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偶然

上一章:第19章哀恸 下一章:第21章相遇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背对着他们,紧咬下唇,“我没话说。”说完就拿着包往酒店外跑出去。

柏笙听着他们的议论,下意识的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这一看就僵在原地,怎么都挪不开步子了。林锐和方杰诧异的站在他身后,莫名其妙的看着沉下脸来的柏笙。

“不用,你先上去,我顺便把衣服换下来,军装太打眼,我带了便装。”

“噢,好。”易小聊看着千北的车驶进停车场,转身要走,忽然记起自己根本就忘记易风定的是哪个房间。她拍了拍脑袋,站在门口等千北。无聊时,看着酒楼门口的酒楼历史简介打发时间,密密麻麻的字和一个又一个的日期看得她头晕,收回视线揉了揉眼睛。

发动车子,慢慢驶出学校前的街道,千北看了眼易小聊的侧脸,她一直看着窗外发呆。他视线移回,看着前面的路况,“现在怎么样?直接到鸿鑫酒楼那边么?”

林锐没好气的低吼,“看见个P,咱哥那动作快得就跟生怕人抢他钱包似的。”

千北看着她柔和的侧脸,眼里也慢慢漾满笑意,“嗯,那我到时候去接你。”

林锐叉腰,“等着,我非把咱哥那照片弄到手不可,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

远远的瞥到千北穿着黑色西服和一个男子站在路边说着什么。易小聊安静的等在酒楼门口,眼里噙着笑,想不到千北也会穿西服啊。这样看也不比军装逊色嘛,还是帅得乱七八九糟。

“谁让你不确定来着,我们反正又没见,你瞎掰我们也不知道。”几个人齐齐点头。

方杰在后面跟林锐小声咬耳朵,“咱哥怎么这么笃定?”

柏笙点头,“荣先生你有你的打算,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们的价也摆在那了,加不了。”

林锐沉默了下,眉眼间隐隐有些担忧,“哥,咱们刚到N市,很多关係还没打通,现在动尹盛会不会早了点?”

柏笙不知道她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荣享说的。荣享显然也是愣了下,看了他一眼就大步想追出去,柏笙拦他,“你想怎么样?”

柏笙蹙眉,也去拦她,“易小聊。”

荣享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和自己的女儿说话,还不需要向谁交代吧?”说完就追了出去。

“再见。“柏笙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人却依旧长腿交叠,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荣享瞥了他一眼就出了客房。

千北赔笑,打开副驾的车门,“部队有事耽搁了,小聊等急了?”

林锐嘴角抽了抽,“不过,咱哥喜欢的女人还真是不一般。”

柏笙站在落地窗前,听着身后的林锐做着报告,“荣享那边已经约好了,明晚在锦星见。那只老狐狸精着呢,估计咱们佔不到什么便宜。”

林锐郁闷的拿出钱包掏出一沓粉红票票递给方杰,方杰把一沓票票在手里扬了扬,“看见没,要我说,咱哥就是个弯的,你见过他这几年找女人么?”

林锐跟上他,“我知道了。”

林锐和方杰目瞪口呆,齐齐下了结论,咱哥……原来是个M!

柏笙回头看他,坐回椅子上,“无所谓,钓大鱼嘛,没点诱人的饵怎么行。”

柏笙拿出黑色皮夹,取出一张信用卡扔到他面前。林锐的眼睛却不去看那张卡而是随着柏笙的皮夹移动,看到柏笙迅速的合住,心里一阵懊恼。糟糕,又没看到!这次亏大发了。

林锐咧嘴一笑,“笑话,跟了你三年,见我林锐怕过么?”

柏笙起身走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有分寸。”

千北拧起眉,“那个肖月事情也太多了吧,既然这么忙,为什么还要做兼职?”

“怎么了,怕了?”柏笙噙着笑,抬眸看向面前的人。

蒋陌四十五岁生日,易风在鸿鑫酒楼定了房间。到了门口,千北让易小聊先上去,自己去停车。易小聊提着蛋糕,站在车门处,“我等你,一起?”

林锐摸着下巴,“笙哥,我看这事,有戏。”

柏笙大步走过去,一把拉过易小聊护在身后,对着正和易小聊拉拉扯扯的荣享挤出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荣先生,还没走?”

林锐翻白眼,“我不是在担心你么?”

---

荣享是谁?N市黑道北边的头目,四十八九的样子,虽已进中年,身材却保养的极好,眉眼间竟还带着几分书卷气。一点也不像是混黑道的。

“不一样,这个,我做的。”易小聊笑瞇瞇的把蛋糕盒放在车后座,转身撩过滑下肩膀的头髮。

柏笙回过头,看着眼神放空的易小聊,顿时百感交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艰涩的想去牵她的手,易小聊感觉到指尖微凉的触感,低头看到他修长的手指包裹着自己,她面无表情的慢慢抽离,转身对荣享说,“我先走了。”

“对了,明天週末了,你回家么?”千北迴过神来,问身边的易小聊。

方杰也点头,“嗯,我终于不用担心咱哥会一时兴起把咱们也掰弯了。”

出了电梯,柏笙目不斜视的往酒店外面走。林锐朝酒店里面看了一眼,对方杰说,“真想不到,荣享一把年纪了,居然好这口,老牛吃嫩草。”

方杰也看到了,皱着鼻子点头,“可不是,衣冠禽兽就是这一型吧。”

柏笙一怔,耳边一直迴荡着荣享的那句话,女儿?

