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伪装

上一章:第24章地狱 下一章:第26章贪恋*

努力加载中...

原来她都知道,柏笙依旧注视着她的眼睛,即使,那里面似乎看不到他,“穿不惯军装。”

易小聊看着千北暗沉的眸光一直注视着手臂上的纱布,脸上的神情除了担忧竟然……好像有些懊恼?易小聊好笑的瞅他,“每天问,好烦。”

易小聊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心里轻轻叹气,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走出了那么远,居然下意识的回头,看到熟悉的车牌号,为什么不逃得远远的,而是一步一步的走近他。难道到现在,还想着和他有什么纠葛么?他出现在千北公寓的第一天就知道是他,他的味道,她怎么可能闻不出,可是她居然还配合的跟他演着,甚至之后他不再出现的日子,心里空了的地方越发虚无。

易小聊看着肖月眼里的怆然,忽然觉得肖月很值得同情,比自己天生有缺陷还要值得同情。她轻轻叹口气,“你爸不希望你这样,他会伤心。至于抱歉,已经不需要了。”易小聊想,即使一句原谅,她也不再是那时的肖月,而她,也不再会毫无芥蒂的接纳她。

“不冷。”

易小聊讪讪的回到客厅看电视,右手还使不上力,只能做什么都用左手,按着遥控器也不太灵光。千北走出来,坐到她身侧。易小聊看他一直打量自己,边换台边问,“怎么了?”

易小聊看着肩膀轻微颤抖的她,心里觉得异常憋闷,肖月家的情况她最清楚,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动了恻隐之心帮她,最后还把自己置于如斯境地。易小聊垂下眼,不想再看她眼里的焦虑,“你想过没,他们让我去,什么目的?”

自那之后,易小聊真的没有再见过肖月。即使再回学校,肖月也销声匿迹了一般。只是后来偶尔听同学传过,说她似乎是跟了个年纪与她父亲相仿的男人,之后又被甩了。还有更甚者传说有看到她在医院妇产科处徘徊。

易小聊拿着勺子小口吃着,柏笙看着她的右手,感觉到她没有不适才拿起筷子自己吃起来。

柏笙按下车窗,看着站在窗外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人,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反而从心底深处鬆了口气。

易小聊没有看他,视线飘得很远,声音却很清晰,“最近,不扮千北了。”

哪里不对?全身都不对好吧。易小聊跑到他跟前转悠,“你冷?”

上了车,千北发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着路灯下依旧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这才终于明白那股不安来自哪里。

肖月紧咬着唇,听到易小聊的话身体一僵,随即扬起脸,一脸倔强,“我不在乎,只要我爸能活下去,只要他陪在我身边,就算被世俗唾骂,就算被……朋友嫌弃,我也无所谓。”肖月说完,深深的看了眼易小聊,“小聊……虽然晚了,但是,还是对不起。”说完她就转身朝楼下跑去。

她顺着相反方向走了,一路上都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柏笙看着她途经的方向,那是回易家的路。柏笙闭上眼,观后镜里她的身影还印在脑海中。他想她,想的发疯,可是离得这么近,还是不敢走过去和她说句话,甚至连靠近她一点点,他也不敢。

易小聊在千北的公寓呆了将近两个月,学校也请了假。蒋陌那边不敢告诉她,好在刀伤不算很深,易小聊恢复的也还算好。

肖月脸色瞬间苍白,她黯然垂下眼,“小聊,我不敢奢望你会原谅我。我……申请了休学。”她苦涩的笑笑,有些自嘲,“他们许诺的也根本没有兑现。现在我爸那边的情况很糟糕,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读书了,我只有这一个亲人,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卖。像你这样从小生活在有钱人家的孩子,是不会懂我们这种人的无奈的。只要有一丝希望救我爸,良知这种东西,我不在乎。”

柏笙带着她来到一家俬房菜馆,要了包间,两个人对面而坐。吃饭的时候,柏笙把易小聊喜欢吃的菜都挑出来放进她碗里,易小聊很喜欢吃炒玉米粒,柏笙问服务生要来小勺子,把金黄色的玉米和米饭拌匀,然后放到她面前。

