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礼物

上一章:第8章幼稚 下一章:第10章彆扭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回头就看到柏笙摆在书桌上的大盒子,一看形状易小聊大概猜到了是什么。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柏笙,柏笙微笑,示意她打开看看。

“……”

柏笙额角的青筋跳了跳,这死丫头非要在这时候说些破坏气氛的话么?柏笙咬牙,“闭嘴,转过去。”

易小聊停住手里的动作,“会被骗。”

“易小聊,你先鬆手,我给你拿纸巾行不行?”

“……易小聊,你其实是故意的吧?你装傻的吧,我根本就说不过你。”周璟澜郁闷上了,自己一个正常智商的人怎么还说不过一个智障女了?

“好了,回头。”

易小聊偷偷的把鼻涕也蹭到了他颈窝里,“被你欺压惯了,突然……不适应。”

“柏……柏笙?”易小聊哭得抽抽嗒嗒的。

易小聊一阵恶寒,掰开手指,“泡麵可以煮,自己加料。”

易小聊抬手抹了把眼泪,怔愣片刻之后,一把抱起桌上的盒子,紧紧的护在怀里,“柏笙,你烧糊涂了?可是,送的东西,不能耍赖!”说完就抱着盒子往门外跑了。

易小聊一把从后面环住柏笙,紧紧的抱着他的肩膀,声音低低的在他耳边迴荡,“柏笙……你真好,谢谢。”

“礼物。”易小聊伸出一只手,肩膀还随着抽泣声一抖一抖的。

易小聊转身背对着他,嘴里小声嘀咕,“我很沉,会拉伤手。”

直到柏笙挂了电话,易小聊从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易小聊吞了吞口水,“怎么样?”

易小聊狐疑的看着他,“朋友?”

周璟澜安静了一下,然后一把抓住易小聊的手,双眼脉脉含情,眼里泛着小泪光,“易小聊,你放心,我绝对绝对是真心的,谁要骗你就让谁吃泡麵没调料包。”

易小聊打开盒子,会是小提琴她已经猜到了,但是……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那款小提琴!因为价格太贵,她一直没敢对蒋陌说过。这个小提琴是纯手工製作,精选自然风乾的进口料,配高档琴弦,指板、弦轴、拉板、腮托、尾钮为精选的乌木料。易小聊每次路过琴行都会偷偷站在那里看一会。她没想到柏笙会买这个送给她。

“喂,别蹭我衣服上,很难看。”

“嗨,易小聊。”周璟澜朝她挥手,露出一口白牙。

易小聊忽然觉得,这人比柏笙更适合当流氓。

“嗯。”

“为什么?每个人都需要朋友的啊。”

“会胖。”

“不要朋友。”

“别啊,以前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成么?”周璟澜挤到易小聊旁边,狗腿的笑着。

千北站在门外,转身倚在墙壁上,低头看了看手里一模一样的盒子,无奈的笑笑,慢慢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柏笙看着易小聊,一脸平静,“完了,这次大出血了,真的得送礼物了。”

易小聊往边上挪了挪,“不熟,靠边点。”

日子如流水,易小聊在学琴的过程中和周璟澜也算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每天下午这段时间都花在学琴上,上午在家看看漫画,玩玩游戏,日子过得很惬意。除了柏笙时不时的会找点茬之外。

易小聊想了想,看着周璟澜一脸萨摩耶的表情,“好吧,审核中。”

易小聊呢,则默默在想,在柏笙的潜移默化之下,自己也开始朝着毒舌慢慢发展了。而且,她居然邪恶的觉得把别人说得噎死在那里的感觉,真的好棒,果然是学坏了啊,这样不好,不好。

“抢老师工作,老师会生气。”

“你怎么知道?”易小聊抱着小提琴爱不释手的样子,怎么也想不到柏笙会猜到她喜欢这个,她从来都没对谁说起过。

柏笙和千北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柏笙低下头看她,随即蹙眉,“喂,易小聊,你土不土,哭什么?”

