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心迹

上一章:第4章心律 下一章:第6章遇到

努力加载中...

易风从报纸后面飘来一句话,“等你翅膀硬了就不用听你老子的话了。”

柏笙眼里含着笑,看着她嘴边吃得都是酱汁,“小豆沙包。”

小聊不再管他,往餐桌边去,看到桌子上的菜,马上就笑瞇瞇的扑过去,“啊,饿死了。”伸手抓起一块鸡翅就开始吃,柏笙隔得老远嫌弃的瞪她,“哪里像个女孩子?”

“小聊一个人,会孤单吧?我留在N市,你就有人陪了。”

把易小聊放在车里的时候,司机老张明显被惊吓住的半天没合上嘴,“小姐,这是怎么了?”

易风闻言从报纸里抬头看了千北一眼,沉默几秒之后简单的“嗯”了一声。

易小聊把下巴埋在双臂间,有些出神,柏笙,为什么要选那么远的学校呢?

在柔和的灯光下,千北看着一脸单纯的小聊,微微一笑,“是,因为不放心小聊啊。”

千北抑制不住的大笑,“好,不逗你了。不过还是喜欢以前的你,女孩子不要总是和人呛声,尤其是你。”

“气质不符,会吓人。”小聊叼着吐司学柏笙瞪眼的动作。

易小聊看着千北的侧影,苦苦思索了一番,喜欢?喜欢不就是对对自己好的人更好吗?她喜欢易叔叔,喜欢陌姨,喜欢千北,喜欢……柏笙?

“呃?”易小聊停下手里的动作,疑惑的看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酱汁。

小聊低着头依旧在纸上代着方程式,“我可以,不用你。”

千北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他的本意是小聊脑子转得比较慢,不适合和人斗嘴,会吃亏。可是看着小聊瞪着那双乾净的眼睛看向自己时,他有些后悔刚才未经大脑脱口而出的话了,他抬手摸了摸小聊的头髮,“因为小聊一直很乖,这样乖巧下去就很好。”

柏笙也放下手中的刀叉,视线直迎易风的,“我确定。”易风嘴角露出一个几不可见的微笑,柏笙也扬起唇角。易小聊拿着吐司小口咬着,在柏笙低头的瞬间与她视线相汇,易小聊马上讨好的弯起眼朝他笑,毕竟柏笙之前向自己主动伸了橄榄枝的,刚才那么打击人家自信是不好。

“嗯,在B市。”

“这是很严肃的事,可不像以前选了哪个高中不喜欢就不念。”易风依旧很严肃。

易风放下手里的报纸,“你决定了?”

“我在等球赛,马上开始了。”柏笙瞥了她一眼。

千北写字的笔停了一下,“唔,很远……”

“嗯。”柏笙一脸坚定,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已经盘踞了十几年。

小聊眼睛弯成月牙,“千北,你的大学,还在N市?”

柏笙捏了捏眉心,小声嘀咕,“昨晚看NBA全明星赛,咱家这规矩什么时候能改改,这哪是吃早餐啊,简直是添堵嘛。”

“当然可以啊,小聊喜欢做什么就对陌姨说,我们一定支持你的,但是那之前要好好準备中考哦。”

“千北,柏笙……警校很远?”易小聊十五年从来没有离开过N市,更不知道B市在哪里,离得有多远。

“我?”

“马上就高考了,说说你们俩的打算。”易风在家里也是一贯的领导作风,号施令发的得心应手。

“嗯,好。”易小聊高兴得一个劲点头。

一桌子人都安静下来,小聊咬着叉子嘟喃,“警察啊?”恼补了下柏笙穿着警服的样子,帅是蛮帅的,就是配上他那痞子似的坏笑,小聊摇摇头。

如果生活就这样一直平静的过下去,柏笙觉得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那么多的爱恨纠葛。易小聊之于柏笙,是一场注定了的避无可避。在柏笙的生命里,冥冥中刻下了易小聊的名字。

老张也识相的不多嘴了,柏笙对老张说,“张叔,路过药店的时候停一下。”

闻着火药味又上来了,蒋陌愣过之后露出一个微笑,“你喜欢就好,妈妈支持你,只是上警校的话是不是就不能留在N市了?”

易小聊啃着鸡翅,嘴里嘟喃,“我全身,上下,都是女孩子。”

柏笙皱眉,恐吓她,“易小聊,你想死是不是。”

千北吐吐舌头,“咱家老头耳朵贼灵,对声音的敏锐度极强。”

“噢。”易小聊和另一只鸡翅奋斗得正不亦乐乎,随便应酬了他一声。

易小聊从作业本上抬头,“千北,你找死么?”

