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原谅

上一章:第16章恐惧 下一章:第18章裂痕

努力加载中...

“……”

他低下头,眼里一湾柔情,“现在,还疼?”

柏笙笑,“我也捨不得你。”

易小聊把旁边的毛巾丢给他,“柏笙,很可爱。下次,一起玩泡泡浴?”

他低头轻咬了她圆润的鼻尖,“易小聊,乾脆改名叫易瞌睡好了,小瞌睡妹一个。”

柏笙稍稍动她,她就似被惊到的小动物般瑟缩下。柏笙停住,不敢再动,心里一阵阵的生疼。易小聊在他心里,很喜欢,喜欢到就想那么捧着疼着,捨不得动她一毫。从来都没想过要这么伤害,更没想过会在这种意识模糊的时候夺走她的第一次。

“咱们赶在早餐前回去,不然蒋陌又该啰嗦了。”柏笙挤好牙膏,站在她旁边开始刷牙。

易小聊气呼呼的蹬着被子,“柏笙,枕头还我。”

柏笙默默圈紧她,如骾在喉,很久才说出一句,“是我不好。”

尹盛起身,慢慢走到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灯火阑珊的夜景,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易小聊猛的惊醒,睁眼的瞬间所有记忆忽然来袭,她手脚并用的开始拍打柏笙,嘴里一直喊着疼。

易风的效率很快,尹盛元气大伤。金苑因为组织未成年卖淫一事被查封,尹盛后面不知道究竟是哪股势力在支撑,竟然毫髮无伤的被保释出来了。但是气势多少有些收敛。

“嗯,有远见。”

尹盛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还是一贯不辨真假的温柔语气,“疼么?”

易小聊揉着腰,嘟喃,“都睡过了,装什么蒜?”

柏笙叹了口气,看着在被子里笑得一脸无害的人,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后估计再被算计应该也能控制得住,因为现在已经被易小聊锻鍊得极有自控力了。关了灯,拉开被子刚躺下,易小聊忽然“哗”一声坐起来。

易小聊眨着眼想了想,觉得哪不对劲。柏笙拍了拍她,“乖,回去睡觉。”

林琳承受着他霸道热烈的吻,心却一沉谷底。

天微亮的时候,柏笙喊醒她。易小聊迷迷糊糊的揉着眼,柏笙帮她穿好衣服,抱她进浴室让她洗漱。等柏笙穿好衣服进浴室一看,易小聊竟然咬着牙刷,单手支着下巴,枕在洗手台上做小鸡啄米状补眠。柏笙又好气又好笑,这样也能睡着,这丫头还真是够随遇而安的。

柏笙微笑,“你,原谅我么?”

“还要回去睡么?”

易小聊闷在他胸前,半晌才抬头,“你,讨厌我?”

“但是,柏笙……嗯,能不能不要学狗狗,到处舔吶。”

易小聊咬着牙刷,注视着镜子里的柏笙,柏笙从镜子里看到她看着自己发呆,微笑,“傻看什么呢?”

柏笙思绪很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被欲望操纵得跟头野兽一般狂乱掠夺。

易小聊努力撑着往下塌的眼皮,“柏笙,很睏,为什么要这么早?”

“嗯。”易小聊安心的趴在他胸口。没一会就趴在他身上睡了过去,小小的嘴唇微张着,因为侧趴的姿势,甚至有点点晶莹的口水流在柏笙的胸膛,柏笙满眼宠溺的看着她。这样的易小聊,如果真的不懂、真的害怕,哪怕是柏拉图式的爱情,他也不介意,他想过,一辈子,只要她在身边就好。

“我……我以为他会听我劝的。”林琳有些心虚的不敢抬头看他。

那杯茶,只是轻抿了几口而已,药效却似乎很强劲,柏笙折腾了很久。易小聊到最后几次已经哭不出来,只是手臂挡住眼,紧咬着唇不敢看柏笙。身上被他弄得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心里却越来越冰凉,好像万年枯木一般荒凉。

柏笙没好气的掐了她一下,“你怎么老是一副色鬼附身的样子,嗯?”

