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早安,我的爱

上一章:第1章似是故人来 下一章:第3章胆小鬼

努力加载中...

“好,我陪你回去。”岑静答应。

叶安文将行李箱拉链拉上,冷冷地看着岑静:“没有婚礼了,岑静。”

“宋先生?”叶安文疑惑地看着岑静。

晚饭时,宋木西拿着勺子想要餵楠楠吃饭,岑静严厉地说道:“楠楠,自己动手。”楠楠委屈地看了她一眼,自己拿起了勺子。宋木西放下手里的勺子,看着岑静,“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严厉?她还很小。”

“你很想知道?”叶安文拿起茶几上的几张照片,摔在岑静面前。“这就是宋木西给我们的结婚礼物。”

那是?

“阿静,你别撒谎了。”宋木西不相信岑静的话,拍拍她的头,像对待一只调皮的小狗一样。突然的疼痛让让宋木西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低头,胸口上插着一支髮簪,血一直流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岑静:“为什么?”

“安文,你用两年的时间做了个骗局?”岑静问道。

“岑静,出什么事了?”许之仁醒过来,看岑静眼睛红红的,刚哭过的样子。“他把楠楠带走了?”“哦,”许之仁说道,“早晚的事,岑静,他是楠楠的父亲,他有这个权利的。那他还有说什么吗?”“没有了。”岑静转过头,低声说道。“岑静,你不用对我撒谎的。”“他说,让我回他身边。”岑静小声说道。“那你想回去吗?”许之仁笑道。“我不知道。”“你还爱着他,岑静,既然爱着,就去他身边吧,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许之仁说道。

“那天晚上是你算计好的?”岑静问道。“那些都不重要,阿静,”宋木西笑道,“最重要的是你依然爱着我,而你这一生不可能和别人在一起。”“爱?”岑静冷笑,“你拿着我对你的爱一次次伤害我,现在,我对你没有爱了,只有恨。”

可是叶安文痛苦地摇摇头,继续说道:“那天晚上我知道宋木西来找你,我找人拍了照片。看着那些照片,我知道时机到了。我跟宋木西说,我要五千万美元。”

岑静以为宋木西会对叶安文做什么,可什么也没发生。过了几天,叶安文就跟她求婚了,她很快答应下来,她不知道如果宋木西没有出现她会不会这么快答应。

“这是我的床。”岑静强调,“我只是结婚之前想要找点刺激,你送上门来了而已。”说完就起身去了浴室,再出来时,宋木西已经走了,地上是被摔碎的花瓶。

“你还好吗?”叶安文先打招呼。

“为什么?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岑静问道,宋木西送了什么东西能让叶安文这么生气,她认识叶安文快两年了,两年里叶安文从没跟她发过脾气。这场婚礼,叶安文是很急迫的,他一直说想早点跟自己结婚,可现在,他在婚礼上抛下了自己。

那个女人说,她是岑静的妈妈。

婚礼日期定下来后,岑静再次在家门口看到了宋木西。岑静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只知道宋木西唇齿间酒精的味道让她迷醉。当她早上醒来,看到躺在身边的宋木西,一时迷茫了。宋木西也醒过来了,伸手搂住岑静的腰,说道:“阿静昨晚真热情。”

岑静找到叶安文的家,敲开门,他正在收拾行李。

岑静讶异,什么片子那么感人,能让宋木西流泪,便低声问道:

一个月前,岑静下班回家,开门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她吓得要尖叫,却听见很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阿静,是我。”岑静怔住了:“宋木西?”“是我。”宋木西闷笑,“阿静没有忘记我的声音啊。”听见宋木西的笑声,岑静一把推开他,冷笑着:“宋木西,我说过,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可是我想见你,”宋木西靠着墙,笑得很温和,眼里满是宠溺,“阿静,我很想你,回来我身边。”

“姑父,这位是?”“这是岑静,我太太。”空气瞬间被凝结住,宋木西的脸色非常难看。“别站在门口了,快进来吧。”许之仁说道。岑静看着宋木西僵硬着脚步挪到沙发前,在看到沙发上的楠楠时,表情更加冷了:“这是?”“我女儿楠楠。”许之仁揉了揉楠楠的头髮,温和地笑道。楠楠抬头看了一眼宋木西,然后继续看电视,可忍不住好奇,又偷偷抬头看了宋木西一眼,水灵灵的眼里满是好奇。那是小时候的岑静,宋木西摇摇头,退后一步,艰涩地说道:“不好意思,姑父,我有点不舒服,下次再来看您。”走到门口时,看岑静站在那里,眼神複杂地看了岑静一眼,开门出去。许之仁不解地看向岑静,岑静无力地摇摇头,看了楠楠一眼,开始流眼泪。

