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暗涌

上一章:第27章补偿 下一章:第29章游戏(上)

努力加载中...

易小聊把放在学校的行李搬去柏笙公寓没多久,暑假就开始了。在临市上大学的简笑也放假回家。和易小聊约了逛商场,易小聊直觉自己的腿似乎都细了不只一圈。简笑的杀伤力太强,每家店必进,每件相中的衣服必试,可是试完之后又如数扔回导购怀里。易小聊顶着无数导购小姐的白眼,和她一家家专卖店试。最后实在走不动了简笑才拉着她到星巴克坐下。

“柏笙。”尹盛忽然开口喊他,“你家小妹妹……可要看好咯。”

---

易小聊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忘记告诉简笑她和柏笙再在一起的事了。简笑瞇起眼瞅她,啧啧出声,“易小聊啊易小聊,你该不是又和柏笙厮混到一起了吧,看你这副春心蕩漾的样儿,我就知道是猫儿的春天来了。”

易小聊翻白眼,“不是这样的。”

易小聊湿漉漉的起身,暴走,浴室门被“啪“一声甩上了,柏笙走到淋浴处沖了沖就穿着浴袍出了浴室。等吹乾头髮上床的时候,易小聊已经气呼呼的裹着被子做蚕蛹状了。

柏笙低笑,“易小聊,你个话痨,可以一人分饰两角,自言自语啊。”

易小聊做好被恭维的样子,等了半天也不见柏笙发出一个音节,狐疑的看着他。柏笙很纠结的拧着眉。

“哗”柏笙迅速起身,好整以暇的看着易小聊,易小聊是坐在浴缸里的。视线所及,顿时烧红了脸,她摀住眼睛,“你个BT!为什么不穿裤子。”

“天哥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还没想过背叛他。”

“柏笙?”简笑诧异,“他回来了?”

易小聊等了半晌不见他吭声,疑惑的望着他,柏笙对上她的视线,眼里黑宝石似的发亮,“嗯?不是按你说的……哄了。”

柏笙眼神瞬间沉了下来,唇线紧抿。尹盛好似心情大好似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到,“开玩笑的,别那么认真。”

盛世是尹盛在N市的另一产业,其性质很像三年前的金苑。金碧辉煌的外观下,有着各种骯髒低劣的交易。柏笙站在二楼的钩花栏杆旁,看着刺眼闪光灯下各色人群,忽然觉得心里有些荒芜。交易的日子渐渐近了,心里却似乎开始有些隐隐不安,总觉得似乎会有事再发生。

易小聊绞着手指开始激动,想着终于可以和柏笙一起去旅行了,心里一阵阵甜蜜。柏笙起身,看着她傻笑的样子,宠溺的低斥,“傻样儿,我去洗澡。等会再陪你。”

易小聊哼哼,“哄哄我。”

“那要怎样?”

“……我觉得,还是面壁比较好。”中国语言如此博大精深,实在想不出什么贴切的词来形容易小聊这个……异类。

易小聊狠狠磨牙,“你不爱我。”

“嗯。”易小聊心不在焉的样子,慢慢搅动着面前早已凉了的咖啡。柏笙这三年到底去做什么了,为什么……他从来都不对自己说呢。她一直觉得,柏笙不说,总有他的道理。只是,柏笙现在在做的事,就算他不说,上次在盛世她也猜到了几分。

“怎么了?”尹盛不知在远处观察多久,慢慢走向他与他并肩而立,伸手递过一支菸给他。

尹盛将烟蹄用脚捻灭,双手揣在裤袋里,“不进去喝一杯?”

易小聊看了眼街对面,嘴角轻扬,“是柏笙。”

简笑白她,眼神飘到落地窗外,“哎,那不是千北么?”

柏笙很不厚道的笑出声来,“易小聊,你现在这样子,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恼羞成怒?”

易小聊转过身,觉得有些悻悻的,“你知道了?”

易小聊看着柏笙脱去外套朝浴室走去的身影,跳下来趿拉上拖鞋,“柏笙,等我,要一起洗。”

柏笙笑意加深,阖住的睫毛微微颤着,“再过两天就忙完了,到时候带小聊出去玩。你想去哪都可以。”

简笑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脸的“欲”求不满,“你不知道,在C市,怎么也没有在家舒坦。我妈就跟我不是她亲闺女似的,成天剋扣我饷银,我过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我还不得趁着这机会把本都给赚够了。”

“……洗澡有穿裤子的么?”

“那就信我。”柏笙吻她的唇,只要一週,你就会什么都知道。柏笙疲惫的闭上眼,三年,只为这一天,一定要成功。

简笑叹气,“小聊,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你好。看他刚才那阵势……似乎不是做什么正经生意的,前呼后拥的样子。你还是小心些好。”

“……不是厮混。”易小聊朝她晃了晃手中的戒指。

易小聊一下蹦跶到他怀里,身体撞得柏笙胸口微微发疼,柏笙摸着她瘦削的肩背,心里默默在想是不是该餵胖点了。易小聊漆黑的眼一眨不眨的望着柏笙,“真的?”看到柏笙点头,接着问,“能去迪斯尼么?”

易小聊呆愕住,她怎么不纯洁了,她不就是想和他一起洗澡,要他抱抱她么。怎么就跟纯洁扯上关係了?柏笙听没声音,睁眼一看就看到易小聊傻站在门口,双眼瞪得圆圆的,两团怒火蓄势待发。

尹盛薄唇微勾,“突然间研究起我这的名字了,那,原来的金苑怎么样?”

