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劫狱

上一章:第41章爱上写作 下一章:第43章沉浸在《光之子》的世界

努力加载中...

魔法师立刻赔笑道:“是,是,是我失言了。请您原谅。”

我懒得回答他,发出一道光墙将他又顶了上去,并不断地催动魔法力封死了入口,我转头用光刃切开了木子的手铐、脚镣。

看着魔法师离去,敦于·诶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长弓啊,你这个傻孩子,你这样做会毁了自己的,你知道吗?情之一字,真是害人不浅。对了,是谁放他进来的?”

紧接着头顶的机关被打开了,那魔法师率先冲了下来,他看到下面的情景,顿时大惊道:“长弓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那魔族老头也醒了过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情况。

果然,外面传来敦于·诶的声音,他大声喊道:“长弓,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背叛整个王国!”

我对魔法师说道:“你到外面等我,我有话要问他们。”

我的脸色柔和下来,说道:“行了,你也不用太客气,这次救驾你们的功劳也不小,我会在陛下那里给你们美言的。”

我们走了下去。下面有三间牢房,最里面的一间关着木子和那魔族老头。

木子脸色苍白,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说道:“长弓,你为什么要来救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断送你的前途啊。”

当我打开牢门的时候,整个天牢里突然警钟大响,外面有人喊道:“有人劫天牢,快!”

那给我带路的魔法师浑身颤抖地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失声,边哭边说道:“团长大人啊,我不是故意的,是他说奉了陛下的口谕的……”

我苦笑一声,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立刻离开吧。”说着,从怀里掏出逃跑捲轴。

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木子逐渐清醒过来,迷茫地向四处看了看,终于,她看清楚了我的身影,顿时完全清醒过来,她惊叫道:“长弓,你怎么进来了?”

看着木子眼中希冀的神色,我想,既然救一个是大罪,救两个也一样,何况这个老家伙在木子回去的路上还可以护她周全。

时间紧迫,我抓住牢门喊道:“木子,木子,快起来啊。”

我念动咒语,用苏克拉底之杖发出魔法防御罩,并发动了逃跑捲轴。与此同时,防御的光墙也破裂了,敦于·诶第一个冲了下来,毕竟是皇家魔法师团的团长,他一看就知道我在干什么,一柄巨大的土剑立刻攻了过来。

我朗声道:“诶老师,对不起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木子死去,现在我什么都顾不上了。”

我点了点头,将那魔族老头的锁也打开了。这时候,我封住门口的光墙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不好,来高手了。

木子拉住我的衣袖,说道:“也救救他吧,他是我的几个师傅之一。”

魔法师讪讪地说道:“那好吧,我在上面等您。不过,您儘量快一点。”

那魔法师听了大喜,说道:“那我先谢谢您了,您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小的就行了。”

魔法师为难地说道:“这……这不太好吧。”

敦于·诶恨恨地对旁边的一名魔法师说道:“快去报告陛下,并召集皇家魔法师团、护卫军立刻搜城。他们跑不远的。”

我看着他卑躬屈膝的样子,说不出地厌烦,却又不得不跟他虚与委蛇,我说道:“你在前面带路吧,我去看看魔族那两个犯人。审讯过了没有?”

就算身体不疲倦,他也不敢再写下去了,万一木子醒了发现他偷偷写书,恐怕这日子就不好过了。小心翼翼地收好电脑,拿起盖在身上的被子,长弓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悄然躺下。

但是已经晚了,光芒闪过,我、木子、魔族老头三人同时消失在地牢中。

我焦急地说道:“行了,你别多说了,我是来救你的,时间紧迫,一切都等出去再说吧。”

木子脸色苍白,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说道:“长弓,你为什么要来救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断送你的前途啊。”

敦于·诶的攻击很强烈,眼看我就要抵挡不住了。那魔族老头也不是一般人物,知道时间紧迫,用尽全力迅速地爬到我身边。

木子一软,瘫了下来。

我喝道:“想活命就快到我身边来,要不就来不及了。”

魔法师走了出去,还不放心地将下来的机关封闭住了,显然是要提防有可能发生的意外。

魔法师说道:“还没来得及呢。昨天皇宫闹得那么凶,大部分人都在做善后工作,估计过两天就会审讯了吧。您跟我来。”

我眼睛一瞪,说道:“这是陛下要我问的话,怎么,你想听听不成?这里防卫那么森严,难道你还怕我放了他们?再说,又不让你打开牢门。”

一口气写到这里的时候,倦意侵袭,长弓不禁流露出几分苦笑。看来,今天依旧写不完这段情节了,但后续的情节已经在脑海中,明天正好休息一天,到时候一鼓作气写完吧。

我低喝道:“不要乱说话,震老师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他老人家的成就岂是你说得的!”

天牢里守卫森严,那魔法师显然地位不低,一路上竟然再也没有人阻拦。

过了四道门才到天牢的最里面,魔法师对我说道:“大人,这里是天牢防守最严密的地方,那两个魔族人就关在天字一号牢房。”

我赶忙一把抱住她,问道:“木子,你怎么样?”

木子和那魔族老头好像都处在昏睡状态,手脚都被很粗的铁链锁在墙上。

木子依旧睡得很沉,在她面颊上轻轻吻了吻,长弓这才钻进被窝沉沉睡去。

说完,按了一下边上的石壁。前面的地上裂开一道大缝隙,有一条阶梯通向下面。

喊了几声,两人都没有反应。我凝聚起一个小水球丢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到木子的脸上。

敦于·诶怒道:“你这个废物!来人,先把他给我看押起来,等抓回要犯再审。”

我心想,要不是他带路,我还真找不到。看来,这是上天注定要我来救木子啊。

我暗运魔法力,手中苏克拉底之杖轻挥,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儘管铁锁异常坚固,但也经不起我这一下,咔吧一下断成两截,我打开牢门冲了进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