岑静不知道该怎么跟许之仁说,如果她离开了许之仁,谁来照顾他?这么些年来,她早已把许之仁当作亲人,他更像个父亲,他让自己和楠楠有安稳的生活。现在,她怎么能离开许之仁。可是,宋木西带走了楠楠,她不能没有女儿。

“岑静,你怀着我的孩子,却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那男人还是我姑父!现在,你居然想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岑静,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教育她的,况且,我把她带得很好。”岑静说道。“是吗?”宋木西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餐桌上的气氛很冷。岑静半夜起来倒水喝,发现宋木西的房间里还有灯光,想了下,推开门。看见宋木西正坐在地毯上看电影,眼角是湿润的。

然后,岑静就一直跟在宋木西的身后。有宋木西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岑静的身影。

“我现在就在你身边。”岑静回答。“不,你不在,”宋木西摇头,“你不希望楠楠跟我亲近,你的心里在怨恨我,为什么?因为叶安文?可是你不爱他。”“我是不爱他,我也承认,我爱你,木西,一直以来我爱的都是你。”岑静坦诚,“你问我为什么恨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阿静,这些话,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想,许之仁也不会想你知道。

“原来是这样,”许之仁把岑静揽在怀里,拍着她的背,“想哭就哭吧。”

“宋先生?”邹杰走到路边的黑色轿车旁,俯身询问车内的宋木西。

岑静白天还是去医院照看许之仁,宋木西也没有反对,在知道岑静跟许之仁没有真的结婚的时候,宋木西的心情好像好了不少。他每天晚上都很早下班回来陪楠楠,几天努力下来,楠楠已经不排斥他了,还能跟他手语交流。可是,岑静跟他的关係却僵在原地。

岑静问他为什么,他说自己做错了事,人家不要他了,他就只好回来。

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岑静不知所措,每天都把自己藏在角落里。然后,她遇见了宋木西,她一直记得宋木西说的话,他说:“你哭什么,你爸爸不在了,才把你送到孤儿院的。你看我,我爸爸还活着呢,他都不要我。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五年后。“岑静,你在看什么?”岑静正站在窗边,看着大海出神,听见许之仁的话,回头对他笑了笑,“之仁,你起来了?”走过去扶他在沙发上坐下,“我去给你拿药。”“等一下,”许之仁拉着岑静的手让她坐下,“岑静,你陪我多久了?快五年了吧,这五年,真是辛苦你了。”岑静摇摇头:“之仁,其实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我真的非常感谢你。”“别说这些了,你愿意跟我回国吗?”“回国?之仁,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长途旅行,医生说你应该多休息的。”岑静很担心许之仁的身体。

“看看你的表情,岑静,我还以为你真的清高,两年里我都不敢碰你。可你在宋木西身下,原来是这副****的样子。”叶安文指着照片愤恨地说完,提着行李箱就离开了。

岑静怔怔地看着散落一地的照片,等了很久,才一张一张地捡起来,然后撕得粉碎,丢进马桶里沖掉。下楼,看见宋木西靠在车上,笑得很刺眼。“婚纱很漂亮,”宋木西指着她没来得及换下的婚纱说道,“可惜,新郎选错了。”岑静不说话,直直地看着宋木西,眼里满是恨意。“阿静,不要这样看着我。”宋木西遮住岑静的眼睛,“我不喜欢你的眼睛里有恨,你应该一直是快乐的。”快乐?岑静觉得好笑,她的快乐是被他亲手毁了的?“阿静,回来我身边,我们重新开始。”“重新开始?”岑静推开他的手,冷笑,“从哪里开始?

