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勇气

上一章:第13章初吻 下一章:第15章承诺

努力加载中...

柏笙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连话都没空应一句。

易小聊圈在他颈间的手勒得更紧,一点撒手的意思也没有,眼泪鼻涕一个劲的往柏笙制服上蹭。柏笙认命的坐在床边,任由她继续吊在自己身上。

易小聊环着他的颈,讨好的蹭了蹭,“不随便亲,用心亲,很用心。”

柏笙忍不住想笑,“易小聊,你几岁?”把她拉近自己一点,看着她笑得不怀好意,“你求我的话,我就考虑。”

“易小聊,你怎么跟个女悍匪似的。”柏笙看着她突然蹦上来的动作,连忙双手护在她身后,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整个人都仰倒下去。

到了B市,柏笙的手机依旧打不通。易小聊对出租车司机报了大学的名字,看着车窗外陌生的一切,易小聊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心和雀跃,很快,她就可以见到柏笙了。

她随便收拾了几件衣物,找简笑帮自己圆谎对蒋陌说去附近的古镇上旅游。自己一个人就上了飞往B市的飞机。这是易小聊第一次出远门,这之前……她甚至不知道柏笙上的那个全国知名的警校到底在哪一条路上。

易小聊狐疑的看着他,“怎么了?”

柏笙刚回到宿舍就赶紧找手机充电器,集训走得太急他都来不及给易小聊说一声,易小聊不知道会不会生气?一开机电话就响个不停,足足响了五分钟才停下来,全都是易小聊发来的短信。柏笙只看了一条就夺门而出,连身上的藏蓝警服都来不及换。

柏笙走了两个多月,五一开始了,柏笙并没有如他之前承诺过的回来看她。而是忽然变得杳无音讯,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一个电话也没有再打来。易小聊打去他们宿舍,宿舍也没有人接。易小聊心里发慌,从来没有这么焦虑过。

可是哪有男生对女生做了那种事之后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甚至连句“喜欢”都没说过,易小聊觉得,自己被算计了。明明是柏笙主动的,可是……从头到尾,柏笙都没说过喜欢她!反而还逼自己说喜欢他!易小聊觉得,不公平!!

易小聊气势汹汹的攥紧他的衣襟,气得小脸通红。柏笙看她真的生气了,低头就着她气得嘟起的小嘴咬了一口,“笨蛋,我认真的。可是……你还太小……”他圈着她,低头看进她乾净的双眸里,“本来想等你再大些……可现在,我好像等不了了。”

易小聊呆呆的看着门卫大爷走远的身影,原来是在山区,怪不得柏笙的手机一直没信号。至少知道柏笙没事,悬着的心也可以放下了。要回去吗?易小聊一个人无措的站在学校门口,看了眼天边昏黄的晚霞,再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校园。易小聊一咬牙,到学校附近找了个酒店住下,身上带的钱勉强还能撑几天,也许,在回去前能见到柏笙呢。

易小聊不乐意了,怒目而视,“问你呢!”

“柏笙,嗯……咱们,现在……是什么关係?”易小聊揪着柏笙的毛衣,心里暗暗下决心,今晚一定要逼他说出来。

易小聊斜眼,还想想?这有什么可想的。她气闷的一头栽进沙发里,狠狠磨牙。柏笙不会是逗她玩的吧?从小他就以欺负自己为乐。

柏笙离开以后,易小聊就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空了一块,这种感觉比柏笙刚去B市报导那阵还要强烈。她每天都会站在阳台看着隔壁空了的阳台发呆。

易小聊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柠檬味,笑着往他颈窝处钻, “柏笙身上,好好闻。”话语间热热的气息洒在他颈窝处,胸前软软的触感贴着他的针织毛衣……柏笙郁闷的枕在她肩膀上,无语的闭了闭眼,易小聊,你是想整死我是不是。

易小聊忍了几天的眼泪在刚才从猫眼里看到他的那一刻就自已倾巢而出了,易小聊吸着鼻子,勾着柏笙的脖子就跳到了他身上,跟无尾熊似的吊着,腿紧紧的盘在他腰间,“……以为你……不要我了。”

易小聊看柏笙终于把视线从书上移向自己,连忙把怀里的抱枕扔得老远。扯着柏笙的袖子,“柏笙,陪我。”

柏笙愣了一下,随后眼里含着笑,脸上却依旧绷得紧紧的,“易小聊,你是女生,怎么能主动说想亲谁。而且,我是随便让人亲的?”

