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裂痕

上一章:第17章原谅 下一章:第19章哀恸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气呼呼的,捲过被子装蚕蛹。柏笙好笑得跟她开始拉锯,“好了,别闹了。明天我还要早起呢。”

柏笙的手指顺势与她交缠,将她揽进臂弯,“以后放学就马上回家,遇到陌生人不要理他,知道吗?”虽然现在尹盛那边没什么动作,可是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心。就怕人家不来明的。低头看看怀里的人,觉得很不放心。

---

柏笙听着她轻潜的呼吸,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就闭上眼,朦胧间唇上感觉到湿湿黏黏的触感。柏笙睁开眼,一室黑暗里,易小聊的眼睛似乎都在熠熠发亮。她小心的伸出舌尖,笨拙的舔舐。柏笙的手臂慢慢收紧,刚想开口问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易小聊的舌头就钻了进来。

“……噢。”易小聊担忧的又看了眼柏笙,柏笙只是垂着头,什么也没说。

“你个臭小子,我……气死我了,给我跪好!”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易风气急。

柏笙没有说话,一直听不到他的声音传来。

易风看到易小聊没事,鬆了口气,声音软了几分,“小聊,你让开,今天谁都救不了这兔崽子,我非打死他不可。”

易小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易风则是怒极反笑,“不念了,那你準备做什么?真的去做流氓,嗯?为了个女生打架,把人家打成植物人!你反了天了,还有王法没有?”

柏笙深深看她,默然点头,“嗯。”

17岁这一年的秋天,来得很早,落叶渐渐飘满整个院子,秃秃的枝干,无尽颓凉。

柏笙闭上眼,慢慢回应她。易小聊的舌胡乱闯,到处游移,不得要领。柏笙嘴角带着笑,夺回主权,勾住她的软软舌尖纠缠在一起。易小聊开始喘不过气,柏笙才鬆开她。

柏笙心一沉,一把抱住她护在怀里,声音愠怒,“你傻了?”

易风听他说出这种话,更是火大,一把拉过愣怔住的易小聊,举着鞭子就要抽柏笙。蒋陌推门冲进来拦住,“易风,你真要打死我儿子我跟你没完。”

易小聊忸怩道,“那个……不是爱吗?怎么算欺负?”

一字字如利刃穿透易小聊的耳膜,她怔怔的看着柏笙,女生……打架……植物人……退学?她嘴唇蠕动半天才发出声音,“是……真的么?”

易小聊很执念,死活拉着柏笙声称要那什么,柏笙很无语,闭着眼不理她。

易风看他不出声,火气又蹭蹭上来了,一拍桌子,“怎么?现在不说话了,当初打架的时候不是很能耐么?我是送你去学做人民警察,不是去做流氓的!”

柏笙眼里翻过千万种情绪,最后趋于平静,他慢慢拂开易小聊的手指,“易小聊,你傻够了没,我说了,什么东西我都只有三分钟热度,你……也一样。”

“死丫头,说谁学狗呢?”柏笙单手将她的手箝制在头顶,另一只手开始挠她。

“那晚……不疼吗?”柏笙沉默很久才问出口,他一直想问,却害怕,怕易小聊会想起不好的记忆。

易小聊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着,她直觉觉得,柏笙闯祸了,而且……是很大的祸。

易小聊隔着他一点距离,呼吸也淡淡的喷洒在他脸上,小声说,“度娘。”

柏笙抬起头看她,居然露出一个极温和的笑,“是。”

易风看易小聊母鸡护雏般的护在柏笙身前,无奈把皮鞭丢到一边,压抑着怒气坐回书桌后,“说吧,你现在準备怎么办?”

千北和蒋陌对视一眼,蒋陌不说话,千北只是点了点头。

易小聊偷偷看了眼柏笙,原来柏笙在学校打架了?

