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彆扭

上一章:第9章礼物 下一章:第11章萌动

努力加载中...

“我……”

“那我请你吃东西,你想吃什么?”

“……”周璟澜郁闷的看着易小聊。

见易小聊不说话了,柏笙用胳膊撞了撞她,“喂,你该不是捨不得我吧?”

小聊作势拿出手机,慢慢找着周璟澜的电话,“哎?存哪里了。”

易小聊眼眸弯弯,“好啊。”

易千北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是最早到的,之后是柏笙的。收到通知书之后,到学校报导的日子也渐渐近了。转眼已经八月底,学完琴之后,易小聊从教室走了出来就有人从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易小聊回头就看到柏笙站在身后对她微笑。

“人家去学琴,他好奇,追着问我为什么?”易小聊往沙发上一坐,仰躺在沙发背上,“我不是百度,怎么知道。”

易小聊则是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周璟澜要这么执着于请她吃东西这个问题呢就被拉着走了。

周璟澜笑着看向柏笙,“怎么样,易小聊也需要朋友,你也太霸道了,根本不考虑她的感受。”

易小聊翻了翻白眼,人家想干嘛更是关她什么事呀,柏笙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还是那三个字,“不知道。”

“不方便。”周璟澜气呼呼的退到后排去顾自使劲拉着琴。

易小聊一把拍开他的手,抬手擦去眼泪,摀住自己的肩膀,眼泪汪汪的瞪着面前的人,“柏笙,混蛋,我恨你!”

周璟澜沉默,垂下眼,“没事……我说笑的。”

看着易小聊晃着腿,一脸微笑,柏笙支着下颚转向窗外,嘴角轻轻上扬。

柏笙瞇了瞇眼,很好,现在还开始反抗他了,柏笙黑着脸,直接拉住易小聊就往前走,周璟澜刚追上两步,柏笙就转身对着他,“你敢再跟上一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考虑了下敌我实力悬殊太大,15岁的周璟澜还是乖乖的停住脚步。

“柏笙,你快走了?”易小聊坐在公车后排问身边的人。

“不要。”柏笙把东西推回去,又是一阵缄默。

“易小聊的事,我就有权利管。”

“……”是周璟澜自己主动存的啊,反正手机内存大着呢,有什么关係?

易小聊看着柏笙,良久,轻轻的点头,“嗯,捨不得。”

回去的时候,易小聊拉着柏笙去坐公车,两个人坐在车后座,易小聊开心的吃着刚买来的草莓慕斯。柏笙沉默很久之后侧过头问她,“那个……他怎么也会在这里学琴的?”

柏笙笑,伸手将她垂在肩侧的头髮拢到后面,“那你要努力,我大学四年,你以后也来B市上大学,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离家这么远,为什么要绕来接。”易小聊觉得柏笙脑子看来也比自己强不了多少,能考上警校,八成也是运气,“我认识路,天也没黑。”

“易小聊,走路一直低着头是想捡钱么?”

下课之后,易小聊马上收拾了东西就朝楼下走去,周璟澜一脸被抛弃的默默注视着易小聊,他怎么觉得……易小聊也乐在其中啊。

“闭嘴,我怕在家发霉,没事出来晒太阳成不成?”

易小聊生气的朝他腿上就是一脚,柏笙的气息开始透着危险的意味,他紧抿着唇,抓住易小聊肩膀的人不断用力,易小聊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情急之下就着柏笙的肩膀狠狠咬了下去。她的身高刚好到柏笙的肩膀。

柏笙又沉默,易小聊把手里另一个慕斯递给他,“吃么?”

“噢。”易小聊也没多想,虽然脑子转了一圈也不知道柏笙怎么会出现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而且周围……好像是一个国有企业的旧居民区吧,他能来办什么事呀。

易小聊瞠大眼看着他,“柏笙,你……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之前给你递情书,还对你冷嘲热讽的人,现在居然这么慇勤,易小聊这小傻子,真是单纯得够可以,柏笙斜睨了她一眼,“以后下课我来接你,下课就给我出来,别在教室里磨叽。”

“易小聊!”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话,周璟澜拿着一本琴谱追了上来,气喘嘘嘘的样子,“给,你忘在教室了,今天谢谢你又留下来教我。”周璟澜傻笑两声,也不去看站在一旁向他投来冷箭的柏笙,继续追着易小聊的脚步,“要你等我一起回去的,你怎么不等啊。”

“学琴的原因,满足你好奇,别想了。”

“?”千北实在是从这话里捕捉不到什么有用信息,“什么意思?”

“……”千北朝楼上看了看,柏笙不会这么……八卦吧?

“你每天下课都这么晚?”看了眼时间已经快7点了,记得以前她下课比这个时候早的啊,回到家也不到7点的。

易小聊弱弱的说,“下课时,太阳落了。”

柏笙感觉到手下按着的肩膀轻轻颤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连忙鬆口,刚刚直起身就看到易小聊满脸泪痕。

周璟澜很郁闷,为什么从那天之后,这个男生每天都要来接易小聊,就算他好不容易以不懂这个不懂那个的理由把易小聊留下来,易小聊的手机也会以不屈不挠之势一直响个不停,周璟澜很哀怨,“小聊,每天来接你那个人是谁啊?”