“那是……你爸我好歹也是从军队退出来的。”易风的话再次飘了过来。

易风看了千北一眼,对小聊说,“小聊以后和千北一起複习,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千北。”

柏笙看了眼对面的她,垂下眼继续吃早餐。

车子停在药店门口,柏笙自己去买了感冒药和退烧药,把药全都塞进小聊的书包里,“以防万一,你从小身体就不好。万一晚上突然烧起来,到时候就晚了。”

“嗯,陌姨放心,我会努力。”小聊吃着东西,然后犹豫了下,对蒋陌小声说,“陌姨,中考完,继续学小提琴,可以吗?”易小聊说来很奇怪,在其他方面逊于常人,唯独在音乐方面特别有天分,初二就已经过了钢琴业余十级。

“我上警校。”柏笙头也不抬的切着煎蛋。

小聊没吭声,乖乖的把东西收好。

千北一愣,随即笑开来,“易小聊,你学坏了,学得跟柏笙说话一个样。”

柏笙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扔下手里的遥控器,“我上楼了。”走到楼梯口,又停住脚步,“晚上不舒服的话就赶紧吃药。”

“嗯?”

“嗯。”千北点头,看着易小聊一脸乐呵呵的样子,千北疑惑,“怎么了,一个人傻乐什么呢?”

柏笙看到她朝自己龇牙咧嘴的笑,一愣,连忙低头吃东西。易小聊嘟嘴,心里嘀咕,这人怎么一会一个样,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又彆扭上了,就因为自己说他像流氓,那也太小气了,人民警察哪有那么小气的。

“是。”

柏笙轻笑,真是个傻丫头。

“噢。”

易小聊拿过柏笙递来的纸巾擦拭着脸,“没事,张叔,不小心摔的。”

“我準备上军校。”

“……”小聊被吓得刚刚伸出一半的舌头硬生生给缩了回去,小心的用食指擦了擦嘴角。

千北喝着牛奶看他,“昨晚没睡好?眼睛都可以直接上烟燻妆了。”

两人连忙噤声,坐得笔直笔直的。

“看见没,你适合流氓。”

柏笙冷笑,“你倒是会看相,把我的前途都给佔好了?”

“怎么了?”柏笙瞪她。

“小聊,有不懂的么?”千北看了很久的书也不见小聊问问题,有些纳闷。

回到房间柏笙躺在自己的床上,心里一阵喟叹。自己十八岁了,不是和她一样什么都不懂。眼下的情况他知道很危险,在某些东西萌芽之前,他必须把它切断。他的人生,因为之前那十年,有自己的想法。在所有目标实现之前,不想给谁什么承诺,也不想被牵绊住。

千北单手支着下颚,“想不到我们小聊还挺有骨气的,很好,加油。”

週六大清早被蒋陌叫醒,柏笙眼睛下面是重重的乌青,端着杯咖啡强打精神。

“最喜欢千北。”

“以后,能常常见千北。”

“小聊,中考也要努力哦,不许偷懒。”蒋陌摸了摸身旁易小聊的头髮,眼里满是宠溺。

千北愣了一下,然后温和的轻笑,这个傻丫头,喜欢是什么都不懂吧?他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习题,“等小聊明白喜欢是什么的那一天,小聊就真的长大了。”

早餐的时候,易风惯例的坐在首位翻看报纸,易风虽然公务繁忙,很少在家,但是每天一定会坚持陪家人吃早餐。週末、假期也不变,这一点,身为学生的柏笙、千北甚至小聊心里都有点小小抱怨,学生族谁不想大週末的在家睡到自然醒,可是身为易家的一份子,就得乖乖遵守易市长的指示。

“你还不睡吗?”小聊看了眼时间,都十一点了。

小聊看着千北半晌,随后五官都皱在一起,“我不要变流氓。”

回到易宅,家里的下人给準备了吃的,小聊洗完澡换了衣服下楼,意外的看到柏笙居然还没回房间,还在客厅坐着。

千北微笑,这是他那冰山老爹满意的表现,转向一边看若有所思的柏笙,撞了撞他的胳膊,“你呢?”易风也在看他,这个儿子是家里最能折腾的,也是最难掌控的,他还真拿不準柏笙心里再想些什么。

柏笙听到她的声音,侧过脸一看就看到她这个动作,只觉得大脑轰一声,马上转开目光,声音也大了几分,“易小聊,吃东西就吃东西,干嘛伸舌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