面试了,他花五十元买了一辆除了铃不响哪都响的自行车,骑着它踏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

“你喝酒了?”木子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酒气。

爱的小屋不大,洗手间的门和厨房的门是对着的。他走到洗手间门前的时候,刚好看到厨房门开着一条缝。几乎是下意识地,长弓向门缝中看去。

“你早上怎么就吃这些?”长弓快步走到她身边。

站在那里,长弓的眼眶中渐渐有湿意涌起。自从木子搬过来之后,他从来都没有吃过剩饭,从来都没有,因为木子知道他不爱吃剩饭。每当他问起的时候,木子总是说剩饭倒掉了,为此他还责怪她浪费。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今天早上她和母亲进行了一番长谈。她只是告诉母亲,在他最艰难的时刻,她要陪伴在他身边。木子相信,只要自己一直陪伴着他,他就不会像小林说的那样沉沦。

“木子,不要离开我好吗?永远都不要离开我。”长弓的声音和身体都有些颤抖,他抱得很紧。

清晨,尿意让长弓醒得比平时早了一些,他下意识地翻过身,手臂去寻找身边的人。身边空空如也。睁开眼睛,长弓渐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身边的被缛上还残留着她的芬芳,长弓坐起身,穿上拖鞋去洗手间。

“我永远都不离开你,傻瓜。”木子也同样紧紧地搂住他,就像是要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似的。

长弓仰头望着天花板,借此让自己的泪光消失。他拿过一把椅子放在木子身边,再走到灶台旁,将锅里木子已经给他煮好的鸡蛋和小米粥拿出来,又把剩菜摆在自己面前。

“你找了工作?”长弓的声音有些低沉。

木子吃了一惊,险些噎到,她抬起头,有些尴尬地笑笑。

木子道:“你别这么说,以前一直都是你一个人来承担我们爱的小屋的房贷压力,我是小屋的女主人,为什么不能承担一些呢?你说过的,这是我们共同的家。既然是我们共同的家,一切当然应该我们共同承担了。而且,我相信我家长弓是最棒的,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走出低潮,给我做一辈子的长工,等你重新崛起,我就像以前一样不工作哦,让你养我,嘻嘻。”

木子笑道:“我的衣服啊,还有一些生活用品什么的。从今天开始,本女主人要正式入住了。”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啊!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啊!我现在每天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啊!你没听过那句话吗?穷开心。只有穷,才能真的开心,因为哪怕一丁点的快乐,在我们心中都会瞬间放大。太容易得到,反而没那么开心吧。”木子巧笑嫣然地说着。

长弓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情,猛地一把搂住她。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消失了,因为自己的生命已经完全属于怀中的这个女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