柏笙无语的叹气,起身牵着她的手,“走吧,我带你去吃饭。”刚走了两步,柏笙的脚步顿住,侧过头看了看易小聊,有些欲言又止。

“嗯。”柏笙笑,心想这小笨蛋真的是有多笨哪,说不清楚都不行,非要逼着自己做个衣冠禽兽不可。

柏笙虽然在看书,可是视线一直被身边的人干扰到,易小聊拿着个抱枕使劲在他身侧的沙发上摔呀摔的,快20分钟了,她也不嫌累。有些无奈的放下书,他看着身旁还在折腾的易小聊,“喂,以前也没发现你有多动症啊。”

柏笙胸口起伏,声音里带着些抑制不住的沙哑,“好,下次换你亲。”

易小聊咬牙瞪他,这个人实在太讨厌了,自从那次莫名其妙被他亲了,还不小心吃到他的口水以后,他就总是暧昧不明的样子。易小聊那晚回来以后还特意在网上查了“相濡以沫”是什么意思。而且还脸红心跳的恶补了下男女之间某些亲密接触的生理知识。

柏笙挑了挑眉,“什么关係?”

柏笙抿着唇低笑,拿过书接着看起来。易小聊看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扯过他的书扔在一边,往他腿上一跨,揪住他毛衣的前襟,“你!耍我?”

柏笙看着她在自己身上到处点火,眼神一黯,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就吻了上去,易小聊被吻得昏昏沉沉的,柏笙吸得她的舌头都发麻,全身都软在他怀里。好不容易他鬆开了自己,易小聊生气的捶了他胸口一下,“是我亲你,不是你亲我,怎么听的!”

气喘吁吁的站在酒店房间门口,柏笙单手按在墙壁上喘着气。这个酒店离学校不远,他几乎是一秒都没停的跑着来的。手刚放在门铃上门就被打开了,柏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哭得稀哩哗啦的易小聊,二话不说扯着嗓子就吼,“易小聊,你疯了是不是?谁让你自作主张这么干的!”

易小聊每天呆在酒店里不敢往外跑,一有空就给柏笙打电话,发了很多短信。身上的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除去买了回程的机票和酒店住宿费,身上只剩下一百块不到。

哭够了,易小聊才打着嗝从他身上下来,“柏笙,饿了。”

“唔……这个啊……”柏笙故意放慢语速,慢悠悠的说道,“我想想啊。”

易小聊听到他这话顿时哭丧着脸,狠狠掐了柏笙一把,“柏笙,讨厌鬼。”都见到他了,自己还不能吃顿好的,这……天理何在啊!

易小聊虽然不乐意,可是还是乖乖的闭嘴了。前后蹭了蹭,她不舒服的挪了挪屁股,“柏笙,这里有……”话还没说完,易小聊的爪子就朝着屁股下面硬硬的硌到她的东西摸了去。

柏笙脸色不太好看,半晌才说,“忘带钱包了。”刚才光想着赶紧来找她,完全想不起钱包什么的。

易小聊拽着他前襟的手力道鬆了鬆,眼神不自在的游移,“那……是喜欢?”

缓了缓劲,柏笙拍了拍身上还哽嚥着的人,“易小聊,你要挂在我身上挂到什么时候?”他可是集训了十几天,回到宿舍一分钟都没来得及喘气就跑来了,现在还要负荷着个大活人。

被他急冲冲跑出门撞到的室友回头看柏笙跑得那么急,在身后喊道,“喂,快锁门了啊,你去哪。”

柏笙觉得自己刚才那一肚子的火和担忧全都因为她一句话就软了下去,反脚带上门,抱着她进屋。

寒假的时间不长,两个人腻歪来腻歪去,一个月就这么过了。柏笙开学的时候,易小聊和蒋陌他们一起去送他,易风没有来。在大人面前,易小聊和柏笙还是装出一副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样子。所以当机场催促登机的广播响起时,柏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易小聊红了眼眶,也没办法走过去抱抱她。

易小聊嘴角漾着笑,歪了歪嘴,看着近在咫尺的柏笙,情不自禁的伸手描摹着他的眉眼,柏笙感觉到她指尖软软的触感和轻柔,专注的看着她。易小聊忽然瞇起眼笑得小狐狸似的,“柏笙,想亲你!”

柏笙一把抓住她的手,“别动。”把她不安分的爪子按进怀里,柏笙轻轻鬆了口气,“别动,一会……就好。”柏笙觉得自己是在找虐,找了这么个能折磨人的家伙,而且,自己到底是有多禽兽?对着个16岁都不到的小女孩居然起反应。

到了学校门口,易小聊被门卫拦下。报了系别和班级,门卫帮忙打电话到宿舍楼下联繫,最后门卫充满同情的看着易小聊说,“他们专业这次组织了野营拉练,到望岳山那边去了,说是得大半个月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