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努力加载中...

我站起来,走过去。

她说:“你今天睡我的房间,我跟我妈睡。”

万幸的是,她留的地址还算详细。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她住的小区。这还是一片大约八十年代中期盖起来的火柴盒式的居民楼,朱红色的外观因为年代久了已经显得有些斑驳。我找到五号楼三单元五楼二号,在敲门之前掏出手帕擦了擦脸,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仍然穿着早上陪父亲打球时的运动衫。当我觉得自己的样子不会是很狼狈的时候,我开始敲门。

“嗯。”

菲熟练的打手语告诉她的妈妈,我是她的同学。

她一下子停住,转过头:“我的天。我还想怎么可能是你。”

没等我问,女人笑着对我用手比划:12。

我又点点头,不动声色,心里很高兴。

“我有,我这有。”阿姨在收发室里面说,“她住宿登记表上有。”

哦。也许我可以试一试。是,还有下学期的学费得交。

我洗了头,又简单沖洗了身子,觉得很解乏。我出来的时候,菲已经把我的T恤和裤子洗好,挂在阳台上了。

我看看她,自己从她的烟箱里拿出一盒“人民大会堂”。

到了瀋阳又要倒火车,火车没有即走的,我只好坐长途大巴士。跟在瀋阳购进货物的小商小贩在拥挤而异味充斥的大巴上坐了三个小时,天擦黑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菲的城市。

我还想问她去了哪,不过女人已经关上了门。

能赚多少钱?

……

这时是礼拜二上午11时,距菲离开那家宾馆一天半的时间。距我出访加拿大两天的时间。而我在两个小时后,登上去瀋阳的飞机。

哦。

她看看我:“那你快睡吧,明天我送你。”

我看见墙上的菲跟她的父母的合影,她还是很小的时候,手里握着一个大的通红的塑料苹果,笑得很灿烂,她很像她的爸爸。

你把旅行社的电话给我?好,我会跟他们联繫的。

而我看到的,这是一个大约五十米左右的小居室,除去厨房,卫生间和走廊,还有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大的也不过10米,房间里的家俱乾净却非常的陈旧,更不要说没有任何的装修。

没有,没有,我挺好的。怎么也没怎么样。

程家阳

那一个下午,我的心被明芳的婚礼穿过一个大洞,机缘巧合,过来填补的是乔菲,这个与我的生活轨迹有着天壤之别的年轻的女人,她与我及我所认识的人太不相同,对我造成巨大的冲击,以至于,我心上的这个洞,被她满满的贯穿,直至佔据我的整个心房。

长途奔波让我此时已经有一些疲劳,我想找一家饭店吃点东西,可是想到,我尚不知道菲在哪里,就暂放下这个念头。

菲给我铺了新洗的床单,我躺在上面,闻到淡淡肥皂的味道。

我脑海里只有她,走的时候,我放心不下,我终于还是对她说:“你不会再去『倾城』了,对吗?”

“乔菲。法语系的。”

我一回头,两个女孩子,头髮湿湿的,看上去刚洗了澡回来。她们看到我,点点头:“师兄。”

“没关係。你怎么不上班,跑出来了?”

是吗?你一直找我?

“是不是那个念外语的小孩?”

“咱们这片还有哪个?”

我都看得清她了,她走过我身边。她看到我,可因为是黑天,没认出来。

在她家的卫生间里,菲用一个木板遮住便池,将装着热水的水壶和一个浅蓝色的塑料盆放在里面,对我说:“这是我洗脸用的盆,你拿热水兑凉水,别烫着。”

“哎呀,那怎么办?”我想到个主意,顺理成章的询问她的地址,“她上次做翻译的报酬还在我这呢,你们有没有她家的地址?我想给她寄去。”

“我明天就走,我后天出访加拿大。”

我不知道。我没有做过导游。

“她怎么回家了?什么时候走的?”我问。

我把地址抄下来,菲住在东北的一个中型重工业城市,仔细看看地址,觉得好像缺点什么。“没电话吗?”

乔菲

直到邻居家的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先是上下打量我,然后说:“你敲什么啊?她家没人。”

我低声说:“菲。”

好了,没找错,我这时觉得真是饿啊,我得去吃点东西,吃一碗炸酱麵。等她回来。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累不累?”

女人指指“七匹狼”。

“礼拜一早上。就昨天嘛。”她们的眼神此时已经充满好奇了。

我回到学校,打听到菲的寝室,让宿舍楼下的阿姨通过内线电话找,还是没有人。我这时就有些着急了,问阿姨:“现在放假了吗?”

她走过来,把乾毛巾搭在我的头上,我以为她会替我擦一擦。

我打了一个呵欠,她问我,累不累。

她说:“我给你烧水,你洗个澡,在这休息吧。”

“假是没放,不过,考完试,学生就可以离校了。你找谁啊?”

有事吗?

对旅行社的工作,在知道酬劳的数目后,她似乎感兴趣了。我把小平的电话给她,她放在自己的记事本里。

“对,这是我的家,街道照顾给的房子。这是我的妈妈,对,她是聋哑人。还有我的爸爸,他也是聋哑人。所以我们家不安电话。他住院了,刚从瀋阳作了心脏搭桥手术,转院回来,我刚才护理他。

这是一个着名的钢城。因为运输的需要,车站被建在钢厂附近。我下了车,一回头,便看见一排赤黑色慑人的大型钢炉,挺立在暮霭里。

她向我招招手,黑色的头髮被吹起来,像夏风中招展的旗帜。

女人没回答我的问话,可她的话让我一下鼓舞起来:“菲菲怎么也得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吧。”

菲的妈妈给我端来凉白开水,菲边跟我说话,边把她妈妈烟盒里的香菸一包包拿出来晾。之前我一直好奇,菲会出自于怎样的家庭。她有很高的语言天赋,她有活泼爽朗的性格,她有闪亮的美貌。

我看见有人过来了,隐约的好像是菲的身影,手里拿着东西,而且她不是一个人。

“乔菲回家了。”身后有人说。

对,是因为这件事,我们很需要钱。

我愣了一下:“这家是不是姓乔?”

这并不是我的见异思迁。

我点上一支,又踱回菲住的楼下,在石板上坐下来。现在,天已经全黑了,我看着自己的菸头一闪一闪,想着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城市的一个陌生的角落,只为了这个女孩子,我跟她在不久前曾经有过纵情的欢愉。

可这门,我敲了半个小时。

我说:“不打扰吗?”

“嗯。她没留家里电话。”

我点点头。

我迷迷糊糊的坐在火车上的时候,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整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想到的东西,让我自己暗暗震惊。

“我刚才跟你说了,我怕你出事。”

我想我爸爸妈妈了,就回来了。

她身边是那个卖烟的女人,菲替她拿着烟箱。她穿着一条蓝布的小连衣裙,黑色的长髮扎成马尾,更显得不施粉黛的面孔小小,像个初中女生。

……

可我不能走得太远,就在她家附近的一家小饭店吃了一碗麵。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一个中年妇女看着一个小烟摊,我因为疲惫是需要一支,摊子上没什么好菸。我说:“人民大会堂。”

第二天我起床时,菲跟她妈妈已经把早饭準备好了。豆浆,油条,拌豆芽,茶鸡蛋。菲的妈妈给我们两个扒茶鸡蛋吃,咸鲜入味,非常可口。然后我们三个一起离开菲的家。她的妈妈去摆摊,菲送我坐火车去瀋阳。

程家阳

她笑了:“让我出事的人,还没出生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