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萌动

上一章:第10章彆扭 下一章:第12章期待

努力加载中...

柏笙一直看着这条短信,默默微笑,易小聊,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是……开始懂了么?

易小聊垂下眼,走回床边坐下,心里那阵憋闷更加强烈,为什么……有那么一秒,她很期待那个身影呢?好像坐到什么硬硬的东西,起身一看是一条药膏。易小聊拿着药膏默默垂下眼。

易小聊怕蒋陌去扯她的衣服,连忙缩了下,“抬手会酸,休息就好了。”

柏笙也担忧的看着易小聊发白的脸,“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易小聊看着蒋陌他们离开以后才从机场大厅出来,看着手机里的短信,抬头望望头顶的一片蔚蓝,柏笙,再见。

千北疑惑的看了眼对面黑着脸不吭声的柏笙,对张嫂说,“没事,我一会上去看看她。”

柏笙垂下眼,手指轻轻把玩着手里的手机,连琴都拉不了,看来真的伤得很严重,越发懊悔自己昨天没轻重的举动了。

千北把椅子调了个个儿,趴在椅背上看着易小聊,“他怎么你了?”

柏笙没什么胃口的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扔下筷子上楼了。在易小聊房间门口转了几圈之后,抬手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柏笙低声说,“易小聊,你……饿不饿?”

“早点睡吧,阳颱风很大。”

柏笙看着自己老妈一双微红的眼眶,伸手抱住她,像哄小孩子一样拍了拍她的背,“知道了,别担心。我都18岁了,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

看了眼机场大厅嘈杂的人群,柏笙的眼神暗了暗,千北知道他在找什么,低声说,“小聊她……早上就出门了。”

柏笙愣在原地,等反应过来去追易小聊的时候,她已经拦了出租车离开了。等柏笙心急火燎的赶回家,在客厅又没看到她人。柏笙是懊恼加焦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对易小聊他是从始至终都没办法,易小聊想事情不按常理,生气的情况倒是会和常人无异,生起气来,脑子倒是反而比平时要厉害好几倍。

“噢,好,不舒服就多休息,难受一定要说,别自己闷着。”

柏笙个子已经很高了,蒋陌才道他胸口,轻轻的捶了他胸口一记,“你个死小子,就是野惯了,这么不想呆在你妈身边,非要跑那么远。”

还是没回应,柏笙站了会,郁闷的下楼了。

蒋陌闻言连忙走到她身边,伸手去摸她的肩膀,“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肩周炎啊,这么小就得肩周炎可怎么行?”蒋陌手里的动作按得易小聊伤口一阵刺痛,她抑制不住的发出“嘶”一声低吟,蒋陌的手连忙僵住,紧张的问,“很疼么?”

“爸,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柏笙狡黠的对着易风眨眼,易风在想什么,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柏笙一口血差点吐出来,你是在装傻吧,他无语的看着背对自己的人,“要不要再祝我六畜兴旺?”

易小聊望着远处的星星,一眨一眨的频率远没有自己内心深处传来的律动那般极速,她手指揪着阳台的一盆苍翠的水竹叶子,“一路顺风。”

“不用。”易小聊目不斜视的拿起玻璃杯,喝完水对蒋陌说,“我回去躺会。”

“怎么了?这是和谁置气呢?”千北跟在她身后进屋,带上房门,在易小聊身后对门外的柏笙使了个“一切交给我的”眼色。

“嗯。”小聊点头,觉得千北简直就是自己的知音,“柏笙变了,变讨厌了。”

“那小聊想怎么样才能原谅他呢?”

“……”

千北耐心的开导她,“小聊,柏笙和咱们是一起长大的,他虽然有时候喜欢恶作剧,但是他很疼你不是么?”

“柏笙是担心你被人欺负,所以才比较保护你。虽然有时候可能做法有些过激,但是他本意是好的,看他这段时间每天去接你,都是关心你的表现啊。”

柏笙低笑,“晚安。”然后又用手虚握成拳挡住嘴角的弧度,“易小聊,那盆水竹是我妈最喜欢的,你别再揪了,赶紧想想明天怎么向她交代吧。”说完就满脸笑意的摇着尾巴进房间了。

“……你……没话跟我说么?”柏笙郁闷的看着这个小白眼狼,知道还一点表示也没有,怎么说他也对她还不错?撇开前两天那场彆扭不说。

千北低头笑笑,伸手摸了摸易小聊那迟钝的脑袋瓜,易小聊啊,你完全忘记了以前的八年柏笙比现在还讨厌,可是你也没有这么生气啊。

柏笙想起易风收藏在家的那根马鞭,马上挺直了腰板。

第二天,蒋陌看到穿着白色衬衫的易小聊在客厅转悠,“咦,小聊,你怎么在家?”转头看了眼时间,“这个点不是应该在学琴么?”

柏笙听到蒋陌的话也朝易小聊看过去,他是知道易小聊没去学琴的,一直都注意着隔壁房间的动静,就没有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张嫂摆好碗筷,“说是没胃口,不下来吃了。”想了想又有些忧心的对千北说,“平时可是还没开饭就来帮我摆碗筷的,是不是病得不轻啊,问她她也不说。”

柏笙没有说话,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心里却在暗自捶墙,易小聊这个笨蛋,该不会是真的大清早逛花市,去给蒋陌买水竹了吧?

易小聊坐回床上,依旧神游太空,千北把吃的都放在书桌上,“快过来吃吧,没力气怎么和柏笙斗啊。”

听她这话柏笙虽然为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默哀了几分钟,但是还算受用,“嗯,我是上警校,又不是去当黑社会。”

柏笙这才开机準备给蒋陌打电话报平安,一开机就收到一条短信,来自易小聊。

“我很喜欢……下课时,有你接我。”

第二天,送机,站在机场大厅,蒋陌对柏笙说,“那边的气候和这边不一样,北方比较凉,刚去别沖凉水,小心感冒。”

千北会意,轻轻叹了口气,“是因为柏笙让你失望了,你才生气的?”

