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相遇

上一章:第20章偶然 下一章:第22章温暖

努力加载中...

“好。”

易小聊翻白眼,“都说了,为了摔你才练,练习对象是千北,除了这长相,摔不了。”

易小聊回头看肖月上的那辆车,也已经发动慢慢跟在后面。易小聊气鼓鼓的靠回椅背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就是觉得柏笙实在是太坏了,明明当初是他自己一声不吭走掉的。现在回来,一句解释也没有,做什么依旧还是那副样子,不徵求人意见、霸道蛮横。

易小聊暗自嘲笑自己居然还会那么期待他给个答案,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洩露情绪,“不要,对着你,没胃口。”

柏笙挑眉,“刚才那个女生?”

“是。”

肖月咯咯笑,对着易小聊的侧脸就是吧唧一下,“没问题,小聊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

整晚都在做梦,梦里面全是柏笙。十岁的柏笙,十八岁的柏笙,十九岁的柏笙,忽然就变成了二十三岁的柏笙。他原来温柔的眉眼,和自己缱绻的温情瞬间都变成了冷漠疏离的神色。他漠然的腔调在梦里面都那么真实,“易小聊,我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对你……也一样。”

“……女的!你肠胃炎,要是看到她吐,晚上还睡不睡了?”

晚上,易小聊洗漱完毕準备上床看书。手机响起,拿过一看是肖月打来的。易小聊这时才想到,都已经快10点了,肖月居然还没回来。

易小聊皱眉,用力推他,无奈一点效果也没有。易小聊把脸转向一边,“能怎么样,大不了,被轮奸。”

易小聊顿住脚步,柏笙站在她身后。很近的距离,甚至能看到易小聊高高的马尾下脖颈间细细的绒毛。易小聊低声问到,“想怎么样?没玩够?”

“饿不饿,一起吃饭?”

肖月打了个酒嗝,捂着嘴,“小聊,他们是谁啊。”

易小聊不削的哼,“就踢那,踢你变太监。”

易小聊挣不过他,脸气得红扑扑的,“混蛋,要回学校。”

“为什么去盛世?”柏笙环胸看着她。

肖月拍了拍脑门,“我也不想啊,小费很多。”

昏暗的走廊里,他隐在一片暗影之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的黑色衬衫映衬,他脸色也黑得透底。柏笙将易小聊揽在怀里,方杰则双手架住了刚才欺负易小聊的男子。

衡量了下敌我双方的战况,易小聊还是垂着头乖乖的走了过去,“我同学呢?”

柏笙轻咳一声,“电话。”

易小聊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濛濛亮了,她翻身看着窗外,苍白的天际雾濛濛的。脸侧的枕头濡湿,抬手触碰,易小聊……你又哭了么?为什么眼泪会有那么多啊,流了三年也没有流完吗?

---

还是回了易家,易小聊没有提与柏笙见面的事。

柏笙清咳一声,“现在开始,我问你答。”

接通之后才知道,肖月在盛世兼职,被客人拉着喝酒喝多了,酒吧的服务员让易小聊去接她。易小聊连忙换衣服,拿起手机钱包就往外跑。

易小聊眨了眨眼,好半天才消化他的意思,红着脸摇头。

“不饿。”

柏笙咬牙切齿,真想狠狠掐死这小没良心的东西。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大脑空白一片,想也不想就俯身吻住她。

“那昨天呢,又为什么去锦星?”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柏笙起身,不知道接下来该继续什么话题,对着易小聊他居然见鬼的跟个毛头小子一般心慌气躁。甚至,刚才开车那一路心都在莫名悸动,那种感觉甚至比之前两个人在一起更微妙。

说完就拥着易小聊往外走,易小聊回头,看到肖月被柏笙身后的一个男子搀着。她抬头看柏笙,柏笙紧绷着下颚,沉着脸不说话,易小聊也垂下眼,默不作声。

“你!”柏笙咬牙,“刚才怎么不见你这么能耐,对我倒是一套一套的,上次摔我那劲儿去哪了?”

男子看到柏笙,勾唇一笑,“是易先生啊,怎么,和盛哥谈完了?”

柏笙追上她,“……这三年好吗?”

柏笙无语,易小聊现在到底是有多想扁他?

