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试探

上一章:第22章温暖 下一章:第24章地狱

努力加载中...

---

林琳以为尹盛一直吊着柏笙是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担忧,却不曾想,尹盛听完她的话后,脸上依旧是那副玩味的神情,“看来他着急了,易柏笙也不是什么有耐性的人嘛,还是太年轻啊。”

尹盛起身,慢慢走近易小聊,易小聊手里还拿着那瓶拉斐,她看着面前的人,下意识的想后退,可是身后就是玻璃茶几,退无可退。

再见到柏笙,林琳很意外。至少她觉得自那之后,柏笙是不该再主动找她的。柏笙很优雅的喝着咖啡,伸手示意她,“坐啊,这么见外做什么。”

“那你找我,是什么意思?”林琳大概猜到了柏笙的用意,却还是想听听他怎么说。

林琳不太懂他心里的想法,没有说话默默的翻过身背对他,闭上眼準备睡觉。

“那么,你怎么会做这个的,你爸……没意见?”

尹盛瞇眼,柏笙和易小聊眼神中流露的情绪他不着痕迹的收在眼底,看来,今晚的确有好戏可看啊。尹盛状似无意的问了句,“怎么了,认识的?”

肖月在那边不管不顾的继续着自己的老套路,“小聊,你帮帮我吧,我这次真的是没办法啦。我爸这边的情况恶化了,透析做完也不见好转,医生说得守在跟前。你……咱们宿舍就你和我最好,你不帮我,我就想不到别人了。”

柏笙眸光暗沉,嘴角带笑,“她是个轻度智障,想不到盛哥喜欢这样的。”

柏笙蓦地起身,身侧的手掩饰性的放在裤袋里,“我这样的反应,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呢?”向来想去,尹盛这么做无非也就是试探他的反应。

“三年前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肖月开始利诱,“你要是这次再帮我一回,回来我帮你补习,保準你一次就过,好不好。我的英文水平那你是知道的。”

柏笙最不喜欢林琳这种肚里精明表面却依旧一副无知的样子,他手指交叠在膝盖处,“告诉尹盛,我的耐心有限,要是还怀疑我,不妨直接找天哥问清楚。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他耗着。”

她按灭手中已经燃了大半的烟蒂,“你能得到唐有天的信任,看来的确有些能耐。”

尹盛看着面前的人,晃着杯中的红酒,缀了一口,眉头轻蹙,“这种东西也拿来招呼客人,换82年的拉菲。”

柏笙含笑,“无所谓,只是个名字而已。”

尹盛耸了耸肩,抬手就想去摸易小聊的脸,易小聊往侧边倒退了几步,“干嘛。”

尹盛从身后抱住她,被子下滚烫的胸膛贴着她丝滑的脊背,“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明明怀疑他还要和他合作。”

林琳看着柏笙这副样子,无奈的笑了笑,声音有些沙哑,“柏笙,好好的,为什么要摊这滩浑水。水太深,结果要么就是被捲进漩涡出不来。要么……溺毙其中。”

尹盛打量她,“长得很漂亮。”随后看了柏笙一眼,“是我喜欢的类型。”

肖月嘴角抽了抽,“你倒是去不去啊,就在盛世帮忙兼职5个小时,这次不进包厢,我特意跟经理说好的,就在大厅。绝对没什么危险的。”

柏笙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林锐张了张口,小心观察着柏笙的脸色,“想不到荣享年轻时还有这么段风流韵事,不过丫可够禽兽的啊。”看到柏笙依旧没什么大的反应,林锐接着自顾自的说出了他心底的困惑,“不过这个易小聊怎么也看不出哪里有问题啊,不是都说有血缘关係生出的孩子会畸……”

“……不甘于平淡而已。”

林琳闭着眼,感受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到处游移,声音有些轻颤,“你想告诉我的话,自然会说。”

“小聊……”

可是,他看着易小聊退到沙发一角,眼里的惊惶看得他一阵阵的揪痛。

听到他的话,林琳猛然睁眼,尹盛温柔似水的吻吻得她迷乱到怀疑刚才那话都是自己的幻觉。感觉到她唇舌的迎合,尹盛慢慢进入,看着她充满情潮的面颊,他带着笑意,他喜欢一切都在自己操控之内的感觉,如果脱离轨迹,他不介意直接毁灭掉。