“……”换柏笙无话可说,他也想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了。

“嗯?”

看柏笙没什么反应,她抓住柏笙的手就朝手背上咬了上去。柏笙吃痛,一把将她按在旁边的墙上,“易小聊,你确定要惹我。”

“嗯,还有一週。”

柏笙沉着脸,觉得自己真的崩溃了,易小聊的脑子,到底是有多迟钝啊……

想想周璟澜不知道柏笙的名字,“我哥,他好奇。”好奇到过了几天都还是对自己爱答不理的。

“你太慢,我饿了。”易小聊把琴谱收回到包里。

易小聊捂着耳朵,“周璟澜,很难听,杀人呢。”

周璟澜红着脸,嗫嚅了半天,“那个……那个……你想知道?”她终于想起来问他了啊,周璟澜激动的搓着袖子。

周璟澜涨红了脸,看了眼易小聊,“那又怎么样,你是不是管太多了。”

柏笙看着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给易小聊又贴了一个标籤,小吃货一个。

柏笙也气得完全没理智了,手稍一用力就把易小聊裙子的肩带给扯了下去,学着她就是狠狠朝她肩膀咬下去。易小聊再生气男女力量还是悬殊太大,柏笙那一口下去,再加上浑身戾气,很是没轻没重的,易小聊只觉得肩膀处的痛一路蜿蜒至心里,她疼得双眼都有些模糊不清。

原来是她哥哥啊,周璟澜鬆了口气,易小聊犹豫了下,小心翼翼的凑到周璟澜身边,“你为什么学琴?”

易小聊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周璟澜,柏笙看着她好像是在认真考虑周璟澜那小子的建议似的,走到前面拉过易小聊,“饿了就回家。”

易小聊被柏笙一路拽着走,手腕都捏得生疼,她生气的对着柏笙又踢又打,走就走为什么要使劲拖?而且,周璟澜也没惹他啊,他对人家那什么态度,易小聊觉得很讨厌这样莫名其妙的柏笙。

一下子慌了神,“小聊……”手指轻轻触上自己的牙印,白皙的肩膀上,牙印下都有些青紫甚至泛着血迹。柏笙越发慌乱,紧张的说,“小聊,很痛吗?”

柏笙闻言,一把夺过她的手机,“你还存他电话了?”

又是一天学琴结束的时候,周璟澜不怕死的黏着易小聊要一起走,柏笙呢,依旧霸道的拉起易小聊就走。

“呃?”周璟澜燃起的小火苗熄了大半。

“你不知道他想干嘛?”

“什么叫恋童癖?”易小聊回头看着周璟澜,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易小聊擦着嘴角,看了看一直不吭声的人,这个问题用得着想那么久么?他的好奇心也太强烈了点吧,易小聊好心的说,“别想了,明天我问他。”

“易小聊,你哥……不是恋童癖吧?”

接过易小聊的琴盒,柏笙递给她一瓶冰镇的橙汁,易小聊笑瞇瞇的接过。

柏笙嘴角抽了抽,无语的把头靠在前面的椅背上,易小聊手指戳了戳他的背,“那个,现在问?”他好奇心到底是有多强,求知慾到底是有多重啊,过了今天都不行么。

易小聊咬着下唇,犹豫半天,周璟澜虽然啰嗦了点,话多了点,过于执着于请她吃饭了点,别的……也还好,学琴这段日子也算是对她很好啊,易小聊小声说,“嗯,喜欢。”

“顺路啊,所以就等你一起回家了。”柏笙顺手接过她的琴盒,“走吧。”

柏笙嗤之以鼻,“朋友?你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接近她,只有你自己清楚吧。”

易小聊很委屈,“好奇心太重。”

柏笙瞪着易小聊,她要敢说喜欢,他一定掐死她。

柏笙被气得不轻,易小聊这傻瓜,人家根本不是单纯的要当你朋友好吧?他脸沉的要滴水,“易小聊,你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怀好意么?”

易小聊白他一眼,人家为什么去学琴,她怎么会知道,她又没有去他脑子里看过,怎么会知道人家的想法,柏笙最近老问奇怪的问题,智商下降了,她漫不经心的说,“不知道。”

周璟澜接话接的很快,“我妈妈做饭也好吃,要不去我家吃怎么样?”

“哎。”周璟澜莫名其妙的看着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出现的人拉着易小聊就走了。

易小聊不乐意的回瞪他,“什么这家伙,他是朋友。”柏笙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

“张嫂做的饭,外面吃不到。”易小聊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她是说真的还是在涮周璟澜。

周璟澜追上去,“喂,你好奇怪啊,易小聊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能和她亲近点么?”

周璟澜对易小聊说,“小聊,告诉你哥,你喜欢和我做朋友么?”

易小聊无所谓的耸耸肩,“柏笙想知道。”

易小聊狐疑的看着不说话的人,“不方便么?”

“……你怎么在这?”易小聊张大嘴,很是意外柏笙会突然出现。

回家以后柏笙一个人气呼呼的往楼上去,千北坐在沙发上看见他这个样子,疑惑的对着玄关处还在慢悠悠换鞋的人说,“他怎么了?”

易小聊想了想,“哥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