千北把车停稳,到车后座取出易小聊放在学校的换洗衣服,慢慢朝公寓走过去。回头瞥了眼树荫下路边成排停靠的车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细细看去,似乎一切都和平时无异。

柏笙身上淡淡的气息蔓延在她週身,他的唇依旧是记忆里那带着薄凉的气息。他只是将唇覆在她的唇上,没有更深一步的动作,一双黑眸紧紧的注视着她。车厢内明明是漆黑昏暗的,可是彼此似乎都能看到对方眼中,那瞬间被点燃的情欲。

可是从那天起,易小聊梦里、枕侧都不再有柠檬香。

片刻之后,千北起身去厨房,经过易小聊身边时,易小聊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低下头,没有再看电视一眼。

也许,生活就是各种无奈,每个人都在走一条自己选择的认为是对的路吧。

千北注视着她的侧脸,很久之后低声问,“易小聊,生柏笙的气么?”

易小聊抿了抿唇,还是站在玄关处没有吭声。事情发展到今天,她即使不灵光的脑袋大概也猜到了肖月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捲进了怎样的一场漩涡之中,和柏笙有关,还和荣享有关。

又三个月之后。

千北看着倚在车身上默默抽菸的他,悠悠开口,“每天在这里看有什么用,现在……是又要演苦肉计了?既然这么在乎她,那干嘛还要演之前那一出。”

“还用猜么,N大学校门口蹲点啊。这几个月他的唯一消遣就是这吧。”

荣享也很快收到了消息,常常来看她,一脸担忧的来,又被易小聊气得脸色铁青的走了。

易小聊看了他一眼,柏笙心一紧,从她那样的眼神里,实在看不出易小聊此刻心里所想,她恨他,一定的。易小聊只是眉头轻蹙了下,“你就适合,当流氓。”

易小聊闭上眼,那时和柏笙的种种还清晰可见,她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可是,柏笙呢,他记得多少。忽然身子一僵,睁开眼。

一连几天,千北都是穿着军装带着军帽,他只是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来,至于几点走的,易小聊不清楚。只是模模糊糊觉得自己最近的睡眠越发不好,每晚发梦,梦里一直瀰漫着满满的柠檬香。午夜醒来时那股香味都还充斥着整个房间。甚至连自己枕侧也是那个味道。

“伤口……还疼么?”

---

给易小聊做了饭,千北陪她吃完饭收拾好就离开了,最近部队演习,实在是很难再抽出时间来看易小聊。但是放她一个人,千北又不放心。一边往楼下走,一边思索着是不是该找个看护来照顾易小聊。

“想……想过。”肖月小声回答,“我以为,是上次那个男的他看上你了。”随即又一脸焦急的拉住易小聊,慌张的解释,“我当时是鬼迷心窍了,小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后来就后悔了,可是他们那群人都不是好惹的,他们威胁我说,我要是不骗你去,他们就辞退我,而且会让医院切断我爸的治疗,我知道我们老闆是什么来头,他有那个本事。我只是个寻常百姓,惹不起他们。”

易小聊视线一直停在电视里的综艺节目上,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千北甚至怀疑她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身侧的手紧张的握着。易小聊忽然夸张的笑出声,随后指着电视屏幕对千北说,“那个人,好好笑,你看。”

当肖月来到千北的公寓时,易小聊有些意外,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让她进来。

易小聊抽出自己的手,心里竟然是出奇的平静,二十岁了,她身边除了简笑和千北,几乎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当初刚进大学的时候,只有肖月一个待她如正常人那样,不歧视她,也不会用同情的眼神看她。她天真的想过,也许,这个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柏笙还是不说话,千北转身準备离开,柏笙抬手搭在他肩膀上。千北迴过头看他,柏笙对他笑,“帮我个忙?”

柏笙把车停在N大门口的路边,靠在椅背上注视着学校门口出出进进的人群发呆。这种过去他最不屑,觉得最二逼的事,他现在居然干得乐此不疲。三个月,即使再累,时间再晚,他都会来这呆一会。即使……根本看不到她,总觉得,这里能离她更近一点。

千北只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身在洗菜,“我哪里不对?”