穿着白色衬衫、米色长裤的千北远远的走来,带着一身的橘色霞光走近她。看到易小聊在发呆,他笑着挥手,“怎么在这发呆,不是让你先进去吗?”

荣享指间夹着烟,鹰隼一般看着柏笙,“这批货现在暂时还没办法让你看,海关那边最近查的紧,但是价格,已经不能再让了。”

易小聊按下车窗,吹着凉风,“唔,不回,帮肖月兼职。”

正值盛夏,左肩的蕾丝肩带下若隐若现的牙印,千北默默移开目光。

熟悉的悍马风一般停在面前,易小聊收回思绪,随即抬手看时间,“千北,晚了。”

易小聊站在N大学校门口,默默抬头看天空,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手指微微变化姿势。看着指缝间的阳光细碎的洒在自己脸颊上,嘴角轻扬。

林锐摀住瘪了的钱包,心疼的眉毛都揪一起了,“P话,你见他找过男的么?弯的,弯个鬼啊。我上次无意间看到过,那照片绝对是个女的,女的!”

易小聊仰着脸,黄昏的和风带着阵阵清凉,她闭眼感受着窗外的徐徐凉意,漫不经心的回答,“她爸病了,要赚钱,看病。”

易小聊回头再看向停车场那边,空无一人。

这边柏笙一行人已经在楼上一间客房和荣享见面了。

柏笙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找揍呢。”起身拿起一旁的西服外套穿上,慢慢往外走,“尹盛最迟明天应该会联繫你,到时候就按我说的做。”

柏笙晃着手里的酒杯,看着里面的红色液体慢慢滑下透明的玻璃杯,轻轻垂下眼睑,拿过身旁的皮夹打开,里面是一张易小聊高中时学生证上面的照片,易小聊说很难看,死活要扔了。但是抢不过柏笙,柏笙很喜欢照片上的易小聊,乾乾净净的样子,简单的马尾,眉眼间都是那副纯粹透明的气息。

柏笙的手轻轻的摩挲,嘴角带着笑,“易小聊,你现在……还这么丑么?”

看到柏笙从自己身边匆匆跑出去,林锐和方杰都做深思状。林锐感叹,“让咱哥感兴趣的女人终于出现了,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

荣享蹙眉,看着突然出现的柏笙,暗自思忖这是个什么情况。

荣享瞇眼,手指轻轻敲击着沙发扶手,若有所思的看着柏笙。柏笙也噙着笑意看他。片刻之后,荣享起身,“等我答覆。”

一辆黑色BMW停在他们面前挡住了千北和那个年轻男子。易小聊抬手看看时间,千北的军人作风还真是厉害,才五分钟就换好衣服了?再看向千北那边,易小聊愣住,千北怎么又换了身衣服?

几个人齐齐的“切”了声,方杰得意的笑,“明明是自己没用,说好了的,没看到照片,给钱给钱。”

“嗯。”柏笙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不动声色。

一出了房间,林锐马上被一群人围住,方杰勾住他的脖子,“快说,看见没,看见没?”

而易小聊则是在柏笙突然拉住自己那一秒,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了,耳边都是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她站在他英挺的脊背之后,双眼木然的注视着他的背影,似乎连呼吸都不会了一样。他就这么……突然的又出现了?

荣享伸手拦她,“小聊,我有话跟你说。”

千北坐在车里等易小聊,手指轻轻敲击着方向盘,过了会看到她手里提着蛋糕盒慢慢朝自己走来,千北打趣,“哟,我妈还真是没白疼你,这么贴心。我和我爸就想不到再给她定个蛋糕,酒楼不是有送么?”

第二天下午,易小聊来到锦星酒店。之前就帮肖月兼职过,所以轻车熟路的跟大堂经理打了招呼就去準备了。怎么说她也是N大艺术系的学生,弹几首曲子自然不在话下。

林锐讪讪的拿起那张信用卡,垂头丧气的说,“哥,没事我出去了。”

林锐喷他,“不知道尹盛和荣享是仇家么,尹盛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荣享赚咱们一笔呢。”

柏笙低笑,手支着下颚,“嗯,是没见过。那现在在这磨叽什么呢?”

千北睨了她一眼,沉默下来。

“不用,有公车。”

三年了,易小聊不再提起柏笙,易家的人也不在她面前提起。易小聊依旧没心没肺的生活,千北不知道,在她一个人的时候……是怎样的眼神、怎样的表情。对于柏笙,她真的可以释怀吗?

林锐在柏笙身后,眼神阴鹜的瞪向荣享。柏笙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我大哥最近没什么空管我,我做主了。”

千北看着傻里傻气的她,宠溺的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蛋糕,“走吧,我们一起上去,他们该等急了。”

方杰闻言,顺着林锐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柏笙被易小聊一脚狠狠踢中小腿,然后……易小聊揪住柏笙的衣领就来了个过肩摔,柏笙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却还对着易小聊微笑。

“先去个地方,取东西。”

易小聊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只觉得心脏在剧烈跳动,她牵了牵唇角,“忘记,哪个房间了。”

---

荣享把烟蹄按灭在身边的水晶菸灰缸里,望着柏笙微笑,“年轻人,做生意不是这样做的,你老大没教过你?”

见柏笙走向吧檯倒酒喝,林锐狗腿的跟过去,斟酌一番后,杵在吧檯边,“哥,给点钱花呗。”

“我不急,有人急。陌姨,打了三个电话在催。”易小聊坐进车里,繫好安全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