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温暖

上一章:第21章相遇 下一章:第23章试探

努力加载中...

等易小聊洗完澡出来看到柏笙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她出来时脸色更难看了。易小聊擦着头髮,心里嘀咕,都二十三岁的人了,还是那么阴晴不定,一点也不可爱。

“柏笙,你被外星人抓走啦?”

早上,易小聊起床看到柏笙还在睡,踮着脚悄悄走向浴室。刷着牙,看到柏笙走进来,易小聊觉得有些恍惚。柏笙站在她身旁刷牙的时候,易小聊还是有些回不了神,那天的情景都还那么清晰。柏笙笑着问她,一辈子这样好不好?那时的话也好像还在耳边迴荡。可眼下,他们却是真的咫尺天涯三年。

“就侵犯。”

“……”肖月和柏笙都齐齐看向她,易小聊连忙看向窗外。

易小聊一听就知道他是敷衍自己,柏笙不愿意说,她心里更加闷闷的,“你很缺钱?”

柏笙枕着自己的胳膊,因为背对着她,所以易小聊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带着某种寂寥的氛围,“挣钱。”

“……”

“易小聊,你侵犯我隐私了。”

“……”

易小聊直起身站在一旁耐心的等着,柏笙拿了件浴袍给她,“先穿这个。”

易小聊瞇着眼,默默在心里分析这电话是女生打来的可能性有多少。

到了学校门口,肖月识相的先下车了。易小聊在车里坐了会,看柏笙也不说话,犹豫了几秒,“我走了,拜拜。”

“嗯。”就是骗你这幼稚鬼的,柏笙心里偷偷腹诽。

易小聊偷偷从侧后方看柏笙,他侧脸的线条刚毅冷然,确实看着挺不好亲近的。也许是眉眼间总是透着一股让人不敢亲近的疏离冷漠。

柏笙一口气堵在胸口,下不去吐不出,易小聊则一副大尾巴狼似的,心情大好的往浴室去了。柏笙瞪着紧闭的门板,敢情人家只是在他这点把火,根本不管他死活。他暗自磨牙,易小聊,你好样的。

柏笙走过去拿起床上的浴袍,瞟了易小聊一眼,转身大步离开,“拉一下……衣服。”

“易小聊,躺下睡觉,别偷看我。”

易小聊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扯了扯唇角,这就是憋急了的后果?要么不说,要说就连个标点符号停顿都不带的?

柏笙亲自开车送她去学校。易小聊和肖月坐在后座,肖月一上车就趴着驾驶座的椅背,眉开眼笑的喊柏笙“兵哥哥”,易小聊连忙拽她,小声嘀咕,“他是千北的哥哥。”

“易小聊。”柏笙喊住她,看着她却又一直不说话。

柏笙垂下眼,很久之后才低低的“嗯”了一声。易小聊皱起眉,他现在是除了“嗯”就不会别的语言了?

合适个屁,柏笙火大的想。这就刚到大腿根部,哪里合适了?他有些不自在的把视线移开不敢再往下看,“赶紧进被子里躺着。”

柏笙忽然消失,再突然出现。那今天以后呢?他们还会有交集吗?易小聊垂下眼,默默刷牙。柏笙看着她暗淡的眸光,心里有些难受,但是却依旧什么也说不出口。

易小聊看着他暗沉的眸光,偷偷捂着嘴笑,一股恶作剧得逞的兴奋感瞬间蔓延她整个神经,易小聊笑着往床上大字型趴上去,拉过被子一阵乱滚。身体往上蹭了蹭,头埋进枕头里,明明是酒店的枕头,却觉得那里有柏笙身上的味道,易小聊的脸颊轻轻磨蹭,深深吸取他的味道。

柏笙不理她,易小聊这大醋缸子。易小聊蹭蹭跑到柏笙面前,柏笙把手机举起,易小聊抢不过,“柏笙,给我。”

“噢。”易小聊抱着浴袍往浴室去,走了几步又顿住,眉毛紧到一起,“柏笙……要一起睡?”

沐浴露的清香伴着出浴后的清新感,柏笙看着她莹白透亮的颈项,喉结滑动了下,僵着身子往旁边挪,易小聊也跟着挪。柏笙豁然起身,大步往浴室走去,“自己擦,我洗澡。”走到浴室门口还不忘黑着脸警告易小聊,“我出来之前,赶紧给我躺被子里去!”

