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心律

上一章:第3章讨好 下一章:第5章心迹

努力加载中...

感觉到身上的人在偷笑,柏笙不乐意的拍了她屁股一下,“笑什么。”拍完以后又有些尴尬的安静下来。

柏笙勾起唇,下一秒小聊就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身边的景物一晃而过,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压在床上了。小聊动了动,被压得喘不过气,她翻了翻白眼,柏笙怎么这么喜欢压人,这样怎么呼吸?

“一会我去学校看看小聊怎么还不回来,张叔说在学校门口没等到人,电话也打不通。”千北忽然开口说。

易小聊趴在他耳边说,“柏笙,你干嘛,学我说话。”

小聊眼神闪了闪,依旧不说话,吵不过你,我才不上当呢。

易小聊愣了一下,柏笙侧过脸,“我可没耐心等你一瘸一拐的走回家。”

柏笙进了校园就直奔初中部,手里的手机一直自动重拨着易小聊的电话,总是没人接。柏笙来到初三2班的教室门口也没找到人。里面黑漆漆的,看样子学生早都走光了。他站在教室门口往四周看了下,天色已经暗了,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一点也看不出还有人的迹象。

“嗯?”

小聊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只有几个月大就被蒋陌带了回来。

小聊瞇起眼,果然柏笙最怕这样,他现在完全傻掉了,看着平时颐指气使的人傻掉,好爽。易小聊缺心眼缺大发了,嘴里的动作越发来劲。

进去以后一眼就看到小聊的包扔在地上,手机在书包上躺着提示灯还不停的闪烁着。

柏笙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椅子,惊觉离得太近,脚轻轻蹬了下,椅子往后滑了点空间,“易小聊,耐性不错嘛,怎么不见功课这么用功啊。”

“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就告诉我。”柏笙背着她走在校园里,昏黄的路灯照得校园沉浸在一种老旧的光晕里,树影斑驳。

柏笙瞇了瞇眼,“看来是想跟我打持久战了?那好吧,你慢慢磨,看咱们谁比较有耐性。”

小聊看着他又开始把注意力移到电脑上,凳子往前挪了挪,继续保持捧着脑袋的姿势。

柏笙没再说话,心里闷闷的,小聊太单纯,遇到这种情况不会跟自己和千北说,更不会告诉父母。也许,在她内心深处,自己是易家的养女,总是潜意识里缺乏安全感。

柏笙回过神,他慌乱的起身坐在床上,移开视线,“易小聊,以后不许随便咬我。”想了想不对,又转过身黑着脸警告,“更不许咬别人!听见没有?”

“易小聊,你还咬上瘾了!”

柏笙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吞了下口水,移开目光,“放开。”

小聊好不容易看到柏笙这么窘的一面,这么也不送口。柏笙用了用劲,手指就被她双手握住还用牙咬了咬。柏笙瞇起眼眸,“易小聊,你真的不鬆口?”

“我在这里。”

柏笙意识到自己之前说话和她一样,一句话断几次,忍不住低笑,“我乐意,不行吗?”

“……”

她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不被期望的,除了这个毫无意义的名字,她的过去,什么都没有。有人说,她的父母有血缘关係,所以她才会有缺陷,小聊不觉得自己有缺陷,她只觉得自己比别人笨一点。多努力一点,就不会那么笨。

“柏笙,我……先放开。”

只是,柏笙为什么又开始生气,又开始不搭理自己了?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易小聊反正粗神经惯了,想归想,也不在意。没人欺压的日子,过得倍儿舒坦。

“噢,说是班里有活动,让咱们先走。一会让张叔再来接她一趟就好。”

“就是今天这种事。”现在细细想来,相处八年,他很少关心过她的情况,以她的情况,在班上被欺负是一定的事,可是他从来都没留意过。

小聊不吭声了,安静的趴在他背上。

柏笙语塞,这一刻,他忽然在想,这样的小聊,将来离开易家……该怎么生活?

柏笙只觉得整个脊背都变得有些僵硬,他支吾到,“所以,你以后就要给我凶一点,谁欺负你都给我欺负回去,听见没?”

易小聊小声嘟喃,“你不是也经常欺负我。”

第二天,柏笙把那些漫画塞给小聊就走了,看也不看她。小聊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笑得一脸开心。

小聊按了按腿,“没关係,我不小心,下次,小心就好。”

小聊看着自己上方的人,平时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里,漆黑又黯淡了几分……小聊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定是被压得太久了,“柏笙,这样,不舒服。”

吃完饭柏笙就走了,千北看着车子慢慢驶出院子,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整晚柏笙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安稳,做了很多梦,半夜醒来,睁开眼看着黑漆漆的屋顶发呆,脑子里一直盘旋着梦境中易小聊那张嫣红粉嫩的唇瓣,摸了摸身下,捶了下床垫。起身往浴室走去,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居然会梦到这个小白痴,而且,自己还……好吧,先换床单再说。

小聊腿有些发麻,扶着墙壁想站起来,还是打了下颤,柏笙过去扶住她,手摸到她身上的衣服全都浸满水渍。心里说不清此刻的感受,只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烧得热热的,全身都烦躁。

