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地狱

上一章:第23章试探 下一章:第25章伪装

努力加载中...

在昏暗的包房里,千北看不清楚柏笙的脸色,他只是淡淡的笑,极冷清的样子,“是么,那最好。”

看柏笙不说话,一直垂着头看怀里的人,他叹气,“咱们这种情况,好的话端了尹盛就可以恢复警员身份。不好的话,别说三五年,十年也有可能。既然不想连累她,趁这次……断了吧。”

千北有些不敢相信,三年之后,再和柏笙见面,会是以这种方式,这种场合。此刻的柏笙让他倍感疏离。现在的柏笙是个与性感划等号的男人,他单手支在沙发背上,睥睨的姿态带着些慵懒,压迫感降了几分,“怎么了,生气了?”

感觉到千北的靠近,易小聊不知哪来的力气,身子居然往床侧挪了半米,这么大的动静扯得背上刚刚缝合的刀伤彷彿撕裂般的生疼起来。易小聊疼得额际的汗珠大颗滑落下来,颈间洒落的长髮都有些濡湿。

千北脸上的线条绷得紧紧的,握着酒杯的手,指节泛白,“我真怀疑,为什么我们俩身上流得血一样,长得一模一样,心的颜色却完全不一样!”

易小聊没有声音,呼吸淡淡的洒在他敞开的胸膛上。

艰难的转身,刚才的那一段话,他说得异常艰难。但是此刻,他都不敢去看易小聊的表情。在看到易小聊满眼的不可置信和眸光中得湿意时,柏笙的心彷彿被铁丝生生勾扯撕拉一般。他蹲在她面前,温柔轻抚她的脸,“易小聊,为什么……你不能乖一点?”

那天,柏笙忽然打电话给他,说让他在公寓等着。直到那时候他才知道,柏笙回了N市。可笑的是,易小聊伤得这么重,柏笙只是差人把她送过来。甚至没有给他一个交代。易小聊虽然是易家的养女,可是从小也是娇生惯养,一家子都疼着宠着,这么重得伤,千北第一次看到。

柏笙说完就挂了电话,手指轻轻摩挲着手机,阖了阖眼,心里乱得一点也理不清思绪。

刀锋上依旧冷寒透亮,一丝血迹都没有。柏笙的手都不知道是怎么来到易小聊的手臂上的,他眼睁睁的机械的看着刀锋锐利的在她的右臂上滑过一道暗红。

林锐连忙帮着打开车后座的门,待柏笙把易小聊抱进车后座,林锐吩咐其他人别跟着。他自己进了驾座,开车离开。

千北的手僵在离她的背还有一寸的地方,以何等难堪的姿势停了下来。他垂下的眼中滑过一丝惊愕,瞬间被掩饰得很好,“……我只是想帮你看看伤口。”

“我有分寸。”千北不喜欢易小聊眼下如此明显的担忧,他有些不懂易小聊,更不懂柏笙。他只知道,如果他爱一个女人,是捨不得在她身上留下这么深的刀伤,也捨不得……放她一个人自生自灭。

柏笙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看到易小聊合住了双眼,他才回过神来。脱□上的西装包裹住她,却又不敢用力。他转身看向尹盛,“怎么样?你该不会真的对一个女人下狠手吧,给点教训就可以了。”如果尹盛真的不善罢甘休,哪怕是毁了整个队的部署他也要带易小聊走。

“千北?”

易小聊保持着趴卧的姿势已经36个小时,除了头部能稍稍换个方向侧视之外,整个身体都无法挪动。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想去问。

他微凉的指端慢慢覆住易小聊的眼睛,将她整个面朝下压倒在沙发上,伸手撕开她身上的白衬衫。易小聊牙关咬的紧紧的,头埋在沙发垫里,眼睛被柏笙覆住,陷入漆黑一片之中,只能凭感官来分辨未知的世界。

千北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不断闪动的名字,按下接听键,电话那端马上传来了柏笙的声音,“我在盛世。”

千北低笑,“你是说我还是说她?”