许之仁去世了。在岑静跟宋木西一起到医院看他的第二天,许之仁就安详地闭上了眼。“走吧。”宋木西对着许之仁的墓碑深深鞠了一个躬后,对岑静说道。

“可是,有多少的爱,就有多少的恨。”

“阿静,我后悔了。”宋木西依旧笑着,伸手想要抱住岑静,却被她避开。“木西,我们早就结束了,况且,我有男朋友了。”“男朋友?”宋木西听到这话也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很快就没有了。”

之后,宋木西说回去準备婚礼,可岑静却再也没见到宋木西。电话永远打不通,岑静以为他出事了,忙去宋家找他。宋木西当然没出事,他好好的。岑静想要个理由,宋木西却什么也不解释,只是说他们分手了,让她滚出宋家。

“阿玉没我长得好看。”想了半天,岑静红着眼睛说道。

“我是楠楠的父亲。”

许之仁很苦涩地笑了,“难道我休息的还少吗?岑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很想回去看看。你也很久没回去了,我虽然很想为你遮风挡雨,可是我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有些事情,你不能逃避,总要自己去面对。”

虽然有遗憾,可现在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

“我说过了,离开许之仁,回我身边。对了,楠楠既然是我的女儿,就不应该让别人来养,她还是跟着我好一点。”说完,宋木西起身离开,他不能再待下去了,他怕会忍不住掐死岑静。

岑静其实能够理解叶安文,宋家的财力,很少有人能抵抗得住。何况叶安文,他只是个平凡的公司职员。“安文,你想要的都得到了,祝你幸福。”岑静微笑,她是真心的祝福。“岑静,你原谅我了吗?”“我从来就不恨你,那也就谈不上原谅。”不恨?叶安文低下头,是他奢想了,没有爱,哪来的恨。

满座的亲友见证了岑静的笑话。他们看新郎都不在了,也就陆陆续续散了。只剩下邹杰站在原地,等着岑静的询问。可岑静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长大后,有人说她妈妈是宋木西爸爸的情人,可岑静已无从求证。在宋木西的爸爸去世几年后,她妈妈也去世了。妈妈去世后,宋木西把岑静接到了宋家,在宋家,宋木西对她很好,其他人虽说不上很好,但也不差。只有宋木西的爷爷,他一点也不喜欢岑静,可不知道碍于什么原因,也不赶岑静走,只是每次都冷言冷语地对她。宋家正式的宴会上,他也从不允许岑静出现。

“其实,我和宋木西……”“他就是楠楠的亲生父亲?”虽是询问,却百分百肯定。“是。”岑静一点也不奇怪许之仁会猜到。许之仁语气很轻鬆:“有他照顾你们母女,我就放心了。”岑静摇头,笑得很苦涩:“之仁,你听完我跟宋木西的故事,就会知道,我跟他再也没有可能的。”

“宋木西,你这个浑蛋!”

那五年的时光,对你,是一片空白,对我,却是最美好的记忆。如果,我有生存下去的机会,我会……爱她。可惜,上天没再多给我机会。

“有些理由我不能告诉你,”宋木西看着岑静,“可是阿静,你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叶安文,为什么非要固执地嫁给他?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花了多少心思?”

“岑静,我骗了你。我早就知道你和宋木西的关係,我慢慢接近你,跟你恋爱,宋木西果然就出现了。他把五百万的支票放在我面前,要我离开你,可是我跟他说,我什么都不要,我要跟你结婚。后来,我跟你求婚,你答应了,岑静,那时我真的很开心。”叶安文停顿下来,看着岑静。

晚上七点,门铃响了,岑静打开门,愣在原地。“岑静,怎么了?”许之仁看岑静站在门口,问道。岑静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客人来了。”

对不起什么?岑静想问,叶安文已经自己说开了。

“对不起,岑静。我想过放弃的,可我知道,我怎么样也争不过宋木西的,我不能人财两失。那些钱,我努力一辈子也赚不到。”

岑静还是搬到了宋家的大宅子里,楠楠见到她马上扑过来,陌生的环境让她很害怕,就连宋木西想要抱她都不行。宋木西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起自己做的那个很美好的梦,说道:“楠楠,我是爸爸,叫我声『爸爸』好吗?”楠楠在岑静的怀里抬起头,好奇地看着他,却不开口。岑静艰涩地开口:“楠楠不会说话,医生说她有先天缺陷。”宋木西一怔:“没关係,我的女儿,就算不会说话也没关係。”

“岑静,今晚上家里要来客人。”许之仁早上起来,跟岑静说道。客人?岑静很奇怪,她知道许之仁很少在家里待客,“是你以前在国内的朋友吗?”“不,是一个亲人。”许之仁笑道。“亲人?”岑静讶异,她记得许之仁以前说过,他没有任何亲人了。

