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游戏(上)

上一章:第28章暗涌 下一章:第30章游戏(下)

努力加载中...

周璟澜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低声说,“放心,交给我了。”

---

“那就是冷了?”

易小聊煤气罐似的挪到床上,撩起袖子,“来吧。”她可是做足了準备的,这么多衣服,她就不信她把把输。根据以往的经验,柏笙一定会让着她的。柏笙就那么两件衣裳,带上四角裤裤也就三件,还不信斗不过他。

“……”柏笙还僵在床边,保持着手臂在半空的姿势,满头黑线条。

林锐心里暗叫不好,正欲冲上去阻止,刀疤泽车门口站定的几个手下齐齐围了上来。易小聊连忙将车门反锁。

柏笙看着她一溜烟的跑出了客房,拉过被子躺了进去。枕着胳膊悠闲的等着,结果易小聊一进屋柏笙就无奈的眼角暗跳,他压了压太阳穴,“热么?”

柏笙挑眉,“易小聊,你确定你穿这么几件就够了?”

易小聊翻白眼,公平个P,她又没有输。脑子迅速飞转,易小聊忸怩,“原来,你想看我不穿衣服。”

易小聊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林锐,林锐眉头轻蹙,“这事你问哥,我可做不了主。”一看这小子就不怀好意,万一要是碰上个打易小聊主意的主儿,那自己不就不小心成那推红杏爬上墙的东风了么?他可不想没事找抽。

“……够了。”易小聊底气不足的点头肯定。

周璟澜轻轻叹气,“要是为难就算了,等你有空再约我。”他抬手摸了摸易小聊的髮顶,柔软的触感一如梦里那般,声音也不觉变得低沉,“我电话还是以前那个,有空可以打给我。”

刀疤泽也不开车门了,溜跶到林锐跟前,“没想到你们那小白痴挺聪明的。”摸了摸下巴,“你说,我有没有办法把她给哄出来?”

“咳”易小聊向后仰了仰,“那个,靠那么近干嘛,贿赂不顶用,脱……上衣吧。”

刀疤泽勾了勾唇角,“小子,你行,以后给我小心点。”

易小聊憋得脸红扑扑的,柏笙那边依旧静悄悄的没有动静。她躲在被子里又看不到他的情形。终于忍无可忍,易小聊“哗”掀开被子,挺尸一般,猛翻白眼。语气也很不善,“柏笙,不睡?”

易小聊鼓起嘴,什么事都要请示柏笙,现在她一点人权都没有了。

易小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出国了,现在怎么在这?”

柏笙伸手捏住她的鼻子,易小聊喘不过气,眼睛圆鼓鼓的瞪着他,声音也变了味,“臭小子,鬆手。”

“不热。”

易小聊对着他脑门上的碎髮吹气,“什么游戏?”

说得倒是好听,林锐嘲讽的眼神过于明显,刀疤泽有些没了耐性,示意身旁的几个人动手。林锐纵然在警校受过特训,可是对方四个人,几个回合下来,还是没佔到什么便宜。

“这么凶作什么啊,我是关心你啊。”刀疤泽弹弹菸灰,胳膊肘撑在林锐身边的观后镜上,“我们盛哥说了,N市乱的很,见了你家小妹妹,多关照关照,别让坏人给拐走了。”

“以后你说一声,我脱光光给你看。”易小聊揪着柏笙的衣襟,眼弯的跟月牙似的。主动开始脱衣服,还特欢快的往被子里一钻,朝柏笙招手,“柏笙,小聊已经光溜溜咯。”

易小聊捂着嘴偷乐,“直说嘛,色诱我,多麻烦。”柏笙真是太彆扭了,想看人家不穿衣服还要找这么个藉口来玩游戏。浪费时间,浪费脑力。她本来就脑子不好使,还要在睡前浪费那么多脑细胞。不利于睡眠。

“不冷你裹得跟个粽子似的?”柏笙斜睨了眼里三层外三层做粽子状的某人。

“等三分钟。”

易小聊咬着奶茶吸管,怨念的看着外面的大好骄阳。毫无预警的一个前倾,脑袋狠狠的撞在了对面的椅背上。易小聊揉着脑袋,正好对上林锐略显焦虑的眼神。

“……”易小聊看了眼柏笙的两件式黑色丝质睡衣,再看了眼自己的睡裙,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吃亏。眼睛一转,易小聊瞇起眼笑,“好呀。”

林锐脸色一寒,“我不觉得有向你汇报的必要。”若不是看对方人数太多自己佔不到什么便宜,林锐根本不把比自己矮了近一个头的刀疤泽放在眼里。

几个人的打斗被打断,刀疤泽看着周璟澜,脸色变了变,“少TM多管闲事,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学人家英雄救美。”

易小聊回过神之后连忙下车,“周璟澜?”