柏笙捏了下身上女人的腰线,“下去。”敞开了大半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小麦色胸肌在暧昧的灯光下越显性感。

千北迴来的时候,手里果然是他亲手熬得水果粥,里面有细粒的柚子丁,是易小聊喜欢的。小心的搀起她,千北一小勺一小勺的餵着她吃。

柏笙走到刀疤泽面前,拿过他手里的刀,转身对尹盛笑,“既然是试探我,我不作出点样子来怎么能让你满意呢。不劳别人,我自己动手。”

柏笙把包厢里所有的玻璃器皿,所有能摔的东西都砸了,心底那股烦闷依旧无法纾解。狠狠一脚踹碎了玻璃茶几,皮鞋踩在碎削之上发出阵阵尖锐的窸窣声。柏笙拿起一块碎玻璃,朝着自己的手背就划了一道。看着暗红的血液慢慢滴在地毯上,他双眼瞬间失神,易小聊的血也是那么一滴一滴滴在了他的心里。

千北走后,柏笙一个人坐在包房里,清了所有人。林锐站在包厢门口,隔音效果那么好都清晰可闻里面传出摔打东西的声音,林锐轻轻叹气。

易小聊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紧咬着下唇,“我没事。”

千北走得很快,步履虽然沉稳,但是放在口袋里的手紧紧的攥着,心里的某些情绪已经到了急需宣洩的境地。

带上门的瞬间,他只沉声说,“我马上回来……。”

小聊喊住了走到卧室门口的他,她的声音因为沉睡有些暗哑,“千北……想喝水果粥。”易小聊侧枕着头窝在柔软的枕头里看着千北,千北没有回头,只是紧握着的拳稍稍鬆了点力道。

柏笙撇了撇嘴,轻轻摇头,“我三年前就说过,我给不了她想要的,若是为她好,就带她离开我。”

易小聊从此以后,不再是他的易小聊了。

鼻端瀰漫着血腥,那是易小聊的血……柏笙看着易小聊趴在沙发上的侧脸,苍白的脸上,唇色浅淡,双眼空灵失焦,看向自己时……是满眼的绝望。

---

“不要,做傻事。”易小聊的目光清明澄净,似乎一眼就洞穿了千北所想。

柏笙留给她的东西,不算少,却都是刻骨铭心的。远的不说,就说眼下。背上那缝合了17针的伤口,以及手臂上的那十针,这次的伤口,又要多久才能癒合?不像七岁那年额头的轻伤,也不像十五岁那年肩膀处的牙印,这次……足够久的时间来让她记住柏笙留下的东西。

盛世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在这漆黑的夜幕之下,它永远是奢靡璀璨的,里面震耳欲聋的声响被隔绝在包间门外,千北一进包间就看到一个女人跨坐在柏笙的身上,柏笙正在和她低声说笑。

柏笙疲惫的跌坐在沙发上,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怎么了,伤口又疼了?”千北感觉到床上人的动静,倾身下去想查看她身上的伤口。

易小聊意识模糊的睁眼,看着面前恍恍惚惚的人,她又重新闭上眼,感觉到一滴滚烫的液体滴在了自己的唇角。易小聊费力的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鹹鹹的……

谷蓝也不知道柏笙有没有在听,她叹了口气,起身就走了。

千北看着黑了的屏幕,敛下眉,乌黑的双眸里瞬息万变。

易小聊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疲累,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着了魔,因为只有这一个理由才能解释她爱柏笙的事实。那个眼里、心里应该都没有一丁点位置留给她的男人。她究竟是要到什么地步,才肯放弃。他的心里……想些什么,易小聊猜不透,懂不了。

千北瞇了瞇眼,危险的精光一晃而过,“以前,我以为她的心在你这里,我抢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她的心我抢不走,人,我要定了。”

柏笙侧过脸看他,瞬间笑得百媚丛生,“不知道吗?我最爱的弟弟,因为……从小没有爱的人……是我。”

她甚至……觉得这只是个梦,一场噩梦而已。

千北坐在床侧看着她白皙脊背上那突兀的纱布,起身立在床侧,挺拔的身形打下一层颀长的暗影覆住了易小聊眼前的光芒,他好看的眉眼隐在了逆着的光线中不太清晰,“我去熬点粥,你已经36小时没进食了,肯定饿了。”

易小聊紧咬着唇,眼眶有些酸酸的,手指颤抖着覆住柏笙的,“柏笙……我害怕。”

林锐从后视镜里看了柏笙一眼,拿出手机拨号,“周医生,麻烦你现在过来一趟,嗯,很急。”挂了电话,林锐才对柏笙说,“别自责了,你动手的话比尹盛的人动手强,至少,她没那么遭罪。”