过了两天,有个年轻美貌的女人来孤儿院带走了岑静。

“因为我恨你,宋木西,我们的恩怨就此了结,此生再不相见。”

她毕业那天,宋木西跟她求婚了。

“我没逃避什么事情。”岑静转头,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许之仁叹口气:“楠楠需要一个父亲。”“你就是她的父亲。”岑静低语。

“好。”宋木西答应着,此时,岑静说什么他都会答应。

岑静五岁的时候,有人把她送到了孤儿院,她很害怕,哭着闹着要找爸爸,可是大家都告诉她,她的爸爸死了。

听到他这话,岑静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眼里的迷茫渐渐散去,只剩下清冷:“你走吧,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岑静的眼眶红红的,她知道许之仁说的是实话,无论花了多少钱,请多出名的医生,都无法阻止癌细胞的扩散。他所剩的时日已经不多。

“是,我很庆幸能有楠楠这个女儿,可是岑静,我没多少日子了。你就当这是我最后的心愿吧。”

妞妞很赖皮,爸爸,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吧。岑静很严厉,宋妞妞,该去学校了。妞妞很得意,爸爸,你看我的新衣服,好不好看?岑静很不屑,宋妞妞,你鼻涕流出来了。妞妞很惊慌,爸爸快救我。岑静很生气,宋妞妞,你考试居然敢交白卷。妞妞……岑静……一道白光闪过,宋木西慢慢地睁开眼睛,没有岑静,没有孩子……闭上眼,想要再感受梦中的温暖。嘈杂的声音让他不能入梦,冰冷的仪器让他慢慢清醒过来,面对现实,现实中的岑静还在恨他。

“岑静,你从来都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这五年来,一直是你在照顾我,你让我体会到了做父亲的快乐,我很开心能做楠楠的父亲。好了,别想了,快去休息吧。”

“离开许之仁。”宋木西冷冷地说道。

“安文,等婚礼结束我们再一起拆礼物吧。”岑静看着叶安文,带着点恳求地说道。她从没跟叶安文说起过宋木西,现在这个场合也不适合说。她只希望能顺利地跟叶安文结婚,把以前都抛得远远的。

“木西来了?快进来吧。”许之仁看到来人,忙招呼他进来。宋木西没有动,站在门口,看了许久,才向许之仁问道:

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却让岑静心里更加酸涩。原来只是一个谎言,她一直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离开父亲,跟宋木西的父亲在一起。可她没想到,正是这件事,让宋老太爷编了这么大一个谎言。虽然只是个谎言,可对于宋木西而言,在知道真相之前,却是怎样的煎熬?喜欢上自己的妹妹,还想要娶她?那时候,他一定接近崩溃。

“阿静,我以为那不是重要的,没想到你那么在意,对不起。”宋木西抱着岑静,不甚在意地说道:“那时候我回去跟爷爷说我要跟你结婚,爷爷不同意,他说你是我妹妹。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才那样对你的。后来发现爷爷在骗我,他只是因为你妈跟我爸的关係而不喜欢你,不想我娶你。”

岑静低下头,哽咽道:“木西,你总是这样,宁愿我误会,也什么都不肯说。你一直叫我回到你身边,我其实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我很害怕,我好害怕我们重新在一起了,要是有一天你又什么理由也不给地就要分手,我要怎么办?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分担啊,恋人不都是这样的吗?我不想做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

岑静什么也没带地离开了宋家,在那没有宋木西的两年里,她遇见了叶安文。相识,恋爱,结婚,可在婚礼上,宋木西送来的一沓照片,为她的婚礼画上了可笑的句号。

“宋木西,当时是你让我滚的。”岑静忘不了宋木西当时的语气,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看向岑静的眼神里满是厌恶,是的,厌恶。不管她当时怎么追问,宋木西只有一句话,让她滚。

“你一定以为我狮子大开口吧?可宋木西一口答应了。那感觉很不好,就像是他一直在等着我开价一样。所以,我不甘心,最后才会把那些照片给你看,我想陷害宋木西,想让你恨他。”叶安文的声音很压抑,“可是岑静,我原以为有了钱我会过得很好,可事实上我过得一点也不好。我买了别墅、名车、游艇,我以前想要的一切都有了,可我的心越来越空虚,得不到满足。我想,如果能得到你的原谅,或许我心里会好受点。”

