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腐女

上一章:第1章盛夏 下一章:第3章讨好

努力加载中...

小聊的眼泪啪啪的往下掉,柏笙被吓到,手上的力道鬆了鬆,“喂,你……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聊紧张的看着已经在发狂边缘的柏笙,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柏笙这么生气,她有些怯怯的默默低头看地板,她错了么?

“……”

柏笙覆在她耳边,“再叫我就把你扔下楼。”

“要考试,看漫画失眠。”

“胡说。”小聊紧抿着唇,“千北才不像你,你,世界上最讨厌。”

小聊不理他,背着包独自往前走,柏笙跟在后面,一路讨好,“那个人一看就是动机不纯,没看见他一听说你是……就撒丫子跑了?”柏笙收到信号看到易小聊甩过来的白眼,自动消音把敏感词给去了。

“就是好看。”小聊依旧坚持自己的思想,不妥协。

“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在做什么?”柏笙咬牙切齿的问,脸已经完全乌云密布了。

---

小聊嘟着嘴,还是那副蔫茄子的样儿,“下一话,男主要死了……他那么好看,作者太坏……”

“你那么怕我?”柏笙侧脸看着她。

“耽美?”柏笙气得声音都打颤了。

柏笙稳住自己被气得不畅的呼吸,在她身边坐下,再瞥了一眼,这一眼真的吐血了,他一把抢过小聊手里的漫画,小聊不满的瞪他。

他鬆手小聊得以喘息,想后退,想起前几次的教训,身子又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看来小聊进步很多啊,课本上的都会了。”千北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好话题。

“这个……我不懂啊。”小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同学说了,他们在爱爱,我也觉得很有爱。”

“……”千北和柏笙都吞了吞口水,无力的靠回椅背上。

“因为是你,是你说我,我就不高兴。”

“为什么,还给我,不然,我会失眠。”

“失眠?你失眠就是晚上在想这种东西!”柏笙把漫画在小聊面前摊开,双手抖啊抖的,只见摊开的画册上两个身体正纠缠在一起,OOXX……柏笙只觉得大脑气得缺氧。让他一个正常男人看见这个,实在是……

“……”柏笙只觉得自己内脏已经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谁……谁跟你说的?”想不到外表傻乎乎的易小聊,脑子里居然什么都懂。

“可是什么?”柏笙压着不断跳动的太阳穴。

“小聊啊,你最喜欢的那套漫画新的一话出了,你买了吗?”千北扒着副驾的椅背,探过头跟她说话。

“失眠?”千北和柏笙面面相觑,这是什么逻辑,谁看漫画会看到失眠的,要说睡眠不足、废寝忘食还可以理解。

“哪里好看了?两个男人……很变态。”柏笙完全不懂这个丫头的思维,为什么会喜欢看两个男人OOXX。

柏笙有些郁闷,自己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她脑子慢半拍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她喜欢怎么样顺着她就好了,谁知道这丫头这次气大发了,毛怎么顺都顺不平了?

“她怎么了?”千北坐在车子后座悄悄问柏笙,怎么现在还牵连九族连他也不搭理了?

小聊想了想,“是简笑,嗯!”

“那我给你买吧?”千北笑着讨好,这大热天的对着两冰山也不觉得降温啊。

“你不知道?原来,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小聊觉得这个发现很有意义,晚上要把这个日子在日曆上圈下来,柏笙好不容易也有傻帽的一天呀。

小聊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

“找个别的话题。”柏笙捅了捅千北的胳膊。千北叹气,“小聊,还有两个月就中考了,準备的怎么样了?”

“那些东西,老师都写了,可是……我不会用。”小聊沮丧的耷拉下脑袋,情绪比刚才还低落了几分。

“我知道了,那别生气了,嗯?”柏笙弯下腰道歉,却被小聊猛的抬头给撞到了下巴,小聊红着眼眶,“柏笙!讨厌你,千北,就不这样。”

柏笙愣住,虽然小聊说得断断续续,但是八年的相处,他知道小聊的意思。小聊在生气自己说她是白痴,别人说她,她不介意。可是,她介意自己说她是。

柏笙闭了闭眼,“易小聊,你脑子里这些东西,马上,立刻,给我忘乾净。”

柏笙噙着笑,轻轻帮她揉了揉头髮,“还生气呢?”

“因为他们俩好看。”

小聊一把抹去眼泪,“道歉说对不起,你说了?在你心里,我是白痴,所以,现在连对不起,你也不懂说。”说完就独自一个人朝初中部走了,留下傻愣在原地的柏笙。

柏笙移开视线,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老是会被她激到说些言不由衷的话。

看着她那副仓皇小兔子的样子,柏笙觉得心情愉悦,往床边一坐,长腿一伸,环顾了下房间的布局,他看向站在窗边的小聊,拍了拍床侧,“过来。”

“你放手。”小聊挣开他,眼睛瞪得圆圆的。

“啊!”柏笙抓狂、捶墙,不断的吸气呼气忍着手想掐上她脖子的冲动。

柏笙阴恻恻的笑,“是么?那……我帮你。”他一步步朝小聊走过去,易小聊爬上床,缩到床角,整个人被他的阴影覆盖,“柏……柏笙。”

“没有,那么快。”小聊委屈,她记东西不容易,现在要忘,也不容易啊……

“有爱。”小聊瞇着眼笑。

“……”柏笙嫌恶的瞥了眼封面,买的时候他都是直奔少女漫画那一区去的,连内容是什么都没翻过,这一看险些吐血,“易小聊!你看得这都是些什么!”

