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幼稚

上一章:第7章喜欢 下一章:第9章礼物

努力加载中...

“让我问千北,什么叫爱……”

易小聊纠结的看着他,柏笙眼里都快喷火了,易小聊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蕩蕩的胸前,“知道了,你欺负我,是因为扣子能扣住。”原来柏笙这些年老这么讨厌她欺负她是因为这个?

“柏笙,你太了不起了。”看着柏笙像变魔术一样的变出一大堆的漫画铺在床上,易小聊高兴的大字型趴了上去,蹭着脑袋,“柏笙,你不讨厌,很可爱。”

易小聊伸手指着其中一页,“你看,扣子扣不住了,很难看。”

“怎么不一样了,不都是漫画吗?”柏笙拉过椅子坐在床对面,看着她在床上摺腾。

“……”易小聊举着调羹眼睁睁看着自己喝了一半的水果粥被人给端走了。

柏笙彻底无语了,为什么易小聊的思考总是不按着他的逻辑来?他循循善诱到,“漫画呢,是有夸张成分在里面的。这些女主角都是被作者以夸张的角度给美化了,你看的时候不要太在意她的画面,要看情节,知不知道,你看里面,男女主角在一起,很和谐不是么?”

柏笙嫌弃的看着她,为什么可爱这个词他听着一点也不顺耳?

柏笙无语,“这叫坐立不安,明天就考试了,你现在在这瞎紧张什么。”他看着明显紧张过度的易小聊,“不需要太紧张,就算今晚看书,你也什么都看不进去。还不如好好放鬆自己。”

易小聊不高兴的丢下手里的漫画,“不喜欢,男的和女的亲亲不好看。”

被这么一闹腾,易小聊倒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柏笙还没说话,就看到举着调羹猛点头的易小聊,他瞪她,“还不赶紧吃东西,吃完我送你去学校。”

小聊不乐意了,哪有说不过人就赶人的,她好不容易佔回上风,抱着枕头不动弹。柏笙看着她有些好笑,“喂,请神容易还送神难了?”

易小聊拿着手里的漫画,一脸打击过度的样子,“有女的。”

柏笙和千北很聪明,柏笙虽然平时调皮捣蛋,很贪玩,但是在学习上一点也不含糊,高考完之后两个人都一副高枕无忧的样子。易小聊就不一样了,明天就该中考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对劲。

柏笙郁闷的抚额,他到底是脑子哪里出了问题,会觉得易小聊可爱?哪里可爱了,简直就是太可气了。他不放心的走到门口看着易小聊回房间,要是易小聊去和千北讨论这个问题……他光想像都觉得控制不住的想把易小聊那颗脑袋拆开看看,研究下该怎么好好归位。

柏笙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就被黑线条给埋住了,又是OO那个XX,他闭了闭眼,任命的把漫画合住,再和易小聊这样讨论下去,发育正常的他今晚又该洗床单了。

易小聊晃着腿,“……不气我?”

“真的?”易小聊双眼泛起亮光。

易小聊挪着小步子,回头看到柏笙倚在门口瞪着自己,心里一哆嗦,连忙打开自己的房间门钻了进去,把门锁得紧紧的。易柏笙实在是太小心眼了!她对着门板哼哼。

柏笙想起刚才漫画上的东西,暗自懊恼自己买的时候为什么不翻到中间几页检查一遍,为什么这些东西没被社会主义的和谐大军给吞了?以后是不是该考虑给易小聊换成儿童漫画?不然她这些个十万个为什么真是让他招架不住啊。

“易小聊!”柏笙站在她身后,一把扯住她就往回拖。

“什么?”

恐怖?这又是哪门子的歪理,买之前他都亲自检查过的,里面的人物都画得很美型的好吧,柏笙椅子往前滑了滑,拿起她面前的漫画,“怎么会恐怖?明明很可爱啊。”

“怎么放鬆?”

易小聊迈着正步走到门口,自言自语,“还是问千北,他读书多,一定懂。”

柏笙经过易小聊的房间,门敞开着,看到她在里面转圈圈,“易小聊,你在做什么?”

易小聊盯着画面看了很久,默不作声。

易小聊不高兴的嘟喃,“别的,不稀罕。”自己不懂,还不许问别人,怎么就有这么霸道的人?

易小聊伸手捞过来一碗水果粥,没什么胃口的小口喝着。

“那……”易小聊笑得诡异,“答应我一件事。”

“易小聊?”

