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涅槃重生

上一章:第48章幸福来得太突然 下一章:第50章一百颗心

努力加载中...

“啊?”木子有些绕不过弯,只是隐约觉得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啊。

“他们收了我修改过的四本书,单本稿费四千元,押一付三,付了三本书的稿费给我。”长弓缓缓抬起头。

“吃吧。”长弓看着木子,眼中满是柔情。

“哦,那好吧。你来的路上注意安全。”

木子愣愣地看着他:“那是多少钱?”

“去吃什么呀?”木子有些兴奋地问道,“卤煮好不好?或者爆肚?”

虽然木子不说,但长弓从她脸上的笑容和眼神中就能看出,他来接她,她真的很开心。是啊,自己多久没有来接过她了?不是因为没时间,更多的是因为自卑吧,自己甚至不愿意见到她的同事,唯恐对方问上一句“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今天怎么想起来接我了?不需要写书了吗?”木子靠在他怀中,俏脸上儘是满足地问道。她从来都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姑娘。

“木子,我去接你下班吧。下午我跟妈请假,早点走。”长弓拨通了木子的电话。

木子没有再吭声,看着今天情绪明显有些怪异的长弓,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不成?但她没有问,她知道长弓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哪怕是最落魄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在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让她埋单。

母亲知道,对他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去吧,去和木子庆祝一下。儿子,你是最棒的!”

看着母亲开心的样子,长弓的鼻子有些发酸。三年低潮,痛苦的不只是自己,母亲两鬓的白髮明显增多了,她不知道为自己担了多少心,但又怕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平时都不会说什么。

“怎么了,长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木子听出他的语气有些不对,有些焦急地问道。

失败不只是成功之母,也是一个男人成长中必不可缺的。只有真正经历过失败的人,才能深刻地明白那句“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中包含着多少苦与泪。

“长弓,我帮你找了台湾的信昌出版社,他们对《光之子》很有兴趣,但有可能会要求你修改。”邪月天使一大早就打来电话。

长弓道:“见面我再跟你说,不是坏事,放心吧。”

“你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不然我吃都吃不踏实哦。”木子噘着嘴说道。

长弓微笑地搂着她:“今天的更新我早就写好了,肯定不会耽误的。走吧,我带你去吃顿好的。”

通过写作,他之前也得到过收入,但那都是非常有限的,而这是一笔真正意义上的巨款啊!这是改变信仰的一笔收入啊!这也意味着写作真的可以养活他和木子了!

如果这次真的是个机会,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抓住,再也不能让母亲为自己着急了。

木子愣了愣:“可是比萨很贵的,一顿怎么也要近两百元,我们……”

从高潮到低谷,再从低谷逐渐走出,这段经历让长弓总结出一段话:人的一生中总会有起有落,但也必定会出现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机会,抓住了,或许就能成功;抓不住,就只能庸碌无为。

或许长弓有很多缺点,他有时会怯懦、敏感,情绪波动较大。但木子看到的只有他的优点,他有责任感、善良、正直、阳光,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中只有她。木子深信,这个世界上永远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像长弓这么爱她了。所以,无论是什么,她都愿意和长弓一起面对。

木子心中一急,赶忙抓住他放在桌子上的手:“长弓,你别急,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还有我呢,再苦再难我们都能一起冲过去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木子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背着双肩包的长弓等在不远处。脸上洋溢着微笑,她快步跑过来,扑入长弓怀中。

母亲无疑是为他开心的。不过对她来说,重要的不是这一万两千元,而是儿子的书出版了,这意味着她可以骄傲地说:我的儿子是一位作家了。

长弓低着头道:“信昌出版社同意出版我的书了。”

“去吃比萨吧,你最爱吃比萨了。”长弓微笑道。

长弓握紧她的手,坚定地道:“就去吃比萨。”

长弓忍不住走过去抱住母亲,在母亲的面颊上亲了亲,“妈,这几年累您为我担心了,您放心,我会努力的。我还会一直在店里工作,我再也不会好高骛远,这三年的低潮对我来说并不完全是坏事,至少您的儿子长大了。”

“妈,我想早点走,去接木子下班。”长弓向母亲说道。

“嗯。”吃完午饭,长弓趁着午休时间去了一趟银行,他也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

机会总是留给有準备的人,留给勤奋而坚持的人。上天赐予了他这样一个机会,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抓住,他再也不想体验曾经的人生低谷,再也不愿意去面对那一次次的羞辱与痛苦。低谷是考验,低潮就像压迫弹簧的重物,当有一天重物被冲开,也注定着这根弹簧会比其他弹簧弹得更高。

他总是认为,男人就应该为女人遮风挡雨,就不应该让女人埋单。这种大男子主义在一些男女平等观念强的人眼中是很不屑的,但木子喜欢,她就是喜欢长弓这爷们的一面。

是的,她真的猜不出在长弓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对他来说,这笔钱意味着他有了新的收入来源,而且是足够多的收入,意味着他终于可以给木子更好一些的生活了。更重要的是,这笔钱让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的一线曙光。

这一刻,长弓觉得自己就像涅槃重生的凤凰一般,那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冲到阳台上仰天长啸。幸好这会儿是白天,楼里没有多少住户在,就算如此,他还是惹来了一片骂声。但长弓不在乎,这一刻,他实在是太兴奋了。

长弓的眼神中重新出现了自信,但这一次的自信中包含的是沉稳,少了年轻时的骄傲。

从高潮到低谷,再从低谷逐渐走出,这段经历让长弓总结出一段话:人的一生中总会有起有落,但也必定会出现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机会,抓住了,或许就能成功;抓不住,就只能庸碌无为。

面对面而坐,两人看着彼此,眼中都不禁流露出一丝怀念,这种感觉已经多久没有过了?点了比萨、小食、沙拉,还有柠檬茶,一切都和当初一样,都是木子最爱吃的东西。

走出店门,上了公交车,坐四站,转地铁,直奔木子单位。长弓没有坐出租车,因为他认真地告诉自己:现在的你还远远没有这个资格。终于从低潮中走出来,意味着他要朝另一个目标努力,那也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目标。木子,你放心,我不会再给自己沉沦的机会。

“你的账户余额为一万两千六百三十二元五角四分。”电话中传来动人的声音。

“一万两千元人民币。”长弓脸上终于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

长弓轻叹一声,缓缓低下了头。

收到了,真的收到了。蓝先生兑现了他的话。

长弓很怕遇到这样的场面,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也好,脆弱的低潮情绪也罢,反正他就是不敢,就像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木子家了一样。

很久没有在比萨店这种环境优雅的地方吃过饭了,因为环境好往往意味着价格高,还是几年前长弓收入高的时候,他们才会偶尔出入这种地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