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心痛的传递

上一章:第38章读者是我创作的动力 下一章:第40章答应读者的,就一定要做到

努力加载中...

我摇了摇头,呆呆地看着迪老师,眼泪滴落在被子上。

我想抓住她,却怎么也抓不到,眼看着她逐渐被漩涡吞噬,我大喊道:“不,木子,不要啊!”我大叫着坐了起来,发现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我赶忙点点头,站起来说道:“谢谢您,谢谢您,我现在就去。”

可扎脸色一变,怒道:“长弓,你说什么!如果你还算护驾不周,那他们就更是饭桶了,这次多亏了你,我正準备封你做护国法师呢。你们都下去吧,我和长弓魔导师有事情要说。”

我的心好痛好痛,在黑暗中,我彷彿看见木子凄惨地向我摆着手,逐渐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中。

很快,侍卫官走了出来,说道:“长弓魔导师,陛下有请。”

迪老师不解地说道:“可那是个治疗的禁咒,并不是攻击型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

一站起来,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我知道迪老师说的是对的,立刻坐到床上,努力地凝聚起魔法力来。木子啊,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你,即使用我的命来换,我也愿意。

至少在书中,他能够将自己的心情发洩出来,现实中的长弓做不了什么,但书中的长弓可以。

足足休息了一天,我的魔法力恢复到八成左右。其实当我恢复到三成左右的时候,我就可以进宫了,但是我的心里有一层阴影,如果可扎国王不放过木子怎么办?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走进皇宫。和上次来时不一样,虽然还有些被烧燬的地方来不及修补,但宫内的侍卫和魔法师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得异常森严。

我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魔法袍,手持苏克拉底之杖直奔皇宫而去。木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我来了,虽然你是魔族的人,但我对你的爱丝毫没有减少,你要等着我啊!

迪老师长叹一声,坐到我身边,将我搂入怀里。

木子的靓影不断地在我脑中闪现,我的心冰凉冰凉的,木子居然是魔族派来的奸细,还去行刺可扎国王。如此重罪,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木子被关进了天牢,恐怕时日无多了,我黯然地说道:“是啊,我用的是禁?永恆的治癒之光,这个魔法是您教我的唯一禁咒。”

可扎挥退众护卫,将我扶起来,讚许地看着我说道:“长弓啊,你真是国家的栋樑之材,这次要不是你用出了禁咒,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迪老师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孩子,你哪里也不要去,踏实地在老师这里待着,你的伤并不重,只是魔法力有些透支而已。”

我哀求道:“迪老师,您让我去见见可扎叔叔吧。”

迪老师走过来,说道:“长弓,你醒了,怎么样,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迪老师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孩子,不要存什么希望了。”

如果,如果他有能力迎娶木子,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悲剧?木子当然不是不愿意为他生下爱情的结晶,而是因为那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啊!木子是怕他知道这件事后压力太大,才自己做了决定,甚至连整个流产的过程都没有让他陪伴。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这其中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听到我的名字,把守的侍卫流露出崇敬的神色。为首的侍卫官立刻恭敬地说道:“麻烦您等一下,我立刻就去稟报。”

可扎说道:“现在没人了,别叫我陛下,还是叫我可扎叔叔吧,听起来比较顺耳。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王国的大功臣。你不要在高级魔法学院继续上学了,以后到皇宫里来吧,我封你做皇家魔法师团副团长、护国法师。”

我赶忙躬身道:“陛下,这是我应该做的,何况禁咒是合我与震老师两人之力,再加上一些运气才成功的。”

看他心情不错,我觉得应该说此行的目的了。我又一次跪倒在地,说道:“可扎叔叔,别的赏赐我都不要,我只求您一件事。”

正是带着这样的情感,长弓写下了这一段。也正是因为自己心中一直积郁着这样的情感,他才想要写这本书。至少在书中,他能够将自己的心情发洩出来,现实中的长弓做不了什么,但书中的长弓可以。

迪老师无奈地说道:“你这个孩子这么心急吗?要去也要把身体养好,等魔法力恢复些再去吧。”

我走近皇宫大门,把守的侍卫拦住了我,我脸色一沉,说道:“帮我稟报一下,就说皇家高级魔法学院长弓?威求见陛下。”

我从床上滚到地上,跪了下来,哀求道:“迪老师,我求求您了,您就让我去试一下吧。”

坐在电脑前,长弓的心情久久不能自已。当他写到书中的自己口中鲜血狂喷时,他心中想到的是当初木子为了自己悄然去堕胎后自己的心情。那种心如刀割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感觉深深地烙印在他内心最深处。那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那是他对木子最大的亏欠。

迪老师的神色顿时严厉起来,说道:“不行,即使你去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知道吗,魔族和兽人族的联军在边界蠢蠢欲动,而且这次魔族竟然派人来行刺可扎国王,还险些成功。木子在魔族的地位显然不低,你说国王可能为了你放了她吗?”

走到内宫门口,侍卫官大喊道:“长弓魔导师觐见。”

可扎国王亲自迎了出来,一看到我就高兴地说道:“长弓,你来了,走,咱们里面谈。”

我大惊道:“难道她已经死了吗?”

良久,我逐渐抑制住了自己悲伤的情绪,坐正了身体,问道:“迪老师,她现在怎么样了?”

走进内宫,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草民护驾不周,险些让陛下受到伤害,罪该万死。”

我痛苦地闭上双眼:“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我?这是为什么啊?迪老师,您告诉我,这都是假的,这只是一场梦,对不对?”

我回答道:“因为魔族人都是黑暗属性,只要是光系的魔法,无论是攻击类型的还是防御类型的,都对他们有很大的杀伤力。”

迪老师抚着我的后背,叹息道:“孩子,你要接受现实,这都是真的,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爱她爱得那么深。”

迪老师将我搀扶起来,叹气道:“孩子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应该知道,人类和魔族以及兽人的仇恨是多么根深蒂固,既然你不死心,就去试探一下吧。不过,你不能做傻事,知道吗?”

迪老师说道:“你听我说,她现在还没有死,但是已经被封印了魔法,和另一个魔族人一起关押在天牢中。对了,听说你用了禁咒,还杀掉了绝大部分入侵的魔族军队,是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