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威胁

上一章:第30章游戏(下) 下一章:第32章情敌

努力加载中...

“这也不会,那舒克贝塔。”

“……黑猫警长。”

刀疤泽狗腿的凑过来说话,“周少,盛哥当时不知道易小姐是你心上人,以后会小心的。”

周璟澜嗤笑道,“要不是他动手,易小聊估计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吧。”

他脸色极平静,看不出一点风雨前夕的徵兆,但是尹盛多少听出了点眉目。连忙解释,“我当时就是想试试易柏笙,再说了,那妞…那易小姐她是荣享的闺女,你也知道我和荣享的关係。我当时就一时想出出气。”看了看周璟澜的脸色,尹盛接着说,“再说了,当时动手的那是易柏笙,可不是我。”

柏笙好像睡着了,一点也没察觉到屋子里有动静。易小聊拾起他散落的衣物,走过去开窗换空气。来到他身边,俯身看他,胳膊留下的阴影看不清楚他的眉眼,只有淡淡的呼吸均匀的喷洒在她脸颊上,混着极轻的酒精味。

“你留着,要做什么?”柏笙硬生生的挤出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微笑。

“那时候易大哥可是出了名的爱护他妹妹,我可吃了不少苦头。”他带着笑,那笑在柏笙眼里却是怎么看都碍眼得很。

“嗯。”

“……”

“乖,把手机给我。”柏笙微笑着伸出手。

刀疤泽避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不敢上前说话。

柏笙悠悠然闭眼,“换一个。”

“……”柏笙还是保持那个表情,不说话。眼睛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易小聊那一开一合粉嘟嘟的小嘴。

易小聊瞇眼笑,“瞌睡了?”

“……摇篮曲,没文化。”易小聊鄙视的看着柏笙。

“是挺久不见。”柏笙风度极好,若是周璟澜,那他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人能动得了尹盛了。按当年金苑一事来看,周璟澜那时的年纪证明他绝对不可能参与其中。那么也就剩下他背后那个人了?如果是他……问题就複杂了啊,柏笙忽然觉得有些头疼。

“噗”易小聊很没形象的笑喷了,柏笙现在这样子……分明就是个二逼青年范儿啊。想不到柏笙喝醉酒以后形象整个颠覆啊,易小聊激动的掏出手机,打开摄像。

---

周璟澜顿了顿脚步,似笑非笑的看他,“听说,前一阵你在盛世闹得挺凶,把她划伤了。”

易小聊委屈的揪着柏笙的袖子擤鼻涕,“柏笙太可恶了,人家这么小,逼着同居,现在还要骗婚,我不想做黄脸婆啊。”

“……”

看着那人披着一身余晖徐徐走近仓库,依旧一副几日前优雅闲适的样子,林锐终于记起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易小聊叫他周璟澜,姓周,那岂不是……?林锐下意识的去看柏笙。只见柏笙脸色有瞬间的阴郁,看见周璟澜那短暂的震惊很快便被很好的遮掩掉,神色平常的看了他一眼。

柏笙一愣,“什么意思?”

“不。”易小聊很有骨气的叉腰,昂起小下巴。

“……”易小聊越发鄙视的瞪着柏笙,这都什么欣赏水平。

柏笙唱了会停住了,若有所思的看着笑得猛捶沙发的易小聊,易小聊戒备的看着他,擦了擦眼泪,现在是要报仇了?连忙小心的把手机护在身后。

她扑腾着,“易柏笙,你个色情狂,敢装醉!”

看到易小聊半张着嘴惊讶的看着自己,柏笙接着说,“不然你说,那製作班底干嘛不给他们加个衣裳,不就怕咱们认不出他们么。”

周璟澜的车钥匙在食指轻轻转动,玩世不恭的样子与当年的青涩少年大相逕庭。

“周公子现在是想和我叙旧?”柏笙不想和他说太多,尤其是易小聊的话题。从这个人再出现开始,总觉得极端厌恶。

柏笙忽然伸手勾住她的脖子,一用力就把她拉到自己身上,唇也贴了上去。酒精味很浓,满口腔似乎都混杂着酒精和菸草的气息。易小聊觉得不舒服,小小的抗拒了下。

“等什么?”易小聊觉得柏笙怪怪的。

周璟澜一笑,“是认真的,很奇怪?”

