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补偿

上一章:第26章贪恋* 下一章:第28章暗涌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咬住下唇,没再说话。荣享来找过她,却只字未提过关于她的母亲,听过太多版本,可是从未见过她。易小聊幻想过很多次,从很小就开始偷偷做这个梦。有一天,会有一个和蒋陌一样温柔的女人,来牵她的手,告诉她,她是不小心弄丢的她。

“眼睛,一直转。”易小聊很认真的和林锐说道,“不舒服,要买亮洁。”

“呃?”易小聊抱着枕头傻傻的看他,警察不是都要读警校的么?

柏笙嘴角微挑,取出戒指套在她右手的中指,“易小聊,这三年,我错过了很多事。欠你三个愿望。现在,全都补给你。”他吻她的额,“18岁,生日快乐。18岁的时候,我的小聊长大了,现在,我预定小聊的将来。”

柏笙轻笑,“唔,可能是导购包的太细心了,再看看。”

“柏笙……”易小聊开始撒娇,伸手去抱他,哪有这样的,她进来还不到五分钟呢。

“嗯,不会。”柏笙下巴抵在她髮际轻轻摩挲,从最外面的那个盒子底层抽出一个类似文件夹之类的东西摊在易小聊面前,那是一份房产证明,易小聊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愣了很久,低低的问,“柏笙,这个,什么?”

柏笙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云淡风轻的说着,“这是20岁的礼物。一个……小聊和我的家,房子是你的,小聊不高兴了,就赶我走,高兴了,就收留我。”

易小聊看着他起身,真的就要走出卧室,连忙一把拽住他的衣摆,可怜兮兮的喊,“柏笙,我是客人,丢下我,不礼貌。”

或者是,会有一个历经沧桑、满目疮痍的女人,如果那样,易小聊会毫不犹豫的跑向她。并且告诉她,没关係,过去什么都没关係。只要她还要她,她就无条件跟她走。

“小财迷,本来想晚上给你的,既然那么好奇……现在给你好了。”柏笙起身,走到床头柜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暗红丝绒盒子放在床垫上,“打开看看。”

柏笙不再说话,两人都安静下来。

柏笙轻轻叹息,伸手抹去她脸上冰凉一片,紧紧圈住她,“小聊,我知道之前让你失了信任,没了安全感。少了多少额度,我会一一补回来。”他捧起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眼里的虔诚,“以后,再也不让小聊伤心。如果伤了你,小聊就抛弃我,让我再也找不到,好不好?”

易小聊幽幽的吐气,“不许玩亲亲,不玩就算了,老搬鬼出来吓人。”想了想又继续数落,“楚人美多忙哪,那么多人做噩梦梦到她,就不能让人家歇歇。”

“闪亮也可以,我常用,回去给你一瓶。”

“订婚,小聊愿意么?”柏笙手指轻轻摩挲着那枚戒指,“虽然晚了,但是我从来没变过,所以,小聊呢?变了么?”

柏笙眼神黯淡了下,良久,低声说,“她很早就走了。”

柏笙从盒子最下层拿出一个信封,“这是19岁的,这份礼物……晚了很久……”很久。他担忧的看易小聊,不知道这时候给她,到底对不对。

易小聊视线紧紧的盯着绒绒两个字,这是……她的妈妈?

易小聊颤抖着手翻过照片,苍劲有力的钢笔字——绒绒,6、85留影。

“不。”易小聊把照片小心的护在怀里,“谢谢,我终于知道,她长什么样,叫什么。”

柏笙无奈的坐下来,任由她在自己怀里乱蹭,易小聊仰着脸看他,“柏笙,礼物呢?”

柏笙点头,“当然。”拉她的手在胸口,“小聊住在这里。离开了,这里就空了。”

易小聊狐疑的打开里面的盒子,她恼怒的瞪柏笙,“看,就是盒子。”

易小聊默默望天,“还用贞子吓我,贞子爬出来,我把电视转过去,让她撞墙,再爬回去。”

“易小聊?”

易小聊搓着手,“我打开咯。”

直到易小聊拆到最后,盒子一层层空了,已经由之前的很大空间慢慢缩小,易小聊黑着脸,“柏笙,你个小气鬼,买这么小的东西,弄那么大盒子。”

易小聊看着窗外的风景,继续抱怨着,“柏笙还喜欢,恐吓人。”

易小聊摇头,“没有,一直等你,还好,柏笙回来了。”

柏笙伸手握住她的肩膀,“你一直都想见他们,那时……我想牵着你的手带你去看她,可惜,错过了。”这时候……还是别让易小聊知道真相的好。

易小聊愣愣的看着他,半天才出声,“这是,18岁生日礼物?”

林锐默默的转过头看前方的路况,如果让柏笙知道,自己这么痴心浪漫的举动被某人说成是偷窥癖,该挠墙吧?

