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游戏(下)

上一章:第29章游戏(上) 下一章:第31章威胁

努力加载中...

千北打开门,对着易小聊打趣,“就半天不见还难捨难分的。”

尹盛摇了摇食指,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柏笙直觉觉得似乎还错过了什么,他蓦地一惊,“难道?”

易小聊翻白眼,还有心情扮痞子说明没事嘛,害她瞎担心,“路上小心,我上去了。”

易小聊支着下巴,唉声叹气,“吸阴补阳。”

“咳……”柏笙连忙抽过纸巾摀住嘴,瞪大眼,“你说什么?”吸阴补阳?亏她想得出来,只听过采阳补阴的。合着他成男鬼了?

“……易小聊,大清早别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柏笙放下报纸看着一脸惊愕望向自己的人。有时候还真是有极其强烈的慾望,想把易小聊的脑袋拆开看看里面的构造,到底是哪里这么异于常人。

柏笙低低一笑,缓缓走向他,边走边褪□上的外套。走近尹盛,勾拳就直击他面颊,尹盛伸手挡住。林锐一行以及尹盛身后的手下都面面相觑,两边人都开始蠢蠢欲动。

“……”千北疯了,易小聊默默抿着唇对手指。一定是被自己给逼疯的,罪过罪过。

尹盛抬手搭在他肩膀上,促狭一笑,“不是信不过,只是有好事当然叫上你了。你的身份,不好好利用一下,太对不起你那个市长爸爸了。”

易小聊準备下车的时候,柏笙伸手拉住她,看了她一会,好像要牢牢记住她的样子那般,随后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声音软软的,“小聊,给我鼓鼓劲。”

易小聊叹气,“每次我累半死,你神采奕奕。”她蹙眉,“柏笙,你吸我哪了?”

“千北,我说你是坏人。”看不到千北的回应,易小聊很气馁,被骂了怎么这个反应啊,不是该和柏笙一样咬牙切齿,炸毛才好玩嘛。

柏笙暗自咬牙,脸上一派镇定,“那不一定,你不是还有好戏没上演?”

易小聊脸一红,板起脸装凶悍,“千北,偷窥,羞羞。”

易小聊有些失望的低头继续吃东西,她其实很想说,陌姨和易叔这些年都很想他,尤其是蒋陌,常常坐在他房间发呆。

吃过早餐,柏笙送易小聊到千北公寓楼下。

“没劲。”易小聊嘟嘴,拿过豆浆喝着,“好无聊。”

“所以才说不好玩啊,你都猜到了。”尹盛靠着椅背,优雅的点着烟,“既然什么都猜到了,不如猜猜我的好戏会是什么?”

柏笙冷笑,“试探我也得有个底线,我说过的,要是信不过我大可以让天哥找别人来负责。”

“告诉吧,那样我就马上告诉我妈你和柏笙同居的事。”千北很不厚道的威胁她,笑得一脸得意。

“……”柏笙看着她一惊一乍的,“那在千北那好好呆着,回来时让他送你。”

尹盛眼眸乌黑,桃花眼里一湾深泉幽暗,“口才真好,上学时成绩应该不错。”

“我说谢谢。”千北还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

易小聊有些担忧,柏笙摸了摸她的鼻子,“怎么了?捨不得我。”

“千北,你是个坏人。”

柏笙脸色霎时一沉,眼神犀利,“什么意思,我说过,我爸早就不认我了。”

果然,蓝色丝绒布下该出现的进口跑车根本没有出现,而是一个个木头架子撑起了刚才的形状。尹盛摊了摊手,“真是,这么聪明,都觉得没什么可玩的了。”

下午柏笙和尹盛直接驱车到了老君山北部的一个废弃仓库,看了眼四周,依山傍水,似乎还是块风水宝地。柏笙唇角勾起抹嘲讽的弧度,林锐一行都笔挺的跟在他身后。尹盛和他并肩走着,“手下不懂事,前两天又招惹你家易小姐了,没吓着吧?”

易小聊连忙扔了手里的油条,一把挽着柏笙的胳膊撒娇,“不要吸小聊,没肉肉,难看。”这么BT的方法,果然只有柏笙这BT能想到。没有更BT,只有最BT。易小聊配合的打了个寒颤。

第二天早餐桌上,柏笙在看报纸,隔着报纸也能感觉到某人怨念的目光。易小聊咬着嘴里的油条,狠狠嚼着,摸了摸自己的腰,还是很酸。再看柏笙,神清气爽,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易小聊垮下脸,心里莫名悲慼戚的。转了转眼珠,瞪大眼,“柏笙,你不是妖怪吧?”

柏笙走到他身边坐下,双腿交叠,微微一笑,“既然你还有话说,那我花点时间听听也无妨。”

身后的几名警员也都倒抽一口气,各种情况都料到了,唯独没想到这种,那今天不是扑空了?

易小聊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很听话的把手放在柏笙手心,“柏笙加油,给你力量。”

“很重要的事?”易小聊也收敛笑意,这时才发现千北一副正装準备出门的样子。

“不错就不会在这里了。”柏笙轻抚袖扣,面无表情的跟着他走近仓库。大门被尹盛的手下打开,有如尘封许久一般,细微的灰粒分撒在空气中。一股淡淡的潮湿气息瀰漫在空间里。

柏笙点头,随即笑道,“你该不是那么好心,想介绍我们认识吧?”看到尹盛不置可否的笑,柏笙收敛笑意,指尖把玩着袖口,缓缓开口,“如果我没猜错,今天……”他蓦地起身走向那批货,扬手一拉,蓝色丝绒布在空中划过一道锐利的弧度,“根本就没有货。”

柏笙没好气的瞪她,阴恻恻的说,“是啊,很快,把你吸成堆白骨,然后製成标本,挂在卧室每天瞻仰。怕么?”