“易小聊,你怎么越来越黏人了?我走了你怎么办?”

“以后,大学考B市。”易小聊一脸壮志筹云的样子。

他有些懊恼,不知道为什么易小聊还是会出现在这里,选择不回家就是害怕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嗯,干嘛,压我……难受。”

---

林琳看着他颀长的身影,火光一明一灭在落地窗上的影像,起身走向他,低声恳求,“能不能,看在我17岁就跟你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不要再找他麻烦。”

哄了很久易小聊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下来,安静下来以后就是缩在柏笙怀里哭。咬着他的手背,眼泪流进嘴里,“柏笙,很疼。”

柏笙心疼的抱紧她,手不断安抚着她的脊背,好像哄婴儿般小心,“嘘,安静,小聊乖。”

易小聊勾住他脖子,在他胸前蹭了蹭,“一起睡。”

易小聊睁着眼睛,一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柏笙也望进她透澈的眼眸里,手掌轻轻包住她攥得紧紧的小拳头,“害怕我了?”

柏笙无语,怎么觉得自己有种被调戏的感觉?易小聊从他身上下来,拉过被子钻进去,往边上挪了挪,“柏笙,一起?”

半夜的时候意识渐渐回笼,他按着还有些胀痛的额头,睁眼看了很久的屋顶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坐起身,侧过头一看就看到蜷缩在床边背对自己躺着的易小聊。洁白的床单裹得紧紧的,几缕髮丝汗湿的黏在唇角。

柏笙抱着她,思绪乱的很,如果对方给他下药只是想给他个教训显然不太像,他自己解决之后能得到什么教训?想起林琳问他要不要她帮他,柏笙开始明白了点什么,但是对于林琳会突然放手一事还是有些意料之外。他眼神暗了下,尹盛这笔账他记下了,必定要他十倍还回来。

“……”

易小聊沉默了半分钟,抄起枕头就砸过去,“柏笙,你个混蛋,说我母老虎!”武松不是只打虎的么?竟然说她连武松见了都要躲起不打,那不是老虎是什么?

柏笙愣愣的看着她光裸的脊背,上面红红点点的暧昧痕迹。他甚至记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做完整个过程,是不是从始至终都被药力控制粗暴不堪?此刻努力去回想,细节一点也想不起来。只是那种酥麻刺骨的感受倒是还隐隐留在身体里,清晰可忆。

“嗯。”易小聊低低的应。

尹盛瞇起眼,鬆开她的髮丝,还轻柔的帮她顺了顺,依旧保持蹲在她面前的姿势,“当初是你出面保他,说你能摆平的,现在呢?嗯?”

小聊点头,缩在他怀里就不动。柏笙想抱她起来去沖洗,易小聊紧紧拽着他刚穿上的浴袍不动弹。柏笙无奈的又躺回去抱着她,易小聊还在抖,柏笙知道她肯定被吓得不轻。在这种浑浑噩噩的情况下就被自己给欺负了,他都害怕会给她留下阴影,心里又是懊恼自责乱七八糟理不清。

易小聊趴在他宽厚的胸膛处,闭着眼听他的心跳,沉稳有力,是自己熟悉的频率,不安渐渐落下,睫毛轻颤,“柏笙昨晚,好可怕。”

---

看着兴高采烈唱着我爱洗澡、皮肤好好走出浴室的人,柏笙更加郁闷,都这样了,这丫头还敢不要命的色诱他。

“……”

易小聊打BOSS打得正开心,只是“噢”了一声。

尹盛瞇眼,低头吻她,林琳颤抖着闭上眼,尹盛却在她唇边低声说,“易柏笙是吧?我记住了。”

柏笙看着她这样,心里更是千万分的自责,凉凉的唇贴在她的额头,低声说着,“我知道,是我不好……吓到小聊了。”

慢慢靠近她,轻轻抚着她额头的汗珠,手穿过她的颈项,悄悄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林琳睁眼看他,尹盛笑得没有温度,伸手捏住她的下颚,“记住,我是个不懂爱的男人,所以……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为我守身如玉,大可不必。”