自从上次尹盛说了那些辨不清真假的话之后,柏笙总是隐约不安。易小聊只要出门,他就一定亲自陪着。自己有事去不了,也会让林锐或者方杰跟着。易小聊在家闷得难受,吵着要去超市,柏笙磨不过她,只好让林锐跟着。

柏笙手脚利落的洗牌,声音慢悠悠的飘了过来,“你该不是欲擒故纵,想脱给我看吧?”

柏笙笑,修长的手指在睡衣扣子上滑动,俯身挨近易小聊的脸盘,唇几乎碰到她的唇,“脱哪件,上衣还是裤子,或者?”

柏笙开始发牌,易小聊屏气凝神,以防柏笙耍赖。几局下来……易小聊摔牌不干了,“为什么不让我?”

易小聊好不容易赢了一把,盘着的腿得瑟的抖个不停,嘴里还叫嚣着,“脱,快点。”

柏笙脸不红心不跳,“怕你热出毛病来,先帮你脱了几件,一会再让你。”他抬眸,露出一个腻死人的微笑,“宝贝,要有耐心,嗯?”

“你帮我脱,我帮你脱,这才公平。”柏笙开始动手扯她的睡衣。

林锐一路护着她,小心伺候着这小祖宗。又是怕她出什么ㄠ蛾子,又是怕她走丢的。胆颤心惊的等她买完了东西,结完帐就赶紧把人往车里一塞準备回家交人。

周璟澜想起学琴的那段日子,眼神黯了黯,“赏脸么?”

易小聊走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皱眉,“你走吧,这没事。”这家伙从小体力就不行,连她都打不过还管闲事呢。

柏笙眼神闪了闪,“扣子太多,小聊帮我解?”

柏笙嘴角带笑,俯身吻她,嘴唇被堵住,易小聊难受的扭了扭身子,舌头到处乱顶。柏笙坏笑着,鬆开手指,易小聊的呼吸洒在他脸上。柏笙抵着她的额头,“宝贝,咱们玩个游戏吧?”

周璟澜对林锐颔首微笑,走到易小聊面前,微笑时眼角微瞇,“易小聊,想不到几年不见,第一次见你阵势就这么大。”

易小聊焦急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看着林锐和对方周旋,已经开始落于下风,她有些慌了方寸。愣怔片刻才连忙拿起手机给柏笙打电话。电话还没拨出去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剎车声。易小聊看向突然闯过来的路虎,车里下来的人瞬间就让易小聊傻眼了。

周璟澜慢慢踱到他面前,悠闲的打量了几个人一眼,手里把玩着手机,“你们还有五分钟的时间离开,否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刀疤泽邪佞一笑,走到林锐的奥迪跟前,倚在车前,眼神若有似无的飘过易小聊身上,“哟,这不是易先生家的小……”他故意拖长尾音,最后对着林锐笑得欢快,“小妹妹嘛,怎么着也得打个招呼不是。大家都那么熟了。”

林锐冷笑,“劳你们盛哥担心了,我们自然会多加小心,不会让那些个心怀不轨的人佔了便宜。”

柏笙一本正经的“嗯”了一声。

“……不冷。”

“……”

周璟澜抬手看了眼时间,“还有四分钟,警车应该就到了。”看到对方毫无惧色,周璟澜笑意加深,“吴锦泽是吧,97年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了个无期,据资料显示,肝硬化之后假释成功。不知道是谁帮的你呢,要是待会被警官先生查出来肝硬化还这么能打……”

易小聊吞了吞口水,为了掩饰心里的那股异样,她大义凛然的把玻璃杯一放,伸手揪住柏笙的领子拉近自己,嘴里骂骂咧咧的,“一把年纪撒娇!扣子那么多,早上还得再解……”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扑倒在床上,易小聊眨了眨眼,看着自己上方坏笑的某人。

林锐看到他的动作,眉头蹙得更深,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才好。

易小聊换了几口气才回答他,“等你,憋死我了。”

听着柏笙进了浴室,水流声,然后是水流停止。再然后,脚步越来越近。床垫凹陷,却是某人坐在床侧,易小聊捂在被子里,有些喘不过气,可是又不想前功尽弃。耐心的等着,心里哀怨到,柏笙到底在干嘛啊,这么久都不上床。

“假期回来看看。”周璟澜看了眼一旁若有所思的林锐,再看向易小聊,“一起吃饭吧?好久没见了,聚聚?”