易小聊不悦,“说话。”

“……”

柏笙接过,夹在指间神情淡漠,“只是在想,这里的名字取得很贴切。”

“当然不是。”

尹盛挑眉,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那我要谢谢你,现在的盛世……可是托您的福才存在的。”

“我和你一起洗,又省水,又能作伴,怎么不纯洁了?”

“说好话。”

易小聊撅着嘴踢门,骂骂咧咧,“小气鬼,又不是没见过,一起洗怎么了。”转身準备离开,想了想觉得不解气,又使劲踹了一脚,对里面喊,“你不爱我,住进来开始,就不和我睡了!”

易小聊不乐意的翻白眼,“小人之心,我好心放了洗澡水。”

“注意提醒你的手下保护好她。”尹盛摸了摸下巴,“你知道,N市……很乱的。”

易小聊被柏笙托得稳稳的,伸手去替他鬆领带,“柏笙,累么?”

一片绿色植被投下的暗影打在他脸上,那样的笑,怎么都有些怪诞的意味。柏笙心里那股不安越发强烈。

易小聊乖顺的贴过去帮他按着肩膀,“每天都回来那么晚,我会孤单,没人说话。”

“……易柏笙,起立。”

今天太阳从南边出来了?柏笙疑惑的看着她,挑眉,“又弄坏什么东西了?”

“起。”

小聊很没骨气的一边磨后槽牙,一边走过去。柏笙一用力易小聊就跌了进去,柏笙轻巧的托住她的身体不让她摔疼,将她禁锢在胸前,“最近怎么脾气越来越大了?MC来了?”

柏笙无语,早知道就不出这瞎招了。现在还成了某人佔便宜的藉口了,他无奈的闭上眼不看一脸得瑟的小色女,“易小聊,赶紧出去。成天脑子里就不能想点纯洁的东西。”

易小聊打开门,毫不畏惧的迎上柏笙的视线,转着手指的钥匙串,“这里是我家,不听话,赶你出去!”

柏笙微笑,“你闹腾了整晚,是有话要对我说,对么?”

柏笙刚进家门还来不及换鞋就被易小聊蹦上来抱了个满怀,柏笙轻轻撞了她脑门一记,“怎么跟个猴子似的。”

柏笙难道真的……变了?

易小聊抿着嘴笑,简笑看她不搭腔,一个人说得没意思,直瞪她,“易小聊,你来装雕塑的?”

---

柏笙侧脸看他,意味不明的轻笑,“自然不如盛世。”

易小聊愣了一下,“他不想说,我就不问。”

“嗯。”柏笙捏她小巧的鼻尖,“到时候看你想去香港还是美国都可以。”再过几天,尹盛的事结束他就可以恢复警员的身份,到时候可以给易小聊一个惊喜。也可以穿着制服,风风光光的站在父母面前,让易风和蒋陌知道,自己这个从小闯祸的儿子也是值得他们骄傲的。

“你给我面壁。”

“柏笙,你……在做坏事?”易小聊紧张的看着柏笙,注视着他眼中的一点点变化。

柏笙放她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了下去捏了捏眉心,“嗯,一会就去洗。怎么还不睡?”平时他回来的晚,易小聊小老人的作息时间和他相悖,常常是早早就钻被窝了。今天怎么这个点了还精神翼翼的在看电视。

易小聊很是有骨气的站着不动,“喜欢的时候就乖,不喜欢就小色女。”易小聊狠狠的哼了一声。

柏笙又好气又好笑,绷起脸,“易小聊,过来。”

柏笙听到辟辟啪啪的脚步声,迅速跻身进去,“嗒”一声反锁上浴室门。

“……我双重人格吗?”易小聊狠狠捏了他肩膀一下。

“……”这么看,似乎……好像……不纯洁的是他啊。柏笙喉结滑动了下,将手伸向她,语气柔软下来,“乖,过来。”

柏笙修长的手指开始在她睡衣的纽扣边缘摩挲着,“嗯,哄哄你。”

柏笙听懂他话里的意思,拿着烟在栏杆上轻轻点击,“这么大的功我可领不起。”

易小聊脸一红,白他一眼,“不管用,我很气。”

柏笙叹气,把她抱得更紧,“你觉得,我是坏人?”

“你确定?”

柏笙看了眼时间,“不了,还有其他事要做,先走了。”

有她这么尽职的雕塑么?易小聊抿了口咖啡,“拜你所赐,二十年,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白眼狼。”

柏笙从后面连着被子把她抱到怀里,埋在她颈窝处,“好了,小聊在闹什么彆扭告诉我?”

柏笙暗自好笑,还真是好久没见易小聊这么大动肝火了。想了想,易小聊那性子,的确不像会想那种事的人,是自己按常人的思维想她不对。于是柏笙好脾气的低声哄她,“是我不好,宝贝,过来。”

尹盛只是慢慢将手里的菸灰弹落在脚下的红地毯上,目光複杂,“是么?”

柏笙和林锐他们刚从盛世出来,对身后的几个人吩咐了几句就直接弯腰上车离开了。

柏笙解着扣子,听着门外某人叫嚣着耍流氓的行径,无奈的笑,易小聊果然是个色中恶女。躺在浴缸里,听到门外没了声音,柏笙阖住眼。没一会就听到浴室门锁转动的声音,他眼角一跳,瞪着门口那团黑影。

尹盛眼神深邃,似笑非笑,“不如……来跟我如何?”

“……”

“一求婚你就把自己卖啦?”简笑嗤之以鼻,“他就那么走了三年,你都不问问他去干嘛了?”

柏笙冷笑,“似乎不怎么好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