柏笙知道荣享曾经是怎么对付尹盛的情人的,尹盛现在是想把这笔账都记在易小聊头上。他看着易小聊看向自己时胆怯的眼神和期待的目光,他脱口而出,“等等。”

易小聊义正词严打断她,“没空,四级马上开始了,我没过。”

林琳挑眉,唐有天她自然也知道,跟了尹盛这么久,道上那些了不起的角色她虽然没有都一一见过,名字却是如雷贯耳。柏笙会放弃市长公子这个安逸窝追随唐有天,这倒是让林琳越发意外。要知道,唐有天这个人,尹盛也要卖他几分面子的。

易小聊看了眼床上,“没蓆子。”

林琳皱眉,身体稍稍前倾有些显露出她的惊诧,“你……在做那种事?”他不是去读警校了嘛,怎么会?随即想到什么,林琳靠回椅背,“柏笙,你那种家境,那种背景,做卧底可惜了。连我都骗不过,怎么骗尹盛?”

柏笙摸了摸下巴,皱眉,“我三年前就被老头抽了一顿赶出易家了,这三年都跟着唐有天混,现在……他手下的事几乎都交给我了。”

看到尹盛停住脚步站在门口等着,刀疤泽接着说,“上次易柏笙从我手上抢走个妞。我叫人查过了,是易家的养女。易柏笙那小子很紧张她,而且,最有意思的是……”他故意卖了个关子。

尹盛手指探入,慢慢研磨,带出些湿意。他满意的覆在她耳边喘息,“越来越懂事了。”

“易先生,啊……叫你柏笙吧?”尹盛坐在沙发上,单手搭在沙发背上,一副和蔼温和的样子,“我虚长你几岁,这么叫,也没什么不妥。”

柏笙的手暗暗握紧,看着尹盛的一举一动。尹盛叹气,“多可惜啊,长得这么好看,智障……我还没试过。”他俯身挨近易小聊,“不知道……懂不懂什么叫,做……爱?嗯?要是不懂,教起来,很有意思吧?”

尹盛满意的看着柏笙,“果然聪明,我最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他坐回沙发上,“不过,她是荣享的女儿,我和荣享的关係,你不会以为……她今天能完好无缺的走出这间屋子吧。”

和尹盛的见面比想像的要轻鬆的多,尹盛表面上是个不阴不柔的人,脸上总是挂着笑,一双桃花眼下却是时时透着几丝精明。柏笙看着面前三十多岁的男人,三年前的事,尹盛只字不提。但是柏笙知道,他越是不提,说明他越是不会轻易作罢。

林锐点头称是,然后接着说道,“哥,尹盛自从上次见面之后一直没消息了,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

易小聊看向柏笙,柏笙也看着她,她眼里的恐惧柏笙看得很清楚。他的手指紧紧的攥着,千算万算还是把易小聊捲了进来。

林琳忐忑的观察他的用意,今时今日,柏笙已经不似当年那般是个阳光青涩的大男生,即使只有二十三岁,举手投足间却也透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倨傲在里面。留意到她的打探,柏笙对她微笑,“怎么,不知道我现在和尹盛在合作?”

---

两人一时无语,柏笙看着她眼里那些挣扎,心里忽然觉得,这个人……也许良心未泯。必要时,说不定可以加以利用。他把玩着自己手边的烟盒,“那你呢?”

晚上,尹盛来到盛世,刀疤泽一见到他,连忙跟献宝似的说,“盛哥,易柏笙那小子,我知道有个办法能治他。”

林锐看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打了个寒颤,“哥,咱要不要和天哥打个招呼,看看他的意见?”怎么说现在他们还是得听命于唐有天的。

易小聊瞪着他,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她把怀里的东西往尹盛怀里一塞,绕过他就想跑出去。尹盛含笑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顺势将她推倒在沙发上,“跑什么?”

柏笙敛下眉,所有情绪都收拾妥帖,“嗯。”易小聊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还不至于天真的以为是巧合。既然有如此安排,对方必定是连易小聊是什么人都查得一清二楚,那他越是隐瞒越是不妙。

尹盛默默的看着柏笙的举动,他倒要看看柏笙能忍到及时,他沉声说,“别担心,只是在她身上脸上划几刀,死不了的。”

柏笙扫了他一眼,把手里的资料放进抽屉最底层,“我们的目标是尹盛,荣享只是个跳板,不管他做什么你都别再管。”

尹盛啧啧出声,“莫不是在易家……不如意?”