易小聊发现柏笙在走神,小心开口,“柏笙,真的,不回家?”

千北拿着外套走出来,路过她身边时毫无意外的赏给她一个白眼,“还不是易柏笙那个麻烦鬼,你上来前就打电话千叮嘱万叮咛一定要亲自送你回去。”他嫌弃的看了易小聊一眼,“你们俩还真是天生一对,都是麻烦精,只会麻烦我。”

千北边往回走边扣着衬衫的扣子,“明明是你们自己行为不端。”

---

柏笙嗤笑,“你倒是看得起我,我爸也只是市长,还没那么能耐。”

“嗯。”易小聊点头,“陌姨定期检查,早知道不骗她,说在千北那住了。”

“生气了?”

柏笙眼神深邃,极快的梭巡过仓库内部一圈。不动声色的看着面前深蓝绒布遮挡住的物体。尹盛径直往一旁的简易桌椅走去,坐在椅子上,对着柏笙笑,“怎么,这么着急?”

柏笙沉默了下,手臂搭在她椅背上,“小聊,今天乖一点,别出门。”

尹盛啧啧到,“所以我就说,我最喜欢和聪明人做生意了。”他悠悠然拿着打火机把玩,“你该知道,当初你爸清了金苑,我能够安然无恙从警局走出来,后面自然是有人保我。”

“……千北,我要告诉柏笙,你说他坏话。”

“……”千北觉得易小聊听话不会听重点,他好像……是想说易小聊来了会弄乱他屋子吧?不过总结下来,性质差不多。前提都是以易小聊为主语,所以结果是一样的。他也不解释。直接打开冰箱递给她一瓶矿泉水,“一会我妈要来了你陪她吧,我待会还有事得回部队一趟。”

---

“……”易小聊难得的有一次会被千北噎到。她换了鞋慢悠悠的在客厅溜跶,转了转,好像领导检查一样,还似模似样的点了点头,“嗯,很乾净。”

“唔,周璟澜。”

柏笙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会心一笑,伸手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给我点时间。”

“父子俩哪有隔夜仇。”尹盛好心劝道,“这次,若是你入伙,我们一定可以大赚一笔。整个N市,没人敢动我们。”

柏笙和林锐交换了个眼神,现在的情况是之前没预想到的。莫队他们通过窃听器肯定不会轻举妄动,现在只能见机行事了。

“呃,我打车,你不用担心。”

尹盛对身后的人抬手示意了下,然后送开柏笙的拳,“动怒了?”

“噢。”易小聊乖乖的答应,也不问为什么。虽然不喜欢,可是柏笙说的话,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过了半分钟,易小聊一拍桌子,“不行,今天得去千北那。”

这时,远处一辆白色商旅车里的莫队拦住了身后的几名警员,听到窃听器里的声音眼神一暗。没有货?

门外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熄灭的声音,铁门应声打开,一道刺眼的光线随着来人倾泻进了旧仓库内,柏笙瞇眼看向来人。只一眼就呆愕住,怎么……是他。

尹盛讚许的点头,“没错,除了你爸,自然还有其他人。”抬手看了眼时间,“唔,估计该来了。”

千北看她那样,有些好笑,“只要你不来,我这一向很乾净。”

“……我是髒东西?”易小聊目瞪口呆的看着千北,怎么能这么打击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心呢。

看着易小聊黯然垂下的眼眸,柏笙也沉默。易小聊不喜欢说谎,尤其是对蒋陌,可是因为自己的关係,不能对蒋陌说清楚,只好谎称暑假学架子鼓,住千北那比较近。蒋陌也不反对,可是定期都会去千北那看看两个孩子生活的怎么样,易小聊总是隔个几天就去千北那混一天。

易小聊拉了拉凳子靠近柏笙,抬起他的下颚左右审视,啧啧出声,“果然,这小脸,有男妖的潜质。”

“谢谢。”某人一脸无所谓,平静的打着领带。

柏笙看着她上楼,又呆了会才发动车子离开。

林锐和方杰一行人都暗暗握拳,林锐更是百感交集,略有些担忧的看向柏笙。他和柏笙在警校时就被选中作为卧底人选。三年来,跟着唐有天,几乎可以说是吃尽了各种苦头,百般试探刁难。命垂一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绝望过。难到,三年,还不是尽头,只是个开始?

“……”柏笙无语,挥开她油乎乎的小爪子开始吃早餐。

柏笙口吻极淡,“没事。”

“嗯,晚饭前估计回不来了,你们自己吃吧。”千北走到卧室去拿外套,想到什么又回身对她说,“晚上等我回来送你,别自己走。”

“昨天遇到熟人了?”柏笙抬眼看她。

柏笙看着尹盛好整以暇的样子,戏谑的说,“怎么会,我记性不太好,无足轻重的人,我向来不会和他计较。”

柏笙翻白眼,“真能演。不如考虑去念戏剧学院得了。”

柏笙握紧她的手,好像真的有一股力量紧握手心似的。低头吻她,很用心的样子,“好了,上去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