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期待

上一章:第11章萌动 下一章:第13章初吻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捧着手里的奶茶,手顿时热乎乎的,心里也暖呼呼的,“千北真好。”看到千北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盒子,身为顶级吃货的易小聊一看盒子就猜到了是什么,眼睛冒光的看千北,“这是什么?”

易小聊走到厨房帮她準备早餐,“唔,睡不着。”

易小聊咬着包子转头看蒋陌,“都喜欢。”

柏笙这才发现易小聊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敢公然挑衅他了,“易小聊,你当真是皮痒了!”柏笙磨着牙。

“小聊……”蒋陌笑瞇瞇的把凳子往她旁边挪了挪,“跟陌姨说说,千北和柏笙,你比较喜欢谁?”

柏笙听到声音,回头就看到千北和易小聊站在玄关处,易小聊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柏笙,柏笙变黑了好多,也比以前要壮,平时视频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这样看,觉得柏笙好像完全不是以前的柏笙了。

“同学?不会是女同学吧?”张嫂这年纪最是八卦,好奇的问蒋陌。

易小聊被噎住,吞了吞口水,“我是易无聊。”

蒋陌打断她,“不用啦,说是和同学一起回来的,没坐飞机坐的回车。这大过年的,说不定会晚点。”

柏笙看她那副痴呆样就知道她没转过弯,重複道,“我的标準就是,那个人……得是易小聊。”

蒋陌很苦恼的望了望天,“可惜不能一女侍二夫,总得选一个呀小聊。”

“都说没等他。”

张嫂插话,“柏笙不是坐飞机么,小聊你查查几点到,你们去接他就成,反正都起来了。”

易小聊好奇的问,“什么叫,一女侍二夫?”

千北一脸“你骗鬼啊”的神情,转身就準备下楼,小聊看着千北穿着羽绒服,连忙追上,“千北,去哪?”

千北很快就回来了,递给易小聊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奶茶,“给你,我们班的女生都说好喝。”

“不冷。”易小聊傻笑着。

两个人到学校,易小聊在宿舍楼下等,看着灰濛濛的天,是不是又要下雪了?千北拿了东西下楼,看见易小聊搓着手在楼下跳脚,走过去把她的手捂在口袋里,“都说让你别来了,冷吧?”

易小聊抬头就看到一个女生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看到易小聊就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小聊,你回来了?”

“噢。”

“没事,运动。”易小聊挺起身子,假装在看新闻。

不带这样的,易小聊想掀桌,“柏笙,双重标準!”

易小聊猛点头,当然想,知道了以后好改呀。那可是关乎她过去15年的耻辱啊,她超级想知道自己到底是符合他哪门子见鬼的标準,然后被这大神欺压了8年。

拨了拨自己肩膀前面长长的头髮,易小聊瞇起眼笑,“挡住了!”对着摄像头挥了挥手,“柏笙?”

“柏笙,我好了,可以走了。”

柏笙笑得肩膀都发颤,“唔,那以后标準就改成易无聊好了。”

易小聊的头髮……摸上去……会很软吧?柏笙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易小聊愣了一下,随后很是镇定的把牛奶往蒋陌面前一推,“陌姨,牛奶凉了。”

蒋陌偷笑,和张嫂使了个眼色,继续说,“不过要我说啊,哪家姑娘也没咱们家小聊可爱,长得又乖巧,将来娶儿媳妇,我就要小聊这样的。”

易小聊听他这么说,想了想也有道理,于是,易小聊抬手把自己脑后的卡子取掉,黑髮如瀑布般顺着白皙的肩膀滑下,柏笙看着她的动作,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句特古老的歌词:穿过你的黑髮的我的手。

易小聊的日子依旧没心没肺、毫无开窍的迹象。柏笙每週末会和她视频,两个人也是聊些有的没的。千北迴家的时候,易小聊也是缠着千北说很多自己在学校的事,会抱怨功课难,会抱怨800米很难跑。但连蒋陌都注意到,易小聊说得最多的,还是柏笙。

易小聊抓起床上的羽绒服,“等我,一起。”

柏笙在对面狠翻白眼,“待会我室友回来看到像什么样子。”

千北看着挤到自己身边已经在换鞋的人,“我学校很远,天又那么冷,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柏笙笑得暧昧,“标準就是……易小聊。”

易小聊莫名其妙的张着嘴还没来得及回话,视频窗口就关上了。易小聊闭上嘴嚼着嘴里的薯片,柏笙真是越来越神经了。易小聊摇摇空了的薯片袋子,往卧室走去,洗手睡觉。

易小聊鼻子里哼哼,“谁在等他。”