易小聊想起上次柏笙说的话,虽然觉得有些无理取闹,但是下意识的还是想拒绝,“不行,真的没空。”

尹盛摸了摸下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找人轮她,但是……荣享和我的仇,我不报不行。”说着,身边的刀疤泽拿出一把瑞士军刀,刀咻地从刀鞘中弹出。冰冷的寒光一闪而过,柏笙只觉得呼吸一窒。他看着刀疤泽一步步逼近易小聊,脚步不自觉的往前迈了一步,林锐不着痕迹的拉他,暗暗摇头。

柏笙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易小聊。

柏笙知道现在这种时候他如果出手,尹盛的目的就达到了,几年来的部署都毁于一旦。对方显然等的就是他率先撕破脸,那样就可以不卖唐有天的帐,直接将他踢出局。

“小的不是得听听哥的意思嘛。”刀疤泽讨好的笑。

尹盛眼里有些笑意,手指轻抚袖扣,似乎是有了些兴趣,“既然都知道了,那还愣着做什么?”

尹盛挑眉,终于忍不住了?

柏笙拿起酒杯对他轻举,“我天生反骨,不知道这么说,盛哥你觉得如何?”

林琳曲起身体,任由他的手指慢慢深入,尹盛的呼吸却是沉稳有力,没有一丝不稳,“他不是卧底便罢,若是卧底,岂不是很有趣。”

柏笙不紧不慢的放下手里的洁白瓷杯,声线舒缓,“卧底?哪个警察会那么没脑子找我这种情况的人当卧底?就像你说的,我的家世背景,一看就会引人察觉,警察局那般人还没那么废物吧?”

“他那么小心的一个人,这么快上钩就不是尹盛了。”柏笙心里暗自思忖,更何况自己三年前和他有那么一场交恶。想得到尹盛的信任,怕是没那么容易。他嘴角带着一丝笑,脑子里开始有了些头绪,“我自有办法,你就别管了。”

肖月开始威逼,“告诉你易小聊,你要不帮我,我就和你割席断交!”

片刻之后,推门而入的人,柏笙没有去看。只是在对方走到自己面前时抬头望了一眼,只一眼,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当时那股如坠冰海的感觉。易小聊莫名其妙的被经理叫来送酒到这个包厢,但是看到眼前的人,她更加惊愕,柏笙怎么会在这里?

易小聊想了想,挠了挠头,“好吧,最后一次。”

“我?”林琳苦笑,“我是心甘情愿,在我心里,什么道德良知,一文不值。”和他在一起……即使是地狱,她也甘之如饴。

林琳双眼有些迷茫的半瞇着,氤氲着潜潜雾气。尹盛就是有这个能耐,即使在这种本该情迷的时刻,他也能冷静自持,只是俯瞰着她在身下臣服哀求的样子。

林琳慢慢点燃一支女士香菸,烟雾缭绕间细细打量他,似乎在斟酌他话语间的可信度。

尹盛瞟他一眼,刀疤泽打了个寒颤,“那个妞居然是荣享早些年和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不论恋生下的孩子。”

尹盛俯身拿起面前的红酒,倒了一杯推到柏笙面前,“我倒是好奇,这么好的家世,为什么要出来吃苦受累,跟着天哥混?天哥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要的。这些年,没少受苦吧?”

柏笙看着林锐交上来的调查报告,低垂着眼静默无声。

柏笙不置可否的样子,“花了三年,要没点成就也不是我易柏笙了。”

易小聊还在纠结于漫书飞舞的英文单词时,肖月的电话打了进来,易小聊一看她的电话直觉就是没好事。放任它继续响,无奈那端的人不屈不挠,易小聊接起,“电话,爆了。”

---

柏笙极耐心的看着她,一脸的云淡风轻。

林锐猜不透他的想法,资料是他查的,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内容。只是,他还是有些莫测柏笙与这个易小聊之间的关係。看这架势那丫头和柏笙关係不简单,可是这么久了,也不见柏笙再去找过她,说是情侣,不太像。

一听她这哀嚎,易小聊猛翻白眼,又来了,撒娇是前兆,接下来是诉苦,然后利诱,最后威逼,再然后……易小聊心软。

易小聊看着面前厚厚的英文字典发呆,有些为难的望了望天,去?不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