柏笙全身好像抑制不住的愤怒,透着一股极欲爆发的戾气一般,眼眶发红。易小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怯怯的拉他的袖子,“柏笙,道歉。”

千北拉住她,有些担心,“伤口要处理,不然会发炎。”

易小聊听得出易风很生气,他虽然严厉,却是极少发脾气的,眼下这么大的火,必定是很生气了。易小聊脚步怎么也挪不动了,安静的立在门外。

易小聊一脸委屈,豁然起身,红着脸,“易柏笙,哼,百度说了,男人喜欢女人,就会做。”

“易小聊,你到底是多执着这件事?想不到你骨子里居然这么流氓。”

片刻之后,易小聊听到一声清脆的抽打声及细碎的闷哼。易小聊大脑蓦地空白,皮鞭击打的声音一声声击溃着易小聊的神经,她想也不想的推开书房门就冲了进去。

“晚安。”柏笙将她按进怀里就不敢再动了,慢慢平息着身体里开始甦醒的情欲。这边刚平息下去,下一秒身子却整个僵住,易小聊在他胸前,居然伸出舌隔着睡衣开始舔咬他。柏笙呼吸急促,一把将她拉开些,“易小聊,谁教你的?”

易小聊放学回家,看到蒋陌和千北都在家。千北显然是刚刚从学校赶回来,身上的制服都还未换下,他看到易小聊进屋,脸色有些不自然。

屋子里静得窒息,千北沉默良久,低低回,“是……谷蓝。”

易小聊疼得好一阵缓不过劲,她含着泪,却笑得一如既往,“本来,就傻。”

易小聊整个身子都僵住,木然的看着蒋陌扶柏笙出门,千北来扶她,小心翼翼的喊,“小聊?”

“……”易小聊呆呆的坐在床上,柏笙轻叹口气,拉过她,“易小聊,如果那天,没有那次意外,我绝对不会在你这个年纪对你做这种事。现在也不会!”他温柔的吻她的眼睫,声音低低的,“你还这么小,我护着还来不及,怎么捨得欺负。”

易风恼怒的抄起身边的皮鞭就要挥过来,易小聊连忙去拦他,“易叔,你听柏笙说完,先彆气。”

千北也劝,“爸,有什么事慢慢说,打解决不了问题。”

柏笙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握成拳,低着头,“是真的,易小聊,你别拦着。”

易小聊呆怔住,柏笙不是……很想当警察的吗?

易小聊还想问他为什么不适合,难道是因为自己还发育不好,他不喜欢?柏笙拉着她躺下,安静的带进怀里,从后面圈紧她。易小聊感觉着背后他慢慢趋于沉稳的呼吸,也默默闭上眼。

柏笙有些惊愕的瞪她,无奈黑暗里,易小聊看不到他的吃惊,易小聊悄悄靠近他,腿搭在他腰间,“柏笙,我喜欢你,爱爱,我不怕。”

柏笙握着她的手轻轻用力,声音有些不稳,“你先出去,我待会找你。”

易小聊最怕痒,马上就投降,“不敢了,不敢了。”

易小聊好半天才回神,她笑笑,“我回房间。”

易小聊紧闭着眼,却没觉得疼。瞇眼看到脸色苍白的柏笙,眼泪哗哗的就流了出来,她心疼的想伸手去摸他的脸。柏笙伸手按住、握紧,轻轻摇头。

易小聊攀上他的肩膀,脑袋轻蹭,“疼,可是,柏笙给的……再疼,我也要。”

易风深深吸气,对易小聊说,“小聊,你出去,我和柏笙有话说。”

“……”柏笙沉默不再说话,默默感叹百度知道的强大。

易风从不听劝,越劝脾气越大,易小聊刚走到门口,还没带上房门,就看到易风的鞭子又朝着柏笙挥了过去,柏笙一点躲的迹象也没有。易小聊呼吸一窒,毫不犹豫的扔下书包朝向柏笙跑过去,护在柏笙身前。柏笙在听到她脚步声那一刻就知道她要做什么,所以在易风的皮鞭来不及收回的时候,马上返身将冲过来的易小聊护住。鞭子抽在脊背上,柏笙的额上渗出了大滴的汗珠。

柏笙目瞪口呆了半晌,“你说的那是禽兽,我是到处发情的?”