“这……你……不准看。”柏笙被气得话都说不清了,连自己看到这种东西都会脸红的,易小聊怎么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看得那么开心?

“……”

“我觉得,很好看。”

小聊眨了眨眼,“什么叫性取向扭曲?”

“我当然知道那是漫画,我是说……”柏笙脸憋得通红,“为什么没有女主角?”

小聊就着他的动作,睁大眼睛赶紧再看几眼,“啊……”小聊摀住嘴惊呼一声,“怎么这样?”

柏笙平息了下呼吸,“易小聊,你喜欢看这种东西?”

小聊犹豫了下,慢慢走过去,小心的坐在床沿,屁股只挨着半边床垫。

小聊“那个”了半天,才抿着小嘴轻声说,“不是所有男的都会,我会想,你和千北……”

柏笙觉得再和他对话下去自己真的会被气得五脏重组,他抚额,“易小聊,你现在见到好看的男人,是不是满脑子想些乱七八糟的?”这样诱导她意识到性取向不对比较有效吧?柏笙暗暗想。

柏笙拽住她的手腕,虽然一直提醒自己不和她计较,可还是被她气得不轻,“我和千北是双胞胎,我知道他怎么想。”

柏笙只是坐着,双手撑在身后的床上,什么也没说,小聊悄悄睨了他一眼,害怕他是不是又在偷偷算计怎么对付自己,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关紧的推拉门,待会他要扔自己的时候,还来得及逃跑吧?

只是,她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柏笙会那么讨厌她。明明,易家的人都很喜欢她。

柏笙下巴被撞得有些发酸,连此刻听进去的话怎么也觉得酸酸的,“千北不这样,你怎么知道他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他只是不说出来,他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她吓得想尖叫出声,叫声被身后人的手掌摀住了,鼻端萦绕着的柠檬味让小聊心里有些颤慄。

千北觉得这次看来比自己想像的要糟糕啊,认识了十五年,小聊好像从来没这么生气过。

“千北……”小聊讷讷的说,“安静,你话好多,会渴。”

小聊脸有些可疑的红云,“那个……”看到她默默对手指,柏笙就觉得这丫头完了,必须马上挽救,可是小聊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真的气到要暴走了。

---

小聊低头一看,是自己喜欢的那套漫画的最新一集,她高兴的扬起唇角,“……原来,男主没死,作者也喜欢好看的人。”

柏笙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东西丢到小聊怀里面,“这种东西,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漫画啊。”小聊喜滋滋的翻着开始看。

雾气氤氲的浴室里,小聊看着自己额头的疤痕发呆。那是柏笙送给她的“见面礼”。

“要複习,没空。”小聊看着车窗外,有气无力的样子。

“书上的,我都认识。”

“小聊啊,你钢琴弹得那么好,可以往艺术方面发展,自己的兴趣很重要,不用按部就班……。”

柏笙脸色铁青,闭了闭眼,嘴角一直在抽,“易小聊,以后离那个什么简笑远一点,看这种东西,以后会性取向扭曲的。”

轻轻叹了口气,拿过放在一旁的睡衣,开始穿上,宽鬆的睡衣把刚发育的身体遮得正好。走出浴室,看到阳台的推拉门开了,夜晚的风将窗帘吹的发出窸窣声响,小聊走过去拉好推拉门,透过推拉门反射的镜面就看到身后的人影。

小聊顿住脚步,转身气鼓鼓的对着柏笙,“你,到底懂不懂,我为什么不高兴?”

“……这个世界上好看的男人那么多,也没有都像他们一样,所以,马上把这些忘乾净,听见没有。”柏笙把漫画合住,暴戾的拍在床垫上。

“谁知道。”柏笙瞥了眼坐在副驾上一直不理人的易小聊,有些心虚的看向外面的风景。

“就是……你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那你看那么入迷。”柏笙很费解。

“?”小聊抬头诧异的看着柏笙,“因为。这是耽美啊。”

“……”千北和柏笙再次无力的靠回椅背。

小聊脸色煞白,充满水雾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柏笙。

柏笙解开衬衫的三颗纽扣,笑得诡异,“易小聊,你怕痛么?”

“可是……”小聊一副欲言又止。

柏笙住进易家没多久,只因为一次上楼时,正上楼的小聊看到柏笙下楼,下意识的侧身贴在了墙壁上让柏笙先走。就这一个动作,不知道哪里激怒了柏笙,柏笙把她推下楼,额头上也留下了这个永久的疤痕,蒋陌说等她再大点可以去做除疤手术,小聊倒是无所谓,刘海一盖住,谁也看不到。除疤,会很痛吧。

“易小聊!你跑什么?”柏笙一把揪住她的马尾,小聊前倾的身体被他不知轻重的力道给拉回,头皮生疼。

“耽美呢,就是BL,就是Boy Love,所以没有女主角呀。”小聊翘着自己的小嘴,高兴的看着柏笙的脸气得发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