“嗯?”柏笙小心的抽了抽自己皱了的衬衫下襬。

“……”

柏笙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到面前与自己面对面,鼓足勇气用最温和的语气说,“易小聊,以后我不会欺负你。我会对你好,一直都对你好。”

考完试,暑假很漫长,易小聊开始学她的小提琴课,每天按时按点的背着装小提琴的盒子到老师的工作室去学琴。

柏笙目瞪口呆的看着易小聊迅速消失的身影,她……刚才自己就差一步的表白,被她误以为是发烧烧糊涂了?柏笙暴怒,真想一把扯回这丫头,好好的敲醒她那颗千年愚钝的脑袋。柏笙沮丧的想,这条路,很漫长啊……

“易小聊,我是真的想和你冰释前嫌,做朋友啊,不要总是用老眼光看人啦。”周璟澜垂死挣扎。

“嗯,嗯。”易小聊用力、再用力点头,“很喜欢。”

可是……

周璟澜笑着一个劲点头,“嗯,嗯,你放心,一定通过审核。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我就揍他。”

易小聊瞟了他一眼,打开自己的琴盒,“知道你来,我就不报了。”

看着柏笙利落的按着查分热线,易小聊坐在一旁眼睛瞪得圆圆的盯着柏笙脸部的变化,千北也耐心的坐在一边等着。

周璟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以前不熟,慢慢不就熟了,我保证,我绝对是真心和你交朋友的。”

柏笙看到她这样子,眼里有藏不住的笑意,“喜欢吗?”

“管我!”

“你离我一米不到。”

柏笙坐回电脑前,不理她那小白痴样儿了,“喜欢就好,以后喜欢什么东西,想做什么,都告诉我。不要总是一个人偷偷闷在肚子里,你也是易家的一份子……”柏笙一边打开NBA官网看新闻,一边顾自说着,没有留意身后人的动作。

“……易小聊,放学我请你去吃披萨怎么样?”

柏笙在一旁看着她的手抖啊抖的,恨铁不成钢的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准考证,“一边呆着去,查个分数又不是上刑场,磨磨唧唧都半个小时了。”

“嗯。”

柏笙无语的望天,再次感叹,她到底哪里可爱了?明明就是一个台湾偶像剧里最俗套的女主角。

放榜的日子到了,易小聊握着自己的准考证,一只手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愣是不敢查。

晚上,易小聊吃完饭就缠着柏笙要礼物,柏笙带着她进房间,一脸神秘的对易小聊说,“你先转身,我说好了的时候你再回头。”

易小聊笑意僵在唇角,瞥了眼大开的阳台推拉门,“你……不会趁机,扔我下去?”

易小聊瞪大眼,柏笙笑着使劲揉了揉她的头髮,把她一头长髮揉得乱七八糟,“过了,超出分数线160多分。”

易小聊看了眼挂钟的时间,马上就跳起来,穿着拖鞋辟里啪啦往卧室跑,“柏笙,不许骗人。”

感觉到一滴热热的液体滴在颈窝处,柏笙是真的懵了,“易……易小聊,你也太情绪化了吧,这么点事就把你惹哭了?”

“……”易小聊拽着他的衣角不吭声了,只是手里的动作越拽越紧。

柏笙没好气的白她,刚才还一脸喜极而泣,现在就开始惦记上礼物了,“财迷!一会给你,现在……”柏笙看了眼时间,“你是不是该去学琴了?好像要迟到了。”

“……”周璟澜愣在原地,伶牙俐齿啊这丫头,哪里像轻度智障了?周璟澜缓了缓神,“易小聊听说你小提琴原来就拉得很棒,教教我呗。”

易小聊也不理会被他揉乱得头髮,拽着柏笙的衣角,“真的?”

中考结束了,成绩还没出来,易小聊也就开始没心没肺的过着舒坦日子。柏笙没说会送她什么,易小聊也不抱什么希望,也懒得去猜,就算考试过了,柏笙送的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她喜欢的东西。说到底,柏笙应该是连她喜欢什么都是不知道的。

淡淡的少女香气瀰漫在自己鼻端,柏笙愣住,低头看看扣在自己胸前的十指,轻轻叹气。易小聊,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开窍,才能让你明白……我在想什么?

“易小聊,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