柏笙仰躺在床上,听着阳台外偶尔飘进的声音,微笑着阖上眼,易小聊,快点长大,我等你。

蒋陌拍了拍柏笙的肩膀,“没事,过年就回来了。就几个月,小聊估计是有事才来不了,你这个哥哥虽然平时老欺负她,但是小聊不是个记仇的人。”

易风和千北无奈,易风拉过蒋陌,“他成年了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儿子,易风虽然表面不说,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捨得,对于柏笙,他的感情很複杂,总觉得那十年,是亏欠他的。

“那……学业早成。”

易小聊抿着唇,低声说,“不喜欢他,不讲道理。”

易小聊手里的动作僵住,低头看看脚边满地的叶子,欲哭无泪。柏笙这小人,实在太坏了,眼睁睁看着她把一盆水竹给揪成秃子,他都不吭一声。易小聊气得把脚下的叶子当柏笙踩,一边踩一边骂,“混蛋,柏笙,坏人。”

“……”柏笙抚额,是他错了么,不该试图主动开导易小聊走向早恋这条罪恶之路啊。

柏笙嘴角抽了抽,他这个妈最擅长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千北很是同情柏笙,他大概猜到了易小聊在想什么,心里暗自叹息,柏笙已经做得这么明显了易小聊都看不懂,更何况是自己默默放在心里的那份守护,她估计是一辈子也觉察不到的吧?这么想时,心里有些苦涩。看着易小聊狼吞虎嚥的样子,千北心里一阵柔软,只这样看着,也很好。

柏笙眼角跳了跳,“易小聊,我坐飞机,不适合一路顺风吧?”

易小聊睫毛颤了下,“不和小狗计较。”易小聊说得理直气壮,完全忘了是自己先扮狗咬人家的。

易小聊被吓了一跳,转开视线,背对着他,“干嘛?”

千北给他一个微笑,“放心。”

检完票,柏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放好行李,柏笙坐在位置上发呆,想了想拿出手机,“易小聊,再见……还有,我会想你。”发完短信柏笙就关机了,靠在椅背上安静的等着飞机起飞,机舱外,N市的阳光依旧灿烂。

蒋陌帮她按了按后颈,还是不放心,“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别落下毛病了。”

易小聊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自己肩膀上的牙印,再撩起刘海看了眼额头上的疤痕,对着镜子开始发呆。心里觉得闷闷的,吹乾头髮走出浴室。坐在床侧,阵阵凉意袭来,忽然看到阳台的推拉门又敞开着,易小聊觉得有些心跳加速,脑子里总是会浮现某些过往的场景。她慢慢走向阳台,轻轻将推拉门带上,透明的玻璃门上只有自己的倒影孤单的立在那儿。

“小聊呢?”千北坐在餐桌前,看着身边空着的位置问张嫂。

“他……”易小聊看着千北,半晌讪讪的低下头,“没事。”

听到敲门声,小聊打开门,端着餐盘的人站在门边笑得一脸温和,易小聊有时候也会奇怪,明明他们俩长得一样,但是只一个表情,就能知道这是千北。柏笙似乎……很少笑得这么温柔。

易小聊站在冰箱前面倒水喝,目光不自然的游蕩着,“肩膀不舒服,拉不了琴。”

明天柏笙的学校就要开学了。易小聊倚在阳台上,抬头望着璀璨的星空,轻轻叹了口气。

易小聊背对着他使劲撇嘴,你高中还少打架么?但是表面还是装出一副极冷淡的样子,吸进口凉风,易小聊打了个喷嚏。

“明白什么?”千北挠了挠头,易小聊式没有主语的话有时候还真难懂,是让柏笙想明白?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那有的是熟人,你在那要敢给我闯祸,我马上飞过去鞭子伺候。”易风板着脸说的振振有词。

柏笙看着她一路上楼,连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心里一沉,看来这次易小聊是真的很生气。心里轻轻叹口气,自己这是怎么了,都成年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那么冲动……炎热的夏季,心里更加烦躁,马上就要开学了啊。

易小聊吃东西的动作慢了一点,吧唧了下筷子,“我有事没明白。”

“我知道。”

易小聊垂着头,手指揪着床单不吭声。

里面还是没声音,柏笙沉默了下,“你别生气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你打我一顿消消气?”

易小聊哼哼,“当我傻的么,易家没养宠物。”

“易小聊。”柏笙的房间在隔壁,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隔壁的阳台看着这边发呆的她,两个阳台间距离不远,柏笙说得话声音不需要太高就清晰的传到了她耳边。

易小聊听身后没声音了,犹豫了会,“在学校……别打架。”

易小聊“嗯”了一声。

柏笙最后抱了抱千北,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千北说,“好好照顾她。”

到了B市,柏笙直接到学校报到。领了制服,到宿舍把行李都放好,一切办完已经快到晚上了。

“我明天走了。”

那之后,易小聊就一直在家没有去学琴了,实在是肩膀的地方伤口没有好。倒不是说有多痛,实在是因为夏天,穿什么衣服都会露出一点那个牙印,易小聊只能每天穿着白衬衫在房间里吹空调。

易小聊摸了摸已经饿扁了的肚子,走过去端起饭开始吃,“等明白了,再原谅他。”

一直到吃晚饭,蒋陌和易风今天参加老友儿子的婚宴都没在家,长形餐桌前只有两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