易小聊疑惑的跟上他。

柏笙此刻才发现易小聊身上还是有些闪光点的,至少固执这一点,谁也比不过她,柏笙深深呼出口气,準备好好和她探讨一番,“哦?为什么?”他倒要好好听听怎么个有爱法。

“少女漫画当然有女的!”柏笙瞪着她,我就不信你能在腐女这条路上一门摸黑,这样下去,难保易小聊那颗构造异常的脑袋会认为天底下男人就该喜欢男人。

第二天要考试,易小聊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满满一桌子的各式早餐,没有胃口,蒋陌看着在发愣的她,“怎么了?不喜欢吃吗?你平时喜欢吃的我都做了,你看看想吃哪一样,早餐得吃饱了待会才有精神。”

“不气你。”柏笙讷讷的说,郁闷死了,自己在她心里就这么个形象。

易小聊看柏笙不说话,脸色更是由白转红再转黑,脑子一亮,原来柏笙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啊,他一定是不懂,怕在自己面前丢了面子。于是易小聊大义凛然的拍了拍柏笙的肩膀,“知道了,我回房,别难过。”

易小聊往前挪了挪,挨近柏笙一点,“柏笙,刚才那里不对,男的和男的才该爱爱。”

“闭嘴!除了这个!”柏笙板着脸,易小聊到底是有多纠结这个问题啊,看不出她本质居然是个小色女?

柏笙伸手拿走她面前的水果粥,“别喝这个,喝粥容易跑厕所。”

易小聊腿晃得更来劲了,咬着包子吃起来,柏笙嘴角噙着笑,易小聊一高兴就会晃她那小短腿。

“噢。”易小聊接过包,扣着手指,柏笙摸了摸她的头,“易小聊,加油。考过了,有礼物给你。”

柏笙低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不要,到时可别后悔。”

蒋陌眨了眨眼,意味不明的坐在易小聊旁边观察柏笙,“儿子,要不今天你送小聊去学校好了。”

柏笙顿时觉得一桌子早餐都没食慾了,心里狠狠给了易小聊几个大白眼,这个小白眼狼,亏得自己起个大早来给她加油。

“咦?”小聊拿起一本翻了翻,丢到一边,再拿起一本翻了翻,“为什么不一样?”

到了校门口,柏笙把包递给易小聊,“别紧张,还和平时一样就好。”

“柏笙,我觉得,站不对,坐不对。”易小聊跑到门口,对着柏笙苦着脸。

“……”柏笙觉得自己和易小聊搭戏,常常会没台词可说。他看着易小聊手指指向的地方,连他都有些佩服作者的夸张程度,这样的女生走路会前倾摔倒吧?

他收起那堆漫画,“易小聊,你还是回房间看书吧。”

“柏笙。”易小聊抬起头看着他,目光炯炯,“我还是觉得,男男比较有爱。”

“不要。”小聊想也不想就拒绝。

迅速合上漫画书,“易小聊,这才是正常的女人,男生都喜欢这样的女生!不是所有男生都像你看的漫画里那样,懂不懂?”

蒋陌啧啧出声,“儿子,你现在可真像个管家婆,比你老妈我还像四十岁。”

易小聊拿着面前的漫画翻开一面摊开,“你看,这里,女的难看,男的就像王子。”

柏笙坐在易小聊对面,“饿醒了成不成,我说妈,你做这么多是不是存心让她吃坏肚子?这个和这个,不能同时吃的。”

柏笙不乐意了,“我都没拒绝你瞎喊什么呢?我说送了么?”

柏笙盯着她看了一会,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跟我来。”

“……”

难过?柏笙不知道易小聊又再那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尊大神给请走,以后坚决不再试图挽救这个幼稚腐女了。

“女主角,很恐怖。”

可怜了柏笙一个发育正常,正值青春期的大好少年,半夜又被折腾起来换床单,他愤愤的拉过被子摀住头,易小聊真是个害人精!

“唔。”

易小聊瘪着嘴,柏笙这小人,也太睚眦必报了,就这么点小事,至于这么狠么,她颤颤的回答,“小的知道了,知道了。”

易小聊哼哼,“怕你气我,影响心情。”

柏笙深呼吸几次后,“易小聊,我警告你,你要敢去问千北你刚才的问题,我明天就把你原来那些漫画都给送垃圾回收站去,亲眼看着它们被粉碎,让你连渣都找不到。”

小聊摀住嘴,失策啊失策,这样一说不就揭穿了柏笙不懂装懂的事了么,柏笙会恼羞成怒的啊,易小聊打了个哈欠,“瞌睡,睡觉,明天考试。”说着就挪着小碎步往房间门口移动。

蒋陌听到动静,看了眼从楼梯上下来的人,“这是吹得哪门子风啊,我们笙少爷居然在假期里起这么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