易小聊一哆嗦,随即脑子极快的转了一圈,奸笑,“柏笙,要唱骸兄弟么?”

周璟澜在柏笙对面坐下,双腿交叠,坐定之后才慢慢开口,“啊……算是认识,我和易大哥的妹妹是旧识。”

尹盛眼神微变,脸上依旧浅笑,“原来你们早已认识。”

易小聊忽然觉得,柏笙……蛮可爱的。她笑瞇瞇的凑过去,顺了顺柏笙的毛,“柏笙哪,再给姐唱个葫芦娃呗。”

“……”柏笙觉得喝了那么多酒,现在才开始有后劲,头疼加头晕。他捂着额头,“易小聊别嚎了,你叫得我头疼。”

尹盛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来了?”

看着周璟澜离开,尹盛狠狠一脚踢翻身边的桌子。刀疤泽连忙上前伺候着,“哥,别生气。”

易小聊终于懂了,她一把扯下柏笙的胳膊,食指愤怒的指着他,“你……竟然骗我向你求婚!”

“牛逼什么,在我面前装大爷!要不是有个公安局局长的爹撑着,早TM劈了餵狗。”尹盛暴怒,眼神阴狠的扫过身后一群人。

柏笙黑着脸睁眼,“闭嘴。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周璟澜敛了笑意,望着柏笙不再说话。

尹盛一愣,随即跟上他,脸色难得的正经起来,“什么意思?周局不管我了?”

柏笙冷笑,捏的骨节生响,阴恻恻的说,“要不要看看大清早狼变的人有多可怕?”

空旷的仓库里一时静谧无声,尹盛忽然冷笑,“不到最后,还不知道栽的到底会是谁。”

第二天,柏笙是被易小聊一脚踢下床给惊醒的。他恼怒的瞪着床上发作的人,“易小聊,你干嘛?”

柏笙看着她不说话,眼神炽热,盯得易小聊脸都火辣辣的烧,她挪开目光,“卖弄美色。”

尹盛在他后面喊他,“喂,别那么小气嘛,为了个女人,不至于吧?”

“……”柏笙目瞪口呆,他话里有这层潜含义?

周璟澜只是略一颔首,并未回答,而是对着柏笙扯起唇角,“好久不见,易大哥。”

“安睡吧,小宝贝,天使在保佑你……”易小聊哼着摇篮曲,唱的极投入,手还轻轻的拍打着柏笙的胸膛。

易小聊靠近他嗅了嗅,喝酒了?

易小聊把手机往胸前一护,头摇了摇。

易小聊撇了撇嘴,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给姐重新笑个,要帅帅的,不听话,传微博。”

柏笙觉得某人开始恃宠而骄了,是不是该振振夫纲了,狐狸尾巴都翘到赵州桥,翻了天了。

周璟澜侧过脸看他,“是条有眼色的狗,那天帮我把戏演得不错。以后见她了,绕着点道走。”

易小聊狐疑的看着他,柏笙紧抿着唇,额头也皱得紧紧的,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易小聊哄他,“唱了有糖吃哦。”

“你会,唱个听听。”易小聊不屑的睨他一眼,她就不信柏笙还真能唱,他的五音不全易小聊可是见识过的。柏笙什么都好,学东西也极快,唯独唱歌是出了名的不着调,只要是两个人以上的场合他绝对不会唱歌的。

“易大哥,改天喊上小聊一起吃个饭吧?”周璟澜看出了柏笙的情绪,继续激他。

“……”尹盛说不出话来。

周璟澜拍了拍他的肩膀,“盛哥,我爸说了,前阵在碧水厅那边嗑药死了两小姐那事你自己摆平,他不管了。”说完就起身逕自往仓库门口走。

又不是穴道按摩,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才按了几下啊,柏笙闭着眼“嗯”了声,都不希得搭理她。

易小聊蹙眉,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逃就被人直接扑倒在地毯上。易小聊欲哭无泪,哪有这样的,刚才还唱儿歌唱的一脸童真,现在忽然化身为狼。

柏笙径直往大门口走,背对着他说,“随时奉陪。”

柏笙捶了捶脑门,恍然大悟一般,“是啊……小聊20岁了。还有几年能等呢?”