“帮朋友,兼职。”

柏笙心里深埋的刺痛瞬间来得猛烈,他看着易小聊大步离开的样子,还是追了上去。一把攫住她的手腕,声音低沉,“能不能,不要告诉家里我回来了。”

柏笙先下车,脸上带着笑,“放心,绝对不是你脑子里想的那件事。”绕过车身,把易小聊带了下来,拉着她就往酒店里走。

柏笙手指放在键盘上,心思却不知道飘向了哪里?明明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给不了她什么承诺,可是……再见她,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三年积澱下来的思念,在见到她的那个午后就溃不成堤。靠回椅背上,他闭着眼,为了自己的信仰……这么对易小聊,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易小聊看清对方的眉眼,额角有道细长的疤痕,面部越发狰狞,他週身都散发着浓浓的酒精味。彷如要窒息一般,易小聊把头扭到一边,男子不怀好意的笑,慢慢靠近她,“让我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听话。”

柏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如果不是他放鬆戒备的话,易小聊怎么可能摔得了他?看着面前的易小聊,少女时的青涩已然褪去,曾经Baby fat的脸现在线条柔和、下巴小巧,记忆里那双清澈乾净的黑眸依旧如一湾清泉般吸附着自己想靠近。

“啊?”易小聊愣住,看到柏笙瞪着自己,默默对手指,“还是……原来的。”

“要回家吗?我送你?”

柏笙认识说话的人,是尹盛的一个助手,放在裤袋里的手紧握成拳,脸上依旧不着痕迹的笑,说的话却不是回答他,“这是我朋友,带走了。”

易小聊紧咬着唇,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手悄悄背到身后想去摸自己的手机,千北的号存在1键上。

柏笙看出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似笑非笑的解开领口的三颗纽扣,“易小聊,不想被揍就给我过来。”

其中一个男子吹了声口哨,“醉猫,哥哥最喜欢了。”

易小聊短暂的愣怔过后,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柏笙又在耍她了。她想也不想就提膝朝柏笙的双腿间顶去。柏笙反应迅速,敏捷的扼制住她不老实的膝盖,眼里都快冒火了,恼怒的吼,“易小聊,你朝哪踢呢?”

男子被刺激到,伸手就拉过易小聊将她按在墙壁上,捏住她的下颚,“看你长得有点姿色才看得起你,别不识抬举。”

一路被他带着进了房间,易小聊侷促的站在门口,看着柏笙脱外套、扯领带。柏笙回头看她,“愣着干嘛?”

易小聊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撒在自己面颊上,手脚并用的乱扑腾,紧闭着眼,嘴里一直叫骂着。但是对方的力气很大,她怎么也挣不开,易小聊无望的躲着他的气息,脱口而出,“柏笙,救我。”

柏笙拖过椅子坐她对面,“放心,有人照顾她。”

那几个人走过她们身边时,没有马上过去,反而在她们面前停住了脚步。易小聊抬起头看他们,几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痞痞的笑,“哟,学生妹吧,一看就是新来的。”

柏笙注视着渐行渐远的人,久久的回不了神。直到林锐和方杰走了过来,柏笙才转身朝车子走去,对身后的人说,“查查荣享和她的关係。”

易小聊没好气的瞪她,“在这里,也敢喝酒。”

感觉到身上的重量没有了,易小聊瞇眼一看,真的看到柏笙站在自己身边!

柏笙阖了阖眼,遇到易小聊他还真TM连一点思考力和判断力都没有了。他烦躁的鬆了鬆领带,“易小聊。”

易小聊觉得心里真苦,比刚才和荣享喝得那杯黑咖还要苦。易柏笙真的不是那个易柏笙了,他甚至都不作解释他这三年去哪里了,为什么突然离开。是觉得没必要了?她甩开他的手,“知道了。”

易小聊蔫蔫的不说话了,爬墙,她摔不起,还带着个醉猫。喊宿管,那就是等着挨骂。显然两条路都不明智。

易小聊看柏笙不说话了,抬眸悄悄打量他。柏笙忽然拉过她就塞进了车里。易小聊打不开车门,狠狠瞪着身旁的人。柏笙也不理她,兀自发动车子先离开。

易小聊绷着脸看躺在地下的柏笙,心里那股郁气依旧堵在胸口顺不平。她整理了下衣服,“这招,就是等今天,摔你用的。”