易小聊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对他说,“千北,你……没事吧?”

“为什么要穿军装?而且,在屋里带军帽?”现在可是最热的6月份啊,且不说外面近40度的高温,就算屋子里冷气很低,可是也不用在屋子里还带着军帽吧?

肖月攥紧手包带子,垂着眼眸不敢看她,“当时,经理找到我,说我要是能让你去代班的话这个月的工资给我涨双倍,而且事成之后给我一万块的小费。我……我……”她难堪的嗫嚅着,“你知道,我爸的尿毒症已经到晚期,我已经没办法了。医药费压得我喘不过气。如果放弃,我做不到,我什么也没有了,只有我爸一个亲人。我爸那么辛苦带大我,甚至连一天福都没享过。”

生活开始趋于平静,易小聊每天机械的穿梭于教室、宿舍、图书馆,柏笙也再没有出现过。她的生活里一下子少了很多人,原来突然出现的人也都慢慢淡出了她的生活。荣享也有好一阵没有来看过她了,易小聊觉得,自己这样的日子,似乎瀰漫着某种濒临死亡的气息一般,没有一点生气。

易小聊没有看她,“穷,不可怕,就怕,连良知都卖了。”

柏笙开完会就逕自拿着车钥匙离开。林锐、方杰一群人在后面偷偷议论。

肖月脸色不太好,见到小聊手臂上的纱布顿时红了眼眶,“小聊,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柏笙愣了一下,心里却是暖暖的,觉得此刻的易小聊实在是可爱极了,也让他,心疼极了。柏笙伸手握住她肩膀把她塞进车里。

林锐看着柏笙的车子慢慢消失在视野,心里感叹,还好自己没处对象,这要是处了八成也和柏笙一样闹心,牵肠挂肚的。

直到半个月后,千北才恢复正常,穿着夏装,也不在奇奇怪怪的在屋里带军帽。

柏笙发动车子,只说了句,“陪我去吃饭。”

两个人安静的吃晚饭,千北没有马上离开,易小聊看了会电视就去睡觉了。千北一个人在阳台抽菸。易小聊躺在床上,失神的看着屋顶发呆。

但是她不懂,自己是真心待肖月的,为什么她要把自己推进这样的境地。

易小聊看着千北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的倚在厨房门口,千北迴头看她,“饿了?”

吃完饭,柏笙没有送易小聊回去。开着车子直接去了他们那年除夕放烟火的河堤,天已经黑了,车灯熄灭,整个河堤上都静悄悄的,只是河岸下会传来阵阵蛙鸣。两个人都沉浸在静谧之中,故地重游,都陷入了某些记忆里。

今天运气很好,远远的就看到了易小聊走出了学校。她穿着浅灰色牛仔裤,白色蕾丝衬衫,黑色长髮散在腰间,怎么看都还是一副青涩学生妹的样子。隐在人群里,柏笙却总能第一眼就认出她。

---

柏笙的沉默是意料之中的,千北把手里的烟蒂扔在地上,用脚捻灭,“上去看看她吧,她现在应该睡了,不会发现你的。”

千北垂下眼眸,没有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窗发出轻轻的敲击声。柏笙睁眼,慢半拍的侧过头看向窗外。易小聊长髮飞舞,双眼澄净的看向车内,虽然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是柏笙觉得,她那眼神,似乎就是直直望进了他眼里一般。

“你说咱哥这是去哪啊?”

易小聊愣在门口,肖月似乎……根本不在意她是不是原谅她,易小聊很想对她说一句,我也没有爸妈,我也渴望亲情,可是,我不会忘本,不会背叛和出卖自己的原则。就如同易家对她有恩,她不会最后无良到出卖易家。

千北不搭理她,兀自忙碌着。

易小聊听着众说纷纭的版本,默默的打开面前的书。故事再精彩,也与她无关了。

柏笙打开车门下车,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紧张,甚至张不开嘴说话,他只是低下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易小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