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木子的流产

上一章:第31章伴随一生的美好记忆 下一章:第33章《光之子》横空出世

努力加载中...

药!物!流!产!

长弓道:“不了,我今天买了点鸡翅,回家我们炖鸡翅吃。”

拿过那张纸,藉着床头的灯光仔细看去。这一看,长弓的身体瞬间就僵硬了。紧接着,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怎么了,疼得很厉害吗?我给你揉揉吧。”长弓靠近木子,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用自己温热的手掌给她轻轻按揉。木子没吭声,只是闭着眼睛,时间不长,她的呼吸就已经逐渐变得均匀了。

长弓去厨房忙了。两行泪水却顺着木子的脸颊潸然而下,贝齿咬了咬下唇,扭头看向窗外。

这张纸上其他的字都被他自动忽略了,在他脑海中放大的只有四个字:

她,她是不想让我有负担,不想让我跟着一起着急啊!难怪,难怪她会脸色苍白,难怪她会浑身无力,显得如此脆弱。

“木子,我回来啦!”长弓用钥匙开了门,提着手里的塑料袋直奔冰箱,往里面塞今天刚买的食物。

熟悉的唠叨声被长弓自动过滤,收拾好东西赶快下班往家跑。

看着木子脸色苍白的睡颜,长弓正準备起身去用会儿电脑,突然,他看到木子枕头另一边似乎露出了一丝白边。他有些疑惑地伸手过去,触手感觉像是一纸张,他小心翼翼地抽出来,并没有惊醒木子。

心中一惊,他赶忙走到木子身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木子勉强一笑,道:“没什么,就是有点肚子疼,我来那个了。”

母亲微笑道:“晚上带木子回家吃饭吧?”

母亲道:“那好吧,什么时候回去提前跟我说,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对了,长弓,你们现在都住在一起了,不如早点结婚吧。”

从未有过这样经历的她,是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心理压力,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又是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才一个人去做了流产啊!

长弓愣了一下,勉强笑笑:“我们都还小,再等几年吧,不急呢。”

“别说了!”长弓猛地回过身,一把将她搂入怀中,紧紧地搂着,泪水滚滚而下,泣不成声,“是我没用,都是我没用,是我没有能力照顾好你和我们的孩子,才让你如此选择,是我没用啊!”

“不怪你!不怪你!是我们都还没有準备好。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没有了。长弓,对不起……”木子在他怀中,压抑了多日的痛苦瞬间爆发出来,哭成了泪人。

那时自己竟然没有陪伴在她身边,所有的痛苦她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了。

为了怀中的她,就算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都收好了,您放心吧。之前上的绒面靠垫我都放在上面了。哦,对了,您让我给开的发票,我放在您办公桌上了,您再核对一下。”

他当然明白,木子是为了不给刚刚振作起来的他压力,才会如此选择。可是,她是一个女孩子啊!

因为平时大多数时间都是木子做饭,长弓的手艺着实有些退步,鸡翅的糖色炒得有点过,颜色略微发黑了一些。

“怎么了?你怎么有气无力的?”长弓疑惑地道,以木子爱吃的特点,换了平时,应该早就蹦蹦跳跳地跑出来了啊!

“哦,好啊!”木子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今天她轮休,所以长弓知道她一定在家。

所以,木子在仔细思考之后做出了这样的抉择,她本来是想就这样瞒过去的,可是她看着单子上面写着的流产之后三十日内不能行房事这一条,心中充满了犹豫,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瞒得住的啊!可是,这件事又怎么跟长弓说呢?她内心充满矛盾,她怕自己说出来之后会被长弓责怪,却没想到,长弓有的只是深深的自责。

“木子,我今天买了很多好吃的,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翅中。咱们晚上红烧,再炒个青菜就够了。我还买了馒头,都不用蒸米饭了。”长弓一边往冰箱里塞着东西,一边说着。

木子支撑着坐起身,当她看到长弓手中的单子时,她的身体也颤抖起来,“对不起,长弓,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我只是——”

收好东西,长弓赶忙走进卧室。木子靠在床头,身上盖着被子,虽然卧室光线较暗,但长弓还是一眼就看出木子的脸色有些苍白。

身体的痛苦她还能够忍受,更为痛苦的是心灵啊!那是一个小生命啊!但凡有一点机会,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可是,长弓刚刚振作起来,他们的日子刚刚好转一些,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要这个孩子呢?长弓承受的压力已经够大了,如果再压上这些,他可能真的就垮掉了。

母亲皱了皱眉:“你们现在这些孩子啊,真是胆子大,没结婚就住一起了,真是……”

此时此刻,长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嗯,嗯,好啊!”木子握住他的手,一脸的幸福。

“东西都收好了吗?”母亲问长弓。

长弓小心地将她的头放在枕头上,坐起身给她盖好被子。以前木子虽然也出现过腹痛的状况,但从来没像今天反应这么大,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啊?

他把手放在木子的额头上,温度合适,并没有发烧。

他的手颤抖着,他的身体也颤抖着,他的心不断地剧烈收缩,大量的血液挤压到大脑。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告诉我?

“长弓,你怎么了?”身体的颤抖终究还是让刚刚入睡不久的木子醒了过来。

他缓缓坐直身体,双手死死地捏住那张字迹不多的白纸。

和平时不同,今天木子吃得很少,吃完就又躺回床上了。长弓洗了碗筷,回到床上。

长弓醒悟道:“是哦,是该来了,你这次隔的时间好像还挺长的。那你躺着好好休息吧,今天我来做饭,看我大展身手。待会儿我再给你熬点红糖水喝,喝了就好了。”

他当然明白,木子是为了不给刚刚振作起来的他压力,才会如此选择。可是,她是一个女孩子啊!从未有过这样经历的她,是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心理压力,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又是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才一个人去做了流产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