许之仁的病越来越严重,现在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昏睡。

后来,有一群人开着车来孤儿院,把宋木西带走了。

楠楠被妈妈的眼泪吓着了,忙跑过来抱着她的腿,仰头看着她,眼里也是泪水盈盈。“楠楠乖啊,”岑静看楠楠也快哭了,忙擦乾眼泪,蹲下来抱起楠楠,“都是妈妈不好,吓着楠楠了,楠楠饿了吗?我们吃饭好不好?”

“没发生过?阿静,你还想和叶安文结婚?”宋木西眯起眼,“你从我的床上起来,却要嫁给别人?”

岑静的泪就那样一颗颗滴下来,这些年的委屈,她从不知道该跟谁说,现在一口气说完,她感觉轻鬆多了。

当年你不给任何理由地跟我分手,要我滚出宋家。而我听话地走了,你以为我心里不会有伤痕吗?”

岑静呆住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宋木西听见岑静在打电话,是120。

岑静从医院出来,遇见了宋木西。早知道宋木西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岑静跟他去了咖啡店里,宋木西把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摆在岑静面前:“楠楠是我的女儿。”

宋木西紧紧地抱着岑静:“阿静,爷爷之所以把我从孤儿院接回来,是因为宋家只有我这么一个继承人,所以就算是私生子也没关係。我知道我对宋家的重要性,所以就算爷爷不喜欢你,我也要跟你在一起。我以为任何事都无法将我们分开,却没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谎言,就让我们错过了这么多年。我甚至错过了女儿的出生和四年的成长。”宋木西声音低沉地说道,那是他此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医生说他命大,要是再扎偏一点,他就没命了。宋木西笑了,岑静当年可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她怎么会扎偏了呢?邹杰来医院跟宋木西报告公司的境况,看宋木西还是很疲惫,说道:“宋先生,您先休息,我明天再来。”“岑静呢?”“我是接到岑小姐的电话赶过来的,可是我在医院没有见到岑小姐。去她的住处,房东说她搬走了。”走了?宋木西低头,早知道是这个答案。没关係,他总能再把她找回来。

两年前,你不给任何理由就要分手,现在,你破坏我的婚礼,宋木西,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吗?”

“是又如何?”报告摆在面前,岑静否认也没有用,况且她完全没有想否认。

“我很好。”岑静回答。

“阿静,不要……”

“没关係的,木西,以后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岑静安慰他,“答应我好不好,以后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让我跟你一起分担。”

十几年的事,也不过是转眼间。

“嗯。”岑静低头,“楠楠,我们回去了。”“那天之仁跟你说了什么?”岑静好奇地问道。“没什么。”“宋木西,你说过不再瞒着我的。”岑静不满,“你不能给女儿树立坏榜样。”“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宋木西无奈。

岑静说道:“我相信。”

“谢谢。”岑静伸手想要接过那个盒子,邹杰摇头,直接走到叶安文面前,说道:“宋先生吩咐要亲手交到新郎手里,叶先生,你可以拆开看看。”

后来她去了外地上大学,宋木西也正式进入宋家家族企业,虽然很忙,可宋木西总是能挤出时间来看她。他们陷入爱情里,期待着美好的未来。也是在那时,宋木西跟她说,等她一毕业,就结婚。

湖边,草坪,玫瑰,婚礼。两年前在这里相遇,两年后在这里成婚,在外人看来,这比童话故事还要美好。岑静踩着满地的玫瑰花瓣,一步步走向叶安文,走向她以为的幸福。“岑小姐。”听见有人叫她,岑静转身,看到来人时她呆住了。邹杰,宋木西的助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宋木西叫他来的?“岑小姐,宋先生知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特地让我送来贺礼。”邹杰微笑着走近,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这就是真相?岑静发现她居然很平静。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以为是宋木西的时候,会那么恨,可现在真相摆在眼前,她却一点也不怨恨叶安文。

有一天,宋木西被人领养走了。岑静很害怕,拉着宋木西的衣角不让他走,宋木西承诺会很快回来接她。然后,她一年都没有再见到宋木西。一年后,宋木西回来了,他没有带岑静离开,只是自己留在了孤儿院。