周医生给她打了麻药,伤口足足缝合了27针。那二十七针,每一针都缝在了柏笙的心口上。他看着沉睡中的人,易小聊只能选择趴卧的姿势,脸色到现在还是苍白的。柏笙小心的擦拭着她的额头,握紧她冰冷的手捂在手心。

柏笙只觉得眼眶涩得难受,被易小聊握住的指尖好像失了力一般挪不出来。拿着刀的手有千斤重,抬了几次才抬起来,他声音极低,“易小聊,忍一忍,马上……我带你回家。”

柏笙拉开被子,和易小聊躺在一起,满眼哀伤。要放手,他不是不懂,只是……真的就这么放手吗?还是在伤她伤得这么重得情况下?他侧脸靠近她,呼吸相闻,轻轻嗅着她的味道。她住在他心底,要放手,就得生生剜去,他捨不得,受不了,放不掉。可是……又不得不鬆手。

“嗯?”

---

千北为她做的,一点也不亚于自己为柏笙做的。易小聊再迟钝,也看到了千北这些年为她做的,这是不是就是报应?是自己辜负千北的报应。若是报应,成全了千北,谁来成全她?

听到声音易小聊愣怔了半晌,转头看到床侧的人,那张脸,恍恍惚惚,竟有些恐惧。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还是让千北迅速的捕捉到了。

谷蓝走了进来,柏笙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谷蓝走近他,“听锐子说小聊出事了,我来看看。”看到床上人的情形,谷蓝也沉默下来。这次柏笙会有多愤怒,是她能想像的。过了很久,谷蓝想离开了,她犹豫了一会对柏笙说,“当初选择去做卧底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连累到身边的人。既然那么心疼她,她的安全是最重要的,锐子说得对,这次……藉机断了吧。如果顺利的话,两年就能把尹盛的窝给端了。到时候,小聊会等你的。”

柏笙手背上的痛一点感觉也没有,自己的心脏已经被拉了上千刀。他颤抖着手,看着鲜红的血迹在她莹白的脊背上涓涓渗出。易小聊甚至连尖叫都生生嚥了下去,柏笙的心疼得已经快要停止跳动。

千北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自己倒了杯酒细细抿着,眼观鼻鼻观心。

柏笙紧紧的握着她柔弱无骨的指尖,怎么都不捨得鬆开。易小聊那么怕疼的一个人,刚才那短短的几秒,她该有多疼。如果鬆手,他要去哪找回他的易小聊,找回那个只是他易柏笙一个人的易小聊。

柏笙的手移下来摀住她的嘴,肌肤被瞬间撕裂开的疼痛瀰漫在四肢百骸,脊背上迅速滑过的薄凉触感,短暂得好像幻觉一般。但是那阵疼痛,一路蔓延至心底。易小聊紧紧的咬住柏笙的手背,低低的呻吟。

尹盛撇了撇嘴,“唔,你带走吧,算是给荣享个教训,我本来也不想要她的命。以后……咱们合作愉快。”

只是那晚的记忆还残留在脊背上,那滚烫的液体滴在脸颊上的感知,模糊却又似乎很真实,是梦吗?柏笙……那么冷血的柏笙,会为了她哭?

---

桌子上千北的手机在嗡嗡震动,千北拿着调羹的动作顿住一秒,下一秒依旧神色自若的小心餵着易小聊喝粥,易小聊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没关係,有事,就先走。”

柏笙拿开外套一看,易小聊整个脊背都几乎血迹模糊。他的手指好像痉挛一般在半空不敢触碰她,他抱紧她,易小聊发出低低的呻吟,柏笙连忙鬆开。

被梦魇折磨得精疲力竭之际,易小聊猛然睁开眼,苍白的脸上只剩一双眼睛空灵的望着床头那对雕花青龙,张牙舞爪的欲冲破云霄的样子。她喘着粗气,想了很久才知道自己在千北的单身公寓,看着床头的那对青龙,小聊暗自在想是不是该让千北换个床了,对着这么凶狠的图腾,难怪会做噩梦。

柏笙没有说话,不理会他话外的揶揄。小心的抱起易小聊,面无表情的离开。他咬着牙,尹盛,这笔账我TMD迟早要双倍讨回来,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焦急的大步走向停在门口的车,柏笙看着已经没有意识的易小聊,出声喊她,“易小聊,易小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