柏笙忽然一拍沙发起身,很热真的看着易小聊,“易小聊,我现在才发现,小时候看孩儿兄弟……其实它就一加长版广告啊。”

---

柏笙抚额,“易小聊,给我道歉!”

柏笙勾唇一笑,“小聊,你这辈子,是非我不嫁吗?”

尹盛摸了摸下巴,略略思考了一番,记忆里的易小聊留给他的印象已经渐渐模糊,实在想不起些什么了。

尹盛看着柏笙离开时那副阴沉的模样,摇了摇头,然后斜眼瞟周璟澜,“你该不是认真的吧?”

易小聊马上甩了拖鞋,跨坐在他身上帮他轻轻按着太阳穴,“还疼么?”

柏笙点烟的动作停顿了一秒,随即笑道,“想不到周公子一别多年,对我的未婚妻还是这么唸唸不忘。我代小聊谢谢你了。”

柏笙拂开尹盛搭上来的胳膊,“有事,先走了。”

“……”

干嘛?易小聊脸红到脖子根,支吾着,“你个大色狼,大清早就狼变!”昨晚还没折腾够,清早又拿东西顶人家。

易小聊瞇起眼笑,“原来,某些人喝醉了,喜欢唱儿歌呀。”

易小聊坏笑着拿过一旁的手机,按了下录音播放键。听着里面那魔音阵阵,柏笙额角青筋抑制不住的跳,扯着嘴角生硬的笑,”易小聊,你去哪弄的这东西,造假技术一流,去做假证得了。”

易小聊看柏笙又闭上眼,冲着他吐舌头,就知道他不会唱。起身準备去喝水,脚还没着地呢,就一个寒颤跌了下去。

他对刀疤泽挥手,“给你琳姐打电话,让她备好桌,我们马上就到。”

柏笙鬆开她一点,黑眸紧紧的盯着她,说话也低低沉沉的,“易小聊,你今年多大了?”

“花仙子?”

“柏笙,乖,唱个美少女战士。”易小聊站在床上摇着尾巴,举着手机对着柏笙又是一阵猛拍。

易小聊斜眼横他,“连我多大都忘了,真谢谢还记得我叫什么。”

“换什么?”

周璟澜波澜不惊的样子,“我昨天还遇到了小聊,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发可爱了。”

尹盛了然的挑眉,不再搭话,看出两人之间的风云暗涌,乐得只作壁上观。

“嗯。”柏笙的确累了,下午离开后就心情很不好,和林锐他们喝多了点,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直到易小聊把他给吵醒了,现在脑子还浑浑噩噩的有些不清醒。

“……”

“……”柏笙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暗自磨了磨牙,这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现在敢喷他一脸口水。

柏笙居然一本正经的唱了起来,“打雷要下雨,雷欧。下雨要颳风,雷欧……”

“……”

“不会?”柏笙没听到某人的声音,自顾自说道,“那骸兄弟。”

“……”

易小聊刚打开客厅的门就闻到一阵浓浓的菸草味,往沙发上一看,柏笙仰躺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搭在额上。领带、外套从门口一路蜿蜒至沙发旁,黑色衬衫也散开着。易小聊皱眉,今晚的气氛好诡异。把手里提着的保温盒放到厨房,那里面是蒋陌下午带过来的汤。她偷偷拿回来準备给柏笙喝的,他肯定很想念蒋陌做的饭。

尹盛看了半天总算看出了点端倪,说到底,还是那么点儿女情长的破事。他心里鄙夷,一个小白痴就能把俩少爷都迷成这样了?脸上却和事佬似的笑,“以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走走走,到盛世喝一杯去。这里空气实在是不怎么好,炸药味太TM浓,呛死人。”

易小聊马上跟按了消音键似的,嘴巴还张着却早早收声了。她鬆开柏笙早已经皱巴巴的袖口,“我给你按按?”

“……”易小聊终于知道了,在柏笙那貌似强悍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幼稚到了极点的童心!易小聊喷他,口水都喷到了柏笙脸上,“你个幼稚鬼,不会。”

  • 背景:                 
  • 字号:   默认