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盛夏

下一章:第2章腐女

努力加载中...

中午学校餐厅里,千北眼睁睁看着小聊气呼呼的端着餐盘瞥了他们一眼就往最远的角落去了。

“易小聊……”一个男生怯怯的站在身边,青涩的样子,眼神轻轻闪烁。

---

“那个……这是给你的。”一个淡粉色的信封递了过来,小聊有些诧异,即使她再笨,光看颜色也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简笑就经常收到,那东西是情书吧?只是……信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男生嘴里说的也是……给她的?小聊有些发窘,15岁了,从来没收到过情书。倒不是说她长得不好看,只是……

柏笙在孤儿院长到10岁,寄人篱下10年才回到易家。

走到操场边看到很多女生都围着球场在看比赛,透过人群,柏笙依旧是最耀眼的那一个。小聊找了个阴凉的地方站定,抬头看着葱绿的树叶,又一个夏天了……

看到男生眼里的惊愕和后怕,柏笙眼里的温度顿时冷了下去,字字清晰,“还有……易小聊是个小白痴,你该不会……有特殊癖好吧?”

柏笙一副不敢苟同的撇了撇嘴,他在小聊身后,微微俯身在她耳边,“小聊,有人喜欢你哎。”

他们的妈妈蒋陌坐在柏笙身旁,眼眶微红。她伸手拉过千北,将他与柏笙的手掌交叠,“千北,这是哥哥。”

回去的时候,小聊拉开后面的车门,当看到里面的柏笙时,又用力甩上,直接往副驾一坐。千北看着他们的动作有些无奈,每两天就要上演一次的冷战又要开始了。

“哥。”

柏笙看着自己与千北交叠的手掌,只看了千北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

此时,易小聊犯了她人生的第一个错误。在看到柏笙的时候,她选择了害怕,选择了躲,而且是躲在了易千北身后。

“会影响发挥。”柏笙眼神飘忽,暗自琢磨着以前易小聊都是怎么跟他冰释前嫌的?道歉的话,他还真有些说不出口啊。

但是千北发现这次小聊和柏笙冷战的时间很长。以往两人都只是互不理睬,没过两天就会自然而然的说起话来。当然,主动的那个,一定是小聊。易小聊单纯,思维一根筋,不懂记仇。这次却不见她有主动示好的举动。

蒋陌嫣然笑着,把小聊往柏笙身边轻轻推了下,“这是柏笙哥哥。”

下一节课是体育课,身边很多同学已经换好鞋子朝操场走去。小聊大多时候是一个人的,透过窗户看了眼球场上依旧没有结束的球赛,她轻轻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白色球鞋换上。

柏笙微凉的指端撩起她额际的刘海,一个细长的疤痕赫然出现在她光洁的额际,白皙的皮肤上,那惨白泛着粉红的颜色,让那扭曲的痕迹越发丑陋。失去刘海的遮掩,小聊本来小巧的脸盘瞬间变得有些失衡,那个疤痕有了放大般的狰狞效果。

柏笙穿着白色球服,额际的髮丝有些濡湿,他好整以暇的样子,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那个粉色信封,瞥了一眼,笑道,“这是写给易小聊的?”

千北蹙起眉,手里的筷子轻轻拨弄着餐盘里的菜,“别忘了,她的那道疤是怎么来的。”

谷蓝朝足球场的方向看去,只见易小聊抓着一个男生的衣摆在说些什么,还不时的用手背蹭着鼻涕往男生球服上擦。男生则好脾气的微笑着,一点也不在意她的动作。

千北抬头,有些无奈,“这次她真的生气了。”

柏笙皱眉,对那个小男生说,“我想,你还没看清楚过易小聊的样子吧?”看到小男生不解的眼神,他勾起唇角邪佞一笑,一只手握住小聊的肩膀,力道很重。另一只手霸道的抬起来到她额头刘海处。

柏笙笑,笑得一脸无害,“骂了8年,还没找到新词?”

她是一对不负责任男女爱情的产物,光听她的名字就知道她是个多不被重视的存在。

柏笙蹙起的眉又紧了几分,脸上却依旧笑得和风暖阳的意味,“小聊?”

小聊支着下颚,嘴里叼着笔头,歪着头看他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穿行在艳阳之下。直到中场休息,一个纤细的身影慢慢朝他走去。

感觉到易小聊的身体在轻微发颤,柏笙单手支着膝盖俯身,看到她眼里噙着的亮光。瞇了瞇眼,“易小聊,你就这么点出息?”他嗤笑,“不是喜欢躲在别人身后吗,怎么,千北不在,你就只懂哭?”

她是个轻度智障。

“这跟道歉有什么关係。”

“你又知道我怎么想的了?”柏笙斜睨了眼千北。

小聊收回视线,低头看自己眼前的课本,马上就要中考了,她必须比别人多努力很多倍才行。

千北微笑,“别忘了,我们是有心灵感应的。”

蒋陌对小聊招招手,“小聊,来。”

“她除了脑子傻点,样子也还能看啦。”

“她好像哭了,要不要去看看?”一个细腻的女声响起,柏笙回头就看到谷蓝站在身后。

信被拿走,男生眼里明显有些不悦,但是自己的身高和气势都不如对方,男生看年龄应该是和小聊一样,初三的学生。可是,彼时,柏笙已经高三。

小聊躲在千北身后,紧紧的拽着千北的衣服下襬,悄悄露出自己的小脑袋,透过千北的脊背偷偷观察那个和千北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子。明明是一样的长相,可是,千北的眼神就比他要温柔很多。

小聊没说话,只是紧抿着唇角。

小聊在看到柏笙的第一眼,就觉得她知道柏笙和千北的区别。虽然他们长得一样,但是,柏笙的眼里,是漆黑漆黑的……黑不见底。

“竟然会有人给小白痴递情书欸?”