等了很久,叶安文才说道:“岑静,对不起。”

“做了那么多,他却想要重新来过。他拿着我对他的爱,一次次地伤害我,我想要个了结,将髮簪****了他胸口。”岑静抬头,对许之仁说道:“后来我出国,发现有了孩子,就算医生说她会有缺陷,我也没想过放弃她。然后,我遇见了你,谢谢你,之仁,你给了我和楠楠一个家。”

“哦,因为我要娶她啊。”不出所料,听完这句话,岑静的眼泪再次一颗颗掉下来,她不解,为什么木西昨天才说要娶她,今天却又说要娶阿玉。

“阿静,有些事我不想告诉你,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一直爱你,从未改变。”这是宋木西第一次说爱她,就算以前热恋的时候,他都没说过。

我很幸运,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有岑静跟楠楠陪着我。木西,那五年的时光,对你,是一片空白,对我,却是最美好的记忆。如果,我有生存下去的机会,我会告诉岑静,我爱她。可惜,上天没再多给我机会。

后来,一起上学,毕业,工作,结婚,他们还有个可爱的女儿妞妞,女儿妞妞会脆生生地叫他爸爸。

“那又如何?在楠楠眼里,她的父亲是许之仁。”岑静放下咖啡杯,看着宋木西,恳求地说道:“木西,就算我求你,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吧。就当我们从不认识彼此,不是很好吗?”

可是,叶安文还是把盒子打开了。正如岑静所料,那就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打开,不幸就会降临。童话故事结束了,岑静在婚礼上被新郎抛弃。

“他是我妻子娘家的人,这些年没什么联繫,不过,那边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总归是彼此最后的一个亲人,最后一面还是要见一下。”

“你在看什么?”“楠楠。”宋木西指着屏幕上的小女孩说道。岑静愣住,那是楠楠从出生到现在,她拍下来的片子,里面记录了楠楠的成长。“怎么会在你这里?”“许之仁给我的。”宋木西说道:“他说你很爱楠楠。阿静,你真的把楠楠带得很好。”“她是我的女儿,我当然会爱她。”“可是阿静,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机会呢?我想做一个好父亲,我想宠溺自己的女儿,以弥补我这四年的缺席。”宋木西站起来,走到窗前,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阿静,我之前昏迷的时候,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你,有我们的女儿,我原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可没想到我真的拥有,只是被我不小心弄丢了。”宋木西点了一支菸,想起自从岑静和楠楠过来这边,他就再没抽过烟,于是又掐掉了。“岑静,你明明是爱我的,为什么你不愿回来我身边?”

“也是哦,那,还是娶你好了。”

岑静不知道以前为什么没见过妈妈,她不敢问,因为一提起,她妈妈就会掉眼泪。妈妈经常带她去宋家,在那里会见到宋木西,有时候也会在宋家住上几天,直到有一天,宋木西的爸爸去世了,她们就再也没去过宋家。

宋木西揉了揉眉心,良久,才低声问道:“邹杰,我这样做是不是很卑鄙?”问完也不等邹杰的回答,自言自语道:“算了,在她眼里,我早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浑蛋了,你先回去吧。”

岑静觉得很对不起叶安文,想要跟他说取消婚礼,可看到叶安文那兴奋期待的表情,岑静就开不了口了。就这样吧,她想,此生,就如此度过,叶安文会对她很好。

“木西,”岑静心疼地抱着他,在他最痛苦的时候,自己却什么也不知情,“你怎么可以这样,自己承受所有,却不愿让我跟你分担。”

“安文,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要去哪里?”岑静站在门口,她再没有力气向前走一步。她本来是想解释的,可现在却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很轻地问道。

“宋木西,你到底想要什么?”岑静感到很疲惫。

“离开?”岑静笑了,“宋木西,你以什么立场要我离开他?”

宋木西做了个很长的梦。孤儿院里,小小的岑静扎着两个羊角辫,用袖子擦乾眼泪,委屈地问他,“木西,为什么阿玉说她是你的新娘?”

在医院里,岑静意外地见到了叶安文。

晚上,从楠楠房间出来,岑静看许之仁还坐在客厅。“之仁,对不起。”岑静在沙发上坐下来,她觉得对许之仁很抱歉。

可是,那天晚上,宋木西居然拍了照片,还把它送到了叶安文手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