柏笙不吭声,只是看了易小聊一眼,示意她出去。

易风压了压太阳穴,沉声说,“我给你顾叔叔打电话,这次回去给我老实点,要是再惹事出来,我抽不死你。”说着就要去拿桌上的手机。

柏笙轻轻叹气,“没什么可说的,就是这样,不想念了。你们知道的,我对什么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觉得没意思了,所以不想念了。”

“噢,好。”易小聊挠了挠头髮,弯腰捡起掉在地板上的书包,背对着千北,小聊捋着背包带,低声问,“那个女生……”

易小聊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坐在鞋柜边开始换鞋,忽然眼光停住,柏笙的鞋赫然出现在鞋柜里。易小聊蓦然起身,跑到千北身边,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柏笙,回来了?”这几天柏笙都很少给她打电话,甚至连短信都很少。有时候发来的短信,也只是简单的提醒她降温了,多穿衣服等等。

易小聊呆住,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易风的鞭子风一样的招呼了过去,柏笙咬牙不哼一声,易小聊粗重的喘息,一次次深呼吸,回过神来之后还是冲到柏笙身前挡住,易风未料及她突然的举动,鞭子来不及收回。后背肩胛处被抽得皮开肉绽一般疼,易小聊疼得眼眶瞬间模糊。

易小聊穿着拖鞋“啪啪”往楼上跑,千北在身后喊她,“小聊。”

易小聊瞠大眼,不敢想像柏笙到底做了什么让易风居然这么生气,她低声说,“易叔,柏笙他只是调皮,他知错了,你就饶了他吧,打成这样了,很痛。”

易小聊枕着他的胳膊,闭上眼一会就有些昏昏欲睡。

易小聊在看到柏笙跪在地板上的时候就傻眼了,柏笙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和易风吹鬍子瞪眼惯了,从来都是气得易风追不着、打不到。现在,他居然毫无顶撞之意的跪在这里,白色衬衫上有道道鞭痕,领口的地方,易小聊看得很清楚,一道鲜红的疤痕透着血渍。

柏笙忽然出声,“爸!”

柏笙心里柔软一片,翻身抱紧她,“傻瓜。”这样的易小聊,柏笙觉得,自己此生怎么可能离得开她。

易小聊一阵头晕目眩,忍住肩膀的痛意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一步步极沉稳。千北站在她身后,一脸担忧。

柏笙低笑,“是爱,可是,现在的你……还不适合。”她还这么小,他怎么可能真的让她看自己那么兽性的一面,那晚,如果不是意外,他一定会耐性的等她长大,等她做好準备,绝对不是那样巧取豪夺的姿态。

易风和小聊同时看他,柏笙沉默几秒,“不需要,退学就退学,我不想念了。”

易小聊伸手拉他,“那晚,你做什么,我知道了。”

“不要。”易小聊固执的不肯走。

易小聊不明所以的回头看他,千北犹豫了几秒,挤出一个笑容,“他在爸房间里谈事情,你……等会再找他。”

“噢。”易小聊诧异的提着书包往自己的房间走,路过书房时,脚步顿住,想了想又提脚往自己房间去,走出还没两步就听到里面传来易风的大嗓门,“混账,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你以为你还是十四五岁吗,啊?”

书房里的两个人看到她,都明显愣住了。柏笙回头看到易小聊,仅一秒,马上垂下眼。

易小聊惊愕的反握住他的手,“退学?”

易小聊拦不住易风,回头看柏笙,“柏笙,别说气话。”

关上房门,易小聊跌坐在地板上,抬手摀住心脏的地方,肩胛处的疼一点也感觉不到,胸口却疼得不能呼吸。她咬着唇,慢慢将头埋进膝间,小兽一般呜咽,“柏笙……柏笙,好痛。”

易小聊笑着黏过去,“那你答应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