“我离开,柏笙会难过?”易小聊眼角还带着点晶莹,傻傻的样子。

“不用,你很辛苦。”易小聊表示了解。

易小聊将头靠在柏笙肩上,长久的注视着照片中的女子,视线模糊很久,终是没有掉下一滴泪。她长长叹口气,“原来,我那么像她。”

易小聊也点头,“他最BT,喜欢我吃口水。”

易小聊每天去学校都由林锐接送,说实话,林锐对易小聊是充满了好奇。先不说她那带着禁忌的生世了,光是和柏笙之间的关係,林锐就好奇的不行。

柏笙将她垂下的碎髮别在耳后,轻轻捏她的耳垂,“那就是说,这份礼物,小聊很喜欢?”

“……”

柏笙心疼,用力抱住她,“小聊,以后有我。”

“结婚太早。”

柏笙嘴角抽了抽,怎么觉得这动作、这语调……怪怪的?

“……”

偷偷在后视镜里看了好几眼易小聊。林锐得出结论,长得嘛,还行。身材嘛,太瘦,没料。修养嘛,也还可以,挺文静的。可是这样的女的大把抓呀,柏笙到底是被她哪里吸引到。三年都唸唸不忘呢?

易小聊缓缓抬起头看他,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现在……”

柏笙轻巧的接住,走到她面前,“嗅到什么了?有JQ的味道么?”

“……”鸡同鸭讲就是这吧?林锐欲哭无泪。

“谁要跟你求婚,易小聊,你那么想嫁我呀?”柏笙笑得恬不知耻。

易小聊瞟了眼林锐,皱了皱眉,小心的靠前扒住驾驶椅背,“锐子哥,不舒服?”

易小聊叹气,“柏笙,还喜欢偷窥。”

林锐一边同情柏笙,一边不厚道的连连点头,“这是公认的,可惜他自己不敢面对现实。”

“呃?”不舒服?哪的话,“没有啊,怎么了?”

“嗯。”

“……谁要结婚?”

易小聊看他忽然不再说话,伸手去接。柏笙看着她慢慢取出信封里的东西,老旧的照片,怀旧的色调。年轻女子眉眼间乾净透澈的气息,黑色直髮垂肩,白色棉裙,只有红色的丁字皮鞋隐约带着时代的标记。

柏笙慢悠悠的把外套挂起,“可以当警犬,鼻子又灵,还喜欢咬人。”

“其实也不好,撞晕了就爬错方向了。”

“……”易小聊出离愤怒,枕头砸了过去。

林锐越发佩服柏笙了,这都一什么极品啊,柏笙还跟宝似的供着。林锐得出结论,柏笙丫就一受虐狂,特喜欢被呱噪。

“嗯。”

易小聊伸手“pia”他,“那不然,为什么送戒指?”

“他找人跟蹤我,高中,大学,他都拍了视频,存电脑里,天天看。”

可是,现在,以这样的方式,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好似遗像一般。

---

柏笙敲她脑门,“我有你那么无聊,耐心点好吧?”

跟着柏笙能不辛苦吗?他那么BT,易小聊同情的看他,“柏笙,BT。”

“……谢谢。”林锐眼睛直视前方,已经不敢再转了。

易小聊抿嘴偷笑,“那以后,柏笙要乖哦。”她摸了摸柏笙的头髮。

柏笙捏了她鼻子一下,“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是主人,怎么会是客人。”

易小聊胸口的窒闷差点破涕笑出来,她仰头看他好看的眉眼,“唔,这个不错。”

“嗯。”易小聊抿唇一笑,随即瞪大眼,“等等,就是说,还有……?”

“哼。”易小聊转过头去不理他,柏笙嘴角带笑,摸了摸她的髮丝,“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自己玩。”

柏笙搂紧她,“如果看着难过……”

易小聊听着他的心跳,觉得从未有过的安心,柏笙是真的回来了吧?她小心的抬头,“柏笙,以后……不会突然消失?”

“……”林锐觉得……他似乎不只一点点同情柏笙了。

柏笙依旧不动声色,只是示意她继续。最后出现的是个蓝色丝绒盒子,看大小,易小聊猜到了是什么,她昂起下巴,“柏笙,我刚20。”

“……偷窥?”林锐有点好奇了。

恐吓?这点林锐很是赞同,柏笙那一腹黑,他是最直接的受害人。

柏笙微笑着看她,易小聊打开,随即愣住,垮下脸,“柏笙,不是玩连环套吧?”为什么盒子里还有盒子?会不会一个套一个,最后是空的?

易小聊跟着柏笙进屋,换了鞋就直奔卧室。柏笙跟在她后面,一走进卧室就看到易小聊抱着他的枕头跟小狗似的一阵乱嗅。柏笙知道她的用意,也不理她,揶揄到,“易小聊,以后毕业直接去警队应徵吧。”

易小聊打开盒子,一枚精緻的铂金钻戒出现在盒子里,几粒黑钻镶嵌在戒面上。她晃着盒子,笑得狡黠,“求婚得有花。”

“算是?”

“……”

“辛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