“咳。”柏笙站在她身后,易小聊尴尬的起身坐直,顺了顺散乱的头髮。

易小聊睡得很安稳,这三年来第一次睡得这么沉。柏笙把她放在床上,他刚躺上去易小聊就贴了上来,还是和以前一样。柏笙贪恋她的温度和气息,一直睁着眼看她。直到清晨柏笙才起身躺回沙发里,他不能给易小聊任何希望,至少现在不可以。他还有很多事没做,现在的他,将来如何一切都未知。而且,易小聊太单纯,如果被捲进这些複杂骯髒的事件里,太危险。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有一点点危险。

柏笙伸手拉她,易小聊整个跌下去趴他胸膛上,柏笙看着她脸红扑扑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瞪着自己时活像着萨摩耶,他微微一笑,“安静了?”

“骗鬼。”

“嗯。”

肖月看了眼没什么表情只顾开车的人,撇了撇嘴,拉过易小聊咬耳朵,“还是兵哥哥好,这个……太凶了。”

易小聊紧张的绞着手指,眼里的期待看得柏笙心里一阵阵憋闷,他憋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大堆,“易小聊以后给我老实在宿舍呆着好好上你的学读你的书我妈供你上学容易嘛你不许再去盛世那种地方也不许再去锦星你那同学再找你帮忙兼职必须拒绝听到没?”

柏笙瞪向她,只觉得身体某处的欲望开始蠢蠢欲动,他冷着脸,“你怎么就这女流氓的毛病没变?”

易小聊擦头髮的动作停住,看到柏笙一直看着电视没看自己,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挤到他身边,靠近他一些,“柏笙,擦头髮?”

等柏笙出来的时候看到易小聊已经乖乖的进了被窝,倚在床头看着他。他顺手关灯,只留下床头的小灯。走到沙发处,拉过薄被背对着她躺下,“睡觉,明天送你去学校。”

“……”

“没偷看,光明正大看。”

易小聊瞇起眼微笑,“柏笙,没有睡衣。”

柏笙看着她的眼睛,呼吸忽然有些紊乱,这么近的距离,易小聊身上熟悉的香味蔓延向鼻端,柏笙只觉得关于多年前那晚的记忆开始渐渐复甦。

柏笙扬起嘴角,“嗯,晚安。”

易小聊哼了一声,顿时眉开眼笑,“你以为,我才不乐意,跟你睡。”

“柏笙,为什么要走?”易小聊趴在他胸口,低声问,手紧紧的圈着他的腰。

易小聊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衬衫,把手里的浴袍扔在床上,狠翻白眼,“小气鬼,浴袍太大,这个正合适。”

柏笙没马上回答她,只是轻轻的喘息,双手枕在脑后。易小聊听着他的心跳,昏昏沉沉的就闭上了眼。清浅的呼吸喷撒在敞开的浴袍下,柏笙抬手轻轻摸着她的脸,“我那么在乎你,不想你捲进这样的漩涡里。如果可以……等我好不好。”

易小聊咂了咂嘴,脱口而出,“像擎天柱。”易小聊从小就觉得擎天柱的脸是最冷最冷的,虽然是机械般稜稜角角,但是还是很帅气。所以,她觉得柏笙就是这样,虽然冷冰冰的表情不多,但是冷漠里有一股子傲气在里面,而且,让她很有安全感。

“看来电记录。”

易小聊看着看着,忽然眼眶就红了,她张嘴朝着柏笙的胸口就咬,柏笙皱眉却没阻止她。易小聊咬了一口就捨不得了,乖乖趴在他胸前不动了。

而柏笙这个笨蛋呢,一直在心里默默思索,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木讷么,都把自己和机器人比一块了?

易小聊低头,脸马上红到脖子根,衬衫因为她翻滚的动作整个撩到了腰部,她小裤裤上的叮噹猫正咧大嘴对着她微笑。易小聊连忙掀开被子从床尾钻了上去,捂在被子里哀叹。

易小聊拉过被子躺下,五分钟之后,哗地坐起来,“柏笙,手机给我!”

“睡不着!给我看!”

柏笙闭着眼不吭声,易小聊还想说什么,柏笙的手机响起。柏笙接通,只是简短的应了几句,“嗯……一切都按计画进行……没问题,我睡了……我给你Mail过去了,嗯,挂了。”

易小聊盯着他的背,一瞬不瞬的看着,彷彿要把错过的三年都给补回来一样,“柏笙,这几年,去哪了?”

柏笙一边沖凉水一边后悔,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应该给她单独开个房间的,怎么就一时私心把她带了回来?脑子里一直是她刚才双颊绯红,趴在床上的样子。柏笙狠狠捶墙,易小聊,你个死丫头。

易小聊撅着嘴,脑子一转,“柏笙,陌姨很想你。”

“不然,怎么只会『嗯』了。”

“干嘛?”

柏笙视线移到她身上,马上就炸毛,“易小聊,不是给你衣服了,为什么要穿这个?”

柏笙收敛思绪,挪开视线,“嗯,知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