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戏子

上一章:第3章胆小鬼 下一章:第5章青春之后,锦年之前

努力加载中...

一天,她接客,进门的,是原来那个傻子。不,或者,应该唤他一声:“念衾。”他已是城中最红的角儿。

念衾为她赎了身。自此,她跟着他。日日相处,她觉得自己又是活过来的人了。师哥的死讯传来,已是几年后的事了。听着这个消息时,她哭了。抬手,摸摸自己眼角,有泪,停在指尖。原来,她还是有泪的。念衾搂着她,哄着她。他说:“其实……你看着我,都是在看着他……别哭,我不怪你。今后,我便是他的替身,陪着你。”念衾娶了她。他带她去戏园子看戏。《贵妃醉酒》。她有些慌。这出《贵妃醉酒》,她以为,终其一生再不会听到。戏未过半,台上的竟拾阶而下,款款而来。那走过来,引得所有看客,皆看向这不起眼的角落。道:“师哥好福气,娶得如花美眷。师妹敬你一杯。”她蓦地抬首,看着那。那眉眼,那声音……竟是自己。

毁了一场戏,她被师傅逐出了门。辗转间,她做了将军的妾。将军喜欢听她唱小曲。初夜。将军褪尽衣物,领她进他怀里。看着男人胸前的纍纍伤痕,她泪洒床畔。将军生满茧子的指腹温柔地抚过她娇美的身躯,身体却野蛮地压着她,摧枯拉朽。她摀住嘴,怕那湿稠的呻吟唤出另一个人的名。

当初,他让给她一齣戏。一出过后,又一出。她的心,也是,一点接一点,陷进对他的爱慕里。今夜,台上,她是风华绝代的杨玉环。台下,他是偕妻前来的座上宾。她听不见台下喝彩,满心满眼,都是他一人。戏未完,她裙裾轻扬,拾阶而下,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所有人,追随着那一抹倩影,望向那最不起眼的角落。她举杯,道一声:“师哥好福气,娶得如花美眷。师妹敬你一杯。”

他说:“其实……你看着我,都是在看着他……别哭,我不怪你。今后,我便是他的替身,陪着你。”

噙着杯的她,可谓是那杨贵妃再世,惆怅牵扯在那抬眉一笑间。玉一般的风骨。手一掩,她唱道,“醉了,醉了。”台下看客,皆被这一声低唱浅吟弄得醉眼靡靡。

《贵妃醉酒》。是戏园子里久演不衰的一幕剧。

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再没有婀娜的倩影。将军因此失了兴致。女人他不缺。她挺着肚子去看戏。当初赶她出门的师傅亲自来迎。台上,不再是那出《贵妃醉酒》。师哥早在半年前便已离开了省城。没有人,再唱得他那般好。

台下,她是端茶送水的小妹。

台上,他是风华绝代的杨玉环。

她流产了,毫无徵兆。将军不要她,她便识趣地离开。是夜,雪下得紧。雪珠子落在她单薄的身上,她以为自己会冻死在这条街巷之中。一个老农夫捡了她。老农夫有个傻儿子。眉清目秀的傻子,其实并不傻,他只是不会说话,村里人便叫他傻子。她唱曲给傻子听,并不指望他听懂。只是想要唱,一遍一遍地唱。她不下田,老农夫妇却也不勉强。他们只指望她能生个大胖小子。

有一天,他唱了出口,比任何名角儿还要动人心弦。余音绕樑,三日不绝,也不过如此。然而她听了,却直想摀住耳朵。她想要逃。因为,那声声浅浅低吟,像极了她记忆深处的那个人。

第一次描眉涂脂,她在铜镜中的扮相,绝不输于任何师兄师弟。思及此,一滴滴珍珠泪,乱了妆容。躲在门后,一切收进眼底的他,上前,拿了帕子,擦去她眼角的泪。“你替我唱,只一出。”

再见到师哥,他的妻子已弃他而去。

他抽大烟。这个东西,人一沾染上,便是一生的孽缘。她夺过他的菸枪,连声唤道:“师哥……”他却只伸出一手,瘦骨嶙峋的手,伸向她,向她讨那菸枪。她不给,他便出手打她。她却只是抱着菸枪不放。疼,便忍着。她进了妓寨,用身体养着那桿老菸枪。师哥拿了她的大洋,安心地做瘾君子。她会唱曲儿,声音低迷,婉转动听。很多客人听了,甚是欢喜,打赏也就多。

念衾捧她,夜夜来访。他不像别的客人,一心只想着要她的身体。他不要这个,给过别人,便坏了,髒了,念衾不稀罕。他听她唱曲。她一遍一遍地唱,唱得喉咙嘶哑,他终于,露出一星一点的笑意。隔天,他再来。“衣。”他唤着她的乳名。奇怪的嗓音,彷彿咿呀学语的稚童,没有尘世间的俗,超脱。就在这一夜,念衾要了她,要去了她的残破身躯。这之前,他从不肯碰她,一根手指,也不行。

傻儿子听她唱,眉眼儘是温情,然而,他还是不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