---

易小聊恼怒的瞪他,一把挥开他的手,极厌恶的斜睨他。

易小聊打开她胡乱挥舞的爪子,把她另一只手架在自己脖子上,搀着她起身。肖月脚步有些虚浮,踉跄着把易小聊带得东倒西歪的。易小聊架着她出了包厢,着实费些力气,她喘息着,“明天,买抹茶慕斯给我。”

易小聊迫于他的淫威,讷讷开口,“……朋友喝多,去接她。”

“噢。”

易小聊没有力气和她耍贫嘴,搀着她往外面走,狭长的走道此时基本上没什么人,包间里都传出各种嘈杂的歌声。对面走过来一群人,易小聊扶着肖月稍微侧了下身,準备让他们先走。无奈走廊太窄,易小聊只好扶着肖月靠边站定。

易小聊垂下眼,没再吭声。

“她?”林锐狐疑。

几个人面面相觑,顿时笑开来,“原来还有个小结巴。”

车子开了很久才停住,易小聊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建筑,“易柏笙,来这干嘛?”

易小聊脸色煞白,下意识的扶紧肖月就往外走。一个人挡住了她的路,“急什么,没见哥哥在跟你说话呢,就这么走了,没礼貌。”

易小聊心里涩涩的,强自镇定,“是你教会我,什么叫强奸。”

“……”易小聊嘴角暗抽,柏笙是不是在警校学习的时候中毒了?现在还一副审犯人的口吻。

他走到一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去洗澡吧,时间不早了。”

“之前……有没有被碰到哪?”柏笙不自然的眼神游移着不看她。

易小聊紧咬牙,努力迎上他的视线,“没错,难不成,是爱情?”

到了盛世外面,肖月被林锐扶进一辆车里。易小聊则被柏笙拖着走向另一辆车,易小聊手腕生疼,她使劲踢打柏笙,“疼,放手。”

易小聊不吭声,柏笙沉默了几秒,拍了拍床垫,“过来。”

柏笙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居然能脸不红、心不跳,一脸平静对自己说这种话。柏笙怒极反笑,“三年不见,你果然本事了,连轮奸都知道了。”

柏笙逕自带着她进电梯,“学校?也不看看几点了,準备爬墙呢?还是準备找宿管等明天通报批评?”

易小聊瞪着眼,两人四目相对。柏笙也愣住,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顾后果的吻了上来?一瞇眼,柏笙吻得越发用力,全身都贴了上去。

易小聊看到柏笙一直默默注视着自己,有些紧张。攥紧手包的带子,蓦地转身离开。

来到盛世的时候已经10点半了,易小聊到吧檯和酒保打了声招呼才由一个服务生带着走到一个包厢,包厢里已经只剩肖月一个人。她喝得有些多,但是神志还很清醒。看到易小聊的时候还知道对着她笑,“小聊,你来啦。”

易小聊不动弹,心里鄙视他,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我像那没骨气的人么?

柏笙置若罔闻,到了车门处,狠狠的将她推到车门上压制住。暴戾的捏紧她的肩膀,“易小聊,胆子越来越大了,嗯?敢来这种地方,知不知道刚才要是没遇到我会怎么样,啊?”柏笙说到后面几乎是用吼的,他简直不敢想像如果自己不是碰巧出现,易小聊会被那群人怎么样。光是想想他都觉得后怕。

几年下来养成的警觉,感觉到淡淡的呼吸喷撒在自己脸颊上。柏笙猛然睁眼,易小聊的眉眼,清晰可见离得自己极近。她目光迥然,睫毛轻颤,停在半空的手指慢慢垂下。

易小聊炸毛,“刚才那男的?”

柏笙倒在地上,还有些状况外,缓缓抬头,满眼带笑,“易小聊,你什么时候还学柔道了?”看来这几年应该没人敢欺负这丫头。

一个男人蓦地攫住她的手,“干嘛,紧张什么啊。”

易小聊把肖月挡在身后,肖月就顺着墙壁整个滑了下去,嘴里还嘀嘀咕咕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易小聊心里慌得不行,“你们……做什么?”

柏笙闻言心一紧。是啊,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三年前就说过要放手的。他沉默几秒,轻轻开口,“很久不见了,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吧。”

“嗯。”

柏笙的大脑轰一声炸开来,心被无数把利刃拉得生疼。他捏住易小聊的下巴,蛮力扳过她的头逼她与自己对视,满眼愤慨,“强奸?你就是这么定义我们之间的关係?”

明天就週一了,易小聊黄昏的时候从易家回了学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