易小聊瞇起眼笑,就着嘴里的泡沫就朝柏笙的鼻子咬了过去,“唔,好。”

柏笙此刻大脑CPU霎时停止运作,甚至希望自己是迷幻药的药效没过产生幻觉而已。他颤抖着手轻轻撩开她贴在唇角的髮丝,易小聊脸色苍白,睡得也不安稳。眉毛紧紧的蹙在一起,两只手握成拳抵在唇边,整个身体蜷缩得好似婴儿在母体时那般。

“捨不得你。”

“不疼。”林琳小声说。

柏笙郁闷的摸着自己鼻子上的泡沫,“易小聊,我刚洗的脸。”

“……”

“这样,真好。”易小聊一脸微笑的开始刷牙,一人一边,一高一低,她和他。

“看不起我?”易小聊不乐意了,看着柏笙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

林琳不明所以的点头,尹盛勾起唇微笑,“是么。”然后就不再有下文,但是林琳能看出他眼里那若有似无的算计,忐忑不安的站在他身后。

“不要了,我要一直和柏笙睡。”

易小聊一双漆黑的眼睛无声的看着他,柏笙抚她的脸颊,“小聊……亲亲我。”

柏笙收紧手臂,心里更难受,“没有,我喜欢你,很喜欢……总之是我不好,以后一定不会了。”沉默片刻,觉得有必要对她好好解释,不想自己在她心里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就这么瓦解掉,“我被人下药了。”

开学的日子近了,那件事之后,柏笙常常关注易小聊的情绪,很怕她会留下什么阴影,还好,易小聊是个粗神经的家伙,似乎渐渐也淡忘了这事。对于他的亲暱也没有牴触,柏笙稍微鬆了口气。

柏笙一把接过飞来的枕头,转身护在怀里,翻身就睡,易小聊反应也太慢了都半个小时前的话现在才来算账,他忍着笑不吭声。

易小聊听着他话语里又恢复的往日温柔,感觉亦真亦假好不真实。从他怀里仰起头看他,一双眼睛红红的还噙着泪。柏笙看着她迷茫的眼神,将她抱得更紧,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林琳和尹盛一伙都给生吞活剥了。

易小聊依旧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显然不懂他的意思,脑子好不容易转了一圈后,“就是说,刚才的,不是真的柏笙?”

柏笙将她抱起趴在自己身上,把她侧脸放在自己心脏的地方,“小聊还会怕么?”

“欺负人,我要回去睡。”

柏笙耐性的倚在床边看她,看她越玩越来劲,偶尔还骂几句三字经,他无奈的摇头。走到她身后,“易小聊,十二点了,我明早要赶飞机。”

“啪”一记清晰有力的耳光将林琳打倒在地,尹盛走到她身边,修长的手指慢慢从她的髮顶顺了下来,突然用力扯住她的髮丝,声音却极温柔,“不是说你搞定他了?”

晚上,柏笙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了,瞥了眼还在自己电脑前打游戏的易小聊,“易小聊,回去睡觉。”

柏笙连忙摇头,“不敢,咱们小聊是谁,武松见了都要躲起来不敢打的人。”

易小聊回头看他,顿了顿,伸手做出一个要抱的姿势。柏笙笑着抱她,又被她整个缠在身上。

柏笙诧异的看她,“怎么了?”

易小聊垂下眼,“吓到了。”

柏笙知道她的意思,刷完牙,俯过身到她面前,低声问,“那……一辈子这样好不好?”

易小聊看了他一会,往上蹭了蹭,轻轻吻了他的侧脸一下。

尹盛似乎是低笑了一声,转身再看她时只带着冷淡疏离的丝丝笑意,“怎么,你还真是对他情深意重?一次次保他。”他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爸是易风?”

柏笙觉得易小聊才是真的大智若愚,自己解释不了的话她一句就说到了重点。他埋在她颈窝里,深深汲取她的气息,“对,我捨不得伤害你。所以,小聊忘记之前的那个我,记得平时的我就好。”

林琳头皮生疼,却隐忍无语,只是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