谷蓝没有再说话,默默跟在柏笙身后,那个男生,即使不认识,看一眼长相,她就知道了,那是易千北。

最后一节球赛,柏笙得分最高。但是谷蓝看出来,他不高兴。从十岁离开孤儿院以后,再见到柏笙,她发现他似乎变得更沉默了。

“喂,现在很多人。”

小聊气得脸颊绯红,抓起怀里的粉色信封往书包里用力塞,因为蛮力信封塞得皱皱巴巴的。抱起书包小聊头也不回的往远处的足球场跑去。

充满警告的语气让易小聊生生垂下眼,咬着唇乖乖的站住不再动作。

小聊7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10岁的柏笙。

柏笙咀嚼的动作慢了下来,千北垂下眼,顾自吃东西,“她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即使再迟钝,也很介意别人那么说她。你明明心里不是那么想的,干嘛总是那样刺激她。”

柏笙耸了耸肩,“I don't care.”

千北和柏笙是双胞胎,他们有着一模一样好看的外貌,却有着不一样的命运。出生才28天,柏笙就被绑匪掳走了。市长家刚出生的大公子,绑匪开价很高。易家交了钱,孩子却没能寻回来。

小聊抬起头,眼里的酸涩早已奋力嚥下,倔强的昂着下巴,“易柏笙!你混蛋!”

小聊被吓了一跳,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戒备,“什么事?”

从那天起,易小聊的世界里,多了一个叫做柏笙的男孩子。之后的日子,小聊以太多的代价知道了,他和千北真的不一样。

“是!给易小聊的。”

一只横生出来的胳膊,带着淡淡的柠檬味一阵风似的掠过小聊的鼻端。

易小聊是易家的养女,她乖巧听话,长相可爱,上帝在创造她的时候,独独缺了一笔。

“没事。”柏笙面无表情的往篮球场走去,球赛马上开始最后一节了。

“喂,你去跟她道歉。”千北低头吃着东西,朝对面的人说。

易小聊小心的挪到柏笙身边,柏笙身上有淡淡的柠檬味,他似乎是对小聊笑了一下,又似乎是错觉。小聊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指紧紧的绞在一起。

小聊侷促不安的攥着裙襬,嘴唇开开合合半天才支吾出一声低低的,“柏笙哥哥。”

小聊防备的向后退了一步,眼里是满满的警惕。

男生眼里的惊愕让小聊觉得可笑,她不在意男生怎么看自己,会不会被吓到,这样的目光她不陌生。她只是不懂,不懂柏笙,为什么从始至终,都那么喜欢看她出丑,喜欢羞辱她。

“她连话都说不清楚一句,那男生要是多和她说几句话马上就蔫了。”

“现在去。”千北在桌子底下用脚踹了踹他。

小聊因为失了千北的遮掩,完全暴露在了柏笙的面前,柏笙只那么瞥了她一眼,就不再看她。

柏笙只觉得看着这个面带微笑的臭狐狸很不爽,“我知道了,我抽个空跟她道歉好了。”

小聊低着头,视线一直落在了自己的白色球鞋上,只觉得这个夏天真的很热,其他的——她感觉不到。

男生愣住,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僵在那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还保持着双手握住信封的样子。

千北是温柔的,是白色的。柏笙……是黑色的,就像——撒旦。

“不要”,小聊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匆忙转过身背对男生,有些窘迫不安。

千北很乖巧,一直都乖巧得无与伦比,他是易家的小少爷,是易小聊的小王子,很优雅、很温和。

远处似乎传来哄笑声,刺耳的声音还是随着微风吹进了她的耳朵里。

易小聊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坐在这里,能看到篮球场。正好看到柏笙在上面跳跃的身影,只是一眼,小聊就能肯定那是柏笙。他很少会主动传球给别人,不知道是太自闭还是自大,总是霸道的自己带球上篮,投篮得分。

柏笙慢条斯理的吃完嘴里的东西才回答,“为什么?我哪里错了。”

这是他第一次,踏进他真正意义上的家。

那时,正值盛夏,窗外蝉鸣阵阵,扰得人心里一阵阵烦闷。她背着书包,看着坐在沙发上瞪着自己的小男孩。柏笙穿着白色的运动服,双眸乌黑,10岁的孩子,看人时怎会是那般睥睨之态。

“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耍她的,那是个转学生,刚刚转来……还不了解她的本性罢了。”

弯腰,上车,关门。千北也不多话,利落的坐在后面,省得殃及池鱼。

看着男生大步离开的背影,柏笙把手里的粉色信封丢到小聊怀里,手掌在她的刘海上随意的拨弄了下。细碎的刘海滑落,挡住了那道疤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