“我忘了点东西在宿舍,再不去取可能宿舍就封楼了。”千北边下楼边带着手套。

“噢。”易小聊连忙换鞋。

柏笙回过神,脸有些不自然的发烫,“易小聊,早点睡觉,我想起来我还有事,关了。”

易小聊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握起,微笑着说,“谷蓝姐。”

张叔已经四十多了,和她没什么话题,每次都是易小聊自己一个人在说,话题常常在无声中结束,每每这时易小聊就尤其怀念以前三个人上下学的日子。

“易无聊!现在日子很难过。”易小聊吸了吸鼻子,假装抹了下鼻涕,“柏笙,你不欺负,我皮痒。”

还好现在其他人都去别的宿舍溜跶了,要是在那还得了,柏笙黑着脸,“穿个外套。”

易小聊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一会在床上趴着,一会在电脑前抱着头,千北路过她房间,好笑的看着她折腾,“小聊,你在干什么呢?”

千北的军校在N市,只有週末的时候能回来,而且千北似乎学业很忙的样子、事情很多,有时候週末也不见得回来。连易宅,也似乎都空了许多……

蒋陌在客厅意味深长的说,“柏笙今天要回来了……”看着易小聊不自在的把头转向一边,蒋陌又一脸可惜的啧啧出声,“不过昨晚有人打电话来说不用去接了,要自己回来。”

“呃……”蒋陌被自己挖的坑给埋了,随后默默垂眼吃早餐。

易小聊嚼着薯片,食指左右晃了晃,“错了,我改名了。”

“你以为我是变.态还是虐待狂?”柏笙没好气的瞪她,“不是谁我都欺负的好吧。”

“改成什么了?”柏笙狐疑的看着她。

千北无奈的笑笑,帮她带上帽子,“那好,咱们动作快点就成。”

“为什么,很热。”

易小聊一脸得瑟的翘腿,“柏笙,没人欺负,习惯么?”

千北拉着她往学校外面走,路过学校外面的街道,突然想起什么,“小聊,你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不许乱跑。”

千北笑着看易小聊,“你最爱吃的蜂蜜提子司康,我帮你拿着,回家再吃。”看了眼时间,“快走吧,一会柏笙该到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果然看到柏笙已经到家了,和蒋陌在客厅说着什么,行李还放在沙发旁,只是易小聊看那个行李箱觉得不太像是柏笙的。

柏笙愣住,标準?哪有欺负人还有标準的,仔细想了想,这些年好像除了易小聊,他的确对其他人没有恶作剧的念头,柏笙勾起唇角笑,“想知道么?”

蒋陌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在一边默默吃东西的易小聊,转了转眼睛,“嗯,没準,不然怎么会好端端的去坐火车呢。火车不是慢嘛,可以有多点时间相处啊。”

易小聊坐在鞋柜上穿着靴子,抬头朝千北一脸讨好的笑,“在家无聊,我陪你,路上有伴。”

易小聊低头看看自己的睡衣,怎么了?柏笙又不是没见过她穿这个,易小聊拉了拉睡衣的带子,“怎么了?”

易小聊吃东西的动作停住,很是认真的表情,“那,欺负的标準,是什么?”

柏笙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恶趣味了,只要每次看易小聊抓狂他就异常开心,难道他骨子里真是个……BT?他清了清嗓子,“易小聊,你看看你,穿的那是什么?”

千北看了眼腕錶,“咳,柏笙没那么早回来。你可以出去外面转转再回来,他应该晚饭的时候才到家。”

“呃?”易小聊眨眨眼。

易小聊咬着包子,使劲嚼着,嘴嘟得跟个包子似的。

易小聊对着视频吐舌头,我就是不穿怎么着,反正你咬不着,打不着。在面前的时候我还忌惮你,离得这么远,难不成你会为了收拾我特意飞回来,拿準柏笙软肋的易小聊没少在柏笙离开这段日子挑衅柏笙。

听到外面走廊有脚步声,柏笙瞪她,“听见没有!”

晚上坐在电脑前和柏笙视频的时候,易小聊抱着一包薯片吃得正香。柏笙看着易小聊那吃货的样子,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酸劲,“易小聊,看来你每天过得挺潇洒的嘛。”还是好吃好睡的。

千北走过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柏笙看了眼桌上的蛋糕,再看了眼站在玄关处的她,“易小聊,你在那装门神呢?”

千北看了眼时间,学校离家很远,“万一……赶不在柏笙回来前到家呢?”

“小聊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不是已经放寒假了么?”张嫂看着从楼梯上打着呵欠下来的人。

千北也开学了,上学放学都只剩易小聊一个人坐在车后座,原本热闹的车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易小聊才觉得车子的空间变得尤其的大。每天只能一个人默默坐在车后座发呆,或者没话找话的和张叔聊几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