可是易小聊虽然笨,但是很懂事。从来不会一个人突然消失让家里人着急。想到这,柏笙心里莫名的有些慌,她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小聊睁开眼,狡黠的笑,一把抓住柏笙的手就咬了上去。

又十分钟后……

“听……听见了。”小聊大口喘气,发现咬人这游戏不好玩了,柏笙被激怒的样子,好可怕。

柏笙蹙起眉,“我进来了。”毕竟是女卫生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柏笙还是先和小聊知会了一声。

“易小聊?你在里面吗?”柏笙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柏笙没说话,安静的靠回椅背上看着窗外发呆。

“柏……柏笙,喘……不过气。”小聊声音低低的,因为看到此刻柏笙眼里有些不一样的东西,看着自己时,好像下一秒就会扑下来咬自己一样。小聊缩了缩脖子,第一次意识到玩过火了。被咬死,多痛啊。

“什么叫你不小心?”

小聊沉默了会才说,“没有,平时很小心,今天是意外。”

放学的时候,柏笙看到只有自己和千北两个人,司机老张已经发动车子,柏笙看向身边的千北,“易小聊呢?”

“易小聊,眼睛不酸?”柏笙睨了她一眼,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又十分钟后……

“噢。”小聊连忙爬到他背上,小声嗫嚅,“可是……我身上湿,会弄湿你的。”

易小聊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脑袋往他背上蹭了蹭,“柏笙,谢谢。”

小聊不吭声,眼里有些挑衅的笑意。

柏笙把整个初中部都找了个遍,在走廊上一层层的看,手机也一直在重拨着。天已经完全黑了。柏笙站在楼梯口,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机也只剩一格电了,靠在墙壁上,目光梭巡着整个沉睡在暗夜里的教学楼,忽然隐约看到点光亮。柏笙慢慢走过去,好像是从卫生间那边传来的。忽明忽暗,是卫生间的声控灯。

感觉到身边有轻微的呼吸声,柏笙停下手里的动作,扭头一看,易小聊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轻轻叹了口气,柏笙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易小聊,回你房间睡。”拍了几下没反映,柏笙往前靠近了她一点,“易……”

“我很沉吗?”

柏笙看到一个格子间被从外面用杂物给堵住了,里面根本推不开,移开那堆东西,打开门就看到易小聊在里面抱着双臂,头髮湿漉漉的黏在脸上,衣服也湿哒哒的黏在身上。

“小聊?”

小聊直起身子,轻轻拨开贴在额际的湿髮微笑,“下次,小心点,就不会被骗到。”

柏笙愣了一下,想也不想的说,“我去吧,你在家。”看到千北诧异的目光,柏笙低下头吃东西,“我的笔记落在教室了,顺便可以接她一起回来。”

晚上到吃晚饭的时候易小聊也没有回来,易风和蒋陌这段时间都各忙各的,很少在家吃饭。餐桌上只有柏笙和千北两个人。柏笙看了眼大厅墙上的钟,已经快7点了,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

柏笙想了想问她,“以前经常这样?”

“柏笙?”小聊听到熟悉的声音,一下子高兴的拍着格子间的门,“我在里面。”

小聊发现柏笙虽然生气,可是完全没有上次那种被惊吓到的表情,于是,她换了种方式,放开咬住的地方,两手抓紧他的食指,含在口里,轻轻舔舐。

柏笙整个身子僵住,呆愣在原地,傻傻的看着她粉色唇瓣间自己的手指,湿湿热热的感觉……全身都好像变得有些……不对劲。

慢慢走近,隐约听到里面有音乐声。柏笙听出来那是小聊的手机,铃声是一首类似童谣的什么小蜜蜂之类的,是个甜得腻死人的女声,那时候自己特嫌弃这铃声,此刻听着觉得简直是天籁。原来是不断响着的手机铃声震得声控灯一明一暗,因为卫生间在转角的地方,所以自己刚才才一直没发现。

柏笙沉下脸,“谁干的?”

柏笙脸上的表情有些缓和下来,起身慢慢走出卫生间,“没关係,反正背完你回去一身汗也要洗。”

柏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长长的睫毛微垂,视线一直紧紧盯着电脑屏幕。额角却抑制不住的轻跳,任谁被人搬个凳子、捧着脑袋坐在身边看了半个小时都会脊背发凉吧。

柏笙沉默,扶着她走出来,小聊的腿还有些发麻,一点一点的样子,弯腰拾起她的书包,柏笙蹲在她身前,“上来。”

“嗯。”

“害怕了?”柏笙的指腹轻轻擦过她的脸颊,滑腻的触感,还有婴儿般肉肉的感觉,捏着很舒服。柏笙的手好像着了魔一般,一路摩挲,轻轻摸着她软软的唇瓣。这么细看之下,其实……小聊长得还……蛮好看的。皮肤很白,眼睛大大的,里面很透澈。看着自己时,总是一副傻傻的样子,鼻子也是小小的,看着就很想咬一口。

小聊微笑,摇摇头,继续支着下颚,我不动声色的反抗到底,哼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