林锐看了眼面前的四个人,嗤笑,“这是什么意思,佔着人多?”

“……”

林锐站在他面前,也笑,“既然那么熟了,就麻烦让让,我们还有事得先走了。”

林锐防备的看着他,“别忘了她要出什么事,笙歌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刀疤泽啐了一口,鄙夷的看着他,“装的挺像那么回事。”

周璟澜和少年时变了很多,21岁的脸盘还略显稚嫩,但是眉宇间都带了些英气。剪裁合身的西服看起来增加了几分成熟气息。听到有人叫自己,他回身就看到从车里出来的易小聊,顿时灿然一笑,“易小聊?”

柏笙坐在床侧,拿着毛巾擦拭头髮,一边在思索着明天的计画部署是否万无一失。和莫队他们都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也许是第一次面对这么重要的任务,心里难免有些惴惴不安。成败就在此一役了。柏笙想得出神,擦拭头髮的动作慢了下来,手肘支着膝盖兀自神游。

“……好。”周璟澜站在原地看着易小聊的车子离开,慢慢消失在车流中。他笑了笑,和易柏笙一起么?也好。

柏笙慢悠悠的解扣子,易小聊觉得口乾,端起一边的玻璃杯喝水,眼睛总是不受控制的飞到柏笙身上。锁骨、结实的胸膛一点点裸露开来。柏笙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她,易小聊一口水呛到嗓子眼里,气恼的瞪他,“磨磨蹭蹭,让你就穿这么点!”

林锐听到周璟澜一席话,看向他的眼神更加複杂了几分。连这么私密的资料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的身份似乎不简单。可是看他的年纪,俨然还只是个大学生而已。

柏笙乍一听到声音被吓了一跳,侧过身子就看到易小聊满脸红晕的瞪着自己,他憋着笑,“你干嘛爬我床上?”

“看你,把我们都想成什么了,我们不过在交易完成之前,帮你们好好照顾易小姐几日。好吃好喝伺候着,不会亏待她的。”

柏笙看着她从床上蹦起来往卧室跑,一把抓住她,“干嘛?”

易小聊抱歉的挠了挠头,“那个,改天和柏笙一起,请你吃好的。”

易小聊看着突然挡住他们去路的车子,从车里下来的那个人她怎么都忘不了。仅有的两次见面,却都是恐怖的记忆,烙得那么清晰。

林锐则是眼观鼻鼻观心,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就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刀疤泽撇嘴,“小心?就你现在这样,一个人?那多危险哪,不如……”他说话时动作极迅速的闪到了车后座的门口,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我帮你照顾她得了。”

林锐看了眼横亘在自己车前的那辆黑色奔驰,回头对易小聊叮嘱,“不管发生什么都别下来。”说完就打开车门下去了。

刀疤泽悠悠的吐着烟圈,依旧一动不动的,一点也没让开的意思,“这么急呀,去哪吶?”

柏笙笑得一脸暧昧,“咱们玩小猫钓鱼,谁输了,谁脱一件衣服。”

易小聊看着他帅得乱七八九糟的笑容,脸热热的,“嗯,那……记得让我。再脱,就只有内衣了。”

易小聊把被子拢得很蓬鬆,鼓鼓的,自己躺在里面一点也看不出来。得意的捂着嘴笑,想像着柏笙掀开被子看到自己时被吓一跳的样子,易小聊就乐不可支的奸笑。迷迷糊糊等了很久,快睡着的时候才听到有脚步声靠近。易小聊屏住呼吸,心里雀跃着。

然后,直接忽略某人的话,向来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对于易小聊这种话痨鬼,柏笙选择直接扑倒,吃掉完事。

“还那么喜欢,请我吃饭呀。”易小聊笑得小猫儿似的,直接把周璟澜执着于请她吃饭一事归类于周璟澜的嗜好。

柏笙这段时间常常忙到很晚,怕吵醒易小聊就直接在客房睡了。易小聊很想抱怨几句,可是又不想让柏笙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于是,这晚,易小聊趁柏笙进书房忙碌的时候,抱了自己的枕头就钻进了客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